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衛嬋娟的芳心沒來由地猛烈顫抖了一下,俏臉刷地就紅了起來。

「娟姐,你很熱嗎?臉怎麼紅了?」

「啊?沒有啊,哦,我可能是緊張吧,一緊張就會這樣……」

「哦,緊張?有嗎?以前我怎麼就沒見你臉紅過呢?」

「這個……特殊情況嘛……啊?快看,林飛他……」

衛嬋娟被麗迪熱巴問的啞口無言,眼看著就要穿幫,突然讓她驚奇不已的一幕出現,令她頓時雙眼睜大,滿臉震驚地看向林飛。

麗迪熱巴的注意力也立刻被吸引了過去,順著衛嬋娟指的方向看過去后,反應也跟她一樣,震驚不已。

只見,林飛此刻就像個魔術師般,雙手就在哦半空中有規律地舞動著,而在他眼前的半空之處,陳雲龍與地面平行且懸空著,四周沒有任何的護衛阻攔之物。

不得不說,這一幕對於二女來講,實在是太震撼了。

林飛繼續催動體內真氣,雙手手指尖處射出的白練越來越多,很快便形成了一塊環形的白練保護圈,將陳雲龍的的身體給從西周包裹了起來。

天命為凰:毒醫三小姐 當然,對於白練這玩意兒,麗迪熱巴和衛嬋娟二女是看不到的,她們見到的只有一個畫面:那就是林飛像個魔術師般的存在,將陳雲龍「玩弄」於股掌之間。

雖然「玩弄」二字是貶義,但此刻在二女心中,就是這麼回事兒。

畢竟這樣一來也好,給陳雲龍一個深刻的教訓,讓他以後都不敢再來騷擾麗迪熱巴。

「啊~」

「不要!」

「我不要死,不要……」

突然,陳雲龍大喊大叫了起來,並且身體在拚命地掙扎著,這一幕當即把麗迪熱巴和衛嬋娟二女給嚇壞了。

衛嬋娟大聲問林飛:「喂,林飛,要不就這樣吧,差不多就行了,我怕你再這樣折騰下去,會搞出人命。」

麗迪熱巴也是一臉擔心,附和道:「對啊,要不就這樣吧,我怕……」

林飛淡然一笑:「不用怕,他不會死的,我也不會讓他死的,只是他現在在經歷著死亡的過程,不能半途而廢,否則就功虧一簣了,所以我們不妨拭目以待吧!」

拭目以待?

聽到林飛這麼說,衛嬋娟和麗迪熱巴對視了一下后,就沒再說什麼,算是答應了。

接著,陳雲龍的慘叫聲和掙扎的動作仍然繼續,而林飛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隨著真氣的源源不斷推送,他的額頭上已經慢慢地冒出了汗珠,可見體力已經開始有點透支了。

約莫又過了十幾分鐘,林飛才緩緩收功,陳雲龍的身體也在不停地掙扎慘叫聲中慢慢落地,在他身體觸碰地面的那一刻,他醒了。

此刻,陳雲龍的全身早已濕透,神情則是一副極度緊張的樣子,噗呲噗嗤地喘著大氣。

好一會兒后,陳雲龍才緩過起來,他朝林飛看了過去,持續了幾十秒后,突然掙扎著站了起來,然後快步走到林飛跟前,二話不說噗通一下就直接跪倒在地。

「嘭~」

「嘭~」

「嘭~」

「……」

磕頭聲清脆而明亮,很快陳雲龍的額頭就已經開始變得血肉模糊了起來,但他依舊沒有停下來。

「陳雲龍,夠了,你再繼續磕的話,會死的……」

「對啊,陳雲龍,你別這樣,快不要磕了,最多我不追究你了,你快起來……」

衛嬋娟和麗迪熱巴都在力勸陳雲龍,可他卻偏偏如同一頭偏執的蠻牛一樣,依然繼續在磕頭,隨後二女更是嘗試著上前拉他,可然並卵,陳雲龍依舊堅持著磕頭。

二女放棄了,隨後相視一眼后,一起走到了林飛跟前,沒有說話,只是死死地盯著他。

林飛被盯得發毛,訕笑著撓頭問道:「我說兩位大小姐,你們老是這樣盯著我幹嘛呀?我知道自己長得有點超越了全人類的帥氣,但你們也不用這樣看著我嘛,我臉皮薄,會害羞的……」

「啊呸~」

衛嬋娟啐了一口,笑罵道:「就你還臉皮薄?還會害羞?說這話你也過得了自己的良心?」

麗迪熱巴也掩嘴而笑,嬌嗔白了林飛一眼:「就是,沒一句正經……哎呀,林飛,你快點勸勸他吧,不然他會真的磕頭磕死的……」

「你們不要勸我!讓我磕夠一百個響頭!」

陳雲龍忽然抬頭,朝著麗迪熱巴她們一陣狂吼,說完就接著繼續磕。

麗迪熱巴和為衛嬋娟面面相覷,「……」

林飛緩聲說道:「熱巴,娟姐,你們不要擔心,他就算磕上一千個響頭,也不會死的,有我在嘛,讓他磕吧!如果我們現在不讓他磕,他會想死的……」

這是磕頭又不是吃好吃的,不讓他磕還會死了?

