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賢吐出一口濁氣,心想還是順其自然為好,畢竟也不知道那傢伙心裡是怎麼想的,在沒有保障自身的實力前,還是不要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為妙。

就這樣,蘇賢再不著痕迹地隨便問了幾句,就放走了曹熊,也不怕他回宗內添油加醋地亂說一通,反正這與他都無關。

在曹熊轉身之際,蘇賢那道清冷的聲音響起,道:「好好珍惜,努力活下去,有朝一日,你的光精靈會閃耀這方天地。」

聽此,曹熊渾身一震,背過身的眼眸中燃燒起一股璀璨意志,心中那股任人宰割的委屈失落感瞬間消散,重重地點了點頭,便疾步離開了丘岩谷。

……

「上品玄武學,山海五式。足足九枚通脈丹,外加三百塊的下品妖石,這傢伙還真是富裕啊!」

丘岩谷的一個隱蔽角落裡,蘇賢將陸峰留下的低階儲物袋翻了個底朝天,不由兩眼放光,真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啊,非常到位!

當然,儲物袋中類似於山海令這等雜物,蘇賢就忽略不計了。

主要是這通脈丹,色澤飽滿,乃是武者境中鍛體的上好丹藥,效果更壓鍛體丹一籌。

「我就納悶了,明明好東西這麼多,還貪得無厭打我的歪主意,真是不懂知足啊!」

陸峰已經身死,蘇賢還不忘挖苦幾句,欣然地將所有東西轉移到了另一個低階儲物袋中,然後攤開了那張殘破圖卷開始研究起來。

半天後,蘇賢按照殘破圖卷上的指引,摸索到了一座寬敞的洞府門口。

這座神秘洞府嵌於丘岩谷的盡頭之處,洞府前建造著一座古樸宏偉的廣場,周圍兩座恢弘高聳的岩石雕像矗立著,猶如兩隻巨大妖獸看守洞府,迎面撲來一陣莽荒之氣。

「看這陣仗,的確是遺迹無疑啊!否則誰會閑著沒事搞來這麼兩座雕像擺在洞府前?」

蘇賢心中自言自語著,可是若這裡真是遺迹,早就應該被人搬空了,但據說所有來過丘岩谷的妖修都未曾發現過什麼寶物啊!

隨即,蘇賢自嘲般地笑了笑,自己只是來碰碰運氣,怎麼竟真和那空穴來風的寶藏較起勁來。

不再多想,蘇賢隻身走入了洞府之中,借著岩壁上的照明珠不斷深入,大約前進了數百米,一座空蕩蕩的密室映入眼帘。

洞府入口只有這條通道通往這間密室,可是這裡遍布塵埃,蛛網密布,一看就知荒廢了多年,無人造訪。

周圍牆壁上,布滿了坑坑窪窪的凹槽,蘇賢摸了個遍,確定此處沒有任何機關。

「奇怪,這地方怎麼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十六年的淵博見聞,讓蘇賢敏感地察覺到了這間密室的可疑之處,當他悠悠站立於中央,腳步挪移,環顧四周之時,眼底一抹精光瞬間浮現。

接下來,蘇賢莞爾一笑,恍悟道:「怪不得數百年來無數妖修在此都未得到想要的奇遇。一個重傷之人,開闢洞府是為了什麼?當然是療傷啊!丘岩谷內妖氣稀薄,這明擺著是一座聚氣陣啊!看周圍密密麻麻的凹槽,大概是個五階聚氣陣。」

「可笑,這麼一個大寶藏就擺在眼前,卻沒有人辨識得出。」

蘇賢頗為無奈地搖了搖頭,若不是在六年前他跟隨黑老在另一塊大陸碎片上見過一座五階聚氣陣,今天說不定也和先前的無數妖修一樣,將與這份真正的至寶擦肩而過了。

「下品妖石還是太低級了,光是三百塊都不夠五階聚氣陣支撐幾息,不過我有妖厄靈術,還是值得一試。」

想到這,蘇賢將剛從陸峰儲物袋中掠奪來的三百塊下階妖石全部塞進了岩壁上的凹槽之中,然後四下尋找,終於找到了整個五階聚氣陣的中心樞紐,席地一坐,便擺出了一副修鍊的架勢。

半個月都沒變化過的妖者修為,今天是該暴漲一截了!

