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小山推了推已經徹底呆住的阿潘,讓他先上去。

此時的阿潘,已經被嚇得來六神無主了,小山把繩子交給他后,他就機械性地朝上面爬去,動作也異常僵硬。

看到阿潘爬上去后,小山回頭看了大田一眼。

此時的大田,已經沒了半邊腦袋,以及一隻手臂,可是他仍舊沒有閉上那隻眼睛,而是看向眾人離去的方向。

當他發現小山看過來時,便朝他眨了一下眼睛,並努力地咧開了殘破不全的嘴角,扯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出來。

小山的眼淚,嘩啦一下,從眼眶裡流了下來。

他對大田點了點頭,咬牙一轉身,拽著繩子就往上面爬去了。

「咔呲..咔呲..」

一陣陣咀嚼骨肉的聲音從眾人的身後傳來,就像死神的鐘聲,催促著他們只能加快步伐,不敢回頭,更不敢停留…… 「哈呼..哈呼…」

往上爬跟往下爬所需的體力完全不同,.

老八感覺自己爬了很久,他不敢往下看,更不敢停下腳步,即便已經累得來氣喘吁吁了。

好寶寶,你就收了我吧! 「快了!快了!」

他感受到了月光的撫慰,便在心裡給自己打氣道。

漸漸的,頭頂的月光越發明亮了,老八抬起頭,便看到了漫天的繁星,以及閃爍著幽光的明月。

「到出口啦!」

老八大喊道,並加快了攀爬的速度。

「砰!」

就在老八將手伸出坑外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音,繩子也跟隨著晃動了起來。

「怎麼了?」

老八朝下面望去,就和怪獸漆黑的眸子對上了。

怪獸咧開嘴,對著老八露出了怪笑,白森森的尖牙上沾滿了血肉。

那是大田的血肉!

「嘔!」

胃裡一陣翻騰,老八急忙將另外只手也伸了出去,撐著地面,打算趕緊爬上去。

「砰!」

可惜,怪獸並不打算放過老八,應該說它並不打算放過任何人。

等了那麼久,才等來這麼一頓饕殄大餐,它如何肯罷休?

怪獸拽著繩子,再次往外一拉,使出了比剛才更大的力氣,把繩子上剩下的那幾人直接甩了下去,也將老八從上面拽了下來。

雖然,老八已經鬆開了繩子,但身子還壓在繩子上,雙手也沒有抓穩地面,當繩子被大力外扯時,就直接把老八的身體給掀翻了。

老八背靠在石壁上,摩擦了幾下后,就朝下面快速滑去。

感覺身體一直在往下滑,後背也被凹凸不平的石壁摩擦得生疼,老八急忙蹬踏著雙腳,以緩衝下降的速度,雙手也石壁上不停地抓捏著,希望找到支撐點。

「砰砰砰!」

其餘幾人沒有老八幸運,除了小山是在怪獸第一次拽繩子的時候就掉下去的外,阿潘他們在怪獸第二次大力拽繩子的時候,毫無防備,直接被甩到了旁邊的石壁上,接著滾了下來。

「啊!」

菲菲原本受傷的右腳,在滾落的過程中撞到了一個凸出的石頭上,再次受創,直接骨折了。

陳博士也在滾動的過程中磕到了腦門,並且摔了個嫦娥墜地臉朝下,眼鏡也不知道掉到哪兒去了。

穿成反派霸總的親妹妹 阿潘鬆手后,直接仰頭跌了下去,摔了個王八倒地朝天嘆,不過,他當時爬得並不高,所以摔得也不算重,並且他及時伸出手去,護住了後腦勺,才沒有被摔傻。