這到底又是什麼道理?

一時間,麗迪熱巴和衛嬋娟迷糊了。

其實,只有陳雲龍自己才知道,他剛才經歷了什麼。

整個過程,幾乎讓他三魂不見了七魄,雖然他知道當時自己是處在一個昏迷狀態中,但偏偏所有的經歷又那麼地真實……

可以肯定的是,這樣的經歷,他再也不要第二次了。

陳雲龍也知道,自己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經歷,完全是拜一個人所賜,他就是——林飛。

現在,林飛在陳雲龍心目中,已經變成了魔鬼的代名詞。

什麼麗迪熱巴,什麼其他的,對於陳雲龍來講,都已經不重要了。

此時此刻,陳雲龍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給林飛磕頭!

他覺得,只有通過磕頭,才能消除心中恐懼,才能讓林飛感覺到他認錯的真情實意……

(本章完) 「89……99,100!」

磕到最後幾個時,陳雲龍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數了出聲。

並且,他一磕完后立刻將頭緩緩抬起,看向林飛,只不過視線此時有點模糊了,都被流淌而下的血水給掩蓋住了一大半。

不過,這些都是小問題,陳雲龍毫不在乎。

「磕完了?」

「嗯,磕完了,我……」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還是先擦擦吧!」

說著,林飛已經將幾塊紙巾遞到陳雲龍跟前,示意他擦乾淨身上的血跡。

如果這紙巾是在剛才遞過去的,陳雲龍是肯定不會接的,但現在該磕的頭已經磕完了,那句沒有不接紙巾的理由了。

「謝謝~」

陳雲龍接過紙巾,一邊擦著臉上的鮮血,一邊不時看向林飛。

可能是注意力不夠集中的緣故,陳雲龍不小心擦到了額頭上的傷口,頓時痛得他齜牙咧嘴,但饒是如此,卻依舊不吭一聲。

林飛將這一幕盡收眼底,心中不免對陳雲龍多了一分好感。

老師別亂來 「來,傷口挺嚴重的,我給你擦一下藥吧!」

說著,林飛又從懷裡掏出一個精緻的圓形小盒子,打開後用手指颳了一點出來后,就要朝陳雲龍額頭上擦去。

「啊?」

陳雲龍條件反射般往後驚叫著退了好幾步,驚訝地看著林飛,還用手做出格擋的動作來。

林飛哭笑不得,無奈地說:「放心,不是毒藥,是專治跌打損傷的特效藥,沒效果我賠你錢,好吧?」

可能是見林飛都說到這份上,陳雲龍才將信將疑,沒有再後退,但手上格擋的動作依然還在,臉上的警惕之色也沒有絲毫消退。

林飛不以為意,大步上前伸手過去將藥膏小心塗抹在陳雲龍額頭的傷口上,隨後說:「好了,兩個小時之內不要碰水就行。」

「哦,好的……」

陳雲龍雖然回應,但其實內心還是將信將疑的,他之所以沒有拒絕,那完全是出於對林飛的禮貌或者敬畏而已,壓根就沒去想這藥膏會如同神葯一般,一擦下去效果立竿見影。

但,很快,他就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剛被塗上藥膏的傷口,突然有一股清涼之感涌了上來,而且這股感覺很快就將那火辣的刺痛感給完全掩蓋住,並且融合成一陣舒適、清爽的感覺。

陳雲龍清晰地感到額頭處的傷口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在癒合,最後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感覺到那裡出現了瘙癢之感。

隨後,那股癢感愈發濃烈,變本加厲地變成了奇癢,陳雲龍實在受不了,便伸手過去想要撓一下。

誰知,他只是輕輕地觸碰到,一塊黑灰色的痂掉落在手中,讓他當即一愣。

卧槽,結痂了!

這……都神馬速度啊?

「傷口……好了?」

良久,陳雲龍才吐出了這一句,繼而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林飛。

林飛攤了攤手,笑道:「我都說這不是毒藥,你又不信,怎麼樣?現在行了吧?傷口是不是脫痂了,感到很癢對吧?」

「嗯嗯~」

陳雲龍將頭點得如同小雞啄米,繼續盯著林飛看,嘴巴還是保持著剛才那驚訝時的程度,足以塞進一個富士山大紅蘋果了。

「那就對了,恭喜你,傷口完全好了!」

林飛淡淡一笑,接著指向門口,說:「既然你傷也好了,頭也磕完了,是不是該走了?」

陳雲龍被說的一臉尷尬,他紅著老臉深吸了一口氣,怯怯問道:「林少,不好意思我冒昧問一句,剛才你給我擦的藥膏在哪兒買的?是什麼牌子啊?」

「哦,剛才那藥膏是我自己調配來玩的,名字吧,我隨便起了一個,叫萬能金創藥膏,目前只有一小瓶,沒量產!」

有了之前藥丸銷售的經歷,林飛立刻秒懂陳雲龍這麼問的深意,果然是商人,鼻子夠靈的,這麼快就嗅到了商機。

「那……林少,我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我用一個億……買斷你的這個藥方,可以嗎?」陳雲龍很清楚這萬能金創藥膏的美好錢景,但本著無商不奸的出發點,試探性地問林飛。

林飛聞言后莞兒一笑,這小子果然是個商人,居然想到用一億元買斷自己這份藥方,很不錯。

也許其他人會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億元給砸暈,但對於林飛這種身家不知多少億的隱形富豪來講,錢的吸引力早已沒有多大。

與錢相比,林飛更看重的是,這樣做的過程有沒有意義?

