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莫元慶竟然是被打得吐血了!!!」

在眾人見到那沼澤地邊上不斷咳血的莫元慶之後,神色之間都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來。

「天殺的,這玄光鏡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特么我們是錯過了什麼好看的場面啊。」

「莫家的玄光鏡真是低級啊,會不會是大路貨啊。」

「……」

就在眾人為自己剛好是錯過了那最為精彩的一幕而吐槽不已的時候,在那半空之上的莫卿,神色之間變得更加的陰沉下來。

修鍊了嗜血的莫元慶都不是那凌辰小子的對手?

那麼是不是說,現在驍龍城之中,這凌辰小王八蛋已經是天下第一了?

想到這一點的還要那葉刑,此刻見到那朝著莫元慶一步一步走去的凌辰,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傢伙的實力真的是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了嗎?

這莫元慶開啟了嗜血狀態的話,恐怕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元魄境的強者都不敢正面對其鋒芒吧。這傢伙,真的是將那莫元慶給打敗了?

不過,不管這葉刑是多麼的不可相信,但是現在玄光鏡之上播放出來的畫面,卻是如同一隻只手掌,在他的臉上狠狠的拍打了起來,讓他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事實。

一股巨大的懊悔,陡然之間從他的心底湧出。

自己竟然是和一名堪比元魄境的強者成為了死敵?而更為可笑的是,他之前還和自己葉家有著婚約!

怎麼辦?怎麼辦?現在的凌辰已然是強大到了如此地步,那麼作為曾經招惹過他的葉家,又是應該如何自處?

葉刑在這個時候朝著莫家家主莫卿看了過去,兩人對視了之後,則是隨即分離開來。

葉刑的眼光頓時流轉不定,似乎是在決議著某種重要的事情一般。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聲冷哼,陡然的打破了這半空之中的沉寂。

「兩位家主,凌辰可是我們尹家的客卿長老,若是你們敢動凌辰的一根毫毛,就是作為對我尹家的敵人,我尹雲天在此保證,若是凌辰長老有個三長兩短,一定會與你們葉家和莫家不死不休!」

老辣的尹雲天瞬間便是看懂了這葉家和莫家兩位家主眼睛之中商量的東西。隨即便是在心中冷笑。就憑現在的凌辰,你們兩個家族還能夠將之輕易的滅殺嗎?

現在凌辰已然是成長了起來,驍龍城之中,誰還會是他的敵手?

當然,若是凌辰知道這個時候因為自己依靠蒼穹神蝠而戰勝了莫元慶,而導致所有人對自己實力的誤會的話,恐怕張開的嘴巴會塞得下一個雞蛋了。

而也就是在尹雲天的這句話說出口之後,在那一邊的葉刑身子一震,隨即大有深意的朝著尹雲天這邊看了一眼,緊接著便是閉目沉思起來,就連那一旁的莫卿對他頻頻看了過去,都是一副不理睬的神色來。

一下間,在那莫家家主莫卿臉上的神色,則是變得更為的糟糕。

他本來就是打得讓葉刑在這一次的事件之中共同進退,畢竟當初他們兩個家族都是和那凌辰有著仇恨存在,所以便是想著聯合葉家一起,將那凌辰擊殺!

不過,現在看來,這葉刑怕是不會答應自己的要求了。那麼也就是說,以後莫家將會獨自一人對抗凌辰?

就連莫卿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現在的他對於凌辰的懼怕,已經是上升到了這種地步。

畢竟,「嗜血」這種東西在他們的心底,則是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啊,以致於在凌辰將嗜血狀態下的莫元慶擊敗之後,所有的人都是震驚無比,同時,便是將凌辰的實力無限的拔高起來。

因為在他們看來,只有這樣,似乎才能夠將凌辰擊敗了那「嗜血」狀態下的莫元慶這一件事情解釋得合乎情理。

原本在他們看來,「嗜血」狀態下的莫元慶就已經足夠生猛了,恐怕在整個驍龍城之中,都是找不到對手的那種。但是突然之前,他們卻是見到,他們認為非常兇猛的莫元慶,竟然是被凌辰給擊敗了。

這一下子,所有的人都是在想著,這凌辰已然是超越了那莫元慶了!同樣的,那麼凌辰,是否也是在驍龍城之中難尋敵手了?

