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勇在四月桃花開的時候走了,它說它在太陽降落的地方看著我們。」

洪錚看完后,一臉的迷茫之色:「小勇是誰?」

「不知道,雨溪宮中間有過斷層,誰也沒有見過這什麼小勇。」黃萬秦說道。

「絕對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人,否則先祖也不會多次提到。」太上長老開口,「但我也看了很久,但根本找不到什麼蛛絲馬跡。」

「恍惚看到了夫君……留下明珠一般的眼淚……不會說話……沒有表情……」洪錚細細的咀嚼著,而後身軀一震,呼吸都急促起來,他想起了什麼,差點失聲。 第三百九十六章等身像現身

天神等身像!

雨溪宮出現過另一尊天生等身像!

小勇,勇,不是與俑諧音嗎?先祖所描述的,分明就是一尊天神等身像。只是這尊天神等身像根本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桃花開的時候,太陽落山的地方……」洪錚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心中震撼莫名。

「這裡哪裡有桃花?」現在正是四月雨季,這裡的桃花也都已經凋零了。

「現在沒有桃花了,四月還有什麼桃花。」太上長老說道。

步雨溪沉默了一番:「不,我曾經見過兩句詩,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我想在某個山寺附近,應該還有桃花。」

黃萬琴抬起頭:「離這裡百里的寒山寺?」

洪錚當即站了起來:「現在就去看看吧。」

流沙河龍宮,光明古教,龍脈,天神等身像,這一切,到底有什麼關聯? 鬥婚,步步驚情 雨溪宮的先祖如果真是東皇圖騰殿的人,將雨溪宮建在此處,絕對不是心血來潮。

洪錚現在修為盡失,需要步雨溪帶著他飛行。好在步雨溪有一尊玄鶴,速度很快,載著二人,趕往寒山寺。

這是一處低矮的山脈,荒涼而又破敗。山巔上,有一處低矮的寺廟,沒有那種恢宏大氣。牆壁都是灰色的基調,充滿了滄桑的感覺。

山寺周圍,栽種了一棵棵桃樹,全部都盛開了,讓此地多了一種鮮艷的感覺。洪錚看著那些桃樹,若有所思。山寺中,只有一個老和尚,老態龍鍾,血肉乾枯。臉上的皺紋堆積,雙眸渾濁不堪,壽元將近。

老和尚見到洪錚與步雨溪,並沒有多少話語,只是念了一句佛號,然後開始參禪。洪錚也並沒有多多理會這老和尚,而是走到桃樹之下,看著遠方。

遠處,朝陽才剛剛升起,四周群山萬壑,山脈連綿不絕,碧空如洗,白雲如浮玉。洪錚站背對著太陽,一言不發。

這一站,就是一整天。太陽漸漸的落山,沉入到了地面中,大地趨於黑暗。

「發現了什麼沒?」步雨溪走過來問道。

「並沒有,這事急不來,我還要繼續的觀察。」洪錚說道。

洪錚在此地,一連站了三天,如同雕像,沒有絲毫的動作,看著日升日落,觀看著他的軌跡。

「這位施主毅力非凡。」期間,老和尚走過來一次,說出這樣一句話,而後又沒有理會二人了。

第五天,太陽又開始西沉,地平線盡頭,將太陽吞噬了一半。在洪錚的視線中,一切都變的不一樣。那裡濃濃的天地精氣被截取,持續的時間很短,幾乎只在一瞬間,如果不是連續幾天認真觀察的話,洪錚根本發現不了。

「走,去一千三百裡外的地方。」洪錚說道,二人騎上玄鶴,快速的向一千三百裡外的地方。

幾個時辰之後,二人來到了此處,此刻天地一片的黑暗,太陽已經消失不見。出現在二人視線中的,是一處普通的湖泊,外表看不出任何出奇的地方。像這樣的湖泊,在這群山萬壑之中,足有幾千上萬個。

但在桃樹底下,太陽落山的地方,正是這處湖泊。並不是太陽真正的落在這湖泊中,而是一種視覺上的差異。

不過洪錚能夠肯定,天神等身像,絕對就藏在這處湖泊中。因為方才有濃濃的天地精氣,在一瞬間被吞吐。

「這湖泊看上去並不出奇啊。」步雨溪說道。

眼前這湖泊不大,方圓只有百丈,像是凡人間的魚塘,並沒有異象出現。

「並不簡單。」洪錚說道,緩緩的潛入到了水中,湖底也不深,滿是淤泥。以他此刻的視線,湖底的風光一覽無餘。在湖底,只有一些小魚小蝦存在,無憂無慮的游弋著。步雨溪手持一顆避水珠,撐開一道光幕。

