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西卡站在原地,她明白自己早已退無可退了,一想到艾維里話語里所說的那樣,她並沒有感到恐慌。

阿拉貢走了,自己即便擁有最美麗的容顏又有何用?

「再見了,美麗的聖女小姐!」艾維里大笑著,狂笑著,宣洩著無數時光來積累的苦恨。

嗖!

黑暗長蛇動了,他游弋著身子,徑直朝著潔西卡而來,宛如一塊糟粕。

潔西卡愣愣的望著那長蛇,望著他一寸寸遞進。

十米!

九米!

八米!

···

近了!越來越近了!

他在潔西卡瞳孔中逐漸放大!

「阿拉貢···」潔西卡閉上了雙眼,腦海中浮現的一點一滴都是那一個沉默的大男孩,他突兀的闖入了自己的心中,又悄悄的將此地佔為己有,最後又狠狠的撕碎。

愛情是甜蜜與憂愁的,我們或許還能在天堂相見。

忽然間,潔西卡冰冷的身子暖和起來,彷彿投入一個熱烈的懷抱,一個全新的港灣。

是你嗎?阿拉貢?是你來接我了嗎?

潔西卡喃喃道,輕輕扇動的睫毛下隱藏著悲傷。

「有我在,你永遠不會有事的。」

一沙啞的聲音突然鑽入潔西卡的耳中,雖然它有些刺耳,可卻讓她熟悉萬分。

惹愛成婚:靳少,情深不晚 啪!

潔西卡睜開了雙眼,她瞧見了這個男孩,這個日思夢想的男孩。

現在這個男孩就抱著她,一如夢中那一樣。

可男孩原本英俊的面孔被一片黑暗所腐蝕,那條長蛇在臉頰上肆虐著,嚙噬每一寸的肌膚。

潔西卡攥緊了拳頭,她的心在滴血,她彷彿能感受到阿拉貢所承受的苦痛,是多麼的可怕。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還活著?」艾維里幾欲咆哮道,這個小鬼明明被自己的力量所吞噬,現在應該成為了大地的養料,又怎麼可能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意志不滅,生死皆由我定!」阿拉貢陷入了一種無可言語的狀態,那胸膛處跳動的心閃爍出溫熱的光,那是屬於勇者的意志。

「這是···」艾維里似乎想起了什麼,記憶陷入深思中。

「光明神的意志播撒世界之中,眷顧每一位忠誠的信徒!」

唰!

一道道天光落下,那黑暗的帷幕被瞬間攻破!

「保羅!」艾維里並沒有感到吃驚,這裡可是本堂,這些老傢伙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只是一會的功夫,所有的黑暗都被驅散了,在那一片濕潤的土地上,那個高大如山嶽的身影也倒下了。

「阿拉貢!」潔西卡半躺在地上,懷中的人兒陷入沉睡中。

黑暗的力量的確被消除了,可留在阿拉貢臉上的傷痕卻是永久性的。

那原本平坦如刀削般堅毅的臉龐留下了猶如火焰灼燒的痕迹,一塊塊分佈,隆起又凹下,可怖猙獰,儼然一個怪物。

「為什麼會這樣?」潔西卡輕輕觸碰著那張臉頰,小心翼翼的動作讓人看了都心疼。

在時間的流逝中,潔西卡昏昏欲睡,終於也倒在了地上。

天空之中,修爾繆斯穿戴整齊,身上散發出最莊嚴的氣息。

「你就是這一任的保羅?」艾維里挑了挑眉頭。

所以接任的教皇姓氏都會被冠以聖保羅之稱,所以在有些地方保羅也指代教皇。

「艾維里,這裡可不是你該呆的地方。」修爾繆斯淡漠道。

「別那樣裝了,我看了噁心!我知道你們想把我重新鎮壓下去,不過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也無所謂了。」艾維里輕笑一聲。

「即便你將自己神格分出一縷又如何?」修爾繆斯抬頭望向了東南方。

「原來你都知道,不過那又如何?只要他繼續成長,那麼終有一天我會回來的。」艾維里的身影如同光幕一般若隱若現,他露出森白的牙齒,一字一句道。

「相信我,到時候整個光明教廷都會成為我怒火之下的犧牲品!」

「神永遠不會拋棄他的信徒。」修爾繆斯回答道,「現在還不是你該出現的時候!」

啪!

光明大耀,一切都歸為寂靜了,艾維里也消失在了黑暗之地中。

望著底下的幾人,修爾繆斯嘆了一口氣,這就是命運吧。

······

黑暗,令人突生恐懼,潔西卡便是在黑暗中前行許久,終於尋找到了那光明的出口。

嘩!

睜開雙眼,潔西卡瞧見了熟悉的環境,這裡的擺設不正是自己的房間嗎?

