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開啟天眼,也意味著能夠開啟天耳等部位。最後所要開啟的就是天心。這有一個對於雲力更深理解與掌控的過程。

有了《無影刀》就彷彿在體悟天力的長路中點亮了一盞燈火。這比夏洛奇自己去悟快捷了很多倍。

良久,夏洛奇從修鍊中蘇醒過來。這一修鍊就是大半夜過去了。

四周萬籟無聲,蟲兒唧唧,風兒呼呼。劉德全帳篷里傳來他震天響的鼾聲。自己的隊員們則安靜之極。

夏洛奇站起身,緩步沿河谷往上,他想找一個僻靜的地方試煉一下剛剛修鍊的心得。

左轉右轉,在山谷拐角處夏洛奇發現了一片空地。夏洛奇取出方天畫戟,左一下右一下的嘗試用壓縮雲力揮動。

果然,速度與力度大幅度增加。但還不夠,部分雲力壓縮,傳遞到方天畫戟上時間太慢。

壓縮的雲力範圍太小,持續的時間太短。夏洛奇就這樣一下一下的揮動著畫戟,一點一點的壓縮著雲力。

嗡嗡,畫戟的速度越來越快,黎明來臨,畫戟的那一道閃光已悄然融入了那黎明之光。

看不見了,畫戟的軌跡看不見了。揮舞的速度抵達極限了,夏洛奇慢慢掌握了運全身之力揮舞畫戟了。

但還是差很多,還是沒能融合。按道理說,畫戟本為他身體的一部分,既然存了揮舞它的想法,那就意味著將它看作外物了。

夏洛奇越是揮動畫戟,越是感悟深刻。揮舞是從內心發出的。

意念一動,揮舞即生。

體內的雲力壓縮初見成效,滔滔大河般的雲力在努力控制下短時間內呈現固體狀態,然後爆發而出,那感覺就像一枚炮彈,自己就如一柄利劍。

是啊,還需要爆發,需要壓縮,這就是差距了,若是那種壓縮隨念而生,瞬發才是第一層的涵義小成,這是夏洛奇悟道的東西了。

這和之前的夏洛奇已經有著天壤之別了。實力悄然跨入戰天二階中級。 踏著朝陽,夏洛奇回到營地,黛莉斯起得早,黃燁也是,看見夏洛奇走在彩霞萬丈的無限光輝中,黛莉斯的眼眸又亮了。

額,我的那個神,難道每一天都要從看見如此帥的帥哥開始么?