一切都沒有任何的異樣,平淡無奇。

腳踩在淤泥上,黏糊糊的。

「哎呀。」步雨溪也正走著,忽然驚叫了一聲。

「怎麼了?」洪錚問道。

「我踩到什麼東西上面去了,好尖銳。」步雨溪說道。

「在哪,我看看。」洪錚趕緊走過去,順著步雨溪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而後,手伸進了淤泥中,摸到一件尖銳無比的事物。他一下子提了出來。這是一塊巴掌大小的陶瓷兵馬俑。

一個面如冠玉,栩栩如生的男子坐在石馬上,小巧而又玲瓏。但卻陳舊無比,沒有絲毫的波動,任誰都看不出來,這是一件等身像。

「就是他了。」洪錚捧起這小巧的兵馬俑,說道。

出了湖面,洪錚捧住石像,不斷的呼喚著,但這雕像就是沒有任何反應。普通的一塌糊塗,丟到大街上恐怕都沒有人去撿。

「會不會看錯了?」步雨溪問道。

洪錚搖搖頭:「不會,你來試試,催動全身神力,灌入到等身像上。」

步雨溪接過,四極神胎體質運轉,一瞬間,這件等身像就開始發光。它的眸子綻放出了金光,在迅速的復甦。氣勢滔滔而起,擊向蒼穹,天地精氣在這一瞬間被截取。

兵馬俑復甦,包裹在外面的石皮開始剝落,露出了真容。通體如同白玉一般,晶瑩剔透,像是翡翠雕琢而成,美輪美奐,折射出五色光芒。

「四極神胎體質……我又見到了。」等身像全面復甦,睜開了眼睛,看向了步雨溪。

步雨溪怔住了,獃獃的看著那尊等身像,說不出話來。

「雨溪宮,現在還好么?」等身像發出了意念,聲音無比的滄桑,像是萬年都不曾開過口。

「並不好。」洪錚隨後將情況說了一下。

等神像沉默了一番:「我現在很難再出手了,但可以回到雨溪宮中看看。光明古教,你們是要去的。另外那地底確實有一座龍宮,建立雨溪宮之初的時候,龍宮就已經存在。剛開始龍宮中的龍氣還能夠反哺龍牙峰,現在應該有異變了。我回去看看吧,再出手幾次。」

洪錚點點頭:「那前輩先去雨溪宮,我與步雨溪去光明古教中走一趟。」 第三百九十七章大光明真龍

光明古教處於大沼澤中,閉塞無比,門中弟子很少入世。

洪錚與步雨溪來到大沼澤中,視線所及之處,盡都是沼澤。在大沼澤的中心地帶,矗立著六間破敗的木屋,炊煙裊裊升起,煙柱筆直衝天。

「這……就是光明古教?」洪錚愣住了,這也太破了吧?就六間木屋,沒有山清水秀,沒有山脈,沒有護山大陣。只有六間木屋,像是凡塵中的普通人家。

洪錚二人剛剛出現在沼澤中,迎面就奔跑來一個人。他長相極為的粗獷,身材高大,身穿粗布麻衣,雙臂極長,都快沒過膝蓋了。

「二位是……」那人在沼澤地上如履平地,二十幾歲的年紀,瓮聲瓮氣的開口,一臉憨厚的笑容。

洪錚雖然修為盡失,但眼力勁還在。一眼就看出此人並沒有什麼修為,甚至連孕骨境都沒有完成。

怎麼回事,光明古教怎麼會收這樣的人當弟子?