「潔西卡,你終於醒了?」麗娜露出了微笑。

「麗娜!」潔西卡驚喜道。

「怎麼?看見我很驚喜嗎?」麗娜大笑著。

「事情結束了嗎?還是那只是一場夢?」

聽到潔西卡恍如夢囈般的言語,麗娜也失去了笑容。

「潔西卡,事情都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她坐在床邊抓住潔西卡柔嫩的雙手。

「巴塔他···」

「修爾繆斯爺爺說他受到了魔法的影響這才做出了那種決定!」麗娜忿忿不平道,當下便把事情的始末完整道出。

「原來是迭戈!」潔西卡瞪大了眼睛,她從未想到那個看似陽光的少年竟然如此可怕。

「巴塔感覺對不起你和阿拉貢,所以為了贖罪,去了戰爭區域!迭戈則被驅逐出了本堂,哼,真是便宜他了。」

「他···他怎麼樣了?」潔西卡的聲音顫抖起來。

麗娜見此嘆了一口氣,她見過阿拉貢了,那張可怖的臉龐就算是她都感到心悸。

「麗娜,你告訴我,他怎麼樣了?」潔西卡的心急切起來。

「潔西卡,阿拉貢他··他走了,離開本堂了。」

「走?去了哪裡?」潔西卡茫然道。

「不知道。」

「他難道什麼說都沒留下嗎?」潔西卡的眼睛紅了起來。

「我要看到潔西卡幸福的活下去。」麗娜吐出了這一句話。「這便是他留下的。」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潔西卡忍不住落下淚來,這一段時間彷彿將她一輩子的淚水都流盡了。

「我不在乎,我什麼都不在乎!」

「潔西卡,相信我,你們會再見面的。」麗娜輕拍著潔西卡的背堅定道。

她也不相信兩人的情分就這樣淺薄。

「是嗎?麗娜?」

「是,潔西卡,現在你要做的便是努力充實自己,你們一定會相見的!」

······

思緒轉回,阿拉貢低頭望著緊貼其胸膛的少女一時間愣住了。

這一晃又多年過去了,她生的越發標誌了,而自己,就像當初在鏡子前一樣,醜陋不堪。

但是為何他沉寂的心又跳動起來? ?滴答!

滴答!

緩緩匯聚凝結的水珠一顆顆落在地上青石的凹坑上,四濺出點點水花。

艾克貼著牆邊行走著,前面是一段坍塌的道路,點亮臉上四周。在目光所及的地方長滿了青綠的苔蘚,給這塊死寂的地方帶來了勃勃生機。

「快!」艾克對著後面的愛莉揮揮手。

「你不必那麼小心,我探查過了,這裡根本沒有危險。」愛莉如同一陣風似的從艾克身邊走過,輕描淡寫的語氣直把他堵在那裡。

艾克嘴角抽了抽,這個丫頭!

「哦,對了,從這裡走會快一點。」愛莉停下腳步後退幾步轉過身高冷道。

艾克搖了搖頭苦笑著,跟在她的後面。

嗖!

空氣劇烈摩擦引發的尖嘯響徹整個禁閉室範圍,艾克身子一震,莫名的抬起頭。

「閃!」愛莉低喝一聲,一把將艾克拉到一旁的廢墟石碓上,柔軟的小手中便出現了一把魔導槍。

轟!

只見兩人原來站立的地方出現一個冒著熱氣的深坑,泥土碎石濺了一地。

「你不是說沒有危險嗎?」艾克半躺在地上瞪圓眼睛問道。

「那是我之前掃描的,沒想到他們現在來了。」沒有感情的愛莉根本不知何為尷尬,依舊直白道。

萌寶來襲:買個爹地9塊9 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艾克揉了揉太陽穴,這個女孩還真是恐怖。

嗖嗖嗖!

即使與艾克聊著天,愛莉也沒有停下手中動作,一發發藍汪汪的魔導彈激射出去。

啪啪啪!

阿爾法機械傀儡踩著蒸汽快速移動著,聚能子彈在古老的牆體上留下一個個黑洞,帶起陣陣灰塵。

「叮!威脅分析系統啟動!掃描中!」

「叮!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掃描完畢!」

「名稱:機械傀儡,原理:魔晶供能。型號:阿爾法初代。類別:輕便魔導形,擅長遠程攻擊,威力強大。弱點:移動速度不快,防禦羸弱。威脅度:4!中等!」

得到確切資料之後,愛莉也停止了射擊。

「戰兵連接!」愛莉清冷道。

滋滋!

「叮!霜連接中!」

卡擦!

其背後的金屬小包開啟一扇小門,一個金屬柄狀物什彈射而出,被愛莉一把抓住。

「啟動!」愛莉劇烈抖動著皓腕,手柄猛然激射七尺有餘,邊鋒銳利,鋒刃薄如蟬翼,如同紙片一般。

沉淪十二朽!

無月之華————霜!

高冷男神呆萌妻 艾克瞳孔微微一縮,這把奇特的兵器他怎麼可能不知曉。

說起來,他的手中還有一把裁決之刃,那是斯卡納交給他的最後遺物,可惜數年來他也為未能替其尋找到真正的主人。

「愛莉到底是什麼身份呢?」艾克皺起眉頭思索起來,她身份神秘,手中掌握了大量魔法武器,現在甚至還拿出了消失許久的霜!

「算了!反正她是我們的夥伴。」艾克甩了甩腦袋,將這個麻煩的問題拋之腦後,心中選擇了相信眼前的女孩。

在艾克思慮的瞬間,對面的阿爾法機械傀儡便被分解成了一堆廢鐵。

啪!

從半空中飛躍下來,愛莉穩穩的落在地上,乾淨利落。

她手中的霜散發出淡淡的華彩,這也是得名無月之華的原因之一。

嘩嘩!

愛莉抖了幾個劍花,傲嬌的望了眼對手。

阿爾法渾身顫抖著,最終分解為一塊塊,散落在地上,電光四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