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進去!」

葉晨回過神,把手一甩,臉色鐵青的大步走進了會場,心中卻想著等下要如何給葉天一個狠狠的教訓。

另一邊,葉天根本沒有將葉晨放在心中,正和喬勝男到了酒會的內場。

這一進入,葉天便覺一股熱氣撲面而來,只見這諾大的宴客大廳裡面,已經是人頭攢動,有些人滿為患的樣子。

所有人都在互相交談、結識著,雖然在昨天已經舉行了一場宴會,但那次的宴會和這次相比,檔次明顯低了一些,很多的世家大族都沒有參加。

所以這一次的拍賣會,簡直是將整個江陵市,乃至海西省各個地市的社會名流都請了過來。

畢竟夜家本是江陵市的地頭蛇,又是新近崛起的海西十三家之一,哪怕排名最後,也不是隨隨便便有人敢不賣夜家面子的?

就算是再忙,今天也要將一切事務都要推脫掉,前來參加這個酒會,順便能結識一下一些其他的社會名流。

除此之外,葉天還看到不少跟他一樣的年輕男女,想必都是這些社會名流、成功企業家的孩子。

可以說是帶過來見見世面、長長見識,順道結交一下朋友,為以後踏入社會的道路鋪墊鋪墊。

這時,葉天和喬勝男正往會場里走著,過道上突然傳來了寧傲雪半喜半嗔的聲音。

「呀!葉天,你終於來了,我原以為……」

只是話才說到一半,寧傲雪的聲音便頓住了,一張俏臉上也漫上了冰霜,美眸念煞的瞪著葉天,這傢伙還真是花心透了。

前幾天才和自己表白的,可今天又勾搭上了喬家的美女,而且還這麼公開,這是要幹什麼?

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看到寧傲雪的神情,葉天自然也看得出來,卻只能滿臉的苦笑,張了張嘴,用口型告訴寧傲雪,自己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看到葉天的口型,聰慧的寧傲雪自然讀懂了,也不再怨葉天,反倒認真的打量起了喬勝男,心中閃過了一個想法。

難道是喬勝男要追求葉天?葉天當著這麼多人面不好,駁了喬勝男的面子嗎? 那可不行,葉天是我的,可不能讓喬勝男搶了!

心裡想著,寧傲雪出生上流社會,乃是世家子弟中的天才人物,自然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樣一哭二鬧三上吊了。