而莫卿作為莫家的家主,對於這樣的一個高手生出一種懼怕的感覺,也就自然而然了。

他想要拉著葉刑一起下水,但是現在看起來他的計劃則是失敗了。

而葉刑此刻在心中想的也是和那莫卿差不多,不過他想的東西卻並非是如何想要將凌辰滅殺。

而是想著,如何與這位可能是驍龍城第一的凌辰重修於好了。

他心中大為後悔。當初這凌辰還與自己的大女兒葉熏有著婚約存在呢,若非是自己當初被豬油蒙蔽了心,也不會答應這莫卿的聯姻之事了。

現在想來,和莫家聯姻恐怕才是一件荒唐之舉了!

自己的兩個女兒嫁入了莫家這樣的大家族,說不定到時候自己葉家的產業會被那莫家一步一步蠶食也是說不定!

想到此處,彷彿是終於知道了那莫卿的險惡用心,葉刑的一張臉也是變得陰沉無比,對於那莫卿頻頻傳過來的目光,根本就不予理會了。

同時,在他心中則是不斷的思考著如何和凌辰緩和關係。

現在想要重新建立大女兒葉熏和凌辰的婚事,恐怕是已經不可能了。當初自己將那凌辰趕出了葉家,此事也是有著葉熏的參與,對於葉熏,恐怕這凌辰的恨不比對自己這個老頭子少。

那麼……

也只能夠是曉月了。

葉刑忽然是響起了什麼,心中則是苦澀的一嘆。早知今日,又是何必當初。

恐怕還真的要是應了那凌辰在獵鷹大會開啟之前說過的那一句話。

總有一天你會將曉月送回我的身邊的。

還真是啊。葉刑也是苦澀的一笑,不過隨即也是想開了。若真的是能夠通過曉月的這一層關係和這凌辰重修於好,那麼對於他葉刑和葉家來講,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時候區區臉面,如何能夠與葉家的發展相比?

想明白了這些事情,在這葉刑的心中頓時釋懷了起來。

而也就是在這黑木崖的半空中,葉刑和那莫卿亂想不已的時候,在那沼澤地邊上,凌辰又是一腳踢在了那莫元慶的身上。

「哈哈,你剛才不是踢得很爽嗎?現在怎麼不踢了?」一臉的哈哈大笑,非常符合他自己那種睚眥必報的性格。

「結束了!」

學著那莫元慶之前說過的話,凌辰也是跟著這樣說了一句,然後一腳忽然是朝著那莫元慶的腦袋踢去!

若是這一腳踢中那莫元慶的腦袋的話,這莫元慶的腦袋,恐怕會立刻是如同那從高空之中掉落下去的西瓜一樣,一下子四裂開來。

不過也就是在凌辰剛剛甩腿出招的剎那,便是大叫了一聲:「喲呵,跑得還挺快!」 原本躺在那地上的莫元慶,此刻在凌辰出腳之後,便是在一咬牙之下,直接是從懷中拿出了那玉簡,然後一捏而碎!

在這玉簡被一捏而碎之後,莫元慶整個人則是直接被傳送了出去。

凌辰此刻則是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看向了在那一邊瑟瑟發抖的葉天。

「凌辰大人,不要殺我,如果你需要,小天會乖乖的服侍於你的。」

當黑木崖之外會讀唇術的那名武者,將那葉天這句話讀出來之後,所有的武者都是在此刻面露異色。這凌辰,莫非也是個基佬兒?

而在那人群之中,那個肥婆模樣的如花女子原本暗淡的眼眸又是明亮了起來。

「哇咔咔,快上啊!」

上你妹啊。

眾人在心中吐槽。

而也是在聽了那葉天的話語之後,凌辰整個人則是抖了抖身子,倉皇般的逃離了此地。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那黑木崖的半空之中,那莫元慶重傷的身軀,則是緩緩的顯露了出來。

此刻方一出來之後,他便是見到了那凌辰在抖了抖身子之後,倉皇逃離了那沼澤地的景象。

這一剎那,他腦海之中出現了一片空白!