「早啊,隊長!」黃燁立正,敬禮。

「早,小燁!」夏洛奇自自然然地回了黃燁一個軍禮。

我為國家修文物 「早啊,夏大哥!」黛莉斯回過神來,也與夏洛奇打招呼。

「夏大哥起這麼早!」趙欣也過來到河邊洗漱。

「嗯,你也早!」夏洛奇客氣的招呼著。

「哎,小夥子,起這麼早,昨晚睡得好嗎?」劉德全隊長也起來了。

「還好,就是劉老師的呼嚕聲太有特點了啊,呵呵。」夏洛奇看見劉德全是個平易的人,就開了個玩笑。

「哎,隊里每個人都對我的呼嚕無可奈何,又不是你一個人,哈哈。」劉德全言語間還有些得意。夏洛奇內心開始有點崩潰了。

特戰隊員們都在霞光中醒來,年輕而朝氣蓬勃的河谷因此而生氣盎然了。

地質勘探隊的隊員們已經開始張羅各種勘探工具。吃完早餐,大家就沿河谷向深山出發了。

「咦,這是火成岩,一大片火成岩,這裡應該有過火山爆發,或者是地殼抬升運動。」劉德全老師如此解說。

「各位,開挖,鎖定分析這一片火成岩所有的石質構成。」

「小陳,你配合白河做一下質譜分析,趙欣,你過來,幫我拿一下工具包。」

劉德全安排的井井有條。

夏洛奇的心思還在那《無影刀》上,思索著如何更加快捷、無縫壓縮雲力,心隨念轉,攻擊自發的技巧。

「螢石,玫瑰石英,還有硅化孔雀石!」白河橋興奮的喊起來。

一堆堆碎石塊運到測量儀器前,這位美國留學回來的地質學博士興奮了。

「這一塊地層包含了很多遠古的信息,誰能進入內部看看,有沒有高能量形態的石材?」劉德全看向特戰隊員問。

「好,劉老師,我進去看看。」夏洛奇立即說。

「夏大哥,我也去。」黛莉斯請戰。

她知道夏洛奇肯定是要撕裂次元空間了,她既然有奶牛器靈天賦,應該會有很大的助力。關鍵是她想跟夏洛奇在一起。

「好吧,你也來。其餘人守護勘探隊。」夏洛奇說完就撕裂了空間,進入了這片火成岩的內部。

「哇塞,裡面彷彿有血液在流淌啊,那是石頭的血么?」 董鏘鏘留德記 黛莉斯緊跟在夏洛奇身後,胸脯都要貼在夏洛奇的胳膊上了,她是故意的,她對**夏洛奇是一直沒放棄。

「嗯,這裡應該有石之魂魄,你稍微留心一下,或許你這天賦技能會召喚出這層次元空間的器靈。」夏洛奇稍微回身對黛莉斯說,然後胳膊就壓在她那高聳的胸部上。

「你能不能別靠這麼近?」夏洛奇皺眉道。

「我不是緊張嘛,還有點害怕。」黛莉斯狡猾的說道。

夏洛奇就再也沒說什麼,只好由著她貼著自己了。夏洛奇不是容易衝動的人,但年輕氣盛,真扛不住她這浪勁。沒敢瞎想,連忙收攝心神,仔細觀看這火成岩內部的次元空間。

這個空間就像人的口腔,一層一層的往裡套,一圈一圈的浪起來疊進去,外層淺紅,接著深紅,之後暗紅,最裡面就是玫瑰色的五彩斑斕,七色變幻了。

夏洛奇帶著黛莉斯緩緩深入,一種熾熱粘稠的感覺湧現在身體四周,加上這該死的黛莉斯不知為什麼身體突然變得滾燙滾燙的。真真是那個心猿意馬啊!

夏洛奇心想出去后一定好好教訓教訓這妞,嗯,那個《特訓手冊》不錯,好好開練開練她。嘿嘿,不錯,夏洛奇心中有了定計,偷偷樂了。

一個紅孩兒忽然在中間那層探頭探腦的,黛莉斯立即發現了他:

「喂,小孩兒,過來,我給你糖吃!」

「這尼瑪什麼台詞?能不能想點別的,比如你媽媽呢?你爸爸呢?你怎麼會在這裡啊?」夏洛奇心中嘀嘀咕咕,總覺得黛莉斯有點腦殘的味道。

可是那小孩身上冒著火焰,偏偏跑向黛莉斯。

「這位姐姐你真漂亮,不過這位哥哥好像要出去欺負你。」

「啊!」

夏洛奇若是有眼鏡定要跌落於此。沒有眼鏡只好眼珠子飛到頭頂上去了。

這小屁孩怎麼一見面就挑撥離間啊?

「是嘛?姐姐不怕,你能告訴姐姐這裡是哪裡么?有什麼好玩的?」

「嗯,這裡是火焰國的入口,我是負責看門的器靈,我叫鍾楚兒,你叫我楚兒就行了。」

夏洛奇來連忙問:

「那火焰國里都有什麼啊?」

「不告訴你,我告訴姐姐,你是壞人,我不跟你玩。」

「對,你告訴姐姐,你說說火焰國里有什麼好玩的啊?」

「我只知道十萬年前裡面有很多巨人,他們渾身都冒著熊熊的火焰,有的是紅色的,有的是玫瑰色的,有的是紫色的,有的是黑色的,還有白色的火焰最厲害,大家一見白色火焰巨人就要跪倒在地。」

「十萬年前,那現在呢?你多大啦?」黛莉斯驚呆了。

「現在裡面什麼也沒有了,就剩下歪歪倒到的宮殿,都是巨大的石頭砌成的宮殿。哦,我也不知道我多大了,當時給我設計的年齡就是四歲半。」

「火焰國有三個出入口,這裡是一個,應該還有兩個,但我不知道在哪裡。你們來找誰啊?這裡沒有人了。」楚兒的表述無比寂寞。

夏洛奇聽得都楞了,這可憐的孩子。

「那你能帶我們過去么?」黛莉斯繼續問。

「不行,我不能離開這裡,一離開我就會變成碎石頭。你們自己去玩吧,記住出來的路線,我在這裡等你們。」

「謝謝楚兒,那我們回來見。」

「再見。」楚兒乖乖的樣子。越發令人心疼了。

走進玫瑰色的大門,之後就是深紫色的大門,夏洛奇與黛莉斯謹慎的敲擊了一下那深紫色的牆壁,看看會不會有危險,會不會像年深月久的石壁一碰就變成了灰。 那深紫色的石門隨著視線的變換而形狀改變,從遠處看像一個極小的洞穴,裡面似乎還有心臟跳動的節奏。走近了,洞穴就擴展開成了城堡的入口,在兩邊還幻化出一列衛兵。

都是岩石巨人,夏洛奇由此想到了梁山,想到了外面的大姐大梁靜茹,還有老爺子梁伯。他們會不會是岩石巨人族的後裔啊?