只有璐璐被小山接住了,沒有直接摔在地上,而是摔到了小山的身體上,身上除了大大小小的擦傷外,並無其他大礙。

不過,小山卻被璐璐壓得不輕,躺在地上直哼哼。

「你該減肥了…」小山躺在地上,摟著璐璐說道。

璐璐驚魂未定,看向四周,一眼便看到了被怪獸吃得來七零八落的大田。

「快跑!」

璐璐壓制住難過與噁心的感覺,急忙起身,將靠在石壁上的菲菲拉起后,就朝著洞穴深處跑去。

「走!」小山也隨即起身,一把拉起阿潘,將他朝前面推了一把,又走到了陳博士的面前,將他攙扶起。

陳博士估計摔

暈了,被小山架起后,也是人事不省的狀態,任由小山拽著他往前跑。

跑著跑著,小山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按理說,怪獸應該追過來才對,怎麼現在連腳步聲都沒有聽到?

小山扭過頭去,就看到怪獸將老八從石壁上抓了下來,捏著他的腰身,把他朝自己嘴裡送。

戰少,一寵到底! 「老八!」

小山將陳博士扔給了阿潘,自己轉身就朝怪獸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尋找著可以當做武器的東西。

瞅著腳邊有塊大石頭,小山將它拿在手上,在快要接近怪獸的時候,朝著它的背心窩就砸了過去。

「砰!」

小山再次命中目標。

「吼!」

不知道有沒有把怪獸砸疼,反正怪獸怒吼了一聲,轉過頭,瞪向了小山。

小山雙腿一哆嗦,忍著懼怕,再次撿起腳邊的大石頭,朝怪獸的側腰砸去。

「砰!」

又是一下,估計傷到了怪獸腰部的軟組織,它「嘶」的一聲,用爪背去揉著被砸到的地方。

正是這麼一個短暫的鬆懈,老八趁著怪獸的注意力在別處,急忙縮著身子,從怪獸的爪子里滑了下去。

「老八!」

看到老八掙脫了束縛,小山急忙衝過去,接住了老八,然後拽著他的胳膊,就朝洞穴深處跑去。

「吼!」

看到二人從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了,怪獸憤怒地嘶吼一聲后,就跨著大步追了過去。

感覺到身後的壓迫感快速襲來,小山和老八都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不到一會,就追上了阿潘他們。

看到小山和老八都沒事,其餘人都鬆了一口氣,陳博士也醒來了,不再依靠阿潘攙扶,自己快步朝前面跑著。

不過,沒有了眼鏡,他的視力不太好,沒法留意腳下的情況,跑起來磕磕絆絆的。

「我聽到水聲了,這裡有河嗎?」阿潘的耳朵又動了動。

「應該不是河,可能是雨水灌入后形成的水池或水塘。」陳博士虛著眼睛說道。

「能被雨水灌進來,說明有出口,我們就跳進水裡,去尋找出口。」璐璐建議道。

眾人均覺得有道理,便跟著阿潘,去尋找水池了。

不過,二十分鐘后,他們才明白過來,這個決定是多麼的糟糕。

拒嫁豪門:獨家蜜寵小嬌妻 「噗通!」

除了菲菲的腿腳不便,需要被璐璐拽著外,其餘人都會游泳,跳下水池后就跟隨阿潘,朝著水流來的方向游去了。

「噗通!」

眾人才游開不到幾米,就聽到了一個很響的落水聲,並伴隨著水波的劇烈顫動。

老八隨即回頭,就和剛下水的怪獸對上了眼。

怪獸朝老八眨巴了一下眼睛,咧開了嘴角,再次露出了沾滿血肉的尖牙,嚇得老八蛋疼菊緊,一個慌神,就嗆了好幾口水,雙手開始沒有規律的划動起來,身體也跟著慢慢地下沉。

小山游著游著,就發現身邊的老八在不停地下沉,便急忙遊了過去,將他拎回了水面。

「後面!」老八慌亂地指著後面,全身打著擺子。

小山回頭看過去,也發現了從陸地追趕到水裡的怪獸。

看著怪獸在水裡身姿矯健,就像一條魚兒一般破水追來,小山的心中生出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急忙拽著

