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預想,在這場戰爭中大放異彩的他,必定會被無數人盯上,龍國把他主動亮出來,也有磨鍊他的意思,不用想也知道,經過這次事件,不少國家都會瘋狂查詢白洛的資料,說不定連他在黑海市時候的資料都扒拉出來。

當然,跟黑海市的時候相比,這次戰爭中他的表現明顯更加耀眼,尤其是直接把人家蘇維埃的將軍拐回來的騷操作,鐵定會驚呆無數人。

諾拉是失去了實力,還被蘇維埃人拋棄了,但關鍵是其他人不知道啊,蘇維埃也不會傻到將自己家的醜聞拋出去,這就導致了諾拉怎麼被白洛拐回來的,成了這場戰爭中的最大迷點。

白洛走上飛船,找個了位置坐了下來,原來待在這裡的流雲已經離開,只剩下黑幕一個人在那兒笑著,笑的像個智商二百五的智障。

看到白洛進來,黑幕這才反應了過來,擦了擦嘴角流下來的口水,連忙招待白洛,熱情程度連白洛都有些受不了。

只見黑幕眉飛色舞地道:「白老大,這次多虧了你,我才能找到老婆啊。」

白洛:「嗯???」

什麼鬼,你找不找老婆跟我有什麼關係?白洛眼神疑惑。

黑幕繼續嘿嘿笑道:「白老大,要不是你提前結束了這場戰爭,我跟那個女人之間還不知道要熬到什麼時候呢,這次多虧有了你啊。」

白洛這下明白了過來,他說的那個人就是上次飛艇裡面出現的那個藍臉女人吧,白洛對她印象不怎麼深,還也還記得黑幕跟流雲之間有奸—情,這點沒跑。

想明白了這點的白洛翻了翻眼皮,語道:「跟我有什麼關係,還是你自己追求的結果,又不是我幫你追的。」

黑幕撓著頭,一個三十多歲的大老爺們在白洛面前愣是沒有半點兒脾氣,他之前也答應了白洛,要是在十萬妖山魔鷲王的妖獸軍團圍攻中活下來,他就認白洛當老大,回過神后,還覺得有些彆扭,畢竟他都幾十歲的人了,確實有些不合適。

現在再看,哪是他委屈了,根本就是他提前抱上了一隻金大腿啊!!

「好了,趕快離開了,我還有事情要辦。」白洛催促道,黑幕也不敢耽擱,緩緩關上了艙門。

在艙門關閉的那一刻,白洛眼角一瞥,好像看到一個探頭探腦的身影藏在一個營帳後面,不舍地看著飛艇里的他。

白洛跟諾拉的視線對上,微微一笑,這孩子,最後還是來了。

回去的路程要比來的時候方便不少,依舊是那條十萬妖山的路線,只是目的地不一樣,當黑幕一聽還要走十萬妖山的時候,差點兒沒把下巴驚下來,他原本還打算繞路呢,結果這位爺竟然不打算迴避一下。

不過也對,想到白洛在戰場上的赫赫戰績,黑幕心裡有了底,不過在經過十萬妖山的時候還是心裡有些發慌,不是他膽子太小,實在是上一次的襲擊帶給他的心理陰影實在太大了啊!

白洛笑而不語,他還倒是希望魔鷲王能再來一次呢,上一次他跟魔鷲王交手,只是能在它手下勉強自保,這一次,他的實力比之前提升了數倍,魔鷲王再敢過來,白洛保證打的連他老媽都不認得。

遺憾的是,這一路上倒是風平浪靜,魔鷲王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竟然沒有再次襲擊,這倒讓白洛有些失望,看來下次有時間要主動找他聊聊啊。 漆黑的夜幕下,白洛從飛艇上落了下來,四周十分安靜,連蟲子的鳴叫聲都消失不見。

白洛朝後面的飛船揮了揮手,飛船上的黑幕連忙撤離,這裡還是交給白老大好了,他這小身板,還是別來瞎摻和了。

飛艇很快離去,只剩下白洛一人留在原地,白洛看了下四周,情況有些詭異,這裡實在太寂靜了,寂靜的好像一片死地。

他從手腕上的空間裝備裡面取出一方羅盤,羅盤呈現琉璃色,上面有著幾個鮮紅色的小點,代表著白洛以及隊友的方位。

白洛之前沒怎麼樣使用過,但不代表他不會用,這些小紅點是那些龍衛手裡的羅盤,代表著他們所處的方位和距離。

羅盤上的人分兩波,一波三個人,一波三個人,一波四個人,白洛疑惑,這些人都是他的隊友?不是說只有一隊人嗎?