他們的本命宿尊都走的極端力量路線,甚至梁山本人就是一岩石巨人宿尊,梁姐的本命宿尊則是一柄奪人眼球的斬馬刀。

穿過越來越宏大的城堡走廊,夏洛奇和黛莉斯似乎聽到了雄壯威武的巨人的聲音,他們在交談,他們在快樂的笑,他們在憤怒的爭吵……

終於穿過了這深紫色的石門,裡面豁然開朗,天上懸挂著一個巨大的岩石太陽,表面粗糙,內里火熱。只不過,夏洛奇感覺那太陽的位置不對,似乎要掉下來一樣。

果然裡面到處都是殘破的宮殿廢墟。沿路還有一些岩石構成的人體部件,如殘破的手掌、支撐的粗壯的腿腳。甚至還有滾落在街道上的頭顱。

那深陷的眼眶幽深的望著蒼穹,不知在控訴著什麼。夏洛奇有些明白了,這裡應該發生過異常慘烈的戰鬥,最後火焰國被滅國了。

懸挂岩石太陽的正下方,是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四方立柱拔地而起,高約千丈,宮殿頂端殘破,應該是被外物飛來砸碎。

夏洛奇拉著黛莉斯的手往宮殿走去。感覺自己好渺小啊,黛莉斯都忘記了**身邊的大神老公了,她也看得心搖神曳,心情開始激蕩了。

將女難求:督主請下榻 歷史廢墟的滄桑與毀滅太具有震撼力,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火焰國毀滅,是哪一方勢力具有如此震撼的摧毀能力。

火焰國應該是史前文明建立的一種文明了,沒想到在地層深處的次元空間保存了她的記憶與歷史。

靜謐到死的氛圍讓夏洛奇深感不安,巨大的拔地而起的宮殿內部正中安放一個金色的座椅,那座椅高達百米,從上俯瞰殿內,具有王者睥睨群雄的氣概。

座椅后是一輪刻畫在宮殿牆壁上的太陽,光芒四射。那應該是火焰國的國主座位了。

夏洛奇不自覺的走近那座位,抵近到百米範圍時,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止他靠近。黛莉斯也是如此,被那股神秘的力量差點推倒在地。

「看來,這個位子輕易不讓人靠近。」夏洛奇輕聲說。

但那座位卻有著誘惑靈魂的力量,似乎是在召喚著夏洛奇。一方面是有股力量在排斥著,一方面又有一股力量在吸引著。

夏洛奇凝聚雲力,集中破點往前,就彷彿在洶湧的暗流中逆向而上。幸虧參悟了《無影刀》譜,得知了這種凝聚破點的法門,否則今天恐怕連那座位都接近不了。

八十米,七十米,五十米,夏洛奇不得不停了下來。越近那阻力越大,黛莉斯乾脆就坐在百米外看著夏洛奇努力往前,她知道自己的功力是不足以靠近那座位的。

五十米之後,夏洛奇每走一步都開始變得艱難,需要凝聚雲力的濃度也越高。 重生之婦來歸 夏洛奇感覺到這條路彷彿就是一個壓縮機,拚命的擠壓著自己的雲力。

都能聽到自己的骨骼在嘎嘎響了,骨質內部的分子結構都被擠壓的緊密,空隙縮小,骨質細密,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被擠壓。