當下,她臉上綻放笑容,走了過去,在葉天的錯愕眼神中,伸手將葉天的胳膊抱在那丰韻的胸懷當中。

看到寧傲雪過來,喬勝男的臉色也變了變,有些不滿起來。

特別是學著自己和葉天的姿勢,將葉天的胳膊抱在懷裡,這完全是在向她示威,頓時讓喬勝男滿臉的不爽。

和寧傲雪之前的想法一樣,喬勝男也以為寧傲雪是要倒追葉天,心中自然也有著火氣。

在喬勝男的心中,昨天晚上葉天救下自己,並且為了治療自己的傷口,還割開了自己的衣服,不僅看了也摸了自己身上的私密之處。

雖然是事急從權,可別看喬勝男大大咧咧的,卻是個保守的女孩,心中早就認定了葉天。

也就是這樣,才會在剛才一見到葉天,便自然而然的上來作出了那麼親密的動作。

這時,見寧傲雪有要和自己爭葉天的架勢,喬勝男自然也不可能認輸了,當下便看向了寧傲雪,正好和寧傲雪的目光對上。

兩女一左一右,頓時有電閃雷鳴。

夾在中間的葉天頓時只覺得一陣頭大,葉天並沒有任何享受齊人之福的快樂,反倒戰戰兢兢的。

看著兩個女孩的架勢,他根本不敢隨便說話,生怕一不小心,說錯了什麼,引爆了兩個女孩間的劍拔弩張,讓她們直接當場打起來。

不過好在一天的擔憂有些多餘,寧傲雪和喬勝男雖然一左一右的夾在葉天半,但兩人之間並沒有爆發唇槍舌戰。

反倒顯得客客氣氣的,一邊一起擁著葉天往內場走去,一邊彼此談笑風生的說笑著,完全是一副和諧的場景。

後面,看著兩女一男會場,葉晨完全傻愣在了當場,有種仍在做夢的幻覺。

只是這一路走來,這看似和諧的場景卻讓葉天一陣陣頭大,兩女都在說笑之間,都爭先的表現自己,並且有著讓葉天評判的勢頭。

葉天哪裡敢評判,只能唯唯諾諾的,心道還不如讓她們唇槍舌戰的戰個痛,也好過讓自己左右為難呢!

好在,這過道並不長,很快他們就走進內場。

快到了內場時,兩個女孩也知道分寸,知道裡面有很多人,不好和葉天表現得太親密,以免引起不該有的誤會,所以使同時鬆開葉天的胳膊。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們也沒有和葉天拉開距離,而是直接站在葉天的身邊,近乎貼著一般。

這讓葉天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不禁有些遺憾,賤賤的想到剛才自己怎麼沒認真感受一下,兩個女孩各不相同的胸懷呢?

終於走進會場葉天發現自己有點尷尬,因為來參加的人,都是正裝出席,哪有像葉天這樣穿著地攤貨就過來,自然就顯得格外的惹眼。

更惹眼的卻是他們的組合,兩個女孩又都極美,各有勝場,最多緊緊跟在葉天身邊,自然吸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

寧傲雪和喬勝男出生海西十三家,自然有不少人認識,再加上她們又長得極美,不少的世家子弟紛紛意動,想要過來打聲招呼。

再一看到兩女身邊的葉天,所有人都先是愣了一下,以為這人很有來頭,我在一看他的打扮,頓時便面露輕蔑起來。

雖然不知道葉天為什麼會跟在兩個女孩身邊,都認為葉天可能只是服務員之類的,所以也就沒太在意了。

很多人從葉天的身上收回了目光,轉而炯炯的落在了喬勝男或寧傲雪身上,盤思的等下如何與美女結識。

寧傲雪在看見眾人的反應后,也發現了這一點,看了看葉天的衣著打扮,不禁有些頭疼。

當下,在葉天身邊低語道:「葉天,你穿著這個實在有些不合適。

我還是打個電話,叫人送一套不合你身份的服裝過來。」

聽到這話,邊上的喬勝男也不禁有些懊惱,自己剛才怎麼沒有發現這點呢,這下讓寧傲雪在葉天有了表現了。

也暗道之前自己看到葉天後,就緊張拘謹了,把這茬兒給忘了,她自己穿的雖然不是太正式,但也沒有像葉天這樣隨便。

一套黑色的修身小禮服,乃是私人訂製的,自然價格不菲,至少也是萬元起價。

喬勝男的身高本就不低,而這修身的小禮服又緊為貼身,緊緊貼伏著高峰與蠻腰,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線完美勾勒出來。

下身是一件九分緊身長褲,包裹住纖細修長的美腿,雖不露膚,卻也將她的高挑身材顯,搭配一雙一字黑高跟涼鞋,芊芊玉足露出,甚是讓人垂涎欲滴。

至於寧傲雪,一身穿著打扮,也是同樣頻有講究。

只見她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貼身晚禮裙,綢面的長裙輕裹著她纖柔的身軀,將曲線完美襯托出來如水波般從身上流淌及地。

那倒V的領口處抹胸,有著用細小的珍珠拼成一朵朵小巧的珠花,淡雅而高貴。

因為離得近,葉天哪怕不是有心,能夠透過那逗逼的領口,看到那白潤細膩的光滑嫰肉。

當下,雙美在側,爭奇鬥豔,讓葉天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暗道這女人當真不愧是致命的毒藥,看一眼就讓人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他的定力也算是強的了,可這時候細細的看了寧傲雪和喬勝男的裝扮,也不免心神躁動,有點心浮氣躁。

