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看完這本書之後,他便回到意識空間,開始審視自己學會的這三個魔法。

就像他模仿生命之水的結構,可以製造出治療水球一樣。通過改變施展魔法時的元素排列,他可以讓魔法具備更多特殊的功能,比如可以反彈聖光的冰鏡,也是魔法精細控制產生的結果。

他應該在這方面投注更多的注意力。

《魔法概論》在講到這方面的時候,用冰箭術舉了一個例子。通過調整元素凝聚時的比例,法師控制冰箭術,可以選擇讓它的穿透力更強,或者讓它凍結的能力更強。因此,本傑明模仿這書中的方法,施展了一次碎冰術。

往常,為了提升碎冰術的威力,他會不斷壓縮冰塊,直到它變成一根細微的針。可現在,他卻試著讓冰塊碎裂開來,越碎越細、越碎越細……直到最後,本傑明甚至感覺,自己召喚出來的不是固體,而是一陣閃著光的霧氣。

看著這團上下飄飛的冰霧,想了想,本傑明先是調整它們的內部結構,讓它們的凍結能力提高。隨後,他又召喚出一個大水球,讓兩者碰到一起。

那一瞬間,本傑明只感覺眼前一花。還沒來得及看清楚發生了什麼,那顆巨大的水球就被凍成了一個冰坨坨,哐當一聲掉了下來。

本傑明頓時感到一陣驚喜。

這種凍結能力,基本上只有冰針才能夠具備。可是冰針又只能近距離攻擊,條件太苛刻,所以本傑明還是有些苦惱。而現在,把冰塊粉碎成的冰霧,他卻可以控制它們飛出很遠!

這對於本傑明戰鬥能力的提升,可不只是一點兩點。

厲害了……

激動之下,本傑明離開意識空間,回到現實之中,準備試驗另一個調整方向。而在現實之中,現在時間是夜晚,一行人都已經安營紮寨,準備休息。

想了想,本傑明悄悄走出營地,來到附近的一塊山石附近。然後,他便用心念施法的技巧,放出了碎冰術。

冰霧很快成形,而這一次,本傑明則是往堅硬的方向,調整構成冰霧的水元素。很快,調整完成之後,他便推動著這團在月光下亮晶晶,猶如金剛石細小顆粒般的冰霧,朝著眼前的山石緩緩飛去。

轉眼間,冰霧碰到了山石。

本傑明也不由得提起了精神。

只見,那一團閃著微光的冰霧,就跟沒有撞到任何東西一樣,從山石上徑自穿了過去。冰霧的形態自如,連飛行的速度都沒有半分改變。

驚奇之下,本傑明解除魔法,靠近山石,仔細觀察了起來。然而,原本光滑的山石表面,此刻卻像是被白蟻群入侵過後的木板,密密麻麻的小孔,遍布其上。

想了想,本傑明伸出手,輕輕推了一下這塊山石。

手掌接觸石壁的瞬間,他還以為自己推動的不是一塊堅硬的山石,而是一塊質量不過關的塑料泡沫。無數的裂縫在山石上浮現,轉眼間,整塊半個人那麼高的山石就化作無數碎塊,散落一地。

本傑明頓時露出驚喜的眼神。

通過冰霧內部的水元素結構,他讓這些細小的冰晶顆粒彷彿真的變成了金剛石,雖然似乎失去了凍結的能力,但卻可以用無堅不摧來形容。也因此,整個冰霧具備了一種神奇的切割能力。

本傑明相信,哪怕是最兇猛的魔獸,不慎從冰霧中穿過,也會在瞬間變成肉醬。

「有點叼……」

想到這裡,他忽然感覺一陣欣慰。

他所擁有的最強攻擊手段,在時隔這麼久之後,終於又可以更新一次了!