老八朝前面游去,並提醒眾人怪獸追來了。

除了陳博士看不清後面的情況外,其餘人都看清了正露著腦袋,朝自己快速游來的怪獸。

「咳咳咳…」

看著怪物就要追上他們了,菲菲一害怕,就嗆了好幾口水,並拽著璐璐朝旁邊的石壁游去。

「璐璐姐,去石壁上吧,我覺得這個怪物在水裡的速度比在岸上的要快許多。」菲菲帶著哭腔說道。

其實,璐璐也發現了,點了點頭,就拽著菲菲朝旁邊的石壁游去。

看著菲菲和璐璐朝旁邊的石壁游去,陳博士也跟著遊了過去。

「啊!他抓住我的腿了!」老八突然大喊道。

「老八!」

小山一回頭,就看到怪物將老八往水裡拖拽。

來不及多想,小山便遊了過去,抓住了老八的一隻手臂,死命往後拖。

「唔…阿潘,過來幫忙!」

發現阿潘還在不遠處,小山急忙喊道。

阿潘愣了愣,回頭看了看正往石壁上爬的菲菲和璐璐,以及快要接近石壁的陳博士,隨後一咬牙,硬著頭皮朝老八游去,抓著老八的另一隻手臂,和小山一起,努力地將老八從怪獸的禁錮中掙脫出來。

「咕嚕咕…」

喝了好幾口水,外加爪子已經深陷入他腿部的皮肉里了,老八變得昏昏沉沉起來。

「老八,挺住啊!」

看著老八就要暈厥過去了,小山急忙給他打氣。

「走吧..別管我…」

這時的老八,已經有些想放棄了,特別是一回想起大田慘死時的模樣,心中便生出了強烈的愧疚之情。

如果當時不是大田把繩子遞給了他,讓他先上去,恐怕大田不會這麼快就慘死於怪獸之手,而自己卻只顧著逃命,都沒有想過去救他。

看著滿臉通紅的阿潘,以及牙關緊咬的小山,老八掙扎了幾下,就從阿潘和小山的拉拽中掙脫出來,並很快被怪獸拽進了水裡。

「老八!」

看著老八被怪獸拖進了水裡,小山急忙鑽進了水裡,去搜尋老八的下落。

阿潘抹了一把額頭上的細汗,也跟著鑽了進去。

怪獸將池水攪得渾濁,模糊了小山和阿潘的視線。

不過,小山還是很快鎖定了怪獸那鬼魅般的紅色身影,帶著阿潘就遊了過去。

「咦?老八,小山和阿潘呢?」

在石壁上爬了一會,遠離了水面,璐璐便回頭望去,卻發現那三人連同怪獸一起,都消失在了水面。

「不見啦!他們..他們該不會被怪物抓走了吧?」菲菲緊抓著石壁上的凸石,緊張地說道。

「不會!」陳博士搖了搖頭,虛著眼睛看向了水面,「怪物頂多同時抓倆,不可能同時抓住三人,他們一定是和怪物纏鬥上了。」

雖然璐璐平時蠻欣賞陳博士的冷靜睿智,但現在,她卻非常厭惡他這種置身事外的態度,尤其當大田被怪物抓住的時候,陳博士和老八率先選擇了自保,連半點猶豫都沒有,還不如那個嘴碎的小山。

小山呢?他被怪物抓住了嗎?

「砰!」

就在璐璐愁眉不展的時候,漣漪波瀾的水面突然盪起了巨大的浪花,一個人影破水而出,朝著石壁飛了過來…… 「阿潘!」

眼見著阿潘如斷線風箏似的,朝石壁飛來,怕他被撞傷,璐璐急忙上前,打算接住他。頂點

可惜,阿潘的飛行軌跡卻是向著陳博士那邊去的。

「接住阿潘!」

看著陳博士虛著眼睛,獃獃地靠在石壁上,璐璐急忙朝他大喊道。

「啊?」

聽到璐璐的喊話,陳博士才看清,原來從水中飛出來的不明生物是阿潘。

他隨即伸出手,一把抱住了朝自己狠狠砸來的阿潘。

「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