步雨溪卻無聲無息的靠近了洪錚,輕聲說道:「這個人……不簡單。與我的四極神胎體質生出了感應。」

洪錚面色不變,裝作不經意的看向眼前的粗狂大漢,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的異象。但是卻讓洪錚有種面對汪洋一般的感覺。

洪錚直接開門見山:「她是雨溪宮之人,現在有人要覆滅雨溪宮,移走十八株老茶樹。」

粗獷大漢一聽,銅鈴似的雙眸立刻睜的圓滾滾的:「卧槽,哪個貨敢這麼大膽,讓老子去一拳干爆他。」

「這不是斷老子前途嗎,還能忍?」大漢無比憤怒,滿臉的橫肉,「快點說,到底是誰,我一定要一拳干爆他。」

洪錚滿頭冷汗,正準備說些什麼,木屋的門打開了。一個老農叼著煙袋,一臉的弔兒郎當,佝僂著身子,吞雲吐霧著。

「師尊,有人要斷我前路,快跟我前去,讓老子一拳干爆他。」粗獷大漢說道,很是憤怒。

老農吧唧吧唧吸了一口煙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無所謂的說道:「去吧。」

總裁掠愛很強勢 洪錚與步雨溪很是無語,這真的是一個古教?怎麼看上去一個比一個不靠譜?

「過來。」老農這才看到了洪錚二人,招了招手,而後上上下下打量了步雨溪一眼,「仙雨茗就是你們種植出來的?」

老農身穿一身粗布麻衣,褲管卷了起來,一個褲管高,一個褲管低,露出了如枯樹一般的腳脖子。腳上穿著的是一雙草鞋,上面滿是泥垢。怎麼看,怎麼是一個老農。

步雨溪有些畏懼他,抱著洪錚的胳膊,弱弱的點點頭。

「行啊,我們去看看吧。」老農說道,咧開嘴巴,滿嘴都是黃牙,不忍直視,稀疏的很,「先進來一敘。」

說罷,推開木門,露出了裡面的景象。

進入房間之後,洪錚卻是愣住了。屋內很簡陋,但牆壁上刻滿了金色的符文,密密麻麻,閃爍金光。

「這是……鍛體玄功,純粹的鍛體玄功,但是卻斷了,續接不上。」 合約情人 洪錚修鍊過煉經術,一眼就看清楚這經文的本質。

老農回過頭,意外的看了洪錚一眼,然後眯起了眼睛:「小夥子,你懂?」

「略懂。」

「到底有多懂?」老農問道。

「略懂。」

「略懂是多懂?」

「就是略懂。」

步雨溪:……

粗狂大漢:……

老農:……

「仔細看看……」老農招呼洪錚,而後詳細詢問步雨溪的情況。

洪錚看著滿牆壁金色的符文,腦海中出現了無數符文,開始推衍。南方李清風的師尊曾經說過,當世李清風的資質只能夠排前三。第二名是一個萬族混血,第一他沒明說。但說的就是洪錚。

所以在洪錚的參悟中,這些符文變了,每個符文都如龍一般。

「功法斷了前路,續接不上。這是一種龍體的修鍊方法,修鍊到極致,能化為……真龍!」洪錚瞳孔猛然的收縮,天下萬物,皆可化龍。但人體化龍的經文,洪錚還是第一次看到。

老農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洪錚的身上,眼中眯成了一道縫:「萬物可化為人形,就為什麼不能化為龍形?」

「後續功法斷了,所以才需要仙雨茗。仙雨茗紮根於龍脈之上,吞吐龍脈精華,蘊含法則碎片,若是汲取的足夠,倒也能稍微彌補一點。」洪錚一邊看著,一邊說道。

「前輩,這麼重要的功法,你為什麼隨便讓我們看?」步雨溪問道。

「看過的外派之人,都會被我抹去了記憶。」老農無所謂的說道,「你們等下也不例外,我要抹去你們這部分的記憶。」

步雨溪哦了一聲。

忽然,步雨溪咦了一聲:「沼澤地底,有龍脈?」

老農說道:「四極神胎體質果然不凡,居然感應到了一條龍脈。地底確實有一條小龍脈,但已經快要枯竭了。」

洪錚閉上了眼睛,已經陷入到了悟道中。他站在那裡,雙手開始划動,為經文續接前路。

「別嘗試了,我請過無數的煉經師,都沒有成功。化龍之術,豈是那麼好推衍的?」老農說道,「走吧,去雨溪宮。」

「對,馬上就去,誰敢阻我前路,斷我前程,老子一拳干爆他。」粗獷大漢怒氣沖沖,簡直不可忍耐了。

老農在步雨溪的頭上隨意一抹,頓時,步雨溪眼中出現了迷茫之色,感覺丟失了很多東西,但就是想不起來。

正準備也削去洪錚記憶的時候,洪錚動了,雙手划動,開始了推衍。擺了一個起手式,這是斷路的第一式!