當然,相比之下,這樣一個攻擊方式也不是十全十美。或許是本傑明的控制還不夠,沒辦法讓冰霧碎得更細,因此,它在各種光源之下看上去還是非常明顯。再加上,它有些緩慢的飛行速度,想用它來命中敵人,還是有些操作難度的。

但本傑明並不感到失望。

開什麼玩笑,僅僅只是一個小小的嘗試,就給他帶來了這樣的收穫。如果他能將這種思路繼續下去,用到其他兩個魔法身上,一定還能研究出更多新東西。

就這樣,正當本傑明準備回到帳篷內,接著思考還有什麼可用的辦法時,忽然,透過水元素感應法,他感覺到山腰的那邊,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人影。

「有人?」

因為距離確實很遠,本傑明也感應得不是特別清晰。想了想,他又往那邊靠了一點,然後隱藏在夜色之中,繼續用水元素感應法,觀察那個突然出現的人影。

然而,當他離近之後,他才發現,那根本就不是什麼一個人影。

那是一大群人。 ?本傑明雖然沒有仔細數過,但是大致估算之下,也可以判斷出來,這群人的數量起碼有三十多個。

頓時,本傑明感覺有些不太妙。

儘管他不清楚這些人的身份和來意,但是,即便是一群偶然路過的路人,對於本傑明他們來說也夠麻煩了。畢竟,他們選擇走這種偏僻小道,就是為了躲避大部分人的目光。撞上一群人,不就正好把他們的蹤跡泄露出去了嗎?

因此,他得想點辦法,妥善處理眼下的情況才行。

「不是說這條路不會遇到人嗎?這又是個什麼情況?」他忍不住在心中問道。

「我能有什麼辦法,有些人就是不喜歡走大道啊,撞上了也沒轍。」系統理直氣壯地解釋道,「要怪就怪你運氣不好,走得再偏僻都能遇到人。」

「……」

本傑明發現,系統最近又恢復了討人嫌的本事。就算他在意識空間里對系統略施懲戒,系統也一副「你來打我呀」的嘴臉,無法無天的,簡直不知道該怎麼管。

可惜了,他不該天真地以為,靠著暴力手段就能夠治好這個精神病。系統,它只是在短暫的壓抑之後,複發得更厲害了。

本傑明在心中有些遺憾地嘆了一口氣。

目光回到現實中來,又觀察了一會,他的心情反而輕鬆了起來。從這三十多個身份不明的傢伙身上,本傑明並沒有感受到施法者的精神力和元素波動。他們就是些普通人,與法師啊教會啊之類的存在無關。

只不過,看他們的裝扮……

穿著類似皮甲的衣服,腰間別著長刀,幾乎都是留著絡腮鬍的高大男性,動作散漫卻散發出淡淡的危險氣息。那一瞬間,本傑明忽然意識到,這是一幫山賊。

「這一帶有山賊出沒嗎?」他對著系統問道。

系統則答道:「應該沒有,不過有可能是新來的山賊,或者我們剛來到伊科爾,打聽到的消息還不夠。這裡其實是有山賊的,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

這樣啊……

聞言,本傑明聳了聳肩。

無所謂了,既然是山賊,那就好辦多了。不想行蹤泄露出去,本傑明只需要把這幫山賊全部滅口,就什麼意外都不會發生,還可以算作為民除害,簡直一舉兩得。

總之,一切都是為了確保沒人知道他們的位置。

又觀察了一會,確認這群山賊只是在這裡紮營休息,還沒有什麼警覺,本傑明轉身,返回了法師們的營地。他悄悄地把法師們叫起來,告訴了他們有一群山賊,跟他們就隔了幾條山道的距離,大家最好處理一下。

聽到這個消息,法師們反而一下子來了精神,完全不用本傑明動員,一臉興奮地就想動手。本傑明有些無奈,只好先讓他們冷靜下來,先制定了作戰計劃——八個人埋伏在外圈,防止有人逃走,剩下的人則直接殺進去,把這些山賊殺個精光。

「我最恨山賊了,之前在王國,就是山賊踩死了我養的沙漠蠍!」一個叫萊拉的慈眉善目的姑娘,此刻卻發出一陣鬼畜的笑聲,異常興奮地說道。

「……」

本傑明也忍不住想:這些山賊偶遇他們,還真是夠倒霉的。

就這樣,昏暗的月色下,除了兩個藥劑法師留守,另一個法師保護,團隊里的法師盡數出動,悄悄地摸出了營地。在本傑明的指揮之下,他們在山賊的營地周圍布好位置,然後,以先鋒法師的第一枚火球為信號,準備發起進攻。

可憐的山賊,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三三兩兩地圍在一起,似乎在說些什麼,還時不時發出一陣笑聲。

伴隨著壓低的咒語聲和微不可查的魔力波動。

轟!

