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豪的身影在天空劃過,然後一頭扎進數十道火光之中,驚人的氣浪瞬間爆發而出,方圓千米內的植被和山石不知被震碎多少。

漫天煙塵落下,露出站在大坑中的蘇豪,而其他人則橫七豎八躺在他的周圍,有的還在痛苦哀嚎,有的則已經毫無生命氣息。

鮮血早已染紅了蘇豪的衣衫,蘇豪猛地把衣衫扯掉,露出身上令人觸目驚心的傷痕,右胸上不知被誰刺穿的傷口還在往外飆血,濺得他滿臉猙獰。

蘇豪突然猶如一條餓狼吼道,「再來啊!」

許多本來躍躍一試的人見到蘇豪這副兇殘模樣,心態立即就慫了,就連主導這場集殺令的東皇豹也是冷汗不停。

蘇豪用氣勢鎮住場面的同時,靈力也開始修復傷勢,面對數十個化晶境的武者,他已經把踏前斬發揮到了最大,但還是不可避免受了重傷。

「啪!啪!啪!」

隨著一陣有節奏的掌聲響起,兩個沒有蒙臉而且幾乎長的一模一樣的武者走了出來,身上散發著更為驚人的修為波動。

「半步道種!」蘇豪臉色一沉道。

「你剛才的表演真是精彩極了,我們兄弟忍不住為你鼓掌!」兩人異口同聲道,「不過看樣子你並不知道我們東丘雙煞啊。」

「東丘雙煞!」東皇豹臉色微沉,「沒想到東丘雙煞消失這麼多年又出現了。」

與此同時,正在暗中觀戰的很多人也是臉色一驚,東丘雙煞曾經是聞名冰原的大盜,專門做劫殺的勾當,實力高強且手段殘忍,無論老少婦孺落到他們的手中都會被殘忍折磨之死,后聽說惹下大禍,被高人滅在東丘,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了,實力更是踏入了半步道種的境界。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蘇豪雙眼猛瞪,風爆術無聲無息發動,可怕的轟炸在東丘雙煞兩人之間爆發,身形同時隱入風中摸向東丘雙煞兩人。

面對突然而來的攻擊,東丘雙煞臉色毫無變化,只見兩人的身形突然模糊,風爆術產生的爆炸就像掃過空氣一樣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垂死掙扎罷了!」

東丘雙煞同時身形一縱,瞬息之間便來到被紅光照出身影的蘇豪面前,速度居然不比蘇豪差多少。

蘇豪險之又險躲過東丘雙煞的雙劍,但卻同時被兩人踢了一腳胸膛,剛剛止住鮮血的傷口再度崩裂,蘇豪忍不住痛哼一聲。

蘇豪咬牙止住後退的身體,雙手一按,一顆巨大的蓮花風刃在半空形成,蘇豪跳落在蓮花風刃中央,驅使這瘋狂旋轉的蓮花風刃向對方殺去。

一道道驚人的劍氣被東丘雙煞甩了出來,不過全部被蘇豪的蓮花風刃暴力撞散,站在蓮花風刃上的蘇豪更是不停地打出一道道青光龍,這方天地彷彿都籠罩在蓮花風刃和青光龍的陰影下。

「有點本事,不過想殺我們兄弟,你還差遠了!」東丘雙煞輕笑道,「合擊!」

東丘雙煞突然重合在一起,雙劍同時合二為一,驚人的氣勢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赫然超越了半步道種,達到了道種境初期。

「幽冥神龍!」

合二為一的東丘雙煞暴喝一聲,一道巨大的身影突然從他們的劍中飛出,赫然是一條半透明的灰龍。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灰龍任憑青光龍打在身上,卻像是打在空氣中一般,絲毫沒有對灰龍起到傷害作用。

