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頗有種萬法不侵的模樣,全身孔竅封閉,手持仙魔龍齒棍,生生從長袖式中撕裂出來,長棍像是擎天支柱一般,直搗黃龍,點在葉君皇的眉心。

但葉君皇也是個狠人,手中出現了一桿巨弓,拉成了滿月。

「箭來!」蒼穹裂開,大道共鳴,從天宇中降落下來百十道光芒,匯聚在了一起,組成了一支箭羽。那是北極極光,南極極光,星空輝光匯聚在一起化為的箭羽,無堅不摧。

咻!

箭羽飛出,打穿虛無,拉出了數百丈長的尾光,轟向洪錚的眉心。

洪錚冷哼一聲,右手一展,出現了神塔。

神塔懸浮在他的頭頂,而後從其中飄落出了兩道拳頭大小的光芒,大日如來焰與九幽魄!

冰火同源,合併在一起,衍化陰陽之力,在相互糾纏旋轉著,化為了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太極圖攔在洪錚的身前,如牆壁一般。

咚的一聲,箭羽轟在上面,卻難以轟破洪錚的防禦。

但葉君皇絲毫不擔心,眼眸更加的冰冷了,雙手猛然在巨弓上一捏。頓時,包裹在巨弓外面的鐵鏽剝落了,露出了塔的本體。

均是乃是一桿赤金長弓。

「聖王兵器,后羿弓!」

「當年被在五行大世界中差點成為帝器,卻被打落的聖王兵器!」

「射殺力非常的恐怖,據說射落過五行大世界的太陽。」

天空之城的底蘊太多了,尤其是這后羿弓,差點成為帝器,這不是一朝一夕間就能完成的。如果不是惹怒了五行大世界的大人物,恐怕早就已經成為帝器,長存在天空之城了。

「好東西,我的了。」洪錚說道,這桿巨弓在他的手中,所能發揮出的實力絕對要比葉君皇強大。

「有命儘管來拿。」葉君皇面色冷漠,說吧,他再次拉開了巨弓。蒼穹裂開,像是勾動了整片的大道,在裂開的蒼穹中,有烏光在垂落,也有毀滅之光,甚至有淡淡的極顛神威匯聚。

洪錚身軀一閃,背負鳳凰翅,腳踩大瘋九步,徑直的衝到他的身旁。葉君皇猛然鬆開了弓弦,一道水桶粗細的箭羽發光,將虛空都是打的破碎。

這一劍,居然打穿了虛空,讓虛空中出現了虛空亂流,空間都是不穩固。一個不好,踩落在虛空亂流中,就會被絞碎成齏粉。

但洪錚卻不閃不避,踩在了虛空亂流中,身軀一縱,避開了那一擊。

「你怎麼能夠踩在虛空亂流中?」葉君皇一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洪錚已經衝殺到了他的身前,祭出了混沌大缺指,點向他的眉心。

他心中生死危機感大生,在洪錚衝來的剎那就瘋狂的後退。眉心中更是衝出了不少的寶物,準備阻攔洪錚這一指。

有金色的鈴鐺,巴掌大小的盾牌,琉璃盞,玉凈瓶,乾坤鎖等,擋在了眉心前方,準備將洪錚這一指給化掉。

但洪錚已經施展出了這種帝術,無堅不摧,什麼都不能夠阻擋他這一指。

混沌大缺指接連點碎一件件至寶,而後點在了他的眉心上,入體半寸。

葉君皇慘叫一聲,瘋狂的退後著,擺脫了這一擊。洪錚單手拿在了巨弓上,猛然轉動巨弓。葉君皇慘叫一聲,雙臂差點都跟隨著扭曲。極致的疼痛讓他放開了黃金巨弓,眉心汩汩流出鮮血。他滿臉都是鮮血,退出了山谷,怨毒的看著洪錚:「把后羿弓還給我。」

洪錚將巨弓收起,平靜的開口:「命大的話,就過來拿。」

葉君皇眸子冰冷到了極致:「洪錚,與我天空之城作對,你這是活膩了嗎?」

洪錚冷笑:「天空之城算什麼東西,總有一天,我要將整個天空之城都要覆滅於掌下。」

「大膽。」

「放肆。」

「狂妄!」

天空之城的眾人全部大怒,屹立無數年,在上個紀元就是霸主的天空之城,是一個小小的大成神王說毀滅就毀滅的?

