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兄。」宋真子插了句。

「我這神獸有些失禮了,還請宋兄勿怪。」石柱站起來拱拱手。

「算了,左右一點茶葉而已,不礙事的。」

「上次我就覺得石兄這幼龍品相不凡。果然,我這龍涎茶剛剛泡上,石兄這幼龍就跑出來了。」

本來就是宋真子有意為之,如今這麼大方的說出來,倒讓石柱說不出什麼來。

「說實話,兄弟我很久之前就想養龍了,只可惜,一直未曾尋找到合適的。」

說著,宋真子探手一揮,原本已經空了的茶壺又滿上了,散發出陣陣香氣。

「兄弟我說這麼多,沒別的意思,純粹就是個人愛好而已。」

說到這兒,宋真子捧起面前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

鬧了這半天,原來人家這次偶遇,是為了小金而來。

一直靜靜坐在一旁看著的寧龍臣有些古怪的看了眼宋真子,並不說話,默默喝了口茶。

「宋兄,你知道的,我這幼龍…」

話都說到這兒了,石柱要是還不知道宋真子的意思就有些過於愚蠢了。

「我明白,我明白。」

宋真子打斷了石柱的話,開口道:「近日來,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從石兄這兒探一點口風。」

「不知石兄的那位兄長,是從何處尋來如此高品質的幼龍的。」

「石兄若是知道,還請告知宋某。」

「當然,兄弟我也不會讓老兄你吃虧的。」

說著,宋真子手一揮,頓時就有一個彩色的瓶子出現在了桌上。

彩色的瓶子一出現,小金就放下了茶壺,兩眼放光地盯著它。

任誰都看得出來,這突然出現的彩色瓶子對小金有著很大的誘惑。

「瓶子不值錢,也就一個普通的儲物空間。幾斤茶葉而已,就當是與石兄交個朋友了。」

宋真子這麼一說,小金眼睛就看向了石柱,眼中有著一股渴求。

「宋兄養龍的心情我能夠理解,只不過,當初為我尋得小金的那位,如今已經…」

…………

……



雖然言語之間,石柱說的都是實話,奈何宋真子眼中一直都是不信,想著法的想要從石柱嘴裡套出一句「真話」出來。

就這樣,石柱、宋真子二人就這麼圍繞著養龍之事長談了起來。

寧龍臣、襄侯二人全程旁觀之中。

為了一條幼龍,居然能有如此毅力,二人居然能夠攀談這麼久。

不得不說,這位宋真子也是個奇葩。

石柱、寧龍臣兩兄弟今日也算是見識到了。

二人談論了大約有兩個時辰,就在這時,有兩個人突然闖入了進來。

這二人正是石柱熟悉的白憐花、祝嬌。

二人等了許久,都未見石柱、寧龍臣回來,這才四處尋找。

「憐花、小嬌,你們怎麼來了?」

石柱看著突然闖入進來的二人,驚訝道。

「公子,屬下失職,未能攔住此二人。」

二人身後,護衛長小五也跟著進來了。

小五看向自己的主子宋真子,一臉慚愧。

「這裡沒你的事,下去吧。」

「是!」

宋真子見石柱認識這二人,就讓小五下去了。

「石兄,好福氣啊!能有兩位傾城佳麗相伴。」

宋真子看了眼白憐花、祝嬌二人,然後看向石柱,言語之中不無羨慕道。

白憐花、祝嬌二人坐下。

「峰…」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祝嬌剛要開口,就被一旁寧龍臣攔了下來。

「宋兄誤會了,這兩位都是在下的妹妹,並非…」石柱急忙解釋道。

「我懂,我懂…」

宋真子以為自己已經知道了一切,給了個石柱安心的眼神。

「你就是與我大哥結盟的那個合伙人嗎?」

「結盟?合伙人?」宋真子一臉懵,有些不懂的看著祝嬌。

方才得到寧龍臣眼神警告,祝嬌這才安靜了下來,順著石柱的話往下說,沒有揭穿他的身份。

祝嬌以為宋真子就是石柱、寧龍臣二人尋找來幫她做宣傳的,故而看向了宋真子。

「哎呀,就是牡丹盛會啊!不是說好了幫我做宣傳的嘛!怎麼,你們還沒談攏嗎?」

祝嬌這幾句話下來,頓時呆住了眾人。

此刻石柱、寧龍臣、白憐花、宋真子都是有些意外的看向祝嬌。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此時若是將真相說出來,那這位妖精還不得大鬧一場啊!

偏偏石柱、寧龍臣、白憐花三人還不能開口,一切都只能靠宋真子了。

「牡丹盛會!啊對,我就是石兄找來的合伙人。」

看看對面三人的表情,宋真子頓時明白了過來,石柱三人這是有意隱瞞了什麼啊!