他全身居然開始發光,這是沒有修為以來,第一次出現這種狀況。八荒化龍也是有了復甦的趨勢,掙扎著。

所有的符文,在洪錚的腦海中,化為了一尊銀白色的透明神龍,大光明真龍!這牆壁上刻著的,是大光明神體的修鍊方法,只要修鍊到極致,可以化為大光明真龍。

是龍族的一個分支,同樣是祖血大妖!

老農愣住了,粗獷大漢眼中出現了驚駭之色。萬年以來,從未有人推衍成功的法,此刻居然被人推衍出了一個起手式?

並且還在繼續下去?

洪錚全身發光,動作行雲流水,此刻他身與道合,像是鏈接了諸多時空一般。

步雨溪,老農,還有粗獷大漢身上都發出了莫名的寶光,互相生出了感應。 第三百九十八章擬化

步雨溪四極神胎體質復甦,背後浮現群山萬壑,一尊又一尊山嶺衝天而起,密布這方虛空中。在連綿不絕的山嶺中,數不盡的虛幻龍脈復甦。這是她本體激發出的異象,自成一方乾坤,裡面的天地法則,與外界的似乎不同。

而老農與粗獷大漢,身軀變的透明起來,脊背大骨乃是一條璀璨而又聖潔的光明真龍,昂首而立,蠻荒古獸的氣息擴散。

步雨溪的異象包裹了洪錚,他陷入了進去,在那群山萬壑中推衍光明古經,整個人的氣息悠長深邃,神異無雙。

他站立在裡面,像是與眾人隔著無盡的時空,一點一滴的推衍。軀體變的聖潔一片,像是一輪烈日橫空,體內龍鳴聲不斷,響徹在這異象中。

老農眼睛已經眯成了一道縫,看著洪錚,也不知曉在想些什麼。而粗獷大漢,則是無比的激動,臉上出現了興奮之色:「師尊,師尊,斷路要接上了。」

迷糊嬌妻太搶手 「沒那麼容易,他自身出了問題。」老農說道,但卻沒有打擾洪錚。

洪錚全身發出聖潔的光芒,雙臂如同鯤鵬翅,一展擊天,雄踞在乾坤中。他全身孔竅在張開,閃爍發光,修為在漸漸的鬆動。乾涸的照海,開始有了反應,汲取天地秘力。修為也在一點一滴的提升著,衝到了蛻凡境流轉的境界。

而後,從他的孔竅中噴薄出了一縷縷祥雲,將他包裹在裡面,讓他化為了一個大繭。但他的動作依舊沒停,那些祥雲,化為了洪錚的樣子,像是飛仙,依舊在推動著光明古經前行。

四極神胎體質,讓孟玄此刻化為了一枚神胎,極盡蛻變著。

他全身開始蛻皮,無數虛幻龍脈灌入到他的身上,龍吟裂天。八荒火龍,人皇身,都是在顫抖著,要打破桎梏。

他的脊背大骨,更是不斷的在扭曲,要化為一條光明真龍。

「第十一式,他將斷裂的地方,推進了十一式了,很完美。」老農說道。

大沼澤發生了異變,聖潔之光沖霄,貫穿到了虛空中,牽動天地異象。六間木屋同時發光,幾尊人影盤坐在裡面,神念觀察著這裡。

群山萬壑的異象中,洪錚已經結成了一枚大繭,整個人不斷的拉長,聖潔的光明力量凝結成了白色的裡面,覆蓋在了他的身上。而後,他化為一條一丈長的大光明龍!

真龍威嚴擴散,無瑕的祖血氣息釋放,籠罩了大沼澤。地底龍脈在顫抖,被牽動了,龍氣騰起,被洪錚汲入到身軀中。

「他……他化為了大光明真龍!」粗獷大漢一臉的驚恐之色,「連師尊你都沒有達到這個境界啊!」

老農不語,觀察著洪錚的一舉一動,眸光閃爍。

洪錚化為了大光明真龍,只感覺一股浩蕩的磅礴記憶傳出,灌入到他的腦海中。一道天賦神通出現——大光明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