「老夫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一個老者滿頭髮絲狂舞,正是燭陰聖王,他是一個大成的聖王。他之前是在擔心山谷中的混亂天機會擾亂他體內的法則,但是現在,他卻顧不得那麼多了。

天空之城的聖王被贏昭侮辱,葉君皇又是被擊傷,連后羿弓都丟失了。

天空之城的顏面,不可辱!

「藏頭露尾的鼠輩,只會龜縮在山谷中嗎,出來我殺你如捏死螻蟻那麼簡單。既然你不出來,我就進去殺你看看,我看看會不會招惹到那由他氏鐵則,會不會招惹到你的父親!」燭陰聖王終於怒了,聖王巔峰的氣息擴散,瀰漫十方虛空,將高天都擊的塌陷了。他的背後,黑暗一片,諸多時空都被影響了,很多脆弱的次元小世界,都是在崩毀。

聖王一怒,景象驚人。

尤其是聖王巔峰的高手,已經快要步入到半步大帝的層次了,一招一式間,都蘊含了天地至理。

他只是邁出了一步,整片的蒼宇都是在鳴顫,似乎是難以阻攔他的腳步一般。

萌妻來襲,總裁請滾蛋 黑夜也怒了,就要動手,進入到山谷中,攔截此人。黑夜一動,四周的虛空中頓時升起了幾道強大的氣息,皆是半步大帝的高手,隱藏在虛空中。

「黑夜,不要動,我能解決。」洪錚暗中傳音說道。

而後,他雙眸如劍,看向燭陰聖王,道:「你要殺我,也看你有那個本事!」

「我就讓你看看我的本事。」燭陰聖王聲音非常的冷漠,只跨出了一步,聖王巔峰的氣息釋放,壓蓋在了虛空中,遮籠了洪錚,洪錚只感覺全身的力量都是被禁錮了,肌體上甚至都出現了諸多裂紋,差點崩碎了。神藏之門,脊背神柱,金膽,宇宙引擎,在這一刻都要停止了運轉。

但洪錚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擔憂之色,只是輕輕的說道:「猿魔,給我打碎他。」 第八百六十一章猿魔之威

燭陰聖王剛剛踏入到其中,釋放出了巔峰戰力。但伴隨著洪錚的話語,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從洪錚的背後升起。接著,一桿巨大的狼牙巨棒橫空而至,極速放大,像是從天地盡頭橫掃而來一般。

百萬年猿魔,終於出手了!

燭陰聖王面色大變,發現自己居然被狼牙大棒給牢牢的鎖定了。尤其是那一棒,蘊含了難以想象的威力,禁錮了虛空。將虛空都快打碎成了虛空亂流!

燭陰聖王心頭狂跳,大吼一聲,全身孔竅張開,從體內噴薄出了無盡的霞光,在體外形成了一尊金鐘,遮蔽他自身。那是防禦力可怕的神通,有種萬法不侵的趨勢。

但是猿魔狼牙棒太可怕了,所蘊含的神力何其浩蕩,就如同汪洋在翻滾一般!

轟的一聲,大棒橫掃而來,砸中了燭陰聖王,將他直接砸飛出去了數十萬里,沖入到了虛空中,擊穿了一顆星辰而過。

星空中,燭陰聖王咳出了一口鮮血,鮮血化為宇宙洪流滾滾而過。瞳孔極速的收縮著,看向下方的猿魔。

眾人全部驚呆了。

一棒將一尊聖王給砸飛了,這是多麼可怕的力量?

這還不是最為重要的,最為重要的是——猿魔,本沒有任何的神智,不會自主思索,任何的動作,都是靠著自己的不能,他為什麼會聽洪錚的話,並且會洪錚出手?

猿魔將聖王砸飛之後,鬆開雙手,狼牙大棒懸浮在身前。

咚咚,咚咚!

猿魔仰天看向燭陰,雙拳在自己的胸膛上擂動著。傳出了浩蕩的沉悶聲,就如同洪鐘大呂一般,振聾發聵。

而後,令眾人更加驚恐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猿魔隨後齜牙咧嘴,笑容猙獰而又陰森:「誰敢傷害我家少主,殺無赦!」

一石激起千層浪!

