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飛笑笑:「我可不敢當,我只是沖著那豐厚的獎金來的。」

「你就是林飛?待會兒我會直接打趴你,讓你知道什麼叫武道!」

突然,一道輕蔑的聲音在林飛身後響起。

(本章完) 循聲看去,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白人男子,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正氣勢洶洶地朝林飛這邊走來。

高虎見狀臉色一變,低聲對林飛說:「這就是那個人的師兄,北美拳王道格拉斯,據說他的師父是我們華人,具體是誰無人得知,但他的拳法犀利且兇狠,中西結合,爆發力驚人,威力無比。」

「所以……林飛,你要小心啊!」

剛說完,道格拉斯已經走到了林飛和高虎跟前。

只見,他掃了一眼林飛和高虎,冷聲用嫻熟的且帶著京腔的國語問道:「你們誰是林飛?」

「我就是!」

林飛聞言一笑,應道。

「哦,原來是你啊!」

道格拉斯立刻將目光看向林飛,隨之高傲說道:「就憑你這個小身板,也好意思做我對手?這樣吧,為了不破壞我們兩國的友誼,我給你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

林飛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

只是,他越這樣,就讓道格拉斯感到心裡越不爽。

要不是為了錢,道格拉斯也不會答應主辦方的高價邀請和苦苦懇求頂替飛機出事死掉的師弟,來華參賽。

如果按照華夏慣例,道格拉斯頂替師弟出賽,絕對屬於「替父從軍」類別,多少帶著點復仇的意思。

道格拉斯雖然是個外國人,但他的師父是華人,一些華夏的傳統觀念也深深地影響了他,讓他在潛意識裡面認為,師弟之死,跟林飛脫不了干係。

所以,道格拉斯在出發前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在賽場上徹底將林飛打敗打死!

「現在當眾跪在我面前,磕三個響頭,學叫十聲狗叫,然後大聲說我錯了求你放過我三遍,或許我會放過你!當然,前提是這些動作都必須讓我滿意,明白嗎?」

此話一出,高虎首先臉色大變,他有點慍怒地指著道格拉斯:「你別太過分了啊!這裡是華夏,不是你們國家……」

「哦?我過分了嗎?我哪裡過分了?我這是在給他機會,知道嗎?我這是在做好事!」道格拉斯聳了聳肩,故作無辜狀說道。

「哈哈~」

他一說完,自己先笑了起來,緊接著身邊跟過來的那幾個工作人員也附和著一陣狂笑,不約而同地用輕蔑的眼神看向林飛。

可能,在他們眼中,林飛在道格拉斯面前,就是一個小渣渣,或者,連渣渣都不是。

所以,他們也很理所當然地認為,道格拉斯的條件很合理。

弱者從來只能服從強者,這就是世界的法則。

由於道格拉斯是本次比賽的唯一亮點,因此他的一舉一動,都成了在場媒體及其他觀眾的關注重點。

主辦方為了提高賽事的知名度,一口氣將半個華夏最有權威性的新聞媒體都給請了過來,準備借著道格拉斯北美拳王的這個噱頭,大炒特炒!

「快看快看,道格拉斯好像和他的對手杠上了。」有人興奮道。

「咦?他的這個對手……怎麼好像很面熟似的?」

「當然面熟啦,他叫林飛,是我們江雲市今年的高考省狀元呢,誰不知道?」

「省狀元?他……怎麼突然就成了道格拉斯的對手呢?不要命了嗎?」

「我也很想知道,照理說林飛可是學霸,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難道說他也是武道高手?」

「嘖嘖,牛逼啊! 忠犬一生推 能文能武,文武全才啊!」

圍觀上來的媒體以及現場觀眾,頓時議論紛紛,對林飛和道格拉斯兩人均是一頓評頭論足,他們都很好奇,林飛到底是不是真的武道高手!

