哭?

說不定哭一下能夠得到原諒?

大吾和芙蓉在震驚過後,看向米契爾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憐憫。

本來面對敵人,他們兩人不應該露出這個表情,只是看著此時被所有的雪拉比舉在空中當排球的米契爾,兩人也是下意識的行為。

沒有堅持多久,米契爾不知道消失在了空中的哪個裂縫中。

以雪拉比們的性格,直接殺是不可能的。

但是流放到一個完全貧瘠的地方,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而且此時的米契爾身上沒有精靈,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一天的時間。

開心地玩完后的雪拉比們,彼此之間告別後,回到了自己剛剛出來的那個裂縫中,倒是沒有任何混亂和走錯的意思。

等到所有雪拉比消失,僅剩下一隻的時候,下面的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寵妻不膩:顧少,超給力 雪拉比將視線看向了火村和泉兩人。

咕咚…

兩人咽了下口水,勉強將眼中的震驚壓下了下去。

露出了一個非常難看的笑容。

拿出精靈球把精靈全都收回去,表示自己放棄抵抗。

看到他們那麼識相,心善的雪拉比倒是沒有再為難他們。

——————————————

十更的第五更!求訂閱!求月票!為喵斯喵喵喵大佬的第四個盟主賞加更211! 知道源治是青木他們一邊的,雪拉比倒是沒有針對源治。

看到這個情況的源治,表面不動聲色。

心中卻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沒有人在面對這麼多雪拉比的時候,還能夠保持淡定。

在米契爾消失后,這裡所有的人,其實都已經沒有了再待在這裡的理由了。

火村和泉是為了幫助獵人公會的米契爾,其餘他們的手下也都是為了這件事。

而源治和青木三人,更多的還是為了救人。

在知道獵人公會有目的后,才決定出手阻止。

現在一切的罪魁禍首米契爾消失了,那麼他們各自的任務也就都完成了。

不過此時雪拉比開心地表情還未散去。

顯然是剛才的一幕讓她感覺非常好玩。

特別是米契爾最後的表情變化。

簡直就是喜劇!

就只有青木最聰明!

這是雪拉比此時心中的想法。

飛了一會,沒人敢打擾。

好像是飛累了,雪拉比停在半空中。

小手放在嘴巴前,打了個哈欠。

藍色的大眼睛中,溢出了一絲淚水。

應該是困了。

看到雪拉比的樣子,青木一驚。

現在已經是在生命樹的最下面,還沒有找到離開的方法。

要是現在雪拉比去睡覺了,那就真不知道要在這裡找多久了。

說不定還找不到。

青木立刻走上前,對雪拉比說道,「雪拉比,你困了,要好好休息,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先送我們出去吧。」

聞言,雪拉比正在打架的眼皮稍微停頓了一下。

雖然有些不舍,不過雪拉比還是小手一揮,在幾人的腳下都出現一道裂縫。

一個個的,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全都掉進了裂縫中。

在掉下去的瞬間,青木連忙喊道,「雪拉比,還有森林中的那些人。」

其實不用青木喊,雪拉比在將他們丟出去的時候,就先把森林裡和生命書上的人全都丟了出去。

他才不管什麼聯盟、熔岩隊和海洋隊,全都一股腦地丟了出去。

完成這件事後,雪拉比感覺自己實在是堅持不住了,空間裂縫消失,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當她完全睡著后,身體卻是慢慢地融入到了樹榦中。

只是不知道這一睡,她需要睡多久。



青木眾人,終於是回到了那個海中的小島上。

而且還不是一個個出現的,是所有的人一瞬間全都出現在了小島上。

都不用一個個地從洞穴中走出來。

對於青木他們當然是很好了,但是對於另外三方勢力來說,卻是災難。

因為這次的事件經過了這麼幾天的發酵,聯盟早就已經將這裡嚴格地把守住了。

對於這個情況,青木也是猜測到了。

所以才對米契爾那幫人的計劃感覺很奇怪。

這完全就是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要是抓不到雪拉比,出來的時候不就撞進了聯盟的包圍中嗎?

