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石柱對面這些貴賓已經站不住了,一個個紛紛開口。

這其中,許多勢力之主都表示不服,少數人想要離開,臣服的幾乎沒有。

也對,這些人本來就是一方之主,此刻又豈能容忍自己頭上出多一個管自己的人。

就算這人是聖朝之君,也不行!

天宮內的場面,已經開始亂起來了。

石柱此時已經站在文琴太子身邊,有些警惕地看看對面眾人。

「轟」

對面,忽然有人出手,一掌朝著上方大風聖君打去。

「那是萬福山莊之主,馮百萬,馮盟主!」

有人看出了出手之人身份,驚呼道。

萬福山莊馮百萬,在這大羅天境之內也算是一個大人物。

馮盟主的身份雖然沒有大風聖君、萬獸聖朝聖君、金光聖地之主三人那麼尊貴,但卻比場中大部分王宗、王庭之主的身份高出一點。

因為馮百萬的萬福山莊並非單一的勢力,而是由眾多勢力組成的一個聯盟勢力。

這些勢力中,有著大量的諸侯國、分宗,甚至還有王庭、王宗。

能夠在如此龐大的聯盟勢力中脫穎而出,被眾人推舉為盟主,可見馮百萬實力之強。

左側眾人看到馮百萬出手之後,一個個都是有些期待。

眾人也知道,想要讓馮百萬打敗大風聖君,那是不可能的。

可只要馮百萬能夠在大風聖君手中撐過幾招,那就說明此事或許還有迴轉的餘地。

石柱從文琴太子那知道了馮百萬的身份之後,也是有些期待地看著那飛出去的身影。

石柱想要知道,這馮盟主有多強,大風聖朝之主又有多強? 就在眾人凝神望去的時候,馮盟主身前忽然出現一道人影,擋住了去路。

石柱看得清楚,這人一直站在大風聖朝臣子中的首位。

能夠站在群臣之首的,也就只有大風聖朝大太子風悲烈。

風悲烈探手一掌向馮百萬打去,二人雙掌相碰,頓時形成一股暴風。

狂暴的大風自二人身邊吹過,吹向周圍宮殿。

這一刻,許多賓客都已經眯起雙眼,看著暴風中心力量相撞的二人。

石柱此時一手遮住雙眼,眼睛透過指甲縫看向暴風中心位置。

二人力量碰撞了一會之後,這才撤去各自的手掌。

周圍暴風也一下子停了下來,眾人能夠看得更加清晰了。

此時馮百萬背對著眾人,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眾人還是從馮百萬的衣服上判斷出,這一次碰撞,是大風聖朝大太子風悲烈勝了。

因為馮百萬的衣服看上去有些凌亂,好好一件衣服上居然有多處出現了破損。

反觀風悲烈,他的臉上雖然有一絲潮紅,但身上的衣服依然是乾乾淨淨,看上去並沒有馮百萬那麼慘。

「嘶~~~」

周圍頓時響起一連串的抽吸聲,此時眾人臉上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以馮百萬的實力,居然連大風聖朝的一個太子都沒有拿下嗎?

這份結果,對於想要打破今日困局的眾勢力之主來說,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

馮百萬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情況,又看看對面站著的風悲烈,臉上露出了一絲難看之色。

「大風聖朝大太子,風悲烈?」馮百萬開口道。

「不錯,正是本宮!」大太子風悲烈神色微凝,看向馮百萬沉聲道。

「早聞馮盟主大名,今日一見似乎有些,名不副實啊!」大太子風悲烈看向馮百萬,臉上露出了一絲輕笑。

這一絲輕笑,好似在嘲諷馮百萬,又好似在嘲笑馮百萬身後那一群勢力之主。

在場賓客,雖然感覺到了風悲烈的那份張揚,那份眼神中毫不掩飾地囂張,但卻沒有人站出來指責。

能夠接下馮百萬的一掌,甚至還略佔上風,風悲烈的確有這份張揚的實力。

就是在場一眾勢力之主中,能夠接下馮百萬這一掌的人,都是寥寥無幾。

「名不副實?呵,區區一個聖朝太子,也敢與本盟主這麼說話!」

馮百萬看著風悲烈那一副神色,臉上一陣冷笑。

「憑你,也敢看不起本盟主!」

馮百萬一聲大喝,再度沖了上去。

「來得好!」大太子風悲烈臉上露出一股興奮之色。

二人再度站在一起,這一次弄出來的動靜就更大了。

石柱等人驚訝的發現,此刻天宮已經消失不見了。

雲浮宮在二人交手的一瞬間,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此刻石柱等人正站在一處雲端之上,周圍有著大量的白雲,抬頭就可以見到蒼天。