…… 嗡!

大陣啟動,霎時間丘岩谷內風雲變幻,一股浩瀚如淵的可怕吸力席捲整個丘岩谷,磅礴妖氣猶如浪潮般狂涌而來,洞府之內,一道面容清瘦、神態沉穩的少年盤坐著,手掌之間爆發出閃電般的結印速度。

「妖厄靈術!」

一息!

三百塊下品妖石,僅僅只能維持五階聚氣陣維持一息的時間,但是足夠讓蘇賢受益無窮了。

整個丘岩谷的妖氣此時都匯聚到了五階聚氣陣里,猛然之間,蘇賢手間一股令人心悸的黑芒綻放,大陣之內的妖氣在頃刻之間蕩然無存!

「啊!」

這股驚人的妖氣入體,即便是蘇賢這副武者五階的身軀也承載不了如此恆河沙數般的妖氣,瞬時之間雙目布滿了血絲,身體膨脹了一圈,毛孔間湧出了鮮血,一股難言的疼痛感瀰漫來體內,就連經脈都要漲得炸裂。

蘇賢不由慘叫一聲,這般施展妖厄靈術實在太過冒險了,因此這種急功近利的突破之法立刻暴露出了弊端。

可是,蘇賢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哪怕此等良機需要付出一些代價才能換取。

即便,代價是這種驚心動魄的刺痛之感!

蘇賢唯一掌握的一階中品功法,吞妖殘篇,在妖氣排山倒海般沖入身體里時,便開始瘋狂運轉。

然而,區區一階中品功法,尚不能緩解此刻蘇賢的險情。

這一點,自然也在蘇賢的考慮範圍之內,只見蘇賢身後幽藍色妖宮彷彿從海底鑽出,月銅傀在神念的引導下掠出,靈巧地取出了低階儲物袋中的一階通脈丹,嘩嘩地塞入了蘇賢口中。

九顆通脈丹,化為一道散發著濃郁葯香的清流,順喉而下,朝蘇賢的脈絡中而去,攜帶著一股霸道狂暴的氣勢,誇張般地開始拓寬蘇賢體內的經脈。

對於武修來說,亂吃藥,是大忌!

就算嗑藥如同吃果子,但也沒見過有人九顆果子一起下肚的吧?

但是,蘇賢知道富貴險中求,這次通脈丹中兇殘的撕裂之力與洶湧澎湃的妖氣相撞,受苦的是自己,勢必將要經歷一場痛徹心扉的磨難,甚至難受到死去活來。

可是,從蘇賢對修鍊一道的理解來看,這種磨人心志的修鍊之法,恰恰能激發出身體中蘊藏的巨大潛能,從而成功化險為夷,完成質一般的飛躍。

作繭自縛還是破繭成蝶,不隨天命,一切自有分曉!

洞府內,蘇賢身上汗如雨下,血汗混雜,面目猙獰,顯得狼狽可怖,但是蘇賢依舊苦苦支撐著,在這種境地下,才能更加深刻地感受到蘇賢身體中那種鋼鐵般的不屈意志,猶如烈火碰見了森林,樹木越多,這把火就燃燒的越旺。