灰龍接近蓮花風刃,蘇豪臉色陰霾,毫不猶豫飛離蓮花風刃,下一刻蓮花風刃果然沒有對灰龍產生任何傷害,反而被灰龍暴力打抓散。

「虛實意境!」

蘇豪心裡暗道一聲,虛實意境是一種較為罕見的意境,虛虛實實,真真假假,防不勝防,同境界罕有敵手,果然名不虛傳。

蘇豪也是第一次遇到擁有虛實意境的武者,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對敵經驗,只好用速度與灰龍周旋,企圖通過觀察發現對方的破綻。

「聽說你的速度很快!」

合二為一的東丘雙煞輕笑一聲后消失在原地,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蘇豪的身側,蘇豪臉色一驚,橫劍阻擋,一股巨力瞬間從靈劍上傳來,蘇豪被擊飛的同時又大吐了一口鮮血。

「速度比之前更快了。」

蘇豪壓制傷勢,身形消失在原處,化虛為實的灰龍大嘴堪堪咬在蘇豪消失的地方,如果蘇豪再慢一分,恐怕就要成為灰龍的食物了。

有石眼的存在,東丘雙煞每次都能夠準確捕捉到蘇豪的身影,蘇豪以神馭風的隱形效果徹底淪為雞肋,加之對方的速度不亞於自己,在東丘雙煞和灰龍的壓制下,他的活動範圍越來越小,死亡再一次接近他。 就在蘇豪與東丘雙煞激斗的時候,東皇豹腰間的千里傳音石突然亮起,東皇豹趕緊拿起傾聽,片刻之後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

而蒙面人和申屠鷹這邊則是已經轉換了角色,原本是蒙面人拖住申屠鷹,現在換成了申屠鷹纏住蒙面人,因為他們強大的神識早已發現蘇豪正在遭受圍攻,申屠鷹自然不會讓蒙面人前去救援蘇豪。

「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蘇豪又嘗試了許多次,非但沒有擊退東丘雙煞,自己的活動範圍反而被對方壓制的越來越小。

「如果有了【夕陽殺劍】這件皇器,我們兄弟兩晉陞道種境的幾率就更大了。」東丘雙煞彷彿已經看到皇器在向他們招手,臉上不禁露出期待的神色。

千鈞一髮之際,蘇豪的雙眼突然化成兩團虛無的漩渦,虛空藏身術終於被他施展出來。

「神武大世界的空間竟然如此穩定,空間裂縫居然這麼少!」

蘇豪忍住驚訝,快速尋找空間裂縫,終於在最後關頭被他找到了一道勉強能讓他藏身的空間裂縫。

化為實體的灰龍和東丘雙煞的長劍同時攻向被他們封死退路的蘇豪,本以為萬無一失的一擊卻是落空了,蘇豪的身影憑空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不可能!」

東丘雙煞驚道,他們竟然無法感應到蘇豪的任何氣息,彷彿這個人從來沒有出現在這裡過一樣。

「人呢?」

其他人和東丘雙煞同樣疑惑,但是卻沒有任何人能夠感應到蘇豪的存在。

之前鎖定蘇豪的三道道種境氣息的主人也是面露驚訝,不過他們的見識非東丘雙煞等人所能相比,很快他們的腦海中就同時出現一個念頭:「空間戰技。」

眾人驚疑不定,不過沒有人相信蘇豪就這樣逃走了,一定是用什麼特殊的辦法隱藏起來了,果然過了不久,蘇豪的身影再度出現。

蘇豪滿臉陰霾,神武大世界的空間穩定非常,足夠容納他的空間裂縫不是沒有,就是相隔太遠了,以他的實力恐怕沒有穿梭到另外一條空間裂縫前就會被空間風暴殺死,而剛才他所呆的空間裂縫即將要閉合,不得已之下只能跳了出來。

「剛才你去哪裡了!」東丘雙煞質問道。

蘇豪神色冷酷,壓根不理會東丘雙煞,而是趁機逃出對方的包圍圈,奔向另外一條足夠他進入的空間裂縫。

「想跑?」

東丘雙煞和灰龍同時化為虛體追向蘇豪,速度居然比蘇豪還要快上幾分,沒花多少時間便又追上蘇豪,然而他們的攻擊再次落空,因為蘇豪的身影再次憑空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東丘雙煞氣急敗壞道。