在這玄光鏡之中,竟然是播放著自己在那沼澤地邊上的景象?

莫元慶感覺整個人都是不好了起來。

那麼自己的秘密,已經是被所有人都是知曉了?

自己差點在上萬人的面前,干·了一個男人?

自己殺了自己弟弟的事情,也是被知曉了?

自己打劫了葉家弟子,並且將其擊殺的事情,也是被他們知曉了?

剎那之間,無數的念頭湧入了這莫元慶的腦海之中,使得他在這一刻胸中一陣煩悶之感轟然出現,如同是一股火焰般竄上了自己的頭頂,再也忍受不住,一口老血噴出之後,這莫元慶直接是昏迷了過去。

「給我把他綁起來!」

在他昏迷之前,最後聽到的是這樣的一句話。

在見到莫卿將這莫元慶給綁了起來之後,其餘的四大家族的家主在這個時候神色略微好看了些。

雖然現在凌辰將這修鍊了嗜血的莫元慶給打敗了,但是誰都不知道,以後當這莫元慶再進一步的時候,凌辰還會不會是他的對手。

所以在這個時候,該是這莫卿實現之前的約定的時候了。

「莫家主,還請在眾位驍龍城武者的面前,將此撩擊殺,給所有驍龍城武者一個交代!」

尹雲天踏出了一步,朝著那莫卿說道,在其身上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顯然是要在這裡逼著莫卿對那莫元慶動手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這莫卿卻是冷哼了一聲,淡淡的對著那尹雲天說道:「尹家主,此事乃我莫家家事,還輪不到你來插手!我們家主的長老會,自然會處罰這逆子!」

「家事?」尹雲天的鼻腔之中,重重的哼出了一個音節,似乎是覺得這莫卿所說之話非常的可笑一般,冷笑著說道:「莫家主,既然你們莫家有人修鍊了嗜血這種功法,那麼這就不僅僅是你們莫家的家事了!」

說到最後,話語則是變得嚴厲了起來。

而也是在這個時候,在那另外一邊的韓家家主,韓池,也是看了一眼那莫卿,然後氣定神閑的走了出來。

「莫家主,尹家主此話說的不錯,此事的確不是你們莫家的家事了。還請就在此地將那莫元慶正法,在給驍龍城眾多武者一個說法的同時,也是警告某些人,別想著通過捷徑來提升自己的修為!」

五大家族之中的兩個,都是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朝著那莫卿緊逼了起來。

「殺死莫元慶,殺死莫元慶!」

在這個時候,在那黑木崖之上,那驍龍城的眾多武者,都是在此刻大吼了起來。

原本死死盯著那尹雲天和韓池的莫卿,在此刻又是將目光朝著下方的那眾多武者看了過去。

臉上的神色則是陰沉至極了。

「如果老夫說不呢?」身子轟然一震,莫卿此刻身上陡然之間綻放出了一股強大的氣勢,這一股氣勢,竟然是直接將那尹雲天和那韓池逼退!

「不要逼我!」

朝著那尹雲天和韓池看了一眼之後,莫卿則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即,在他的身體周圍,九個斗大的星海,則是轟然之間浮現而出。而且更為讓人驚駭的是,這九個星海,隱隱的還有著些許要即將破碎的樣子。

這是即將要突破到元魄境的節奏?

不僅是此刻站出來的韓家家主韓池和尹家尹家尹雲天,在那另外一邊的那葉刑以及李信,都是在心中咯噔了下,這老傢伙,竟然是走到了自己等人的前面這麼遠了。

從此刻這莫卿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上來看,恐怕是不出五年,只要到時候這莫卿這體內的氣血還有著如此旺盛的話,便是可以嘗試著衝擊一下元魄境了。

雖然葉家和李家與莫家目前來講還算是聯盟的關係,不過這個時候見到尹雲天已經是達到了這般層次。不管是葉刑,還是那李信,心中都是有些不好受起來。

這莫家,就算是不出那莫元慶,恐怕在五六年之後都會出現一尊元魄境的大能了。然而自己等人竟然還不知道,一直都是以為,這莫卿就算是比自己等人要強上一些,恐怕也是強不到那裡去。 豪門棄少 但是現在現實卻是告訴他們,自己錯了!