在妖氣和葯流的不斷衝撞間,蘇賢不斷地吞噬化解著體內的這兩股能量,漸漸地,經脈被慢慢拓寬,妖氣宛若匯入一條龐大通道內,不再顯得擁擠。

妖者三階。

妖者四階。

妖者五階……

蘇賢的修為不受第一妖宮內月銅傀的束縛,只要妖氣充沛,在妖者之境突破自然是毫無瓶頸可言。

如今,一股驚人的氣息逐漸在瀰漫洞府內,而一直苦不堪言的蘇賢,在半個時辰后,終於調和好了軀體中的兩股能量,猛然間睜開了雙眸。

那雙黑眸中,精光閃爍,宛若繁星點綴的夜空,深邃寂靜,彷彿容納下了整片蒼穹。

這深邃的洞府中,一座蒼白霧氣衍化而成的朦朧宮殿被一股無形之力緩緩托起,旋即化作一抹流光鑽入了蘇賢的神念中。

倏地,蘇賢不可抑制地咧開了嘴大笑著,欣喜地感受著神念之中第二座妖宮的出現,不禁大呼這罪受得值。

這一次突破,居然跨越了八個階位,一躍成為半步妖師!

只要第二隻妖獸歸位,那蘇賢便可以名正言順地晉陞到妖師一階。

丘岩谷內的妖氣被瞬間抽空,定會引起驚動,此地不宜久留。

蘇賢站起身,將月銅傀收回妖宮中,便無聲無息地離開了洞府,在走出丘岩谷之前,蘇賢還順便測試了一下武者境界,驚喜地發現在服用了通脈丹后,手臂上拳勁大增,一拳就能打出七百斤的力道,儼然突破到了武者七階,可謂是雙喜臨門。

此時,蘇賢的身軀之上血珠凝結,一副被人蹂躪過的模樣,孤身行走在光明之森中,想要尋找一個有水的地方好好清洗一下身子。

而且,第二妖宮的覺醒,蘇賢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尋找到屬於自己的第二隻妖獸了。

在蘇賢看來,如果單從現狀考慮,那現在的月銅傀已經難以招架妖師級別的眾多妖獸了,在與人交手必然要落於下風。

所以,蘇賢此時急需一隻擁有強大戰鬥力的妖獸傍身,這樣在妖師境的底氣也可以更足一些。

但是,如果將目光放的長遠一些,拋開現階段的處境不提,那隻山海宮的人正在苦苦找尋的玄天龜無疑是最完美的選擇。

我的極品護士老婆 ……

光明之森的深處,天陽洞府和十方山脈的交匯之處,這裡白霧茫茫,妖氣濃郁,猶如空山煙雨般的人間仙境,一汪深不見底的幽鏡潭宛如一塊明玉鑲嵌在山岩之間,碧波浩渺,周圍枝葉蔥蘢,激蕩著一股股清新的水汽。

幽鏡潭佔地約莫數百丈,潭水碧綠清澈,隱約間還散發出一股肅殺之氣。

潭邊,站立著四道器宇不凡的修長身影,竟全是一身藍袍,藍袍之上綉著一座龐大神聖的宮殿。

這四人,便是山海宮的四大真傳弟子!

其中那唯一的女性,就是姜雨凝。

姜雨凝披著瀑布般的秀髮,一張猶如出水芙蓉的臉龐,容顏嬌美,一身藍袍也遮掩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絕塵仙子。

此時那雙如潭水般空靈寧靜的眼眸中蘊含著一抹疑惑,慵懶清冷的聲音不禁響起:「蘇辰,我們已經搜尋半個月了,也找不到玄天龜的蹤跡,不如找發現玄天龜的那兩人?再無結果,我們只能跟這幽鏡潭中的墨玉玄蛟談一談了。」

