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離笑了笑,「行了,人家好歹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說話的時候還是要注意一點的。」不過一想到那人才喝了不過兩三杯就假醉成這樣倒是還是忍不住笑了。

原本此刻應該是醉的不成人形的夏銘淵卻是無比的清醒。

「那三人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只是這京城入城的關卡被肅王的人給管控住了外人想要進來只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那大公子的意思是?」

「大將軍那邊怎麼說的?」

「大將軍已經秘密將兵將調遣到了城郊七十里,但是因為肅王那邊盤查的實在是太嚴了,所以不敢靠近的太嚴。」

「哼,好歹算起來也是一家人,可是如今肅王這做的還算是一家人嗎?」夏銘淵冷哼。

下屬見夏銘淵的臉色難看,忍不住勸慰道:「公子今日不是挺高興的,何必為了肅王這樣的事情煩心?」

夏銘淵似乎也想到了剛才的情形,「說起來也好笑,那小傢伙還真以為我喝醉了。而且看她一派自若的樣子,怎麼也不像是從小地方來得人。」夏銘淵說這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了顧寧,那個當初狼狽的逃出京城的人。現在卻已經成了太子表哥面前的紅人,甚至就連紀家都已經快要被他給逼得走投無路了。

「那紀家的小姐還在府上?」說起來紀家跟自家還算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關係,但是想要仗著跟自己有那麼一點點的親戚關係就妄想要嫁進夏侯府恐怕是痴人說夢。

小野妻,乖乖噠! 「在,這幾日正陪著老夫人呢。」

「既然母親喜歡她,那就讓她多陪母親幾日。」夏銘淵道,一個能討得了自己母親喜歡的人還是有一點用處的。

「公子,既然咱們如今已經進了京城,那咱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之前他們來京城之前都是有計劃的,不過今日在城門口遇見的事情,卻讓他們知道這京城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能留下來的,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萬劫不復。

宋離眯了眯眼睛,「不著急,明天咱們先四處走走。」京城這一塊的蛋糕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人人都想要從中間切下一塊來,至於有沒有這個本事從這個蛋糕上面切下一塊來,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客棧的掌柜那是什麼人?那眼力勁還用說?

「客官,我們這裡的客房一共分上中下三等房,不知道客官你們是想要入住哪一種?」畢竟剛才這三人是都能跟夏公子喝上酒的人了,那麼這三人自己怎麼都要好好的籠絡一番才行。

宋離微微一笑,「這上等房的價格幾何?中等房的價格幾何?下等房的又如何?」

掌柜的沒有想到宋離竟然會這麼問,還以為是自己看走眼了,這夏公子的朋友竟然連上等房都住不起嗎?還跟自己打聽下等房的價格。

不過秉著來著都是客的道理,掌柜的還是都一一告訴宋離了,原來這上等房最貴一天晚上都要二兩銀子,而中等房次之每天晚上只需要一兩銀子。至於這下等房就是更加的便宜了,一晚上只需要五百文錢。可是即便是這樣這價格比起懷安縣那也是十來倍的價格,可想而知這京城的物價了。

「公子,我跟莫春住下等房就行了。」喬大郎道。

雖然知道喬大郎是為了自己著想,但是宋離卻並沒有立刻表態。而是對掌柜的道:「不知道掌柜的可知道哪裡有什麼小院子?」宋離倒並不是因為捨不得這銀子,而是因為怕住在客棧裡面的隱秘性不高,所以才跟客棧的掌柜的打聽有沒有什麼單獨的院子可以出租的。 這是焰從別的世界聽來的考題,倒要看看這個烏鴉是不是有那麼牛逼。

「呵呵,什麼時候深淵也開始流行邏輯推理了。」烏鴉似乎覺得有點意思。

「紅眼睛是一個和大於一個的時候分別有不同的情況。」烏鴉不屑的說到,看來這個問題對它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還要接著說么?」

焰怒了!

這個烏鴉果然是聰明,這麼快居然就想到了答案!

「呵呵,你這麼吊,那我在問你一個問題。」焰覺得自己還能反撲一下。

「兩百魔晶,不謝。」黑先知一副來者不拒的樣子。

焰呵呵一笑,「行,等下有你哭的時候。」

「話說,有這麼一種生物,無實體,能降臨異界,操縱蠱惑生靈,額,怎麼說呢,他們還能隨時脫離世界。」焰開始描述起巨龍腦袋裡面的那個生物來。

聽完焰的這句話,黑先知的第二隻眼睛忽然睜了開來。

詭異的是它的第二隻眼睛居然是血紅色的,一黑一紅,看起來詭異無比。

嘿嘿,知道難度了吧!