道格拉斯會說會聽中文,圍觀人群的話他多少聽得懂,當即就好奇問林飛:「林飛,你真的是省狀元?我知道高考的難度不亞於雅思,你是怎麼做到的?」

林飛啞然失笑,尷尬地撓了撓頭,「我也不知道,就這樣做到唄。」

「厲害,在學習上,我服你!」道格拉斯毫不掩飾地朝林飛豎起大拇指,但片刻之後立馬將大拇指猛地往下,一臉輕蔑地說道:「但學習再好,也不代表他實力就會很強!你……最後還是我的手下敗將。」

「所以,剛才那條件,我還是勸你快點答應,不要浪費大家時間。」

道格拉斯頓了片刻,緩緩抬頭挑釁地看向林飛,眼神犀利,一副要直接將對方生吞活剝的樣子。

「就是,快點答應啊!找死嗎?」

「你該不會真的以為自己能打得過道格拉斯吧?醒醒,別做夢啦!」

「除非你不要命,否則我還是勸你馬上下跪道歉去。」

學霸也開掛 「……」

道格拉斯身邊的那些工作人員,也加入到勸說行列中去,語氣中的不屑和輕視絲毫沒少,甚至還多了幾分不耐煩。

時間就是金錢,為什麼不能爽快點答應,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呢?

在他們看來,林飛就是個傻帽!

高虎也是一臉鐵青,他沒想到道格拉斯如此卑鄙。

居然想在比賽前過來恐嚇林飛,就算最後林飛沒答應,但內心肯定會留下一定的陰影,勢必影響到接下來的比賽,到時候道格拉斯肯定會贏。

其實,高虎猜測得到的,也是道格拉斯能夠最後獲得北美拳王稱號的一個重要原因。

「林飛,如果你沒信心……不如我們還是磕頭認錯吧!」

也許是想到了某種不可預測的可能,高虎有點擔心,於是悄悄拉了一下林飛,壓低聲音說道。

「虎哥,磕頭認錯的事情我從來不做,更何況像他這種外國人,就更不會做。」林飛堅決搖頭,接著語氣堅定地說:「既然來了,我就要打殘你!」

「……」

由於林飛後面這一句的音量很大,幾乎全場的人都聽到了。

隨之,全場一陣死寂,安靜得可以清楚地聽到每個人的呼吸聲。

「哈哈~」

也不知道是誰帶的頭,笑了。

接著,便像瘟疫傳播一樣,全場的人都笑了,而且越笑越大聲,越笑越肆無忌憚。

在他們看來,林飛剛才的話雖然霸氣,但卻很幼稚!

北美拳王道格拉斯,是你林飛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打得過的?

打殘他?

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本章完) 「打殘我?你行嗎?」

道格拉斯輕蔑反問,瞥向林飛的眼神里,儘是不屑。

「沒試過,怎麼知道我不行?」

林飛自信一笑,昂首挺胸說:「男人嘛,怎能說自己不行呢?對吧?」

「哈哈~」

「沒想到這小子死到臨頭了,還挺幽默的啊!」

「哎喲我去,不行了,就沖他最後那一句,我決定了,對林飛路轉粉!」

煙花易冷:君惜否 「我也是!」

「……」

林飛這話剛說出口,就惹得四周的人先是一陣鬨笑,接著不少人都紛紛對他的幽默豎起大拇指,甚至有更瘋狂的人當即成了他鐵粉。

道格拉斯的中文水平不弱,但對於別有涵義的話還是覺得費解,待他悄悄問旁邊一個華人狗腿子那話什麼意思后,這才明白過來,臉色也瞬間變得憤然。

法克,居然當眾調侃打趣我?這不是暗諷我不行嗎?

我堂堂北美拳王會不行?

一想到這個比較敏感的問題,道格拉斯心底便沒來由地感到一種無力,昨天晚上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枉他空有一身蠻力,卻在最關鍵的地方,沒有一次能堅持過三秒!

因此,每次跟女人那個之前,他都得先吃藥!

但即便如此,情況卻越來越糟糕,那玩意兒反而越來越小,平時沒事的時候偷偷一看,尼瑪,跟三歲小孩的相差無幾。

只是,這對於道格拉斯來講,絕對是一件羞恥的事情,每次結束,他都會用一大筆錢來封嘴,還威脅那女人一番。

當然,每次都這麼搞,道格拉斯覺得很累。

於是,他決索性寄情於武術,將多餘的精力一股腦全發泄到這之上。

其實,道格拉斯這次來華比賽,除了賺錢復仇外,還有一個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暗中尋找能夠治他病的中醫聖手,他記得師父曾經說過,中醫是這世界上最神奇的醫術,任何疑難絕症,中醫都會有方法醫治。