再看那些公子哥們,就更加的不堪了,眼看直了的不少,更有甚者已經目露邪念。

當下,葉天說道:「不用那麼麻煩了,我又不是女人,穿那麼好給誰看啊?就這樣吧?」

寧傲雪只能點了點頭,也知道葉天並不是沒有錢,只是懶得打扮而已。

再加上他的身份在那裡,根本不需要這種膚淺的打扮來衫托,

這時,已經有人過來打招呼了,寧傲雪和喬勝男出於禮貌,也只能一一回應。

葉天見狀,一個人走到旁邊隨便拿了一杯果汁喝了起來,一邊無聊的打量著這些社會名流。

過了一會兒,寧傲雪一個人過來了。

見狀,葉天不禁問道:「喬勝男呢?」

寧傲雪頓時面露幽怨之色,嗔道:「你就這麼對喬勝男戀戀不捨,離開這麼一會就受不了嗎?」

看到寧傲雪這樣,葉天立馬便察覺到了其中的微妙,連忙說道:「沒有,怎麼會? 億萬歌后乖乖就擒 我只是一時奇怪而已。」

白了葉天一眼,寧傲雪也不是那種糾纏不休的小女孩,便說道:「喬勝男被他的父親叫過去了,要等一下才會過來!」

停了一下,寧傲雪停了一下,才又繼續道:「等酒會結束后,就是拍賣會。

你先在這等一下,我父親聽說你來了,他也正趕過來,我去門口接一下他。」

寧國峰也來了?想要來見自己?昨天晚上不是才見過嗎?

也對,當時有葛老在,有很多話都不方便說,想來寧國鋒這次趕過來,便是想要單獨找自己談一些事情吧?

明白寧國峰的想法,葉天點了點頭:「你去吧!」

寧傲雪說了聲好,轉身離去,這讓很多沒有打到招呼的青年甚是懊悔,剛才沒有抓緊時間過來,結交一番。

至於葉天,被當成了服務員一類的人,自然沒人卵他了。

葉天也樂得清閑,就覺得待在這主任客廳有些無聊,所以便一邊喝著果汁,吃著酒會提供的糕點之類,走向了主宴會議廳相通者的其他小型宴會廳。

學霸重生:女神嬌養手冊 這次拍賣會舉辦的場所可以說是準備充分,不僅有用來讓所有人相互認識的主宴會廳,還分散著幾個小型的宴會廳。

這是為了讓參加宴會的人,能夠有自己圈子相處的地方,畢竟就算是上流社會,也能就有這檔次的分別,特別是那些年輕氣盛的少年們。

像寧傲雪她們的世家子弟,一般是不會跟那些尋常的富家子弟在一起,這樣會讓他們自以為掉價。

所以為了分開這些年輕人,舉辦方便設置了這些小型的宴客廳,便是讓那些跟著家長過來的年輕人,根據自己的喜好分開相處。

也不至於因為彼此的矛盾,發生一些不愉快的衝突,說這次宴會的舉辦方想得非常的周到。

葉天一邊走著,一邊便來到了小宴會廳,這裡的人主要都是江陵市上流社會中,富商或企業家的子弟聚集。

像葉晨這樣的家族子弟,基本不會在這裡出沒。

在看到葉天進來時,所有人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實在是葉天這身裝扮太過地攤,根本就是窮人的樣子。

對於眾人的目光,葉天根本不在意,目光在小宴客廳中掃了一遍,沒有看到有熟悉的人。

無奈的搖搖頭,葉天雖然不在乎別人的目光,但也不喜歡被人那樣看著,便打算離開這裡,繼續到別的地方逛一逛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個驚喜的軟糯聲音:「葉天?」 葉天轉過來,看著滿臉驚訝的何雨欣,不由笑道:「怎麼,你能來,我不能來?」