焰接著說道:「這些生物似乎還喜歡蠱惑這個世界的最高力量,視眾生如螻蟻。」

黑先知的第三隻眼睛突然猛地睜開,然後又閉了起來。

這隻眼睛是藍色的,裡面似乎閃耀著無數的星辰光輝,

僅僅是對視一眼,焰就感覺自己差點呼吸不過來,冷汗直流。

情深入骨:總裁夫人有點甜 好恐怖的烏鴉!

「你想問這是什麼,對么?」黑先知居然又閉上了一隻眼睛,只留下黑色的那隻冷冷的看著焰。

「額,是的。」焰也不由得變得嚴肅了起來。

見鬼了,自己只是隨便問問,沒想到這個黑烏鴉居然真的知道,還搞得這麼嚴肅。

「拿十億魔晶來,我告訴你它的名字。」黑先知一本正經的說到。

卧槽,焰嚇了一跳,這麼貴!

三層的一本書也就才一萬魔晶,這一個名字就得十個億,簡直開玩笑!撿錢都沒這麼快。

「那算了吧,我沒這麼多錢。」

焰正好剛才給這個黑先知搞得有點怕怕的,現在乾脆順著陂往下走。

聽完焰的話,黑先知不在言語,直接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焰輕輕的鬆了口氣,一回頭,卻是嚇了一跳。

後面居然還站著一個惡魔!

這傢伙無聲無息的站在焰的身後,眼神渙散,鼻子裡面還緩緩的往外流血,這個傢伙也是來問問題的么?怎麼搞成這樣了?

焰上去肩膀上拍了他一下,「喂!你怎麼了?」

這個惡魔毫無反應。

焰只好去找管理員。

小惡魔聽完焰的敘述,卻是一驚,馬上落到地面上,恭敬的朝焰行了個禮,「尊敬的大人,他這是被黑先知嚇到了,陷入了幻像裡面。」

怎麼的,還叫上大人了?

就因為我讓黑先知睜開了第三隻眼睛?焰不明所以。

黑先知有這麼恐怖么?

「這種情況千年難見一次,不過聽老人們講,多半打一巴掌就好了。」小惡魔又接著說到,似乎話裡有話的樣子。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好辦了。

焰直接走到那個惡魔身邊,啪!直接一巴掌甩在了那個惡魔的臉上。

「啊!」那惡魔滿臉驚恐的表情,顯然剛才被嚇得不輕。

這會兒捂著臉,一臉懵逼的樣子,還沒回過神來呢。

媽的,是不是還得在來一下,焰又抬起手來。

「啊,別打!別打!」

惡魔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羊角魔,頓時露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噗通一聲,這個傢伙竟是直接跪了下來,「大人,小的剛才啥也沒聽見啊!」

額,能讓黑先知睜眼真的就這麼牛逼?