「因為他掌握了空間穿梭戰技!」

東丘雙煞也沒有想到有人會回答他,循聲望去,只見一個長發青年踏著虛空而來,以他的修為居然看不出對方的深淺。

「大哥!」東皇豹臉色一喜,趕緊上前說道。

青年頗為惱怒地看了東皇豹一眼道,「下次不要隨意頒發集殺令,你當皇器是大街貨,隨隨便便就拿出來嗎?」

東皇豹趕緊討好道,「大哥說得對,是我一時衝動了,回去定會向父親請罪,不過現在大哥來了,這夕陽殺劍也不會落到旁人手中的。」

「你知道就好。」青年不再理會東皇豹,而是目光看向天空道,「有意思,風武者和空間武者居然會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

「你是誰?」東丘雙煞對青年臉色不爽道,雖然對方氣息深厚,但是他們毫不敬畏。

「東皇龍。」青年打量了一眼東丘雙煞道,「一日不入道種終為凡,雖然說你的實力比肩道種境初期,但是不可能是道種境初期的對手,因為你沒有聖像真種。」

「東皇龍是吧,口氣這麼大,你又是什麼修為。」東丘雙煞桀驁道。

東皇龍冷笑一聲,身上突然爆發出驚人的氣勢,赫然是道種境初期巔峰的修為,即道種境三層。

東皇龍突然伸出雙手,一點金光從他指尖冒出,在東丘雙煞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之前,金光化成的光束瞬間穿透東丘雙煞的身體。

待東丘雙煞反應過來后,面露驚怒和后怕,如非方才他們保持的是虛體狀態,恐怕現在已經成為兩具屍體了。

「大哥,現在我們怎麼辦?」東皇豹小心問道,家族裡除了爺爺和父親,他最敬畏和崇拜的就是自己的大哥了。

東皇龍不再理會東丘雙煞,而是目光看向天空,緩緩開口道,「三位道友,以我們道種境的修為還沒有能力撼動神武大世界的空間壁壘,不過這蘇豪修為低弱,對空間戰技的領悟還很低級,肯定無法長期呆在恐怖危險的黑暗空間中,我建議我們一起封鎖這方天地的空間,只要他敢出來就絕無回去的可能。」

道種境初期巔峰的強悍氣息從東皇龍身上再次爆發出來,與此同時東南西三個方向也有三道道種境初期的氣息爆發出來,如東皇豹等低於道種境境界的武者全部受到威壓,在這四股恐怖的威壓下,他們似乎變成了毫無修為的凡人,竟然連動彈都艱難至極。

唯有化為虛體的東丘雙煞沒有受到這股威壓的影響較小,但是臉色也是難看至極,本以為他們兄弟以合擊之術可以比肩一般的道種境初期武者了,現在看來確實如東皇龍所說,還差得遠呢。

躲在空間裂縫中的蘇豪早已看到了東皇龍的出現,也終於發現之前鎖定他的三個道種境高手,看到對方鎖定這片天地,他的臉色徹底沉了下去。

「不能出去,出去就是死路一條!」

蘇豪心裡想道,但是他所在的空間裂縫已經有閉合的跡象,他再不出去也會在空間裂縫閉合的剎那被殺死,一時進退維谷。

「四個道種境高手,再加上擁有合擊術和虛實意境的東丘雙煞,我絕無逃生的可能。」蘇豪內心不斷權衡道,「那麼就只剩下遠距離穿梭空間這條路了,或許還有一絲希望。」

蘇豪所在的空間裂縫開始明滅不定,下定決心的蘇豪臉上露出堅毅之色,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一頭扎進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黑暗,冰冷,寂靜,枯燥。

