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域九州很快也發現林岳,二話不說走過來,並且指著身邊一位戰士打扮的青年說道:「聖域蒼龍,我們公會的會長。」

說著,又指著林岳,對那位青年鄭重的介紹道:「會長,這位就是小饞貓的土豪哥,遊戲副本首通第一人。」 林岳樂呵呵一笑,打趣道:「什麼副本首通第一人太誇張了,不過是沾了點運氣碰巧把副本過了而已。」

聖域蒼龍正是林岳當初在新手村碰到的那個菜刀青年,他相貌英俊,劍眉星目,如今轉職成戰士后,一身的盔甲配上腰間的大劍,讓他整個人頗有華夏古代的大俠風範。

對於林岳的謙虛託詞,聖域蒼龍只是微微一笑,接著道:「土豪哥,拐彎抹角的話我也不多說,今天約你出來,目的是為了邀請你加入我們聖域。」

站在身後的聖域九州聽到自己會長這樣說,同時很緊張的注視著林岳,其實,作為這次雙方會面的中間人,聖域九州很希望林岳加入自己的公會。

這樣一來,作為公會裡地位本來不是很高的聖域九州來說,就算是為公會立下了汗馬功勞。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然而,林岳接下來卻是這樣說,「既然蒼龍會長不喜歡拐彎抹角,那麼我同樣直說了,我拒絕的你邀請。」

聖域九州臉色頓時一陣難看,聖域蒼龍則臉色不變,淡淡道:「難道你不先聽聽條件嗎?雖然我們聖域成立的時間並不長,論資歷,論整體實力或許及不上霸氣和九鼎這些老牌公會,但是,我相信我開出的條件,足以讓國內絕大部分一流的職業玩家心動,土豪哥,難道你真的不需要考慮一下。」

說真的,如果是上一世,只是一名三流公會打手的林岳在今天聽到聖域蒼龍這番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但是現在的林岳,卻不會因為這種「蠅頭小利」把自己綁死在一棵樹上。

要知道,加入一個公會,尤其是那些正規的大型公會可不是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

像霸氣王朝,九鼎,乃至眼前的聖域,這種正規的大型公會不管是現實還是遊戲中,都有屬於自己一套的管理規定。

進入公會精英階層的職業玩家,都需要跟公會所屬的公司或者俱樂部簽下合同。這就預示著林岳一旦加入聖域,以後就會失去很多的自由。

再者,林岳有滿級盜賊號的幾十億金幣在手,他相信自己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建立一個跟聖域一樣級別的大型公會,所以他根本沒必要「自降身份」加入對方的公會做一名精英打手或者中層管理人員。

自重生開始,林岳慢慢有自己的一套想法,雖然不一定真的會建立一個大型公會稱霸「境界ol」什麼的,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林岳並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勢力的想法。

聽到聖域蒼龍的話,早就想好說辭的林岳指著自己頭上的id笑道:「抱歉,蒼龍會長,其實我一早就有公會,而且我的會長還是那種特別麻煩的傢伙。」

小饞貓?

聖域蒼龍其實在坐下來的時候就注意到林岳的id前綴,這是一般公會為了統一公會成員id的一種很常見的手法。

可是聖域蒼龍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國內什麼時候有一個公會叫做「小饞貓」。

其實不怪聖域蒼龍會想不出來,事實上「小饞貓」這個公會林岳當初只是胡亂加的,它根本就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公會,甚至進入遊戲后,林岳至今都還沒有正式申請加入公會,現在只是僅僅掛著「小饞貓」的前綴,讓人覺得他是有公會的人。

如今,正好拿來拒絕掉聖域的招攬。

不等聖域蒼龍繼續說下去,林岳已經站起來,道:「今天能夠認識蒼龍會長真的很高興,不過我還有事要處理,必須先走。」

說完,林岳沖一臉獃滯的聖域九州點點頭,然後徑直走出了酒館。

氣氛一度沉寂了下來,直到林岳離開了,聖域公會其他在場的成員忍不住開始發出抱怨的聲音。

「靠,那個土豪哥太囂張了,我們會長親自招攬他居然還不領情?」

「我看他也沒什麼特別,不就過了一個副本首通,有必要讓這種人加入我們嗎?」

「九州,我看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那個傢伙真的帶著你和幾個散人玩家過了哈洛特遺迹的副本?」