蘇辰負手而立,幽靜的眸子望著水平如鏡的深潭,此人赫然就是蘇賢當日在光明之森外見到的藍袍少年。

聞言,蘇辰微微頷首,那平靜的眸子泛起一絲波瀾,簡潔道:「不用找了,已經來了。」

話音剛落不久,另外三人就發現一道微胖的身影哼哧哼哧地匆忙趕來,肥嘟嘟的臉蛋上儘是焦急之色。

這時,除蘇辰外的三位真傳弟子錯愕不已,目光相交,心中升起一抹自愧不如的感覺。

很顯然,他們都未察覺到百米外有人朝自己這邊靠近,可是蘇辰卻已然探查到了。

「對不起,師兄師姐,路上有事耽擱,我來晚了。」曹熊滿臉歉意,口中還喘著粗氣,也不忘低頭認錯。

蘇辰身旁,一個身材魁梧、氣勢凌厲如劍的青年眨了眨眼睛,雖然擁有一身足以自傲的修為,卻沒有一點高傲桀驁之色,只是微微不解道:「怎麼就你一人?還有那個叫陸峰的武修呢?」

提到陸峰,曹熊不禁面露尷尬之色,口齒一下變得吞吞吐吐起來。

「回白師兄,這個……」

白山城皺眉,擺手道:「別藏著掖著,有話直說。」

紙終究包不住火,曹熊自然選擇了坦白,躬身將方才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其中的過程細節滴水不漏,也未偏袒其中任何一方。

在聽到是月銅傀將陸峰輕易擊殺時,眾人臉上都湧現出了一股古怪之色,還不忘瞟了瞟蘇辰一眼。

在四大真傳安靜地聽完了整件事之後,白山城不禁冷哼一聲,沉聲道:「我看那小子就不是什麼善茬,想貪別人的東西還打著山海宮的旗號,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該,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但是,四人之中,唯有蘇辰在聽到曹熊講到蘇賢時眉間一抖,眼神中略顯驚疑之色,在白山城說完之後,看著曹熊問道:「你說那個人的第一妖獸是月銅傀?」

「沒錯。」曹熊回道。

「怎麼了,小蘇辰,聽到月銅傀感覺和你很有緣啊?」莫幽一直是沉默寡言的,此刻也不禁打趣道。

可見,山海宮中這四位真傳弟子的關係親密無間,相處之時一片祥和,完全沒有動不動就爆發的火藥味。

聽到莫幽的調侃,特別是提到月銅傀,蘇辰眼中有一絲落寞,更深藏著一抹悲哀,旋即甩開了悲傷情緒,正色道:「他殺了陸峰,怎麼還放你走,難道不怕消息走漏,我等前去尋他復仇?」

「呃……我見他也是一個行事光明磊落之人,他說我沒惹到他,自然不會對我出手。」

曹熊也不知道這樣的解釋能否讓四位真傳信服,可事實的確就是這樣的,身為當事人的他也感覺很茫然啊!

白山城大笑,誇讚道:「好一個恩怨分明之人,沒想到一個青丘門的外門弟子性格就如此有鋒芒!」

蘇辰望了莫幽一眼,只見後者對他點了點頭,示意蘇辰,曹熊說的話句句屬實,沒有說謊的成分。

「那此人還有沒有說什麼?」蘇辰看似隨意地問道。

曹熊沉吟了一會兒,心想蘇辰怎麼對此人這麼關心,但是內心不敢有絲毫怠慢,仔細回憶道:「他似乎沒說什麼啊,只是問了問關於玄天龜的消息,還有我們宗內四大真傳的信息。」

重生農女種田有空間 說到這,曹熊突然靈光一閃,幡然醒悟道:「對了!當時他似乎挺在意蘇辰師兄的身份,還問了我,月銅傀是你的第一妖獸嗎?」

聞言,蘇辰瞳孔微縮,腦海中劃過一種極其震撼的猜想,神情中透露著一股激動,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眾人顯然是察覺到了蘇辰的異樣,姜雨凝秀眉一蹙,美眸中透露著關心之色,道:「怎麼了嗎?」

蘇辰強行按下了內心的猜想,朝著姜雨凝微微搖頭,繼續打聽道:「那你怎麼回答?」

曹熊不假思索道:「我當然回答是啊!」

「那他什麼反應?」蘇辰急切道。

這時,所有人都感覺到蘇辰可能和那人之間有著一定的淵源,就連曹熊也不禁緊張起來,靈動的眼睛微凝,心想這我怎麼可能記得那麼清楚,但嘴上自然不含糊,絞盡腦汁地回憶著,才苦笑道:「我也忘了,好像是有點震驚?有點不知所措?想不起來了。」