原本宋真子是想要去找別人的,此刻既然有人送上門來,還是自己認識的,那沒說的。

故而,在看到祝嬌有了掀桌子的打算之後,宋真子急忙開口,穩住她的情緒。

「未知姑娘芳名…」

「祝嬌,你不是合伙人嗎?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

「哦!祝嬌啊,知道,我知道。只不過,方才見姑娘芳容,猶如仙女下凡一般,一時忘了而已!」

「是嗎?你也覺得我美嗎?」

「這還用說,我宋真子閱美無數,從未見過祝姑娘這般傾國傾城之姿色。」

「叫祝姑娘不是見外了,就叫我小嬌好了。」



祝嬌以為宋真子就是那個與石柱、寧龍臣二人接頭的。

故而在宋真子這邊得到了確認之後,就開始與之套近乎,想要儘快的把這結盟之事確定下來。

見慣了場面的宋真子,向來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什麼話不能說,什麼話該在什麼場合下說,宋真子可謂是了解的透透的。

最佳特攝時代 祝嬌不過是與之交談了幾句,就好像相識了許久,此刻好似故友重逢一般,相談甚歡。

敬往事一杯酒,再愛也不回頭 石柱:「…………………」

寧龍臣:「…………………」

白憐花:「…………………」

對面,石柱、寧龍臣、白憐花三人已經石化之中,看著這二人坐在那兒表演。

三人震驚於二人的演技,默默地為二人豎了個大拇指!

襄侯是知道自己這個侄子的底細的,故而對於宋真子此時的表現,並沒有如石柱、寧龍臣、白憐花三人那麼吃驚。 夜已深,祝嬌已經在白憐花陪伴之下回到了酒樓客房。

「多謝宋兄為我掩護,這份心意石某記在心上。關於結盟之事,就此作罷…」

此刻沒了祝嬌,石柱自然好一陣感謝。

原本就是隨意編出來的一個借口,二人也就是泛泛之交,此時若真讓宋真子出力,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先前宋真子想要幫助祝嬌,助她成功競選上牡丹盛會之事自然也就不做數了。

「別啊,我覺得祝姑娘挺好的,而且不瞞石兄,宋某此來正有意參與此次桃源城的盛會。如今石兄一句話就給推辭了,豈不是太過見外了。」

宋真子一副自來熟的樣子,就好像二人認識了很久一般。

「咳咳咳…」

石柱、寧龍臣二人頓時有些傻眼的看向了宋真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宋真子被人祝嬌的美貌給迷惑了,甘願送錢來的。

還別說,宋真子此時的打扮,真與尋常人家的公子哥有幾分相似之處。

若非二人見識過宋真子之前的嘴臉,只怕就要被他這副外貌給騙了。

「你還真沒拿自己當外人啊!只可惜,兄弟我有事在身,沒工夫在這陪你瞎扯淡。」

石柱心中嘀咕了一句,看向宋真子:「宋兄的好意,兄弟我心領了。這結盟的事兒,就這麼算了吧。小孩子玩玩的,不必當真。」

說著,石柱看了眼寧龍臣,二人就準備起身告辭了。

對面宋真子好似纏上了二人一般,硬是將他二人拽回了桌子上。

「石兄,我是認真的。」

「實話告訴你吧。兄弟我這幾天不花錢吧,心裡就不痛快,憋得難受。」

「想必石兄也曾見過凡人中的那些個癮君子吧。」

「這人一旦對某些東西有了癮,就很難戒掉了。」

「這些都是在家裡養起來的老毛病了,祖傳的手藝,不能就這麼丟了啊!」

宋真子越是往下說下去,石柱、寧龍臣二人看著他的眼神就越發古怪。

二人以為宋真子身上有什麼不良的嗜好,故此都是往後靠了靠。

宋真子一見二人表情,就知道這兩人誤會了。

「嗨,家裡以前是經商起家的,如今雖然不用每日為了錢而整日奔波,卻也需要有人拿起來不是。」宋真子解釋道。

老實說,石柱、寧龍臣二人也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夠把做生意說出花兒來。

這花錢還能上癮不成?

說實話,石柱與寧龍臣二人是有些不信的。

「二位,二位,我是真心想要與二位交個朋友。」

「話都已經說開了,這牡丹盛會的事兒,就交給在下好了。」

「二位看起來都挺忙的,想來也沒有多少時間理會這點生意,就讓兄弟我過過癮吧。」

宋真子看了眼石柱、寧龍臣二人,眼神中帶著一絲精明,好似一眼就看穿了他二人一般。

對面,石柱、寧龍臣二人都是心中一驚。

他看出來了?

這一刻,二人都感覺到了宋真子的可怕。

至少,這份眼力已經足以讓石柱與寧龍臣二人感到驚訝了。

不過看出來又如何,二人雖然心中驚訝,但面上並無多少吃驚之色。

「小五。」

說著,宋真子就對外喊了一聲。

「公子。」

護衛長小五走了進來,看向宋真子。

「知道這兒最大的賭坊在哪兒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