一枚火球憑空出現,擊中了最外圍的那個山賊。頓時,他連聲音都沒發出來,便化作了一堆灰燼。其他的山賊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動,提著刀站起身,卻被迎面而來的各種火球風刃給嚇了一大跳。

腹黑慢慢愛 「我、我的娘啊……」

「是法師!法師襲擊了!」

「法師大人,饒命啊!不要殺我們,我們投向!我們什麼都給您!」

整個戰鬥的過程,比法師們想象中還要輕鬆。不,這甚至都不能說是戰鬥。在第一輪魔法攻擊之後,山賊們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山賊也失去了所有反抗的意志。頓時,哀求聲像豬叫一樣傳了滿山。

法師們見狀,面面相覷,也暫緩了出手的節奏。

「他們全在投降啊,也沒有人要逃跑的樣子,我們還要出手嗎?」弗蘭克這麼問道。

「還是殺光吧,一群山賊,留著又有什麼用?」瓦利斯卻搖了搖頭,說,「別信他們的話,稍有不注意,他們就會想辦法逃走的。」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嗯,說的也是……」

然而,就在法師們準備再來一輪魔法齊射,解決掉這群山賊的時候,本傑明卻忽然站起身,開口,阻止了眾位法師。

「先等一下,我有問題要問他們。」

如果他沒猜錯,這群山賊是從他們準備去的地方趕來的。既然如此,倒不如先問問來路上有什麼情況。如果沒情況,他們一群山賊,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說白了,他們才來伊科爾沒多久,需要更多的信息。這麼一幫土著山賊,直接殺太浪費了,他應該問完了再殺。

於是,在這句話之下,法師們停下了手中的魔法,山賊們也露出慶幸的表情。

想了想,本傑明在黑暗之中走出來,走到山賊的面前。

「法、法師大人,您有什麼問題,儘管問,我們一定什麼都說。」一個山賊看著本傑明,一臉畏懼地說道。

本傑明冷著臉問道:「你們是哪裡的山賊,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附近應該是沒有山賊出沒的。」

聞言,那個山賊卻露出有些茫然的表情,搖了搖頭,說:「法師大人,我們不是山賊,您弄錯了,我們、我們是菲特河邊的……強盜。」

……菲特河?

聽到這裡,本傑明皺了皺眉。

奇了怪了……

看過伊科爾的地圖,他也知道菲特河的存在。那是伊科爾東南部的一條河流,都已經接近伊科爾和弗瑞登的邊境了,離這裡還挺遠的。如果這幫人真是那一帶的強盜,他們起碼得花上半個月,翻山越嶺,才能來到這個地方。

這年頭,強盜打一次劫,周期都得拉得這麼長了嗎?

那一瞬間,本傑明感覺整件事情有點可疑。

「你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因此,他接著問道。

職場心療:做自己的心理醫生 「啊……是夫人帶我們來的。」這位強盜似乎也真的是怕極了,不用逼問,就什麼都說了出來,「她說她得到消息,可以在這裡遇到一個大商隊,弄到的錢我們一輩子都花不完,所以我們就跟著過來了。」

聞言,本傑明感覺更奇怪了。

大商隊?

開什麼玩笑,哪有大商隊會從這一帶路過的?這條本傑明和系統精心挑選的路線,就是為了確保不會路過任何村莊和城鎮。這種鬼東西,大商隊來這裡幹嘛?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本傑明忽然覺得,這群強盜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和他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想了想,他接著問道:「那個夫人在哪裡,我有話要問她?」

最開始觀察的時候,他似乎是在這群人里發現了唯一一個女性,不過……

人呢?