白洛沉思起來,或許是第一批進入這裡的成員吧,第一批人死在了裡面,身上的羅盤也就留了下來。

他嘆了一聲,起身離開這裡,走上了大路。

這是一條通往清水市的高速公路,白洛降臨的地方就在高速公路旁邊,距離市區大概有四五公里,但對白洛來說並不算遠,同時也是個安全距離。

白洛通過高速公路,走近市區裡面,在黑暗籠罩之下,整個市區靜悄悄的,連路燈都被熄滅。

整個城市裡面只有月光照下來,除此之外,沒有一絲光線,同時也沒有半點兒聲響,讓他有些懷疑這裡是不是變成了一座死城。

手上羅盤上的紅色小點還在閃爍,對方似乎也發現了白洛的到來,那個閃爍著三個小紅點的隊伍正在向著白洛靠近,速度很快,而另外代表著四個小紅點的隊伍一動不動,八成就是已經陣亡的幾位老兄了。

白洛繼續往前走,黑夜也無法阻擋他的視線,在這裡,地面上漸漸被刻畫上了鮮紅色陣紋,像是某種獻祭法陣,白洛在跟另外一支隊伍不斷靠近的同時也接近了陣法的中心。

白洛遮蔽好氣息,逐漸靠近法陣,在那裡,他看到了震驚的一幕。

那隻一座由白骨累積而成的祭壇,祭壇高十米,周圍用鮮血刻畫上紅色的陣紋,在白骨最上面,卻是空無一人。

「祭壇?還是別的什麼?」白洛暗中猜測著,這麼重要的地方不應該派人把守的嗎?

在他猜測的同時,另外三個小點跟他的距離已經十分接近了。

遠處,濃濃的黑霧湧現出來,如同滾滾而來的一片浪潮,鋪天蓋地地卷了過來,看的白洛眉頭直皺。

這些黑色霧氣像是一隻吞噬一切的猛獸一樣,將經過的所有建築都吞噬殆盡,所過之處,根本看不出是否有過其它建築,或者說,這層黑霧,連白洛都看不透。

黑霧距離白洛還有七八百米的距離,白洛就已經產生了警惕,打起了一個不對就立馬離開的念頭,他低頭看了一眼羅盤,羅盤上顯示的三個小紅點正在向他飛速靠近,而方向,也正是黑霧蔓延過來的方向。

白洛皺了皺眉,這股鋪天蓋地的黑霧對感知的屏蔽能力很強,即使是他,也只能隱約感覺到黑霧前方有幾道人影而已,索性這幾人速度都很快,白洛也看清了這幾人的樣子。

黑霧前面一共三個人,一個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穿著白色衣物的年輕女子,以及一個三十多歲的大漢,還有一位跟白洛年齡相仿的女孩兒。

前兩人白洛不認得,但這最後一位,看看她,白洛露出了一絲笑意。

那名女孩兒穿著黑白風格的外套,就兒童裝一樣熊貓裝,兜帽上還帶著兩隻萌噠噠的熊耳朵,看上去就像一隻人形的小熊貓一樣,白洛一眼就認出了這個跟他相處了數年的少女。

這就是械天龍王所說的驚喜是嗎?白洛懶得吐槽了,直說不就好了。

三人見到白洛,那名處在中間的女子跟大漢早有所料,沒什麼意外,最意外的要數萌寶了。

「咦?洛洛,怎麼是你?」萌寶驚訝道,掩飾不住眼中的驚喜。

三人經過白洛身邊,白洛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還是跟他們一起奔跑了起來,後面那股濃濃的黑霧給他一種強烈的不安感,像是生人對死人的極度排斥。

中間那名女子最先開口,她的視線在白洛身上一掃而過,急促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女子說完后挑了個方向,疾馳而去,白洛簡單地跟萌寶打了個招呼,跟在女子身後一起朝著那個方向離開。

萌寶一路上倒是很激動,想開口,但看了一眼背後的黑霧,嘴裡的話都重新咽了回去,還是先離開這裡的好。

幸虧幾人都是頂級的修士,白洛稍稍感應了一下,那名三十歲上下的男子身上孕育著旺盛的生命力,在白洛的感知中,好比一隻熊熊燃燒的火爐,什麼都不做,渾身散發的氣血也足夠駭人。

這人給他的感覺不像是人類,反倒更像是熊霸天那樣的妖王一般,而且還是把整個妖王的力量壓縮在小小的人體當中,他的實力,怕是比化為人形的熊霸天也差不了多少。

而那名女子,白洛沒有仔細感應,但他放出去的感知如同泥沉大海一般,沒了音信,很明顯,對方的精神力比他還要高出不少,白洛現在已經有了獨擋五階的資格,比他的精神力還高的,這名女子的實力已經呼之欲出了——五階!