焰感覺自己牛逼了,頓時心情好了不少。

便裝模作樣的說到:「行了行了,你一馬,快滾吧,這個事情說出去要你狗命。」

那惡魔一聽,一副慶幸不已的表情,完全不在乎周圍圍觀過來的惡魔,馬上磕了三個響頭,「謝謝大人,」之後落荒而逃的出了圖書館。

今天真是稀奇了,碰到這麼多怪事,不過總的還挺順利的,就是花了不少錢。

等焰回到獵殺巨龍酒店的時候天都還沒黑,離吃晚飯還差點時間呢。

但是幾個同事都說自己餓了,想要吃東西。

焰突然感覺後背一冷,緊緊地捂住自己的錢包,他感受到了來自雌性生物的惡意。

然而沒辦法啊,幾個血精靈都瞪著他呢。

「額,既然這樣,我們先去餐廳吧!吃飽了有時間還可以出去唱唱歌啥的。」

不過這還要問過莉雅才行,畢竟人家才是酒店的一把手。

嚴格意義上來說,焰只是一個酒店的打手,只是焰實力強橫,為人也隨和,在酒店還是很受同事們歡迎的。

焰盤算著怎麼和莉雅搞好關係,一邊招呼大家出門,這時一個年輕的紅髮惡魔從門口走了進來。

紅髮、紅衣、血色的披風,再配上犀利的眼神,瞬間秒殺全場。

好幾個坐在大廳的女性客人都尖叫了起來,「是風雷之翼!」

「哇!克雷恩公子!你好帥哦。」大膽的雌性已經按捺不足內心的騷動了,直接大聲的喊了出來。

焰覺得要不是怕被這個紅衣惡魔拒絕,雌性們恐怕都已經撲上去了。

莉雅的臉色卻是不太好,「克雷恩公子我家主人不在。」

「哦,沒關係,沒關係,我也是正好路過。」克雷恩一臉自來熟的樣子,還直接拿出一些水果放在桌子上。

「來來來,酒店的各位辛苦了,我請大家吃東西。」

焰瞄了一眼,真是見鬼了,這個克雷恩的披風居然也是血色降臨!

無語,這麼有錢么?

有錢真好,焰這麼想著,便做了下來,不客氣的吃起了桌子上的水果。

風雷之翼看到一個羊角魔坐在那裡,眼中閃過一絲不滿,「咦?這位是?以前似乎沒有見過啊。」

「這是主人新雇的店員。」

莉亞笑了笑,又特意說到,「他叫做焰,不過他的綽號可沒你的那麼拉風。」

這麼明顯的暗示。

克雷恩聽到這裡,頓時心裡咯噔一下。

綽號!

還以為只是個普通貨色呢,媽的,沒想到居然是競爭對手!

他的眼神開始銳利起來,沒有人能夠從他的手裡面把娜娜奪走!

「哦?沒想到也是排行榜上的人物呢,敢問閣下是?」克雷恩微微一笑,很紳士的問到。

焰塞得滿嘴的東西,一下子居然咽不下去,只好用眼睛瞪著克雷恩。

邊上的血精靈笑著遞過來一瓶水,「拜託,你是不是餓死鬼轉生啊?」

這一幕克雷恩看在眼中,又是一陣不爽。

自己來了這麼多次了,還沒一個羊角魔待遇好?

焰好不容易把一塊水果咽下去,這什麼鬼水果,裡面居然那麼干,我去!

「你是在問我嗎?」焰實在是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的綽號。

媽的,實在是太low了,偏偏還被記錄到了官方文件裡面,刻在了排行榜上,簡直氣死人。

「是的,」克雷恩心裡想打人,這羊角魔什麼鬼,居然敢和自己耍大牌!

「額,我就是排名第九十九那個,」焰拐彎抹角的說到。

邊上的血精靈們都笑了起來,克雷恩卻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搞得他莫名其妙。

九十九名不是影刃么?那傢伙是個暗夜魔,怎麼成了一個羊角魔了,他乾脆直接用戒指查了一下。

不查還好,一查他就蒙了,最近這幾天居然這麼多爆料新聞。

「哈哈,不好意思啊,焰閣下,我不知道你居然這麼火。」說完克雷恩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個窮小子,還得罪了領主大人,也就不要臉了一點罷了,實在不值一提,克雷恩內心冷笑。

「我這幾天確實沒太關注新聞,這不,搗鼓這些東西去了。」克雷恩指了指自己的頭髮還有披風。

這幾天克雷恩一直在忙著給自己搞新的裝備還有髮型。

「要向女神看齊嘛,娜娜既然這麼喜歡紅色,我作為他的守護者,當然是要把自己搞得紅紅火火一點。」

卧槽!這個傢伙是不是瘋了?

焰差點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這個紅毛怪居然以瓦蓮京娜的守護者自居!話里話外的意思,不就是要泡人家嘛?

還紅紅火火呢,焰真想打得他恍恍惚惚。

媽的,世界上居然還真有這樣的傻子,焰看克雷恩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憐憫。

「那個,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吃飯了吧?」焰直接站了起來,順便把桌子上的吃的全部收進了戒指裡面。

克雷恩微笑的看著焰,內心不停地咆哮。

媽的!老子這可是血色降臨!超階裝備!秒天秒地秒空氣!

這個該死的羊角魔為什麼這麼淡定?不行,這個傢伙為什麼要在這個酒店裡當一個打雜的,我一定要讓他離自己的娜娜遠點!

「對對對!吃飯去,正好我知道一家酒店,新開的,就在不遠處,味道棒極了,環境優雅,還很方便停車,我請大家吃飯吧。」克雷恩趕忙說到。

他要讓這個渣渣焰看到差距,不可逾越的階級差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