其他強盜的反應也和他一樣疑惑。他們先是環顧四周,有的還扒開同伴的屍體,慌亂地尋找著。然而,找了好一會,他們也沒能在這個男人堆里找到那唯一的女性。

「法師大人……夫人,她好像不見了,我也不知道她上哪去了。」最後,為首的那個強盜又驚又怕地走過來,用一種他們自己也不相信的語氣,對本傑明這麼說道。

至於本傑明,他都有點被嚇到了。

在剛剛強盜四處尋找的時候,他也開啟了水元素感知法,一圈又一圈地掃視著附近的一切。然而,最初他發現的那個女性身影,此刻也一點影子都沒有了。

什麼情況?

人呢?

整個山賊的營地,他早就派人包圍好了,怎麼可能還有人趁亂溜走?

要知道,在他們開始攻擊的時候,水元素感應法也是時時開啟的。整個強盜營地,盡在他的視野之中。 豪門盛寵:蝕骨嬌妻,別跑! 如果這位「夫人」真的逃走了,除非是趁本傑明回法師營地的時候逃走的,否則,本傑明不可能一點都沒有發現。

可是,她又怎麼可能趁著本傑明回營地的時候逃走,哪有那麼湊巧的事情?

難不成……這位「夫人」早就發現了他們的存在?

本傑明越想越覺得詭異。

就在他思考著,自己究竟漏掉了什麼地方的時候,忽然,伴隨著幾聲驚呼,遠處的黑暗之中,兩個熟悉的身影卻有些慌張地跑了過來。本傑明回過神來,仔細看去,正是留守在法師營地里的兩位藥劑法師。

他們來幹嘛?

頓時,本傑明感覺更不對勁了。

只是過來圍剿一群毫無反抗之力的山賊,為什麼還能引出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端?

「發生了什麼事?你們過來幹嘛?」他皺著眉頭,異常嚴肅地問道,「奧古斯汀呢?他不是在營地里保護你們嗎?」

然而,安迪和漢娜卻跑到他的跟前,停下腳步,喘著氣,停了好一會,才有些慌張地開口,道:「我、我們也不知道,奧古斯汀他……他忽然不見了。」 ?……不見了?

那一瞬間,本傑明心裡咯噔一聲,湧現出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包圍在邊上的其他法師,此刻,也都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他們帶著疑惑的表情,聚到一起,面面相覷,也嚇得那些不清楚狀況強盜們直打哆嗦。

「我們離開營地的時候,奧古斯汀不是還和你們待在一起?他是怎麼不見的?」深吸了一口氣,平復有些愕然的心情,本傑明這麼問道。

安迪則調整了一下呼吸,開口,敘述起了事件整個過程:

「你們出發沒多久,我們守在帳篷里,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響。當時,奧古斯汀讓我們待在帳篷里,他出去看看情況。可是,他出去之後,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了。等了好一會,奧古斯汀還是沒有回來,我們覺得很奇怪,就兩個人一起走出了帳篷……」

聽到這裡,本傑明眉頭緊皺,接對方的話,道:「然後,你們就找不到他了?」

兩個藥劑法師帶著后怕的表情,點了點頭。

見狀,本傑明也只能深吸一口氣,陷入了沉思。

搞什麼?都已經逃到了國外,還儘可能避開了其他人的耳目,結果還是這樣,奇怪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地撞到他們身上,躲都躲不開。

就不能讓他們安安生生地抵達邊境嗎?

法師團里有一個人失蹤了,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奧古斯汀雖然之前在克魯鎮是酒館老闆,可是離開王國,他和其他法師一樣,對伊科爾知之甚少。更何況,本傑明了解他,一個挺熱心的大叔,雖然有一些特殊的情趣愛好,但他也不會隨隨便便就不告而別的。

毫無疑問,在大部分法師離開營地之後,留守的三個法師聽到的奇怪聲響,絕對不是什麼意外或者偶然。

「那是個什麼樣的聲音?」因此,他這麼問道。

「嗯……有點像春天時候的貓叫,但很短促。」安迪有些苦惱地描述著,「但也有點嬰兒在哭,很刺耳,聽上去挺嚇人的,一下子就消失了。當時,我都以為是不是自己聽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