「唉,希望能早點找到吧,不然我就等於廢了一樣……」

道格拉斯在內心幽幽一嘆,接著猛吸一口氣,抬頭看向林飛,一字一頓地說:「好,既然你想打殘我,那就儘管放馬過來吧,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武道!」

林飛聞言也拱手微笑:「好,那我拭目以待。」

「各位,本次麒麟杯中外武術對抗賽見面會馬上開始,請各位儘快回到自己座位上,謝謝!」

就在此時,現場的廣播傳來,林飛聽后便對道格拉斯做了個請的手勢,而道格拉斯難得回了個微笑,兩人並肩而行,一起走到見面會的舞台上。

頓時,場下長槍短炮,閃光燈啪啪地拍個不停,而台上的林飛和道格拉斯兩人也相當配合地的做出各種姿勢讓他們拍照。

一陣狂拍后,見面會主持人走了上前,又是一頓興奮喊話后,算是把現場的氣氛推到最高點……

見面會足足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總算結束了。

林飛不太習慣這種極具娛樂性的見面會,全程都倍感彆扭,因此一結束高虎就迎了上來,關切地問他要不要緊,林飛當即搖頭說沒事。

隨後,高虎便親自將林飛帶到三樓賽場的休息室,暫且休息一下。

高虎的出現,也引起了現場一些人的關注,有人像是記起了高虎的真實身份,見他對林飛如此恭敬,不免大為震驚,紛紛開始猜測林飛的身份。

畢竟,能讓高虎視若貴賓的人,肯定不會是普通人。

三樓休息室內。

高虎滿臉歉意地向林飛道歉:「林少,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個道格拉斯如此無禮,剛才……」

林飛擺手打斷:「沒事,虎哥你不必道歉,這些都很正常,我現在只是覺得有點奇怪。」

高虎一愣,問:「哪裡奇怪了?」

「道格拉斯雖然體格健壯,但我看他氣色紅潤之餘夾雜著一絲慘白,這是中氣不足的表現。」

「林少,你這麼說我不是很明白,能說明什麼嗎?不是每個人多少都有一些的嗎?」

「當然不是!道格拉斯這種中氣不足,說白了就是腎氣奇缺,換句我們華夏人的說法,就是腎虧!而且是那種嚴重虧損的跡象。」

高虎一陣愕然,暗想你一個高考狀元懂得也太多了吧?單憑看人幾眼就可看出人家腎虧?要不要那麼神奇?反正我是不信。

不能怪高虎質疑林飛的醫術,他到目前為止,之所以對林飛敬畏有加,完全是上次在拳台上被林飛神乎其技般的實力所震撼,才有心巴結而已。

但,對於林飛的另外一種能力,高虎沒見過當然也不會相信。

現在,他權當林飛是在吹牛比!

僅此而已!

高人,不都喜歡這樣嘛,只要能往自己臉上貼金,啥牛比都能吹出來。

林飛在高虎看來,便是這種情況!

「你不信?」

林飛猛地看向高虎,問道。

「這個……我……不是……」

高虎被林飛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得很是心虛,一時間結巴了。

「我知道你不信,不過,待會兒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虛了。」

林飛瞬間變臉,收回目光,淡然一笑,接著起身朝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緣來是你,霍少的隱婚甜妻 高虎怔怔地待在現場,半天沒緩過神來。

「奇了,我怎麼覺得剛才林飛那眼神那麼恐怖?我居然感覺自己的魂魄好像都快被吸走似的……」

喃喃自語了一番后,高虎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林飛的確是個高人,而且還是那種高不可測之人!

……

擂台上,林飛和道格拉斯對峙而立。

林飛一臉從容,背手而立,儼然一派宗師的派頭,且目光淡然自若,渾身上下更是散發出一股難以言狀的強者氣息。

與林飛恰恰相反,道格拉斯則顯得格外興奮,不停地在原地跳來跳去,對著林飛做出各種挑釁的動作,目光暴虐凌厲,氣勢更是不可一世。

一靜一動,明顯的對比,讓台下觀眾頓時就不淡定了。

「道格拉斯果然還是外國人啊,你看看,比賽還沒開始呢,就跟個猴子似的,跳來跳去的,像啥樣呀這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