白洛有些吃驚,這場任務竟然出動了兩名五階來解決?要知道,每一個五階在龍國裡面都是不得了的大人物,核心中的核心,僅次於龍王的那一批人,細數出來,整個龍國裡面擁有的五階數量也不過幾十位而已,在這裡,卻一次性碰到了兩個。

從側面也可以看出上面對這次任務的看重,不僅出動了兩名五階,就連白洛跟萌寶都派了出來,白洛的實力比得上一名五階了,而萌寶,實力雖然跟白洛一樣只有四階圓滿,但要論作用,連五階修士都未必能比得上她。

黑色霧氣涌動速度很快,而且在黑霧影響下,幾人的感知都受到了極大的屏蔽,連帶著速度都減緩了不少。

「這些黑霧是什麼東西?」路上,白洛一邊奔跑一邊開口問道。

「不清楚。」那名女子淡淡地回了一句,沒有繼續回答的意思。

萌寶接著道:「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啦,我們也是剛剛才來,剛才看整個城市都古古怪怪的,就先深入看看,結果還沒到裡面,就遇到了這種怪事。」

萌寶聲音聽上去有些鬱悶,白洛大致了解了情況,看樣子他們三個來的時間並不比他早太多,可能是他們三個觸發了什麼屏障,導致這些黑霧湧現了出來。

萌寶的性格比之前也大膽了不少,白洛也早有所料,他們幾人裡面,萌寶是最先被放出去的,到現在為止,萌寶應該已經出去兩三年了,都在執行任務。

論實力,不管是白洛還是驚蟄,都要比萌寶強出不少,甚至後來者居上的達克寧也超過了萌寶,但最先放出去的卻不是他們三個中的任何一個,而是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熊貓。

不是因為她實力有多強,而是她的特殊能力——命運庇護。

每一名天生神靈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殊能力,或許不止一個,但裡面總有一個作為主導,就好比白洛的饕餮盛宴,莫麗卡的戰神兵器,越早跟隨他們的能力,發揮的餘地也越大。

白洛他們的能力從小就顯現出來了,他本人擁有強大的吞噬能力,驚蟄可以操控自然能量,艾薇兒所學的魔法威力都會被放大十倍以上,達克寧能跟亡魂溝通,除了狗傲天因為特殊原因一直沒有覺醒能力之外,他們幾人的能力早在小時候就初露端倪。

當然,狗傲天靈敏的鼻子大概也能算上,不過他屬於天生神靈的能力一直遲遲沒有覺醒,白洛他們最初以為萌寶跟狗傲天一樣,還沒有覺醒,直到後來他們才發現,萌寶的能力其實早就覺醒了,只是他們沒有注意到而已,不僅是他們,就連萌寶自己都是一臉懵逼,不曉得什麼時候多出來個能力。

也怪她的能力實在特殊,最開始連落葉老師他們都沒有發現,甚至千面老師都差點兒被矇混了過去,確認再三,才肯定了這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命運類能力。

命運類能力要比極其稀有,在整個龍國歷史上也只出現了數次而已,目前龍王裡面唯一精通這類能力的只有一個人——神機龍王鍾神機!

而且鍾神機的命運類能力還是自主修鍊得來的,而非萌寶這種天生就有,連龍王都垂涎三分的能力,萌寶竟然一出生就有,足以證明這類能力的稀罕了。

萌寶的命運庇護玄之又玄,但總的來說能力也很簡單,就是幸運,極度的幸運,無論是多麼危險的情況,都會保留住一線生機,這也是龍王最先將萌寶放出來執行任務的緣故。 白洛最開始知道萌寶能力的時候,心裡跟恰了檸檬一樣,難怪每次搶肉吃,都是萌寶搶到的最多,原來根本原因在這裡!

咳咳,知道這個能力之後,很多事情都解釋的通了,難怪他們一開學,萌寶就被陳老爺子收為關門弟子,萌寶都不願意,陳老爺子還眼巴巴地湊上來。

還有在那場狩獵賽裡面,萌寶基本上都沒有出力,完全是躺贏啊有木有,就算遇到危險情況,萌寶也總是穩穩噹噹地苟到最後,半點兒傷都沒有!

