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三人站在公告面前,一看。內容不負責,可以說是非常的簡單。

「這就是打工給城主夫人做新衣服嘛!」

芙蓉撇撇嘴,有些不悅的說道。

「嘿嘿,這位小姑娘,你說的不錯!城主是個出了名的怕老婆,一旦老婆不高興,就會要這血色飛鳥的羽毛來做衣服!然後就會全城出動!」

小新立馬反駁道:「什麼城主,堂堂一成之主,還怕老婆?難道他老婆還能是個公主不成?」

小新說著,有意無意的看了芙蓉一眼,芙蓉白了小新一眼,沒有搭話。

「嘿,你們幾個人是外地人吧,有所不知啊!這個城主夫人,可厲害著呢!別說在家裡,就是在外面,一聲令下,讓城主往東他就不敢往西!」

小新繼續說道:「男人不應該堂堂正正的,立於天地之間嗎?被一個女人管教,真的是……嘖嘖!」

唐玉給小新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小新少說點。

而唐玉則開口問道。

「血羽城乃是血羽府的主城。這血羽府不小,按理說這個城主也應該是府主,所以應該是非常有實力才對。怎麼如此懼內,還望老伯指點一二。」

「咳咳!」

那老伯咳嗽了咳嗽,似乎對於唐玉的態度很是滿意。

慢慢的說道:「這個血羽府雖然不小,可這府主卻是不行,尤其是他這個老婆那來頭可是大了!」

「別說血羽府,就是整個黃州,城主夫人那娘家,都是大名鼎鼎!」

「凌雲閣你們可聽說過?城主府人就是凌雲閣的大小姐!別說區區血羽府主,就是黃州州牧來了,也得客客氣氣的!」

「而且聽說,血羽府主這個位子,就是老丈人給他弄的呢!」

唐玉三人點頭,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

「可凌雲閣又是什麼地方呢?」

老伯眼睛一瞪,「你們連靈韻閣都不知道?」

「那可是黃州最大的一家賣兵器的產業了……不僅僅是兵器,就連那些高來高去的修鍊者,也都愛買他們家的東西!」

「所以說,寧可惹上黃州官府,也不要惹上靈韻閣!」

……

「這樣一來,問題就很清楚了!既然是城主為了討好這樣一個大人物,那麼必然會出高價,匯聚到的武者一定不少。我們混入人群,一來能夠得到不少血羽山的資料。」

「二來嘛,也能夠省不少事!畢竟那可是荒山野嶺,武者之間相互殺人越貨的事情,也不在少數!」

唐玉下了決定。

於是一行三人去報名。

身形修為通通偽裝了一番之後,報名順利通過,還領取到了一些銀錢。

「你們三個聽好了啊!出發的日子是三天以後,若是三天以後不來,可是會被全黃州通緝的!」

辦事的人口氣很大。

唐玉三人也不想惹麻煩,偽裝的實力都比較低。

其中唐玉的實力最強,不過是武師三重,而芙蓉和小新都是武師一重的。

可芙蓉的容貌,即便是狠狠的修飾毀滅了一番,那種王室的氣質,還是讓她在糟亂的人群之中,顯得分外顯眼。

於是,就有人不知不覺的湊了過來。

「美女,看你也要去血羽山上弄點錢花花?」

那漢子一看芙蓉領取的牌子乃是武師一重。

立馬又笑著說道:「不如,讓哥哥我來保護你,你只要把你收取的銀兩給我一半,到時候我必然保護你的安全!不讓你掉一根毫毛!」

說著,還將手中武師五重的牌子亮了亮。