就像現在這個樣子。

出來的人中,火村和泉也在其中。

他們兩人出來后,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手下,直接丟出精靈,朝著海里跳去。

畢竟現場除了少數幾個人能夠阻攔他們外,其餘的人都差了很多。

而源治也無法在人這麼多的情況下,強行抓捕他們。

要是狗急跳牆,估計聯盟會出現很大的損失。

執子之手,將子扛走 這次負責帶隊的不是聯盟的四天王,是君莎家族的族長。

擁有著絲毫不遜色與四天王實力的強者。

並且搜查官組織也來了一大波人,帶隊的是大吾的表姐,那個對青木很熱情的首席搜查官。

在火村和泉逃走後,其餘的人倒是沒有再逃走的。

就算是熔岩隊和海洋隊的另外幾個幹部,和獵人公會剩下的那個天王級強者,都是被抓了起來。

火村和泉想要發飆,源治可能阻止不了。

這幾個勉強達到天王級的對手,難道他還抓不住么?

而且現在聯盟是真的下血本了,此時這座小島上,就算是除了源治和青木三人,都有著五位天王級強者。

其中還有君莎族長這種能夠比擬四天王的存在。

剩下的那些小成員,大隊長到小隊長級別的人,當然是毫無疑問的全都被抓了起來。

半個小時的時間,除了火村和泉之外,所有的人都被抓了起來。

不過總還是有些人,會成為漏網之魚的。

因為這些人同樣也身披著聯盟的外衣。

比如說此時被青木阻攔下的一個人,身穿著一整套的搜查官服飾。

就連胸前的勳章,都是中級搜查官的等級。

在青木出現在他面前之前,他正準備低著頭走到小島的邊緣。

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青木,那人露出了一絲驚訝。

不過很快就被他掩飾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憨憨的笑容。

「青木首席搜查官大人,不知道有什麼吩咐?」那人小心翼翼的問道,一副以下屬自居的樣子。

青木卻是沒有多少表情變化。

只是看著他盡情表演。

看到青木不為所動的樣子,這個人臉上的笑容更加尷尬。

「名字。」青木淡淡地說道。

聽到青木開口。

那人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屬下名叫,戈登,是中級搜查…」

還沒說完,就直接被青木打斷,「為什麼要這麼做?」

青木的問題,讓這人隨之一愣。

「做…做什麼?」

「為什麼要對鐵旋天王動手?」青木再次毫不猶豫地開口,有著咄咄逼人的意味。

這個人的身份,青木從陽斗那裡早就知道了。

這次鐵旋之所以受傷如此慘重,不僅僅是因為對方的攻擊,還有著他的偷襲。

本來在雪拉比的空間中,青木就想找他麻煩的,但是在聯盟的駐地中,並沒有見到這個人的身影。

就當青木以為他已經葬身在空間中時,卻沒想到被雪拉比一起傳送到這座小島上。

估計這個人時躲在了森林的某個角落,要麼就是直接躲在獵人公會的駐地中。

被雪拉比傳送出來后,青木第一時間找到了這個人。

「我..我…怎麼可能?!我..我沒有。」那人的額頭上出現大量的汗水,連連擺手否認。

「青木大人,您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可是聯盟的搜查官!」 意外贈品 戈登的語氣略微有些急躁。

青木露出了一絲冷笑。

什麼人最了解別人?

同類人!

——————————————

十更的第六更!求月票!求訂閱!為喵斯喵喵喵大佬的第四個盟主賞加更311! 青木作為一個火箭隊的成員。

雖然現在卧底在聯盟中。

但卻並未對聯盟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不是青木不能,而是不願。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利益不夠。

面前這個名叫戈登的人,青木相信絕對是獵人公會給予的利益觸動了他。

不過對於這些,青木是理解的,也並沒有因為這個而感到憤怒。

他憤怒的原因,是獵人公會的這幫混蛋,這麼毫無顧忌的做事情,可能會影響到自己在聯盟中的活動。

畢竟不論現在的聯盟還是火箭隊,都是青木所不能得罪的一方,他需要時間來成長。

現在還遠遠不夠。

既然如此,那麼就只有請這幫人先走!

免得影響到自己。

「召喚出精靈吧,我給你一次反抗的機會。」青木沒有再給他辯解的機會。

現在他的身份可是聯盟首席搜查官,屬於聯盟高層。

終於是能夠肆意一回。

說你有罪,你就是有罪,沒罪也有罪!

說你無罪,你就是無罪,有罪也無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