面對自己公會裡質疑的聲音,原本有些尷尬的聖域九州頓時皺起了眉頭,回應道:「當然是真的,首通的公告不是出來了嗎?當時整個遊戲的玩家都可以看得見,難道還有假的不成?」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

那個質疑的傢伙還想說下去,可這個時候,從剛才開始就沉默不語的聖域蒼龍打斷道:「夠了。」

會長發話,原本吵吵嚷嚷的人馬上安靜下來,聖域九州則低下頭小聲道:「對不起會長,我事前應該跟他探探口風才對,沒想到他會一口回絕。」

「你不用道歉。」聖域蒼龍眯著雙眼,半響道:「事實上,他拒絕反而很正常,這點完全在我意料之中。」

「呃?」

「你之前不是說過嗎?他曾經花了很大的價錢給那支臨時組成的隊伍購買裝備,還支付了巨額的酬勞。」

「對呀。」

「你覺得,華夏區人族這邊所有的公會,有那個公會的玩家可以如此財大氣粗?」

聖域蒼龍如此一問,聖域九州頓時陷入了深思,半響沉聲道:「人族這邊,除了霸氣王朝和九鼎,大概只有異軍突起的炎黃後裔。」

「沒錯,現在遊戲才公測兩天,遊戲幣和華夏幣的兌換功能還沒開通,在現實的資金沒辦法干擾遊戲市場的情況下,能夠如此財大氣粗的玩家絕無僅有,除非背後有勢力支持。」

「會長你的意思,是指土豪哥是那幾個公會的人?」

「照目前來說只有這個可能,不過我很奇怪,他為什麼會用『小饞貓』這個前綴,而且在完成哈洛特遺迹副本首通的時候,首通公告的內容居然不帶任何宣傳公會的字眼,這是我唯一感到疑惑的地方。」

聖域九州聞言,再度陷入了深思,事實上,他跟聖域蒼龍想到一塊去,在背後支持林岳的公會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勢力?

「九州。」

「是。」

「我給你一個任務,繼續跟這位土豪哥保持著良好的關係。另外,打探一下『小饞貓』這個公會,我要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勢力在背後支持土豪哥。」

聖域蒼龍的說話讓聖域九州心裡一緊,隨即有種熱血沸騰的衝動,看來自己嶄露頭角的機會來了,聖域九州連忙道:「請會長放心,你交待的事情我會辦好的。」

……

林岳哪裡知道自己已經被聖域當成一個很重要的招攬對象,背後還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勢力。

離開酒館以後,林岳本打算去城南廣場哪裡刷一下懸賞,可半路上,寂寞的魚忽然私聊他。

「老大,我被人殺了。」 「啥?」林岳一開始沒聽清楚,愣了一下又問,「你剛才說什麼?」

私聊頻道那邊沉默了片刻,半響,寂寞的魚幽幽的聲音再次響起,「我……我被人殺了,在彩虹原野。」

不難聽出,她說話的聲音里明顯包含著一絲的委屈。

林岳頓時大汗,連忙打開好友欄,果然看到寂寞的魚顯示的等級從原來的11級變成了10級。

竟然掉級了,換句話說,這個傻妹子至少死了5次。

「笨蛋,不是讓你去練級嗎?怎麼等級不進反退?」林岳扶了扶額,隨即眼冒凶光道:「說,究竟是誰做的?」

寂寞的魚那邊猶豫了好久,才說:「一個叫做好山好水的法師……」

林岳靜靜的聽下去,數分鐘后總算搞清楚怎回事。

原來,寂寞的魚果真聽從林岳的安排,乖乖的去練級,不過跟新手村時候不同,進入主城后,所有玩家都會失去新手保護,在野外練級,隨時都有被殺的風險。

偏偏寂寞的魚這個傻妹子就是個天然呆,練級的時候無意中跑到人家公會包場的區域內,還搶了人家的怪。

一開始對方還出言警告,可是寂寞的魚腦袋就是不好使,脾氣也犟,加上對方看到她一個女的出現調戲,結果雙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