「什麼,這尊百萬年猿魔為什麼會開口說話?」

「它又為什麼會稱呼洪錚為少主?」

「什麼情況?」

葉君皇,羅剎王,蕭虞倫,十大巔峰勢力中的高手人物,包裹燭陰聖王,均是不可以死的看著山谷中。

「洪錚,你到底施展了什麼妖法?」葉君皇喝到,發現事情已經超出了預料。

洪錚不僅能夠施展出一種可怕的段體術,能避開整片天地,以身為宇宙,還能夠御使這些洪荒古獸。東荒的格局,將再次會發生變化,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洪錚身軀懸浮到了虛空中,伴隨著他身軀的懸浮。那些匍匐在地面上的洪荒異種,全部站了起來,雙眸中的暴戾之色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種清明,還有無盡的感激,與當初的蟹神王和那些海妖軍團一樣!

獸吼聲此起彼伏,源源不斷,氣象宏大到了極致。

「少主,願世代守護少主,為少主征戰,平定天下!」百萬年牛頭人出現了,手持一口巨大的石刀,吞吐出了百丈長的刀氣,非常的可怕。

洪錚在灌入到靈智規則的剎那,還傳給了他們八段體。

他們的體質本就強大,改修了八段體之後,體魄更加的強大。

一道驚天動地的氣息釋放,接著,從獸潮中又走出了一尊百萬年洪荒異種。那是一尊熔岩巨人,身高百丈,手持一桿擎天柱般的巨大長棍。周身布滿了諸多裂紋,在裂紋中,有赤紅色的火焰光芒在噴射。

而後,第四尊百萬年妖獸出現了。

那是一尊窮奇獸,如虎如牛,背生十二對雙翅,翎羽非常的華麗,五彩斑斕一片。每片的翎羽都像是金屬鑄造而成的一般,釋放出了無盡的銳氣。

還有那些三十萬年的洪荒異種,有黃金劍齒虎,有一尊巨大的黃金猛獁,死亡蠕蟲等。

數百萬尊洪荒異種對著洪錚跪拜,眼中出現了狂熱而恭敬之色,此起彼伏的高呼著洪錚的名字。當然,並不是所有的洪荒古獸都被洪錚用靈智規則點化。他只點化了獸王,那些低級的洪荒異種,有獸王領導就可以了。

此刻的洪錚,懸浮在虛空中,背負鳳凰翅,臉頰剛毅,眼眸冰冷,手持一桿仙魔龍齒棍,掃向山谷上的眾人。

「有誰要對洪某出手的,儘管來,洪某奉陪。」洪錚說道,猿魔從背後踏步而來,踩的山谷都是在震顫。百萬年牛頭人鼻息間噴薄出了白氣,跟在洪錚的背後。熔岩巨人,窮奇,皆是護住了洪錚,帶著洪錚踏出了山谷。

一出山谷,日月無光,沒有了天機的干擾,如此強大的氣息交織在一起,幾乎都要崩滅整片的蒼穹了。星空中,一顆又一顆大星被這股氣機影響了,改變了原始軌跡,從天空中不斷的降落,落入到了東荒中,在東荒的蒼穹上炸裂。

十大巔峰實力和天空之城眾人面色難看到了極致,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會是現在這個結果。

洪錚已經掌握了洪荒異種,這是一股強大至極的力量。

並且,他們都修鍊了洪錚的八段體,一道道感悟印記從天靈蓋上飄出,形成了一道感悟洪流,在貫穿洪錚的眉心,正在將他推向一個絕巔。

如果不出意外,洪錚成帝是必須的了。

「有人過來要與我一戰嗎?」猿魔冷冷的盯著眾人,聖王巔峰的氣息擴散。他的先天優勢太大了,足以戰半步大帝!