這乃是一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事情,強者擁有更多的話語權,本來無可厚非。

唐玉三人都已經武官以上,倒也算不上弱者。

芙蓉直接搖搖頭回絕。

可是那人卻有點不依不饒的意思,「美女,你放心,我不是壞人!」

但是臉上的笑容之中,卻滿是猥瑣之氣。 秀才幹笑了一聲,說道:「還不趕快謝過大老闆,大老闆今天高興,放你一條生路,你要把握住哦!」

「謝謝大老闆。謝大老闆不殺之恩。」賀豐收說道。

「那就來吧。」

屋子裡的燈光暗了,暗的看不見了那個花瓶,不知道花瓶里那個老妖走了沒有。

不一會兒,一個年輕的女子被帶上來。賀豐收仔細的一看,好像是在山洞裡見過的那個歇斯底里喊叫的女子,女子經過了打扮,像是剛剛洗過澡,頭髮濕漉漉的。

「你們可以開始了。」黑暗裡那個嘶啞的聲音說、那是怪物的聲音,敢情怪物一直在盯著他們。

「開始什麼?」賀豐收不解的問。

「你們兩個,一個男人一個女人,能幹點什麼呢?我想不會讓我來教你們吧?你們要,賣力哦,這樣才會愉快的活著,活的時間長一些。」秀才在一旁說。

賀豐收明白了,這些人不但是怪物,更是變態狂。

竹馬之婚,老公拜託拜託 那個女孩主動的上來了。賀豐收感到不知所措。這是在兩個變態狂面前的苟且。

「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賀豐收像是自言自語。

「為了活命、」女孩說道。

「那個怪物是這裡的老大?」

「聽說是。」

「她為什麼能夠控制這裡?」賀豐收不解的問。

「她有自己的招數,據說是給這裡所有的管理人員下了毒,一種熱帶雨林的毒。只有乖乖的聽話,否則就會毒發身亡。」女孩邊動作邊說道。

「你在這裡多長時間了?」

「半個多月了,我來的時候這裡就有一批女孩,聽說訓練了一個多月,聽話了就把她們賣了。」

「賣到哪裡了?」

「不知道,聽說是公海上,也可能是某一個海島上。是富家子弟的玩物,和那些變態狂的獵奇對象,或者做地下器官交易。」

「什麼交易?」賀豐收不解的問。

「就是器官交易,比如你的這裡不行了,可以給你換上更年輕更有力的。」女子纏繞這賀豐收,在他耳邊說道。

他明白了,這裡就是一個魔窟。 不周記 又問道:「聽說沒有聽說一個叫梁滿倉的來過這裡?四十多歲。可能幾個月前就來這裡了。」

「幾個月了,說不定早就變成山間的一把肥料了。」

「不,不久前他發出來求救的信號。」

「聽說東邊有一個蟬幫,哪裡天天打仗,政府已經癱瘓,有很多地下場所。如果能出去,你往那邊去打聽打聽。」

「啊——」昏暗裡,賀豐收聽見不遠處的花瓶里傳出來低微壓抑的聲音,一定是那個怪物激動了,於是就加大了身上的力度,女子很配合,看來,兩個人的春戲怪物比較滿意。

「想辦法逃出去。」賀豐收伏在女子的耳邊說。

女子搖搖頭。

「我會想辦法的,你知道就行了,到時候我會救你們的。」

······

或許是兩人的表演怪物比較滿意,回去的時候,竟然沒有給賀豐收戴上頭套。賀豐收仔細觀察了在,這裡除了前面的大廳營業賭場以外,這裡是他們辦公的場所,或者是圍繞那個怪物服務的人員,然後就是靠近主建築兩旁的看場子人員。靠近山腰是幾個關押各種人物的地方。