能夠包場練級的公會人數至少有幾十人,寂寞的魚一個人竟然傻到單挑人家,結果可想而知。

「既然一開始被殺了,為什麼不直接回城換個地方練,幹嗎還要被人殺了5次?」林岳聽完后,有點想不明白問。

卿本佳人 結果,寂寞的魚的回答讓林岳為之絕倒。

「他說我是飛機場,我要報仇。」

「……」

林岳趕過去匯合的時候,寂寞的魚正好從復活的祭壇上走下來,只見她兩腮鼓起,顯然氣在頭上。

林岳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跑過去在她光潔的額頭上用手指彈了一下,接著沒好氣道:「一開始想報仇的時候就該想到找我,結果死了5次掉了一級才私聊我?」

寂寞的魚俏臉一紅,有點不好意思道:「我怕麻煩老大你。」

林岳翻了翻白眼,「結果最後不是麻煩我嗎?」頓了頓,林岳用陰森恐怖的語氣道:「居然敢欺負我的小弟,他們一定活膩了。」

話音剛落,林岳大步流星朝城外的方向走,寂寞的魚還沒反應過來,追上去獃獃問:「老大,你去哪裡?」

「替你找回場子。」

……

彩虹原野靠近獅子城南面有一塊相當大的營地,哪裡生活著一種叫做哥布林武士的15級怪,這種怪攻高血薄,而且數量可觀,很適合玩家,尤其是轉職成弓箭手,法師這類遠程職業的玩家練級。

作為九鼎公會第15分隊精英組的隊長,好山好水可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這塊「練級聖地」霸佔下來。

憑著九鼎公會的名氣,大部分的玩家只能繞道而行,雖然偶爾有些不長眼的傢伙想在這裡練級,不過好山好水還是很輕易的把這些人送回城。

「守好每一個刷新點,怪一出來戰士馬上拉住仇恨,其他遠程職業輸出跟上,大家努力一點,爭取今天晚上把我們15分隊的平均等級刷到16級,記住,我們是九鼎公會只要精英不要垃圾……」

好山好水一邊指揮自己的隊員,一邊看著自己的經驗條唰唰的往上漲,臉上露出一個滿意的表情。

「隊長,剛才那個美眉又來了。」一名負責望風的隊員忽然跑過來道。

好山好水皺了皺眉,揮手道:「不用跟我彙報,馬上把她幹掉,就算是女人,敢踏入我們九鼎公會練級場地一律格殺勿論。」

「但是,對方還帶來一個人。」那名隊員猶豫了一下便道。

「那又如何,不就是多一個人,你們照殺不就好,不用擔心殺人後的罪惡值,公會那邊會有補償。」好山好水沒好氣道。

「不,隊長,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那名隊員很焦急,正要解釋下去,可就這個時候,「嗖嗖」兩陣破空聲傳來,那名隊員發出「哎呀」的慘叫聲,忽然捂住喉嚨倒下。

總裁前夫不好惹 -245

-133

在好山好水的眼中,他只看到兩個斗大的紅字從那名隊員的頭上飄起,原本滿滿的生命值瞬間被清空。

什麼情況?

好山好水臉色一變,定睛一看,只見被殺掉的那名隊員脖子上釘著兩根黝黑的弩箭。意識到不妙,好山好水連忙招呼身邊其餘人集合過來,並且吼道:「何人藏頭露尾,有本事給我出來。」

話音剛落,距離他們不遠處一塊岩石的背後緩緩走出兩個人來,分明是一臉輕鬆的林岳,還有氣鼓鼓的寂寞的魚。

「是你?」好山好水看到寂寞的魚,先是一驚,接著馬上笑了,「小妹妹,你還真固執啊,明明被我們殺了好幾遍,居然還敢回來?」

寂寞的魚咬著銀牙,向林岳告狀道:「老大,就是他,他說我是飛機場。」

老大?