最近的事情發生的有些多,似乎已經過去了很久,實際上離這迎新晚會過去了三四天。

當時晚會上的大膽舉動,讓何雨欣回過神后,滿心的羞澀,再也不敢和葉天近距離接觸。

也是在這拍賣會上,突然看到葉天的驚喜,何雨欣才會叫喚出聲。

見葉天回頭,何雨欣又想到迎新晚會那一幕,不由俏臉微紅,趕緊轉移話題:「我是跟著楊蘭同學一起過來的。

據說這次拍賣會上的東西非常好玩,會有很多神奇的拍賣品,所以就過來看看,也算是長長見識。」

說完,她眨巴著大眼,看向葉天:「葉天哥哥和誰來的? 錦醫玉食 也準備競拍嗎?」

「哼,看他穿成這樣,怎麼可能有錢,不要說去競拍,恐怕能進來這裡,都是蹭別人的請帖吧?」

話音剛落,一臉冰霜的楊蘭快步走了過來,眼露不屑的看著葉天,顯得敵意滿滿。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原本敵視何雨欣的楊蘭在迎新晚會過後,居然主動的接近何雨欣了。

而何雨欣也不是什麼有心機的女孩,在楊蘭的主動示好,一來二去的,兩人便熟悉了,一起來參加這次的拍賣會。

兩世為人的葉天,卻多少猜到為什麼。

前世司徒夏可是對何雨欣有所想法,所以楊蘭自然敵視何雨欣的,兩人的關係自然很一般。

如今自己橫空出世,與何雨欣關係加深,自然讓楊蘭放鬆了對何雨欣的的士,反倒想要借著接近何雨欣,破壞何雨欣和自己之間的關係。

對此,葉天並不在意,如果楊蘭自以為他的小手段能夠影響到何雨欣的話,那她可就大錯特錯了。

別看何雨欣外表柔柔弱弱,看似沒有主見的樣子,可前世她能不顧家裡所有人的反對,毅然而然的報考警校,足可見她實質上是非常有主見的。

後來更成為江陵市最年輕的刑警隊長,若不是因為意外犧牲,恐怕還能成為江寧市最年輕的公安局長,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有能力,有主見,這樣的人認定的事情,是不會受到外人影響的,楊蘭的心思最終只會被打臉而已。

葉天笑容一收,淡然笑道:「你沒說錯,我確實不是來參加競拍,只是來混飯的。」

說完,看也不看楊蘭,微笑著對何雨欣說道:「還別說,這家會所的餐品不錯啊,有不少甜點很好吃,你要不要嘗嘗。」

「真的嗎?」何雨欣抿嘴偷笑,似乎有些意動。

見到葉天和何雨欣有說有笑,楊蘭冷哼一聲,眼中的不屑意味愈發濃了,轉身離開了。

本來葉天穿著如此地攤的一身打扮,走進這處小廳就已經夠惹人眼了,又有何雨欣歡喜的找上葉天,頓時便引來不少人看向這邊。

「那小子是誰啊?穿成這個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我們圈子的啊!」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何雨欣看上去和她很親密的樣子?」

「你們都不認識嗎?難道是外四來的。我去,看他們兩人這麼親密,不會是何雨欣的男朋友吧?」

大家都很奇怪,頓時便議論的開來,這些人都是江陵市的富弟子弟圈子裡

有認出葉天的人,就立馬科普起來。

「他是陵南中學的學生,據說不僅能打,而且還彈得一手好鋼琴。

前幾天的迎新晚會上,他在彈完鋼琴后,何雨欣就當眾對他投懷送抱了。」

這一下,頓時引爆了本就好奇不已的周圍人,議論聲頓時嗡的響起。

「真的假的?這人看著也不怎麼樣,何雨欣怎麼會看上他呢?」

「對啊,長成那樣,穿著一身地攤貨,連這裡的服務員都不如。」

「丫的,這種圈子外的野小子,也敢來我們圈子裡面泡美女,這也能忍?」

一聽是何雨欣男朋友,在場很多人眼都紅了,何雨欣可是他們這些富家子弟圈子中最頂級的美女,不知道有多少人眼饞她。

許多上了大學,甚至已經畢業的人,都還暗自惦記這顆水靈靈的白菜呢。

結果今天居然有個小子要摘走?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當下,有人酸酸的道:「這要是林正軍在這裡,肯定會狠狠教育那小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