要是逃走,就要先解決這裡的武裝,然後控制那個怪物,解救人質。凌晨是他們比較放鬆的時候。

回到牢房,見賀豐收一身的新衣服,幾個人都驚訝的望著賀豐收。潘玖過來說:「大哥,你家裡是不是打過來錢?你是不是就要走了?」

「不要問。」

「你要是回去了,能不能去我老家看看,不知道我奶奶還活著沒有,我想我奶奶了。」潘玖黯然的說。

「現在後悔了。後悔不該跑到這裡了?」

「有點後悔,後悔沒有好好讀書,後悔不聽奶奶的話。」

「睡吧,明天早點起來。今天晚上都不要說話,好好睡覺。」

「好,我聽你的,我說的事你可要記住啊,大哥,我就一個親人了,你一定要去看看我的奶奶,告訴她我很好,在這邊就要發財了,等等就回去看她。」潘玖繼續說道。

賀豐收不搭理他,翻身就睡了。

黎明時分,賀豐收捅了捅潘玖。潘玖咕噥了一句,睜開眼睛,看著身邊幾個在酣睡的傢伙,說道:「幹嘛,再睡一會兒。」

「跟著我,走。」

「咋走?」

「你不要多問、」

「他們幾個呢?」

「把門給他們留著,到時候他們會跑出去的,除非他們是豬,不想走了。」

潘玖將信將疑的看著賀豐收。他走到門口,輕輕的一撥拉,門就開了。

前面是看守的房間,房間里傳出來鼾聲。賀豐收撬開門,先把兩個人的槍拿在手裡。然後把兩個看守綁了,兩個傢伙睡夢裡不知道咋回事,想掙扎已經晚了。被賀豐收結結實實的捆上,封住嘴巴。

賀豐收把一支槍扔給潘玖,潘玖興奮的握著槍支。

「把這兩個傢伙槍斃了吧,他們不少作惡。」潘玖說道。

「走,快走。」賀豐收拉住潘玖,沿著牆根,來到大門口,那裡有兩個荷槍實彈的傢伙。潘玖老遠就開始瞄準。賀豐收連忙把他的槍按住。

「聽我的命令。」

慢慢的靠近兩個門崗。距離一個門崗近了,賀豐收撿起一塊石頭,瞄準那傢伙的腦門扔過去。「嘣」的一聲,那傢伙應聲倒下。

另外的一個傢伙不知道咋回事,看見同夥莫名其妙的倒下了,猛地拉開槍栓。「誰、不說就開槍了。」槍口胡亂的照著四周。

趁那個傢伙沒有明白過來,賀豐收從黑暗處兔子一樣的跳起來,一下子就擰住他的脖子,一用力,「咔嚓」一聲,這傢伙已經沒有了聲息。

潘玖過來。用槍支搗住他的頭,說道:「他死了,你殺死了他。」

「不要說話。走。」

兩人快速的往後面的辦公區跑去。大廳里的燈仍然亮著,裡面的賭徒在叫嚷。

順著白天看好的路線,很快繞過大廳,奔那個怪物住的地方去。快到近前,前面沒有了路,只有一麵灰突突的牆壁。

不對,這裡明明是一條路。賀豐收沿著牆壁尋找,看這裡是不是有機關。忽然,一道強光燈照射過來。 面對這樣的公然調戲,芙蓉臉色自然很不好看。

而小新,更是直接打算動手。

小新雖然身體之中的修為被壓制,無法繼續精進,可是脾氣卻還是在的。

就在此時,不遠處突然打了起來。

吵鬧聲瞬間將這裡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就你這樣三腳貓的功夫,還敢來騙錢?真以為我血羽府是吃素的?」

順著聲音的源頭,之間一個婷婷玉立的少女,踩在了一個大漢的胸口之上。

而那個大漢看起來至少有兩個少女體型那麼大。

「這位姑娘,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你繞過我這一次吧!」

「傳令下去,若是誰敢假冒修為,胡亂領錢,一概投入大牢之中!關上三年再說!」

「是!」周圍幾個下人都很小心的回答著。

看的出來這個少女的身份地位都不低。

「還有,誰敢擾亂整個狩獵團的紀律,一律嚴懲!」

少女的話,猶如聖旨一般,很堅決的傳達到了所有的報道點。

先前那個想要跟芙蓉搞點事情的人,也退卻了。

畢竟大家說到底,都是為了血羽府的錢,若是因為別的小事,毀了這個事情,那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唐玉幾人畢竟實力都比較強,對於剛剛那個人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畢竟只是一個武師三重的人,猶如跳樑小丑一般。

很快的,整個隊伍就要出發了。

大多數人都走在地上,而隊伍的中間,則是一行馬隊。

而為首的,是一個打扮的極其精緻的男人,似乎每一根鬍子都經過精心修飾過的一樣。

「估計那個就是血羽府的府主了,跟個小白臉一樣!」小新雖然容貌也不凡,可他不喜歡打扮,所以有了這樣的論調。

而芙蓉立馬說道:「人家既然能夠被那麼大勢力的小姐看上,除了容貌之外,必然還有別的地方比較出眾!不要以貌取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