好山好水這邊才注意到寂寞的魚身邊的林岳,見他只有一個人,忍不住嗤笑道:「小妹妹,這就是你帶回來的幫手?你該不會是認為自己一個人打不過我們,現在想靠兩個人找回場子吧?」

因為好山好水的命令,原本分佈在各個刷新點的打手全部聚集回來,聽到自己隊長的話,他們跟著起鬨大笑了起來。

好山好水完全沒把林岳和寂寞的魚放在眼內,依舊在哪裡冷嘲熱諷道:「小妹妹,看在你是一個女的份上,原本我是可以讓你走的,但是你老是打擾我們練級,就等於得罪了我們九鼎公會,這事可不是隨便可以私了……」

好山好水口沫橫飛正說得起勁,突然又一陣「嗖嗖」的破空聲傳來,下一秒,好山好水額頭和胸口分別中箭。

攻擊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好山好水只感到眼前一花,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變成了靈魂的狀態懸浮在自己的屍體上。

系統:你受到玩家小饞貓的土豪哥攻擊,有300秒的自衛反擊時間。

系統:你失去了267點hp。

系統:你受到玩家小饞貓的土豪哥攻擊,有299秒的自衛反擊時間。

系統:你失去了230點hp。

系統:你被玩家小饞貓的土豪哥殺死。

系統:你失去了20%的經驗值。

翻查戰鬥記錄,好山好水傻了眼,目光落到攻擊自己的那個人身上,赫然是那個「小妹妹」帶過來的幫手,一個手持著短弩的玩家。

「九鼎公會嗎?放心吧,我沒打算私了。」殺掉好山好水后,林岳舉起輕語者對剩下的人說道。 「給我殺了這個傢伙,殺了他!」

直到隊伍頻道那邊響起了好山好水憤怒的咆哮聲,剩下的九鼎公會打手們才如夢初醒,一名弓箭手打扮的傢伙率先反應過來,沖林岳喊道:「竟然跟殺我們九鼎公會的人,小鬼,你是不是活膩了?」

九鼎公會,作為華夏區知名的老牌公會林岳又怎麼可能不認識,即使在十年後的「境界ol」,它仍然是絕大多數職業玩家仰望的存在。如果換著重生之前,林岳覺得不敢招惹,但是今天……

「對,我就是活膩了。」

林岳沖那個弓箭手咧了咧嘴,輕語者的弩身一轉對準他扣動了一下扳機,黑色的弩箭「嗖」一聲射出。

「混蛋!給我殺了他!」

中箭的弓箭手大罵,揮手讓打手們沖向林岳。

「給我躲起來。」

林岳面無懼色,沖身後的寂寞的魚吩咐了一句,然後往地上滾去,做了一個側撲的動作避開了大部分的攻擊。

「轟」「砰」

幾乎在林岳躲開的同時,數不清的攻擊落在他剛才站著的地方,至於寂寞的魚,則按照林岳的吩咐飛快的躲到剛才匿藏用的那塊大石後面。

九鼎公會的打手們注意力都放在林岳身上,倒是沒有人注意到寂寞的魚逃跑了,看見林岳往一邊滾去,紛紛調轉了攻擊的方向繼續發動技能。

雖然目前一轉玩家的攻擊比較單調,不過數十名玩家同時攻擊所產生的威力還是非同小可。

法師的魔力球和弓箭手射出的箭矢鋪天蓋地砸過來,林岳縱使操作再好也有中招的時候。

一般情況下,同時承受那麼多人攻擊的玩家一定會被秒掉,然而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情況卻不是這樣。

-miss,-miss,-9,-miss……

林岳雖然承受了那麼多的攻擊,可是他頭上飄起不是密密麻麻的傷害數字,而是一串「miss」還有偶爾飄起的個位數傷害。

九鼎的打手們當場傻了眼,一時間居然忘記了繼續攻擊,抓住這個機會,林岳從地上爬起來,對準一名發獃的法師連續扣動兩次扳機。

-241(野性射擊)

-133

法師血薄防低,林岳基本上算準一個技能加一次平射足以秒掉對方,再幹掉一個人後,林岳不作原地停留,迅速往營地的方向跑去。

雖然他的閃避值很高,不過如果被對方的戰士或者盜賊纏住一樣會很麻煩,因為一旦被纏上,同時被那麼多人圍攻,時間長了他自己也會扛不住。

林岳現在只能選擇游擊戰,採取「放風箏」的方式拖死對方,否則很難以寡敵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