得到答案的蘇辰神情一怔,隨即強壓下了心頭的那抹疑惑,道:「想不起來就算了。還是先找玄天龜吧!」

蘇辰沒有主動說,眾人也只能將疑惑藏著心裡,接下來開始在曹熊的帶領下尋找起玄天龜的蹤跡。

…… 光明之森中,冒險隊伍蜂擁而入,蘇賢穿行在繁茂的樹林間,就遇見了各形各色的冒險團隊,多為獵殺或捕捉妖獸的。

光明之森大致被劃分為東、南、西、北四大區域,而最北端,就是光明之森與十方山脈的交界處。

傳言,十方山脈覆蓋的地域極為浩大遼闊,廣袤無垠,其佔地面積遠超大千皇朝,被俗世稱為妖獸的天堂,山脈之中生活著無數實力雄厚的恐怖妖獸,種族林立,對妖修而言也是危險與機遇的代名詞。

在十方山脈另一邊,則是另一個繁盛強大的皇朝。

越臨近光明之森的深處,蘇賢就感覺到人跡越來越稀少,這裡出沒的光屬性妖獸大多都變得冷漠起來,靈動的眸子里涌動著一股不友善之意。

突然,蘇賢的感知里,數百米之外竟然出現了一支屬於青丘門的妖修隊伍,其中隱隱以一位氣質儒雅的青年為首,周身飄浮著一股妖師的妖氣波動,他們趕路的身形極快,神色匆匆,而且在這五人之中,居然藏著蘇賢半月不見的老熟人。

然而,在蘇賢發現這五人後不久,那位舉手投足間都透露出一股優雅氣質的青年眉宇微凝,腳下一頓,朝著四下無人的幽靜森林,朗聲道:「閣下,既然來了,何須遮遮掩掩?」

兩人之間,隔了將近百米,其間更有諸多參天巨樹遮蔽著視線,藤蔓繚繞。

此人的神念強度約莫有了二階巔峰,卻也足夠令蘇賢微微訝異了,沒想到青丘門中還有修鍊神念的俊才,看其青丘袍上的火狐,應是一名內門弟子。

袁竹林出聲之後,其餘四人宛若驚弓之鳥,神色警惕地環顧寂靜空曠的四周,卻尋不到半點人影,眼神不禁有些飄忽不定。

「袁師兄,這哪有什麼人?」隊伍中,龐軒的性子最為暴烈,也最為直接,腦子一熱便詢問道。

聽聞此言,被質疑的袁竹林臉色略顯不悅,卻仍顯得通情達理,聲音淡淡道:「此人已經靠近了。」

眾人狐疑之間,只見一道輕靈如風的修長身影快速掠來,而那青袍上顯眼的白狐,昭示著其青丘外門的身份。

當隊伍中的龐軒和林修看清了此人的面容時,龐軒那張臉上明顯有怒氣涌動,眼神中暴射出一道兇狠的光芒,牙齒似乎都要咬的咯咯直響。

而林修的反應算的上淡定了,只是溫和的臉龐在瞬間變得陰沉,嘴角詭異地一彎,站立在袁竹林的身側,默不作響。

袁竹林清眸微瞥,只見眼前這道青袍身影翩然而至,一臉的淡定從容毫無反應,身上卻血污斑斑,氣息難聞,頓時眉宇之間升起一絲不滿。

見狀,林修心領神會,率先發難道:「大膽蘇賢,見到內門的袁師兄居然不躬身問好?」

聞言,袁竹林甚是讚賞地望了林修一臉,此人真是深得他心,有些話他不方便說,但此人卻悟得出來,可謂機智過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