走到四十米時,夏洛奇花了次元時間的三天,相當於外面的一個時辰。經脈變得粗壯,不再像以前那種纖細柔軟漂浮的模樣,現在的經脈宛如樹根岩石,遒勁韌性。

越是濃縮,夏洛奇的心跳就越緩慢,但每一次跳動都異常有力,彷彿一台充滿動力的水泵,每一次抽水變得快而多,射出的遠而有力,連胯下那物都堅硬無比的直豎起來。

夏洛奇現在宛如一頭洪荒猛獸,雙目圓睜,雙手前伸,彷彿在拽著纜繩。雙腳踏在岩石地面,一步一坑,若說他現在的模樣就像一個拉著太陽前行的縴夫。

終於,夏洛奇體內的經脈呼啦一聲,青色的雲力與白色的雲力以及七彩色的雲力連接到了一處,爆發出的色彩就是太陽光般的雲力。

一股神氣貫穿其中,將所有頑固不通的經絡堵塞節點全部融化聯通。

夏洛奇的雙手終於伸直舉到頭頂,雙腳站直屹立於岩石殿堂,頭頸從低垂努力抵抗變得抬起,一道神光透頂而出,再向下彌散於他的身體各處。

太陽輪盤浮現在夏洛奇的身後,輕輕的旋轉,向右一下,又輕輕的向左一下,接著就是飛速的向右旋轉。

夏洛奇體內的雲力頓時如太陽海浪般沸騰起來,整個人的身體開始岩石化,準確的說是熔岩化。到處流淌著岩漿,沿著身體柔軟的地方往外溢出。

從外面可以看見白色的骨骼變成血紅,再變成玫瑰色,再變成深紫色,最後變成燦金色。柔軟的堅硬起來,堅硬的柔軟起來。

神光閃動於夏洛奇的雙目,一口金色火焰從口中噴吐而出。

接著就是一切異象歸於無形,夏洛奇依然還是夏洛奇,一米八左右的帥小伙,臉龐英俊到沒有朋友,爽朗陽剛到讓美女產生邪念的模樣。

通過了三十米大關,夏洛奇似乎脫胎換骨了。小冰連忙測試其戰力,居然連續衝破了戰天二階巔峰,跨過了二階高級。好傢夥,敢情要逆天了。

再走三十米,他會不會直接抵達戰天境三階呢?

黛莉斯看著夏洛奇光輝燦爛的模樣,呆掉了。

她終於明白自己喜歡夏洛奇的什麼了,那就是努力與奮鬥!她是看著夏洛奇一步一步的來回走著通往那巨大座椅的道路的。

每一次當夏洛奇往前,那條道路就會升騰起熊熊火焰,儘管夏洛奇可能看不見,但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不屈的意志與一往無前的氣概,那種天下之大,捨我其誰的雄心與壯志,如一枚太陽般照耀著黛莉斯的心靈。

她從此明白自己若要得到這樣的大神老公,只有奮起直追了。黛莉斯骨子裡也是一個不服輸的人,或許表面上嘻嘻哈哈滿不在乎,其實內心特別要強,對於自己所看重的也是願意傾盡生命所有不放棄的人。

若想與此優異的人在一起,若想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除了努力還能憑藉什麼呢?黛莉斯重新制定了倒追夏洛奇的方案,即努力加se誘。 「主教大人,中國目前成立了地質勘探隊前往西山進行勘探,咱們該如何對待?」紅衣教士羅伯特已然回到梵蒂岡審判所述職,將自己所探知的情報以及發生的事件向奧倫多主教稟告。

「摩羅多家族那邊意見如何?」奧倫多想了一會問羅伯特。

「他們的意見是不能允許中國獲得優質嶄新的魔山石質,否則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意,他們的意思是聯合西羅家族和咱們教廷,出動戰略儲備高手,遏止並狙殺中國地質勘探小組成員。」

「將他們的這次行動扼殺在搖籃中。」

「哦,我的上帝,請饒恕我的罪過,儘管我主仁慈,但他們說得對,來自東方的勢力目前太過強大了,世界是需要平衡的,若是讓東方那個民族再獲得魔山優質石材,那我們的子民將因此蒙塵,遭受羞辱,就像我們上個世紀羞辱他們時一樣。」

「羅伯特,所需人員安排你負責吧,注意我們只是配合摩羅多與西羅家族,不要太過於突出自己,最近,我觀星象,東方星系十分耀眼,怕是有什麼事情要對我們不利。」

奧倫多若有所思的告辭出了審判所的大門。

「是的,聽您的吩咐,看在主的意志上,願我們的光輝榮耀天庭。」羅伯特立即召喚審判司外勤所的負責人,精挑細選八位戰天階高手,他們的魔法均為高級。

……

在越過三十步后,夏洛奇的氣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體內元氣液化逐漸粘稠,壓縮固化,再貫通。戰力提升到戰天二階巔峰。

之後的十步就是穩固此境界的十步。每一步夏洛奇走得不急不慌,仔細體察身體中元氣的變化。本命宿尊的蝴蝶羽翅早已染成金色,或者說是火焰色。

原本的青色仙靈之氣到此變得隱隱有霸氣而外向。羽翅進一步縮短,原本長約十米的羽翅現在也就五米左右了。

方天畫戟的第四刃變成了金色,原本的三刃則漸漸變成火焰狀,彷彿那畫戟就是一朵盛開的火焰。

滔滔長河流水的元氣也漸漸越來越快,原本是液態流動的元力,現在已經是接近固態開始流動,而且速度在不斷提升。

丹田中一滴一滴的金色元液不斷滴入元氣之海。將青蒙蒙的元氣之海渲染成了描金。彷彿微風吹過,金色的波瀾一層一層的往外盪開漣漪。

等夏洛奇再花次元時間的三天,也就是外面的一個時辰,夏洛奇終於抵達了二十步距離。此時,那巍峨的座椅開始往外閃出金光,金光籠罩的距離剛好就是二十步之內。

當夏洛奇跨入第二十步時,渾身猛得一震,那金光瞬間穿透了自己的元氣之海,與其中的金色漣漪產生了極其和諧的共振與和諧。

吸入,就是吸入,剛開始時還是一絲一絲的攝入。接著就是蜂擁而入、注入,強行灌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