燭陰聖王這種層次的高手,連他一棒都難以接下來。

「沒有嗎?」猿魔冷冷一笑,渾身的血腥氣息擴散。

「你的樣子太難看了,縮小一點,按照八段體蛻變。」洪錚皺了皺眉頭,說道。

八段體乃是他按照自己的形體推演出來的,所有修鍊八段體的人,若要化為人形,都將會是人形生靈。猿魔嘿嘿一笑,身軀陡然縮小,居然化為了一個身高不過六尺,非常精瘦的猴子。

他站在那裡,只達到了洪錚的胸膛,但卻無人敢忽視他。因為他活了百萬年,乃是百萬年級別的猿魔。

牛頭人,熔岩巨人,窮奇隨後紛紛化形,將洪錚團團圍住,護在其中。

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忽視現在的洪錚,因為他現在所掌握的實力,足以對抗任何一個勢力! 第八百六十二章十方雲動風雨來

而且黑夜一旦成帝了,那麼洪家被稱為東荒最強大的勢力也不為過。哪怕是秩序者聯盟,也難以與洪家對抗。除非,秩序大帝也成功衝擊帝位。

天機古地內,天機老人,鴻蒼聖王還在祭煉著帝器金人。不斷的向帝器金人身軀內打出符文,融入到了不少的齒輪,改造著帝器金人。

天機老人眼眸釘在洪錚的身上,冷冷一笑,而後不再多看,專心祭煉帝器金人。

這尊帝器金人,離成功也沒有多遠了。

黑夜衝到洪錚的身旁,與那些人對視。

「怎麼辦?」有人問到。

幾個半步大帝已經露出了殺機,差點忍不住要出手,先將黑夜給殺了。但就在此時,猿魔首先感應到了殺機,手中的巨棒猛然擲了出去,洞穿虛空而過。

霸情冷少,勿靠近-沐小烏 虛空中,一隻黃金手臂出現了,輕輕在狼牙巨棒上叩擊了三下。

咚的一聲,狼牙巨棒飛回,猿魔飛天而起,持在了手中。目運兩道金光,洞穿虛空,喝到:「呔!不知死活的東西,居然敢對我家主母露出殺機。」

黃金手臂留下了陰測測的笑聲,隨後開口:「先走再說。」

燭陰聖王冷冷的看了猿魔,洪錚等人一眼,隨後開始退走了。一時間,人都退了個乾乾淨淨。

半日後,落日海,飛仙湖,金蛟洞,有熊宮中傳出了三道震蕩洪荒的咆哮聲。

「洪錚,我與你不共戴天!」

「洪錚,你必死,你的妻子,我必殺。」

「除非她不衝擊帝位,否則那一天,我不會讓你們安安穩穩的渡帝劫!」

洪錚站在龍城上空,道:「我不管你們是誰,如果敢在那天搗亂,殺無赦。任何人敢靠近,必殺!」

短時間內的東荒似乎沉寂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了洪家的方向。

那裡的天機,玄機,規則,匯聚的越來越多。

離黑夜的虛弱期還有三天,黑夜身上發出的氣機已經影響了整片的東荒,而後越過無盡海,貫穿了壁障,傳到了南國中。

「東荒有人要成帝了嗎?」 冷月如霜 帝蒼玄,帝無殤,帝馱天等人的神念在虛空中交織著。

「是黑夜,那個魅魔族的人。」

原先魅魔族所在的區域,也就是無盡海的邊緣,當年那裡爆發出了歸墟漩渦金光,已經將那裡毀滅成了虛無。但今日,那裡卻綻放出了奇花瑤草。無盡的霞光交織在那裡,非常的絢爛。

東荒各出地域,北極,南極,西極,東極之地,那些極限環境中,飛出了一道道七彩斑斕的光輝,落入到了龍城中。龍城已經絢爛一片,蒼穹上浮現諸多七彩祥雲,非常的瑰麗。

無數依附於東荒的小次元空間中,都出現了裂縫,當中的奇花異草,都是飄出了白色的精氣,匯聚了出來。

那個只有兩個原始生靈的次元虛空中,兩個原始人正在修鍊,猛然感應到了什麼,對視一眼,發出了古怪而原始的話語。

如果是洪錚在此,一定會聽懂他們說什麼。

「有人要成帝了。」

「嗯,我們出去看看嗎?」

「去看看吧,沒準還能找到恩公,當年如果不是他幫助我們推演經文,我們還不知道,原來外面有如此廣闊的世界。原來我們都是井底之蛙。」

兩個原始生靈交流了大半天,最後決定準備準備一番再出去。如果被大帝級別的人物看到這二人,一定會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無垢鴻蒙體,而且是兩個!

那是遠超太古六大神軀的特殊體質。

這種體質,講究的是無瑕無垢,心若赤子,沒有沾染任何的情緒,東西。還必須要有原始生靈點化,懂得修鍊原始經文,才能夠形成這種特殊體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