尹雲天臉色陰沉的有些難看,「莫家主,莫非你以為憑藉你星紋境巔峰實力,便是可以稱霸整個驍龍城?」

「之前你可是說過,在這莫元慶出來之時,便是會給我們眾人一個交代,現在……這就是你的交代?」

尹雲天在這個時候毫不退縮。這莫卿不知道又是發了什麼瘋,似乎是有些想要反悔自己之前的決定了,莫非他還想著將莫元慶這個定時炸彈留下來?

這簡直就是愚蠢!

就算是自己沒有和他有過任何糾葛,只要是知曉了此事,也是斷然的不會讓這莫元慶存在的!

說著這話的時候,莫卿又是將目光朝著葉刑和那李信看了過去。想要動用四大家族的力量,朝著莫卿施壓,讓他莫要自誤!

這已經不僅僅是五大家族內部的事情了,而是,整個驍龍城的事情!

在那下方的黑木崖之上,原本在吼著殺了莫元慶的人在這個時候卻是閉口了起來。從這莫卿之上爆發出來的威勢,使得他們在這一刻出現了一種懼怕,畢竟那可是即將成為了元魄境的超級大能啊。

「莫家主,莫要自誤!」

在這個時候,葉刑也是踏出了一步,朝著那莫卿威脅著說道。

見到之前自己的盟友此刻竟然也是站出來踩上自己一腳,在這莫卿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狠厲的神色來。

「好,好,呵呵,莫非你們都是覺得現在我莫家好欺負,都想著在這個時候上來踩上一腳?」在這莫卿的臉上,囂張的神色一閃而逝,緊接著又是說道:「我只能夠說你們太過於愚蠢!」

就在其聲音落下的剎那,在他身後的兩名長老,此刻也是分別踏出了一步,緊接著在他們的身上,轟然之間也是爆發出了九個星海,而且這星海,同樣的也是有著些許破碎的意味了。

四大家主的臉上,終於是忍受不住的大變起來。

尹家之中,除了尹雲天之外,竟然是還有著兩名長老也是即將突破到元魄境?

這兩名長老在這個時候站在了那莫卿的身旁,神色譏諷的朝著四大家主看了過去。

此刻他們三人站在一起爆發出來的威勢,則是絲毫不輸於那四大家主聯合在一起爆發出來的威勢了,甚至還隱隱的略勝一點。

「沒有想到,莫家竟然是走到了如此地步!」

過了好一會兒,那尹雲天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緩緩的收斂了自己的氣息,「不過,關於那莫元慶之事,還希望莫家能夠好好處理,否則的話,日後給驍龍城帶來了災難,就算是各位,到時候也沒臉去見黃泉之下的列祖列宗吧。」

在這尹雲天的話音落下之後,那莫卿神色微變,便是說道:「這就不勞尹家主費心了。」

「之所以不在此地處理莫元慶之事,那是因為此事還要上報給我們莫家長老院,不過,最終此事我們莫家一定會給驍龍城一個交代就是了。」見到那尹雲天緩緩的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氣息,這莫卿也是用著緩和下來的語氣說道。

「如此甚好!」

葉刑在這個時候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莫卿之後,這般說道。

隨即,四大家主則是全都是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氣息,一時之間全都閉口起來,似乎是不準備管那莫元慶之事了。 而就在黑木崖之外的五大家族對於那莫元慶的處置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那玄光鏡的畫面,此刻忽然是自動的跳轉到了另一個畫面之中了。

「我靠,不會吧。」

忽然的,在那下方的人群之中有著一個人大聲的叫了起來,瞬間則是吸引了五大家族之人的注意。 萌妻寵上天 原本有些針鋒相對的氣氛也是在這一聲大叫之下徹底緩和了下去。五個家主,在這一刻紛紛是將目光朝著那玄光鏡那邊看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那玄光鏡的畫面之中,出現的是一個有著十多丈之寬的水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