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師父你同意了?」蘇眉眼睛一亮,見宋修遠的反應,十有八九是成功了。

「我一個人去。」宋修遠不知怎的,就想逗逗這丫頭,抿著唇掩住笑意,故作正經。

「啊?」蘇眉一下子耷拉了腦袋,嘴巴都嘟起來,眼睛里閃著晶晶瑩瑩的淚花兒,「師父你就忍心把我跟師弟兩個孤苦伶仃的孩子丟在山上嗎?」

宋修遠:「……」

「孤苦伶仃?」宋修遠的目光充滿了質疑,就算是真的只剩下了她跟安塵宇兩個人山上,依照她的性格,也能找到樂子,怎麼會孤苦伶仃?

蘇眉見對方懷疑,立馬擺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師父,你想啊,我跟安塵宇只是兩個孩子,說不定還能打聽到一些你打聽不到的東西呢。」

「就算是暗堂的小姐姐們,也只能流連風月場所,但是小孩子去哪裡都可以呀!你說是不是?」越說越起勁,蘇眉都開始推銷自己了。

宋修遠似笑非笑,任她這麼說下去,蘇眉直覺對方是在逗她以後,宋修遠噗嗤一下就樂出來。

「既然你這麼想去,那就一起吧。」這妮子也不知道從哪裡知道的這麼多歪理,還說得頭頭是道,就連他都被忽悠過去了。

「啊!」蘇眉高興地直接撲上去抱住宋修遠的腰,「我就知道師父最好了!」

隨後,又放開宋修遠,風風火火地往外跑,「我去告訴師弟,他一定也很開心!」

宋修遠無奈搖頭,這個丫頭就是太知道分寸了,所以每每都是讓人無奈又不忍責罰她。

直到蘇眉離開了許久,宋修遠在處理門派事務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都不曾褪去。

安塵宇就不像蘇眉這麼空閑了。

蘇眉這個老妖怪,腦袋瓜子好使不說,還有了這麼多個世界積累的經驗,武藝學起來快得不得了。

但是安塵宇不同,他是個如假包換的十一歲孩子,就記得這麼多知識,所以在更多的時候,安塵宇都在自己院子里勤學苦練。

也正是因為如此,安塵宇才覺得自己強不過蘇眉,從而生出羨慕嫉妒的心理。

安塵宇才做完一整套動作,手持非隱劍一招一式比劃,力求自己做到最好。

院子門口傳來急促的敲門聲,他不用問都知道是誰。

咬牙別過頭去假裝自己沒聽見,那敲門聲好像越來越急切,大有一副「不開門就不讓你安心做事」的意味。

安塵宇咬牙切齒,黑了一張臉才開門。

迎面就是對方甜蜜蜜的笑容,隨著一聲嬌軟的「師弟」,成功將安塵宇的不耐煩驅趕。

「什麼事?」安塵宇比起之前看起來更穩重了,只是遇上大事的時候還是炸毛模樣。

「快收拾行李,明日師父帶我們下山去!」 聽到這個消息,安塵宇也愣了一下,才要露出笑容,又想起暗堂堂主給他解釋的「男女有別」,當即收了表情,一臉冷漠。

「沒有其他的事我練武去了。」

變臉速度真快!

蘇眉:「……」她師弟一定是吃錯藥了!

從前那個雖然心裡彆扭但是表面上還是對她彬彬有禮的師弟哪裡去了?!

難道是男主漸漸長大,所以王霸之氣也逐漸顯露出來了?

蘇眉總覺得哪裡不對,不過看安塵宇的樣子,心裡肯定也是高興瘋了。

拍拍屁股走人,蘇眉也不管安塵宇心裡到底又扭曲成什麼玩意兒了,只要他是一個匡扶正義的少俠,管他是悶騷還是明騷!

「那師弟你慢慢練武,我先走……」

蘇眉話還沒說完,對方就把門關上了。比起之前乖巧的小師弟,這抽風抽的有點過頭了!