這是無盡空間的永恆基調,因為重傷導致臉色無比蒼白的蘇豪緩緩穿梭在無盡的空間中,視覺到這裡已經完全失去作用,蘇豪完全是憑藉著虛空藏身術感應到的空間裂縫前進的。

穿梭空間消耗極大,之前的激烈戰鬥已經讓蘇豪丹田內的靈氣降到了低谷,這無盡空間內不存在任何靈氣,就算他的靈氣恢復效率再高也毫無用處,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在靈氣枯竭之前到達下一個空間裂縫。

「什麼東西?」

穿梭前行的蘇豪突然臉色一驚,就在前一剎那,他發現浪客劍道的護盾突然被抵消,似乎是有什麼撞在了護盾上。

一點青光出現在蘇豪的手心,這是他用風靈力凝聚出來的,勉強用來照亮身周三丈範圍。

「哪裡來的石頭?」

蘇豪終於看清方才撞在護盾上的東西,是一顆臉盆大小的石頭,看起來毫無特別之處,但是蘇豪的臉色卻是驚寧不定。

「風龍破!」

顧不得消耗靈力,一條青光龍被蘇豪甩了出去,青光龍蜿蜒向前飛去,不知飛了多遠之後,青光龍暗淡消失,而蘇豪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

「隕石流,怎麼這麼近!」

蘇豪再也顧不得消耗靈力,再次打出一條青光龍,身形同時猛地往前沖,企圖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隕石流前進的路線。

如果蘇豪處在巔峰狀態,逃離隕石流的衝擊不算太難,但是現在他是重傷狀態,在這無盡的空間中又無法恢復,當他還沒跑出隕石流的覆蓋圈,隕石流已經悄然而至。

「風之障壁!」

風盾剛一出現在蘇豪的身前,隕石流便呼嘯而至,重新感悟的風之障壁防禦力非常驚人,任憑隕石衝擊也無法撼動,但是蘇豪的臉色沒有絲毫放鬆,反而越來越凝重,藉助青光龍,他看到隕石流中有一個大傢伙正在向他撞來。

「這顆隕石堪比一座山峰,被它撞到我鐵定屍骨無存。」

蘇豪雙眼死死地盯著這顆山峰大的隕石,被隕石流壓制的他根本無法移動,就算他強行移動,不用這個大傢伙出手,自己首先被其他隕石撞碎了。

數十道巨大的鋸齒風刃出現在蘇豪的身前,把襲來的小隕石撕成無數,但是隕石實在是太多,一道風刃只能堅持三息就被無盡的隕石撞散。

「我要更多的風刃,拼了!」

綜武俠論西毒吃蘿蔔的節奏 在蘇豪的揮霍之下,丹田內的靈力越發接近枯竭,而蘇豪的身前已經凝聚出四個巨大的蓮花鋸齒風刃。

凝聚出四個蓮花鋸齒風刃已經是蘇豪的極限,蘇豪咬牙控制煉化鋸齒風刃飛向巨型隕石,待到了巨型隕石前,四個蓮花鋸齒風刃只剩下兩個了。

隕石流的每一顆隕石都是經過千錘百鍊留下來的,它們的堅硬度極為驚人,可以想象這顆經歷過千錘百鍊的巨型隕石是多麼的可怕。

沒有多少意外,幾乎是摧枯拉朽,剩下的兩個蓮花鋸齒風刃甚至沒來得及掙扎就被巨型隕石暴力撞散。

「風!」

蘇豪發出無聲的嘶吼,下一秒就被巨型隕石碾壓而過,衣衫瞬間化為灰屑,但是卻沒有出現鮮血飛濺的一幕。

無盡黑暗的空間中是不存在風的,但是如果有人可以看見風,會發現此時竟然有一道風無聲無息飛躍在隕石流之中,直到隕石流的最後一顆隕石才停下。

蘇豪赤裸的身體突然顯現在隕石流的最後一顆隕石上,隕石飛行的速度極快,但是蘇豪就像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一般穩坐在隕石之上。

如果注意觀察會發現蘇豪的額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青色的刻痕,青色刻痕散發著柔亮的青光。