白洛心酸到想哭,如果不是萌寶經常跟他搶飯吃,他肯定很歡迎萌寶能有這麼能力。

萌寶被最先放出來也是這個原因,只要由她在,哪怕她從頭到尾不出半點兒力氣,執行任務的小隊傷亡率也會大幅度下降,這幾年裡萌寶看似執行的任務不少,但基本上跟她一起執行任務的小隊成員都把她當吉祥物一樣帶著,真正危險的時候並不多見,就算有,大多到最後也都化險為夷。

幾人出了清水市的範圍,黑霧沒有繼續追趕,而是將整個城市包裹了起來,讓他們看不清裡面的情況,整個城市都被一團迷霧所籠罩。

四人看到後面的黑霧不再追趕,也沒有大意,而是遠遠退出十里距離,布置好各種結界和防禦措施,這樣就算有異變發生,他們也能留出來一定的時間反應。

等準備完畢,萌寶從空間裝備裡面拿出來一個別墅模型,往裡面吹了口氣,扔在地上,『嘭』的一聲,地面上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但擴大了上萬倍都不止的小型別墅。

「洛洛,靜姐,大熊,你們快進來啊。」萌寶嫻熟地朝著三人招了招手,那名被叫做『靜姐』的女子眼角抽了抽,中年男子也是忍不住咧了咧嘴角,知道的以為他們在執行任務,不知道還以為他們出來度假的呢。

兩人也沒客氣,走進了萌寶的小別墅裡面,白洛跟在他們後面進了房間里,一進門,白洛就覺得別墅里的擺設十分熟悉,好像在哪裡見到過一樣。

他們說我是害蟲 唔,對了,這裡貌似跟萌寶她們以前跟青青老師一起住的那棟別墅一樣,白洛去過幾次,所以看到這裡面的擺設,才會覺得眼熟。

萌寶笑嘻嘻地倒了幾杯茶,幾人坐在沙發上,四個人圍在一起,中間是一隻棕色的茶桌。

那名女子最先開口,語道:「你就是白洛吧?之前聽說過你,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次行動的負責人王靜,代號騎士,這位是陳熊,代號蟲王,至於那一位,你們應該早就認識了吧?」

白洛點了點頭,回道:「確實,我是白洛,你們了解的那個白洛。」

那名大漢憨厚地笑了笑:「早就聽說白兄弟你的大名了,這次第三戰區能夠打贏,多虧了你啊。」

萌寶迫不及待地問道:「洛洛,你真的上戰場了嗎?我好像聽說你打死了蘇維埃的一個五階,真的假的?」

白洛不緊不緩地回道:「是真的沒錯,但那是在戰友們的幫助下,僅憑我一個人,可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王靜和陳熊聽了之後都暗自點頭,不居功不自傲,不得不說,白洛給他們留了個不錯的第一印象。

囂張王妃難馴養 陳熊砸了下手掌,嘆息道:「可惜我沒辦法上戰場,不然非得跟白兄弟並肩作戰不可。」

王靜瞥了他一眼,語道:「你都三十多歲的人了,比械天龍王年齡都要大,去了能幹嘛?」

陳熊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他比白洛他們大了整整兩輩,就算打贏了,也得不到國運的加持,戰爭雖然兇險,但也是這些年輕人不可多得的機緣,龍王們有著自己的考量。

白洛笑了笑:「這次我們一起執行任務不也一樣?」

陳熊愣了一下,笑道:「也對,是我糊塗了,這次行動比戰場上還要兇險,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丟了性命,但白兄弟放心,只要有我老陳在,包你沒事。」

白洛跟兩人交談起來,倒也沒有太多的尷尬,同時白洛也了解了不少他們的資料,這兩人都是跟械天龍王還有墨龍王一個時代的人物,論實力,自然不能跟兩位龍王相比,但也算是那一代裡面僅次於兩位龍王之下的天之驕子了。

能跟這兩位龍王處在同一個時代,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在兩位龍王的光環之下,所有天才都黯然失色,王靜跟陳熊放在哪個階段,都是最頂尖的天才,但跟兩個龍王相比,終究還是差了不少。

