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片空間中,蘇善就是神。

能夠像神一樣,對這片空間進行隨意改造。

此時魏武侯的眼中,這一刻蘇善的形象被無限放大了。

站在魏武侯面前的,早已不是一個髒兮兮的乞丐,而是一個霸氣無雙的人物。

魏武侯所處這片空間中的場景也在不斷變化之中,天上、地下無盡火焰橫空而出。

二人就站在這片火紅的天地中,周圍火海之中,無數條巨大的鎖鏈冒出來,每一根鎖鏈上都捆綁著一個人。

這是蘇善用精神力量模擬出來的一方無間地獄!

此時蘇善,就是這方無間地獄的至高主宰,下方那些鎖鏈上捆綁著的人,都是生前做盡壞事、惡事之人,死後這才進入無間地獄之中,身受紅蓮業火焚燒。

無數的鎖鏈,一頭捆綁著罪惡滔天之人,一頭出現在蘇善的手中。

蘇善手中鎖鏈一晃,下方無數惡鬼就會發出凄慘的叫聲。

「幹什麼,幹什麼用鎖鏈鎖著我?」

「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們都是什麼人?」

此刻魏武侯也被一條大鎖鏈鎖住了。

魏武侯看看身上捆綁著的鎖鏈,驚叫道。

魏武侯周圍,圍著許多惡鬼。

這些惡鬼似乎已經在這兒待了許久,也受了很多的痛苦、折磨,臉上早已麻木了,對於魏武侯的話根本不聞不問。

「啊,不要折磨我,不要折磨我!」

「我想死,讓我死,讓我繼續死啊!」

「天吶,我怎麼還在這裡?我這是待了多久,一萬年,十萬年?」

「饒了我,饒了我!」

「我想投胎,就算是做豬、做狗、做畜生,我也不想再待在這兒了!」

「…」

魏武侯周圍,無數惡鬼哀嚎,口中發出慘叫。

一時怨氣衝天,更是讓得下方紅蓮業火熊熊燃燒起來,火海在這些慘叫聲之下越來越旺盛。

「這裡究竟是哪裡!」

「誰能告訴我,這裡究竟是什麼鬼地方啊!」

霸愛囚情:就是吃定你 「咳、咳、咳」

魏武侯下了幾次火海之口,就直呼受不了。

「呼~~~」

一股力量將魏武侯從下方火海之中抓了起來。

魏武侯以為不用受苦了,可看看四周環境,卻發現自己居然在一個巨大的手掌之上。

此時那隻巨掌的主人,已經將之託起,放在眼前觀看起來。

魏武侯跌坐在巨掌之上,看著面前的高大身影,眼中露出一股驚恐。

「你這小鬼,身前作惡多端。死後也不能安生,必須在本神這無疆地獄岩海之中受苦十萬年!」

那高大身影張口,說話的聲音非常之大,震得魏武侯耳膜一陣陣的疼痛。

「我死了,我變成了鬼,我現在在地獄之中受苦?」

魏武侯口中喃喃自語,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凡所有惡鬼,每日必須受本神鞭笞九次!」

「因為你面目可憎,所以懲罰雙倍!」

「啪」

「啪」

「啪」

「…」

…………

……



無間地獄之中,魏武侯承受著與其他惡鬼一樣的痛苦。

不,是比其他惡鬼還要痛苦的經歷。

那什麼無間地獄之神,似乎在故意針對他。

別的惡鬼只需要懲罰一倍,他卻需要懲罰雙倍甚至更多。

開始的時候,魏武侯心中還有怨恨。

可是時間久了,魏武侯就和其他惡鬼一樣,麻木了。

無間地獄空間中,魏武侯承受了百年之苦,最終終於崩潰了過去。

然後,魏武侯被這方精神空間排斥了出去。

外界,魏武侯此時雙眼無神,一副獃滯狀態,好像丟了魂一樣。

魏武侯的反常情況,很快就被身邊之人注意到了。

「魏兄」

「魏兄」

「魏兄」

「……」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魏武侯一清醒過來,就急忙捂著自己的腦袋,一副痛苦之狀。