所以安塵宇到底是受什麼刺激變成這樣了?

「了。」在差點被門拍到之前,蘇眉快速向後倒退了一步,才保住自己的小鼻子。

撇撇嘴,蘇眉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收拾東西。

雖然之前她向宋修遠提議的是山腳附近的鎮子,但是蘇眉真心不想就去這麼近的地方。後面又因為六虛門被牽扯進來的事,她提議宋修遠去調查,也不知道師父會去哪裡調查呢!

宋修遠想的不多,既然都是帶著,所以他直接帶上兩人前往「據說是六虛門打死人」的事發地。

白鶴鎮。

因為附近有個白鶴山莊,據說這個鎮子里的一半人都是從白鶴山莊里出來的,所以才被稱為白鶴鎮。

只要不在六虛門山腳下的小鎮子,蘇眉就無所謂。

來到白鶴鎮里,最興奮居然不是蘇眉,反而是安塵宇。

安塵宇跟在宋修遠身後,與蘇眉並排走,眼神偷偷的東張西望,小孩子的童心一一顯現,跟他在山上做的面癱臉順眼多了。

宋修遠因為還沒有頭緒,所以乾脆放慢了腳步,帶著兩人先在白鶴鎮里逛一逛。

理應是蘇眉作為三人之中唯一的一個女孩子,才是最喜歡買東西的。所以宋修遠第一個目光就放在蘇眉身上,他輕聲問:「想買什麼?」

蘇眉搖搖頭,直接把安塵宇推出來,「師弟在山上如此刻苦,理應先讓師弟看看。我若是碰上了喜歡的東西,一定不會跟師父客氣的。」

這趟下山,蘇眉的主要目的就是給安塵宇散心,怎麼可能搶了安塵宇的樂趣呢。

安塵宇則是因為被蘇眉扶住肩膀,身體有些僵硬,隨後嘟著嘴巴離開了蘇眉的觸碰,有點賭氣。

「既然師姐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蘇眉巴不得他不客氣,連忙點頭,「好呀。」

在這幾句話之間,宋修遠好像發現了什麼事。感嘆蘇眉真是懂事的同時,又有點心疼她。

當初是她說讓他收了安塵宇給自己玩耍,到頭來指點安塵宇武功的反而變成了她,而他這個本該當師父的卻連帶他們出來玩耍的時間也沒有。

珩之就是太懂事了,在上會討他歡心,再下還要指導安塵宇。而她的房間里,好像連女孩子的梳妝台都沒有…… 宋修遠決定給蘇眉買點什麼禮物。

買梳妝台好像不太方便,只買梳子鏡子又太過平常。

況且這兩樣她都已經有了。

買胭脂水粉又不太合適,珩之還是這麼水水嫩嫩的一個女孩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用胭脂水粉就反而俗氣了。

買珠釵發簪?好像又顯得太老氣了。

宋修遠無意中點亮了一顆絮絮叨叨的心,就是買個禮物都要思索半天。

感覺這也不好那也不好,到最後,宋修遠乾脆暗自觀察著蘇眉的神色,見她喜歡什麼,就默默記下來,等她不注意的時候再買回來。

一天逛下來,宋修遠沒看到蘇眉的目光停留在哪個東西過,反而是安塵宇心儀了不少小玩意兒,糾結的挑選了好半天。

「天,這是什麼怪物?」不知前面發生了什麼事,不少人忽然騷動起來。

「哎什麼事啊?」

「快走快走,聽說有位得道高僧,他抓住了一個怪物!」

……

「怪物?」宋修遠被這兩個字吸引住目光,沒等他開口,兩個孩子就眼巴巴地看著他。

「我們也去看看。」宋修遠隨手揉了揉安塵宇的頭,因為人多,他還怕這兩人被擠散了,一手握住一個小爪子,往人群方向湊去。

那是白鶴鎮邊上的一條河,不知從河上竹筏走下來個什麼高人,大家的目光團團圍住人群中心。

宋修遠蹭了好久都蹭不進去,最後還是蘇眉看不下去了,「師父,我和師弟身子嬌小,我們進去看看吧。」

宋修遠有點猶豫。

「你們……」人這麼多,萬一把他倆弄丟了怎麼辦?