天下第一是我爹 沒有了天宮的束縛,馮百萬和風悲烈二人的交手越來越兇悍。

「轟」

「轟轟轟」

二人頭頂上,各自出現了一片天。

馮百萬頭頂的天,金燦燦一片,像是一處由黃金打造而成的天,看上去充滿了貴重之氣。

風悲烈頭頂的天,黑壓壓一片,內部似乎有著一股瘋狂的吸力,將周圍的雲層都給拉了過來。

風悲烈頭頂的天,看上去充滿了一股風蕭蕭兮的肅殺之氣,望之一眼都容易陷入重重殺戮幻境之中。

二人頭頂的天,相互碰撞之中。

石柱驚奇的發現,自己頭頂的天一會變成金色,一會變成黑色。

金色的天與黑色的天相互碰撞、相互糾纏在一起,誰也不讓誰。

看到這兒,石柱深吸了口氣:「這就是敗天境之間的交鋒嗎?」

敗天境,每個敗天境都是一方大勢力的主人,敗盡四方強雄,在一次次打敗對手之中積累勝心,摸索出自己的道。

敗天境可以構造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在這片天之內,他就是主宰,可以制定規則,建立秩序,成就一方霸業。

馮百萬、風悲烈二人,就是踏入敗天境的強人。

二人頭頂的天,正在無限放大之中,眨眼間就已經形成萬丈之大。

方圓萬丈之內,儘是馮百萬和風悲烈二人力量的碰撞。

石柱因為站在文琴太子和鎮北天王這等強者身邊,所以才沒有被頭頂這片天所影響到。

看看對面那群勢力之主中,此刻許多人臉上都是一會金色、一會黑色的。

馮百萬和風悲烈二人所展示的霸道力量,已經對這些人產生影響了。

此刻,也只有那些同樣掌握了一片獨屬於自己的天的敗天境強雄,這才能夠不受影響。

「吼~~~」

半個時辰之後,風悲烈一聲怒吼,身上忽然湧現出大量黑氣。

大量黑氣變化為黑霧,將頭頂一片萬丈天都給染成了黑色,漆黑之色。

這種突然而來的變化,讓馮百萬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

漸漸地,馮百萬臉上開始露出了一絲絲冷汗。

「哼。」

最終,馮百萬一聲悶哼之後,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萎靡了不少。

「唉!」

看馮百萬那情況,眾人都知道,馮盟主敗了。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可事實就是如此。

一時間,場中響起了一片片嘆息聲。

這些嘆息,既是為馮百萬而感嘆,也是為他們自己而感嘆。

大風聖朝只不過出來一個太子,就可以敗了馮百萬。

若是再多出來幾個這樣的太子,那場中還有人可以招架得住嗎?

能夠有風悲烈這份實力的,絕對還有,甚至有不少。

對面一群勢力之主的目光,在大風群臣身上掃來掃去,似乎在尋找有沒有這樣的人。

尤其是大風的一眾太子、天王等重臣,此刻已經成為了場中的焦點。

「馮百萬,你連我都鬥不過,還想去與聖君交手嗎?」

大勝之後,風悲烈整理了一下衣冠,對馮百萬沉聲道。

「今日我大風聖朝一統大羅天境,勢在必行。」

「趁現在,臣服於我大風,你還可以給自己留點顏面!」

風悲烈這話,既是對馮百萬說的,也是對場中其餘勢力之主說的。

一時,場中因為風悲烈的這番話,沉默了下來。

壓抑,此刻場中氣氛實在太壓抑了!

「我願臣服,聖君,我焚星宗願意臣服大風。」

焚星宗的宗主受不了這種感覺,急忙站出來對上方風寅開口道。

「裴宗主,你怎麼?」

焚星宗宗主這一聲臣服,頓時引來不少人的側目。

眾人眼神之中,有憤怒的,有驚訝的,有羨慕的…

許多勢力之主,此刻都是神色異樣的看著焚星宗宗主。

「我願意臣服!」

「我也願意臣服!」

「我願意!」

「…」

隨著時間的逐漸延長,場中越來越多的人受不了了,紛紛開口表示臣服。

只因石柱這邊站著的一眾重臣,給予了這些勢力之主極大的壓力。

短時間內,還看不出來什麼端倪。

可是時間一長,這股壓力就變成了千鈞重擔、萬鈞重擔,壓得一眾勢力喘不過氣來。

尤其是那些類似於馮盟主一樣的梟雄,此刻感受到的壓力是最多的。

猛獸博物館 不僅有著大風群臣施加的壓力,甚至還有著來自大風聖君三人的壓力。

這些梟雄有心反抗,但卻已經無力回天。

最終,大半以上的勢力都願意臣服在大風聖朝之下。

石柱聽著耳中傳來的一個個臣服之聲,心中震動不已。

這就是大羅天境頂級勢力的威懾嗎?

大風聖君還未出手,對面這群勢力之主居然就這樣臣服了。

大風聖朝的力量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就已經讓石柱如此觸動了。

也難怪,大風聖朝作為老牌勢力,十萬年積累下來的底蘊,不是石柱這個剛剛踏入修行界沒多久的小毛頭可以理解的。

至少,石柱身邊站著的一群人,文琴太子、左先生、鎮北天王等人,面色都比較平靜。

似乎對面這群勢力的臣服,在他們眼中都是理所當然的。

福福德正 「啟稟聖君,場中勢力均已臣服於我大風聖朝。」

風行烈滿意的看著面前願意臣服的一眾勢力,對上方風寅說道。

「萬歲,萬歲,萬萬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