當然,虧本的事情,做起來那是肯定一點意義都沒有的。

「陳雲龍啊,你這人不夠厚道!」

故意停頓了片刻后,林飛才回應,但他的話剛說出來,陳雲龍的老臉就立馬再度被漲得紫紅了。

愛已成殤:冷麪閻羅的殘妻 沒想到,自己的小算盤,一下子就被林飛給看穿了。

「林少……這……價格如果你覺得低,可以商量嘛……」

「價格不低,但是方式不對……好吧,你如果真的想跟我合作,那就必須按照九一分成的比例,而且藥方我不會賣給你,每次製藥前我都會把關鍵核心的部分先行製作完,再交給您找的製藥公司或者其他人進行後期加工,當然,也可以讓我全部做,不過這很費時間,我不建議你這樣做……」

「九一分?你九我一嗎?這……會不會太低了……林少……」

陳雲龍的臉狠狠地抽搐了幾下,沒想到林飛比自己更狠,不但不答應買斷,還提出九一這個完全不平等的分成方式,如此一來,那裡還有錢賺?

林飛說道:「我知道你擔心什麼,這樣跟你說吧,如果我這個藥膏一經推出市場,所賺取的利潤將是相當驚人的,就算你目前只有一成的分成,但我也敢保證,那都是以千萬華夏幣為起步價來算的,你絕對不會吃虧!」

「而且,這個分成比例,不是不變的,如果銷售的情況理想,我會考慮降低我的分成比例,讓更多的利潤給你,畢竟雙方合作,最重要還是雙贏。一開始我之所以定的這麼高,那是因為我必須要保證我不虧,這個你應該可以理解吧?」

陳雲龍沉吟片刻,緩緩抬頭看向林飛,鄭重點了點頭:「理解,就按照您說的去辦,合同我回頭去準備!」

(本章完) 「呵呵,兩位老闆,是不是聽者有份啊?」

「沒錯,你看你們兩個剛才那副認真的樣子,不說誰會相信前一秒還是死對頭呢?」

一直在旁邊不吭聲的麗迪熱巴和衛嬋娟齊齊一臉笑意走了過來,其中兩人先後的打趣調侃,更是讓氣氛一下子變得活躍了起來。

林飛笑道:「我可不是老闆,雲龍才是大老闆,以後他的大腿我可得好好抱緊了,免得一不小心,錯過了好幾個億。」

麗迪熱巴嬌嗔地笑了笑,說:「林飛你還好意思說,還真把我們當白痴嗎?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對嗎?你還好意思說陳雲龍,其實最大的奸商就是你,居然九一分成,要不要這麼欺負人家陳雲龍啊?」

此話一出,陳雲龍的反應最快,他連忙擺手:「沒有沒有,熱熱巴妹子,你可千萬不要這樣說,錯的人是我,是我太貪心了,想要買斷林少的藥方,所以……」

「所以你才覺得林飛獅子大開口的九一分很合理?」麗迪熱巴無奈地看了陳雲龍一眼,接著立刻轉過頭去看向林飛,狠狠刨了一眼說:「看看,林飛,你看看,人家陳雲龍多老實,哪像你這麼坑啊?」

「我坑?」

林飛指著自己的臉,哭笑不得:「好吧,熱巴敢情你現在是站在陳雲龍這邊了是吧? 德魯賽的騎士 那行,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喜歡上人家了?如果真的是,我馬上退出……」

麗迪熱巴一聽,急了:「林飛,你扯到哪裡去了?我那有喜歡……陳雲龍,我喜歡的人是你……啊……我……」

心急之下,麗迪熱巴倒是毫無防備地把一直藏在內心深處的真話給說了出來。

只是,如此一來,氣氛就尷尬了。

衛嬋娟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旋即朝麗迪熱巴投去一個我懂得的眼神,接著又朝林飛看了過去,一副看熱鬧不怕事大的樣子。

林飛也是被麗迪熱巴的突然表白給搞得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暗罵自己是不是太花心了,怎麼感覺每一個美女都會喜歡上自己似的。

而且,這還不僅僅是感覺,是真真正正的事實。

之前在霉國的時候,林飛就安耐不住把姚紫菱給收了,說實話,他實在沒心思也沒精力繼續接納新的女人了。

但是,按照現在的情勢,不接納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