蘇眉撇撇嘴,一看宋修遠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們又不是小孩子了,若是遇上什麼事我們肯定大叫,師父你就別擔心了。」

「況且師父不是要找線索嗎,也許這就是一個線索呢。」蘇眉目光流轉,直接拉起安塵宇不顧其反抗就往裡鑽,還一邊對宋修遠做手勢。

「師父放心吧!」

宋修遠一下子便覺得兩手空空,回頭想想珩之也是個主意多的孩子,倒也放心下來。

是他一時愚昧,卻忘記了珩之的聰穎。

安塵宇可不喜歡與蘇眉有什麼接觸,但是現在人太多,他又不得不聽蘇眉的話。

兩人憑著那股子靈活勁兒在人群之間不斷穿梭,終於瞧見人群包圍著的,是一個老和尚跟一位小和尚。

他們面前躺在地上的,是一隻似虎非虎、似熊非熊的怪物。那怪物身上用一根青色的藤條綁著,看起來鬆鬆垮垮,偏偏那個怪物還掙不開。

蘇眉的感覺最為熟悉,越是貼近那個怪物,她就越能感覺到,那個怪物身上傳來的若有若無的靈氣。

「師姐,這什麼東西!」安塵宇被嚇了一跳。

那怪物看起來都比師父還大,渾身黃毛,像是個黃色的大老虎,可是又有熊的四肢,看起來肥胖臃腫,不知是個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 甜蜜嬌妻:總裁請接招 縱然蘇眉見過諸多東西,也不敢妄下結論。大千世界里,每個世界都會有這麼幾個未知的秘密,說不定這玩意兒就是進化失敗的產物呢。

【早上被弟弟吵醒,這會兒困死我,剩下的章節等補覺睡醒以後再碼】 老和尚穿著土黃色的僧袍,現在竹筏前閉目,他身邊的小和尚雙手合十,抿著唇面無表情地看著那隻怪物。

「阿彌陀佛。」聽聞眾人的指指點點,老和尚輕嘆一口氣,「不知諸位施主可有人行個方便,將此物裝上牛車,好讓我師徒二人前往白鶴山莊。」

原來那位老師傅要去白鶴山莊?

蘇眉這時才發現,人群的一旁被擠在一邊的的確是一輛牛車,那種專門用來拉牲畜糧草的車子。

怪物還在拚命掙扎,就是掙扎不開那松垮的藤條。眾人只見怪物身上的藤條十分寬鬆,又不知這是個什麼怪物,只是圍在一旁,卻一個人都不敢上前。

見無人上前,老和尚也有點頹廢。

之前他就知道這個怪物會引起轟動,所以一直用一塊布蓋起來的。誰知那船夫多事,將怪物搬下來以後還悄悄揭開布,結果被嚇得逃走。

可是他一把老骨頭,又怎麼再把這東西搬上牛車?

「老師傅,這怪物繩子這麼松,真的不會有什麼問題嗎?」有人嘿了一聲,上看下看總覺得怎麼都不可能,說不定就是這怪物假裝掙脫不開,等他們眾人上去以後再把他們一鍋端了!

「不會。」老和尚見有人出聲,看向那人的目光里都是希翼,若非他們真的沒有辦法將怪物搬上去,又怎麼會麻煩其他人呢?