臉色極為蒼白的蘇豪手指摸了摸了額頭,他能感覺到額頭上的溫熱,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他只知道就在剛才生死危機時刻,他突然感覺到身體中出現一道梏桎,他本能地集中全部力量衝擊這道梏桎,梏桎竟然被他輕而易舉衝破,然後他就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道風穿梭在隕石流之中。

「我感覺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似乎隨時能夠化成風飛走,這種感覺太奇妙了。」蘇豪凝望著自己的身體想道,「肉身本為物質,怎麼能化為無形無質的風呢,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蘇豪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的馭風意境在生死間的壓力下再次突破,但是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馭風意境分為以身馭風和以神馭風兩個境界,蘇豪此前的境界便是以神馭風,不過遠未達到極致。

意境修鍊講究機緣,很多修鍊到道種境的武者都是剛開始感悟意境,像蘇豪在洗丹境的時候就已經修鍊出意境甚至還不止一種已經的武者少之又少,但是蘇豪清楚就算自己的馭風意境達到大圓滿的程度,也不可能會讓他的肉身化成無形無質的風,至於突破到傳說中的御風意境,蘇豪是想都不敢想的,那太天方夜譚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我的肉身發生了我不知道的變化,難道與風靈體有關?」蘇豪沉思道。

據蘇豪所知,風靈體並不是他的肉身終點,據說風靈體之上還有風神體,比風靈體更為厲害的一種體質,不過幾乎沒有人見過,只是聽說罷了。

「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不去想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還是想想怎麼應付現在的處境吧。」

蘇豪體內的靈力幾乎已經耗盡,剩下的極少他已經不敢隨意動用,否則無法維持內呼吸,所以他只能乖乖坐在隕石上隨著隕石流前進。

雖然衣衫碎盡,但是關鍵時刻蘇豪還是保住了自己的儲物袋,不過儲物袋內沒有任何恢復靈氣的丹藥,銀碗內的靈液也在他突破到化晶境中期的時候被用完,而且到現在也沒有凝聚出一絲靈液,不知是否和沒有絲毫靈氣的無盡空間有關。

「一個隕石流就差點令我身隕,希望不要遇到更為恐怖的空間風暴。」蘇豪苦笑道,「也不知道這隕石流會飛向哪裡,丹田內的靈氣支撐不了多久內呼吸,看來我現在能做的就是聽天由命了。」 夜,明月高掛,東丘之巔。

東皇龍與東皇豹等人早已打道回府,申屠鷹和蒙面人也早已結束戰鬥離去,唯有東丘雙煞兄弟倆依然候在這裡。

東丘雙煞神色陰沉地坐在東丘之巔的山尖上,臉上儘是不甘之色,煮熟的鴨子居然就這樣飛了。

「大哥,一天一夜了!」東丘雙煞中的弟弟沮喪道,「以那小子的修為,斷然不可能在惡劣的空間中生存太久,東皇龍他們的判斷應該沒錯了,那小子已經死了。」

東丘雙煞的大哥極為不甘道,「弟弟,我們再等三天,如果那小子依然不出現,我們就動身前往劍宗。」

弟弟點頭道,「劍宗與伏妖門已經正式宣戰,我們不能錯過這次絕佳的渾水摸魚機會,一定要藉此機會突破到道種境,到時候天闌州我們兄弟倆哪裡去不得。」

哥哥點頭,「依你所言。」

………………………………………………………………

無盡的黑暗空間中,隕石流帶著蘇豪不斷穿梭空間,讓蘇豪慶幸的是,一路上都沒有遇到空間風暴。

「靈力就要枯竭了,為什麼還沒有空間裂縫出現!」蘇豪臉色漲紅道,他的內呼吸已經走到崩潰的邊緣。

又支撐了半個時辰,望眼欲穿的蘇豪終於發現前方出現了異常,他看到了一道刺目的光芒。

「那是什麼?」

左心右愛 蘇豪身長脖子向前看,終於讓他看到這絲光的來源,竟然是一團七彩斑斕的光團發射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