「是你,是你!」

魏武侯忽然看到了對面的蘇善,眼神中帶著驚恐之色,大聲吼道。

「魏兄!」定桃侯一聲沉喝,聲音中蘊含了一股真元之力。

魏武侯聽到有人在耳邊呼喊自己,這才恢復點意識,看向定桃侯。

「侯爺,這裡有鬼,我們趕快離開這裡!」

「我要快點離開這裡。」

「我要離開這裡。」

「……..」

定桃侯的眼中,此刻的魏武侯有些神經兮兮的,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定桃侯看著此時魏武侯的狀態,眉頭微皺。

「怎麼個情況,那傢伙莫非得了失心瘋了?」

「不知道。」

石柱這邊,許多人眼神碰撞,相互交流之中。

對方要走,這對於石柱等人來說,可是一個好消息。

魏武侯這麼一鬧,定桃侯就知道,這次計劃失敗了。

從武瘋子到來之後,定桃侯的計劃其實就已經泡湯了。

本來定桃侯還想要一搏的,雖然勝算不是很高,但卻並非沒有機會。

只不過,如今魏武侯都這樣了,這讓定桃侯感覺到,這周圍似乎還隱藏著一股他所看不到的危險。

未知的危險,才是最讓人感覺到恐懼的。

為了安全起見,定桃侯也就順勢下坡,準備撤退了。

「我們走!」定桃侯大手一揮,然後率先向後飛去。

魏武侯帶來的十個強者,定桃侯一眾下屬,都是驚訝地看著定桃侯離開。

「侯爺…」

定桃侯走了,魏武侯瘋了,眾人再留在這兒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很快,定桃侯的百萬大軍撤退了。

十名破天境強者,也帶著有些瘋瘋癲癲的魏武侯上了定桃侯的巨型戰艦,乘坐戰艦離開此地。

「文琴太子手下,果然個個都是人才。」

「蘇先生今日相助,我白憐峰上下記在心裡了。」

此刻定桃侯等人都走了,石柱這才向蘇善道謝。

「峰主說的哪裡話,在下可是什麼都沒做啊!」蘇善無辜道。

既然你想藏拙,那就隨你好了。

對此,石柱只是笑笑,並未糾結。

石柱周圍,許多人都是驚訝地看著蘇善。

今日自己等人能夠安然脫困,都是此人的功勞?

女人,吃完請負責 很多人都是不信。

不過峰主都這麼說了,眾人也不好反駁,只能將疑問藏在心中。

此地事情已經結束,石柱等人很快就回去了。 石柱等人走後沒多久,彌天大陣崩散之地,那處已經荒廢的樹林中,忽然又有一群人冒了出來。

「雲大人,咱們不是奉武王之命,前來捉拿東齊餘孽的嗎?為何在此處停歇?」

人群中,有個人站出來,看向一旁相貌平平的男子道。

這名相貌平凡的男子,雲大人,正是這群人中的領頭。

此時雲大人看向石柱等人離去方向,眼中閃過一抹驚奇。

「東齊餘孽固然要追,可是武王吩咐的另一件大事,也需要有人去做。」

「既然在這裡碰上了,少不得要試探一番!」

雲大人看著已經走遠的石柱等人,沉聲道。

二人所說的武王,正是大風聖朝原來的武天王。

武天王建立武王庭之後,就自稱武王。

這些人,都是武王派出來剿滅東齊王庭餘孽的。

只因那餘孽逃到了白憐峰附近,雲大人這才帶著眾人一路追趕到這裡。

從石柱遇險、武瘋子攪局,再到後面的定桃侯等人莫名撤退,這一切都被雲大人看在眼中。

如今石柱他們離開了,雲大人這才帶著手下之人出來。

看樣子,這雲大人似乎要對石柱他們下手。

「武王吩咐的另一件大事,我怎麼不知道?還請大人示下!」方才說話之人眼中閃過一抹狐疑,對雲大人恭敬道。

此時雲大人帶來的這群手下,都是疑惑地看著他。

「白將軍,東齊餘孽那兒就交給你處理了。趕緊帶著你的人離開這裡,否則亂了武王的大事,別怪本侯沒有提醒你。」雲大人看向那說話之人,臉上露出了一股不耐煩之色。

極品前任 「你…」

「是,下官這就前去,捉拿東齊餘孽!」

白將軍臉色微沉,不知為何,居然忍了下來。

「我們走。」

「是,將軍!」

白將軍一聲沉喝,就有一群身穿白色金甲之人出列,跟著白將軍離開。

「侯爺,您為何要將白將軍他們趕走?」

雲大人手下,一個人有些不解地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