如果將兩位龍王比作白洛他們,那這兩人差不多就相當於姚嵐和沈萬達那樣的天才,最不濟也是李若曦和伊夢夢那樣的頂級天才。

幾人又談了一會兒,陳熊越說越起勁,尤其在談到兩位龍王的過往經歷,這個憨厚的大漢嘴裡唾沫星子噴的到處都是,口若懸河,不知疲倦地講述兩位龍王過去的種種傳說,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這位八成也是那兩位龍王的迷弟之一了,最後還是王靜給這廝找了個房間,將他丟了進去,這才算清凈了不少。

王靜找了個由頭回了自己房間,將大廳留給兩個年輕人,她這點眼色還是有的。

當這裡只剩下白洛跟萌寶兩人,萌寶顯得有些局促,端端正正地坐在沙發上,但白洛能感覺到她有些緊張。

白洛不由得感到好笑,指了指自己,調笑道:「我就那麼可怕嗎?」

「啊?沒有,沒有,就是,唔,這段時間你過的怎麼樣?」萌寶最開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白洛淡淡一笑:「還不錯,倒是你,經常外出執行任務,應該很危險吧?」

「有嗎?我怎麼沒感覺?」萌寶摸不著頭腦。

白洛嘴角抽了抽,估計也就你這麼認為了,反正你是不會出什麼事。

房間再次安靜了下來,白洛感覺萌寶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一樣,難道是有什麼事情不好意思說?

白洛洒然一笑,問道:「萌寶,這可不像你的風格,有什麼話直說就是了。」

「啊?哦。」萌寶手指攪在了一起,臉蛋微紅。

「那個,我聽說你在戰場上搶了蘇維埃的一個女將軍,真的假的?」

白洛露出瞭然之色:「你是說諾拉吧?這件事情這麼快就傳開了嗎?」

萌寶驚了一下:「竟然是真的?」

「什麼真的?」白洛搞不清萌寶什麼意思,好像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萌寶猶豫了一下,問道:「有人說你喜歡那個女將軍,不然怎麼會冒著那麼大的風險把人家從蘇維埃裡面搶回來,這個也是真的?」

「哈?」白洛哭笑不得。

「誰在亂說?諾拉今年才十三歲啊,我像是會對她下手的人?」

「十三歲?」萌寶也愣住了,好像跟她了解的不一樣啊,唔,對了,她只聽說白洛搶回來的是個女將軍,其它的並沒有多問,下意識之下就將那個人當成了跟她差不多大的少女了,或者比她還要成熟一些的女性。

畢竟,能成為蘇維埃將軍的人,怎麼想,年齡都不會太小吧?實力也一定非常可怕才對。

白洛忍著笑意將在戰場上發生的一切都敘述了一遍,萌寶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鬧了個大紅臉,不好意思地跑回了房間裡面,白洛笑了笑,也找了個房間睡了下來。

一晚上倒是沒有什麼意外發生,對他們這種等級的強者來說,就算睡著,意識也是十分敏銳的,一旦有什麼意外發生,他們很快就能醒過來。

到了第二天,等白洛醒過來,四人再次集合,來到了別墅外面,萌寶將別墅一收,落入了空間裝備裡面,但當他們看到昨晚這座城市的時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籠罩整個城市的黑霧已經消失不見,但隨著這些黑霧一起消失不見的還有整個城市,原地只剩下一片平地。

「搞什麼鬼?」白洛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座百萬人級別的大城市說不見就不見了,逗我玩兒呢吧?

他們的心都沉了下來,這個城市原本有上百萬人,這百萬人是生是死,到現在也沒有個準確說法,這下不僅是人,連整個城市都不見了,他們還執行個鬼的任務。

王靜算是執行過多次任務的老人了,對這方面有些見識,幾人上前,注意到整個城市小時候原地只留下來一整塊兒漆黑的地面,不管是水泥還是石板,都消失不見,只剩下這樣黑色的泥土,她也第一次遇到這樣詭異的情況。

沉思之後,王靜語氣越加凝重起來:「這手筆,一般的邪神碎片遠沒有這麼大的能力,很可能那個邪神碎片只是一個幌子,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被一起帶進來了!」

幾人都嚴肅起來,同時心底沉甸甸的,彷彿有塊兒巨石壓在了心頭上,冥冥中,好像有某種不可名狀的存在盯上了他們。

王靜話音剛落沒多久,一股濃郁至極的黑色霧氣就從地面上瘋狂湧出,在眾人尚未反應過來之前,就將他們一股腦兒吞噬進去。 黑色的霧氣將白洛等人徹底卷了進去,沒有一絲徵兆,快到白洛他們都來不及反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