那人又看了幾眼,怪物猙獰的面孔,彷彿他一上前,怪物就會把他撕成碎片。

那人縮了縮脖子,「我看這怪物這麼兇猛,老師傅不如直接將他扔進水裡淹死算了,還去白鶴山莊做什麼。」

說的是啊,現在他們就站在河邊,怪物又不是魚,肯定能淹死它。

誰知老和尚卻搖頭,「貧僧去往白鶴山莊自有要事。」況且,這怪物怎麼可能淹的死?淹的死的話,也用不著他們費這麼多力氣捉住它了。

有人搖頭,「老師傅,不是我們不幫忙,是這怪物……我們可不敢拿命來賭。」他們純粹就是看看熱鬧,又怎麼會真心幫忙呢。

「說的對啊……」眾人附和著,這怪物不知什麼時候就等著我們上前去,好將我們都吃了。

「膽小鬼!」安塵宇最看不得有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

他看老師傅不像是騙人的樣子,如果怪物真的能夠掙脫了,為什麼不直接將老師傅殺死,還被老師傅從大老遠帶到白鶴鎮來?

蘇眉點點頭,「對,都是一群膽小鬼。」

她感受許久,已經確認這怪物身上有不尋常之處,恐怕那根綁著它的藤條也不是一般的東西,這怪物的確掙脫不掉。

「師弟,我們叫師父過來幫忙吧?」

蘇眉深知,沒人相信老和尚,而老和尚也不會把這怪物可能修鍊成精的真相說出來,而她一個小孩子更加不能暴露了,只能叫宋修遠過來幫忙。

「好!」安塵宇對這個提議沒有異議。他很討厭這群人不幫忙還在說風涼話,還是師父心腸好,師父一定會幫忙的! 「師父!!」

蘇眉直接破開嗓子大叫,聲之嘹亮,直接把周圍的人嚇了一跳。

「大哥哥大姐姐們讓一讓,我師父要過來抬怪物了!」蘇眉生得乖巧,一雙眼眸滴溜溜的轉,一看就是機靈活潑的小女孩子。兩頰泛著淡淡粉色,一看就很討喜。

有人見蘇眉太過可愛,不由得出聲問道:「小姑娘,你家師父是誰,他不怕這怪物嗎?」

蘇眉把頭一仰,鼻音一哼,嘟起嘴巴一臉傲嬌,「我師父可厲害了,他才不會害怕這怪物呢!」

說罷,蘇眉還不忘雙手作喇叭狀繼續召喚宋修遠。

「師父!!」帶著童音的稚嫩軟綿,嬌俏的女娃娃活力十足,讓人看了都覺得心情大好。

「喲喲……大家來讓一讓,讓小姑娘師父進來了。」有人跟著起鬨,就純屬看熱鬧的路人。

見人群真的讓開了,蘇眉還會笑眯眯地道謝,好話不要錢的往外蹦。「大哥哥,你心腸真好!」

「姐姐人美心腸更美~」

……

宋修遠在人群外圍正擔心著,聽到蘇眉這麼一叫,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隨後,人群之中莫名開了一條道,他也沒想這麼多,直接快步走進去,只看到蘇眉一雙眼睛眯成彎月,捧著臉跟人賣萌。

見宋修遠來了,蘇眉連忙跑過去,像一個久未歸家的孩子撲進大人懷裡那樣眷戀,用臉蛋蹭了蹭宋修遠,嘻嘻哈哈。

「師父你來了!快來幫老師傅把那隻大怪物搬上牛車,我們要去白鶴山莊!」

宋修遠被她這一抱蹭的滿心柔軟,聽到蘇眉莫名其妙的話,再看向周圍的人,一瞬間好像明白了什麼。

惡霸總裁,別過分 面對這個自作主張的丫頭,宋修遠只能順勢應下去,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發現了什麼。

宋修遠長得清秀,但周身氣勢不凡,眾人也不敢隨意調侃。

只見他只手抓起綁在怪物身上藤條的打結處,臂力一揮,竟是將比人大的怪物提起來,隨後另一隻手同樣抓起來,往後微微抬起,再用力向牛車上甩去。

嘭!

眾人只覺得地上一震,怪物平穩落在牛車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