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讓本來就有些醋意的祝子姍更加的吃醋。

從柳樹林里出來,見谷家三姐妹都望過來,羅陽呵呵笑道:「走啰。咱們去逛一圈。」

帶著4位美人在身邊,羅陽不便去找秦飄。

偏偏這時秦飄又發來了信息,上面寫道:牛仔,來了沒?

不用看秦飄的樣子,都知道她已迫不急待想要得到羅陽的甘霖施捨了。

在看信息時,羅陽神神秘秘的。

「噯,誰發來的,我看看不行?」谷雪要來搶手機。

「雪妹,別搶。哥們發來的信息。他遇到了困難。」羅陽說道。

須知,羅陽的發小肖大牛和同學戴寶健就在天江市。

這事眾美人都知道。

「什麼事?」祝子姍好奇地問。

「呃,小事。我自己能擺平的。」羅陽說道。

見4位美人上當了,羅陽竊喜。

只是怎樣安置4位美人,則比較棘手。

若讓祝子姍單獨和谷家三姐妹在一起,羅陽又擔心她們會忽然生出異樣的心思,把祝子姍給擄走。

谷家三姐妹聯手,那是可以活捉祝子姍的。

除非是讓她們留在一個人多的地方,那谷家三姐妹還不敢隨便下手。

度假村裡,白天街道上都滿是旅客。

晚上只有酒吧這種地方才會人滿為患。

腦筋轉了一圈,羅陽說道:「我去幫哥們解決點麻煩,很快回來的,半個小時之內。」

谷雪冷笑道:「噯,真的是你哥們有事?」

這懷疑的味道濃濃的。

謊言開了個頭,只有硬著頭皮堅持下去了。

「對。」

「噯,給手機我看看。」

平時,肖大牛極少發信息給羅陽。

有事也是直接打電話。

秦飄發信息催促羅陽去跟她見面,那是想到他跟其他美人在一起,打電話不方便而已。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你比氣管炎更厲害。」

聞言,4位美人均抿嘴一笑。

「噯,看看又不會讓你死,手機。」谷雪伸手過來。

她感覺羅陽是想找借口溜走,晚上再次放她們的鴿子。

好幾次,谷家三姐妹要向羅陽獻身,可羅陽都找理由推掉了。

今晚卻又特別不同,谷家三姐妹還要給羅陽進行萬魂宗的儀式,加冕羅陽為萬魂宗的宗主。

是以,谷家三姐妹要羅陽務必赴約。

「我剛刪除了。」羅陽說道。

「這麼巧?噯,你有新想法?」谷雪冷笑。

不久前,當谷家三姐妹要羅陽做萬魂宗的宗主時,羅陽推三推四的。

畢竟這個宗主不好當,只有一個老公和三位老婆的門派,羅陽都不好意思跟朋友提起自己是萬魂宗的宗主。

若幫眾有成千上萬,那就威風了。

羅陽倒可以在親朋好友面前大吹特吹一番,藕此光宗耀祖。

當發現羅陽言辭閃爍時,谷家三姐妹都懷疑他又要食言。

「讓我們大家看看,一起給你作證。」谷雲說道。

「半個小時之內,要是我不回來,你們讓我發什麼毒誓都行。」羅陽說道。

4位美人聽了,均冷笑不語。

啞妻 「噯,我們跟你一起去,幫你的忙。」谷雪熱心道。

她們4位都是練家子,對付普通的混混,那確實是綽綽有餘。

問題在於,羅陽是要去見秦飄。

「晚上咱們……嘿嘿,你們懂的。打打殺殺的,多不好。你們先去房間等著我,我回來了,包你們……嘿嘿,聽話。」羅陽逐一握了握她們的手。

4位美人俏臉刷地紅到了耳根。

「噯,我們就是要幫你!」谷雪堅定道。

世上還有這麼固執的人,羅陽無奈的笑了。

不用幫忙,偏要伸出友誼之手。

「你們不懂。我們男子漢大丈夫的事情,要是讓你們插手,那會很沒面子的。」羅陽苦著臉道。

「噯,你們男生能做的事,我們女生也能做!」谷雪不服道。

見羅陽哈哈而笑,4位美人也笑了。

「噯!笑什麼,不是么?」谷雪更氣壯了。

「你們也能做?哈哈,我先去上個廁所,小便。」羅陽笑道。

聞言,4位美人噗哧一聲笑了。

「噯!你,你,你……」谷雪氣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雪妹,別激動。男生跟女生是有差別的。對不對?你看,不是什麼事,你們都能像我那樣做的。呀,別踢,別踢!」羅陽連忙后躍開去。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羅陽想先去哄好秦飄,再借谷家三姐妹來脫身,最後再由祝子姍來幫忙解困,則完美了。

只是祝子姍肯不肯成全羅陽,那則是個未知數。

羅陽都還沒有跟祝子姍提及此事。

現今又沒有機會開口,只好等去見了秦飄回來再說。

可惜谷家三姐妹也要跟去,羅陽都脫不了身。

「噯,我們有事跟你講。」谷雪提醒道。

她是要羅陽即時跟她去酒店房間,晚上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虛擲光陰。 限量100個?一萬銀河幣一個?

冒險者們開始真正明白「地球的物價有點小貴」是什麼意思了,不明白的是,這能叫「有點」?

但銀河幣玩家就是銀河幣玩家,「那我要一個。」有位六頭摩涵人說。有人開了這個頭,其他意動的冒險者立即行動:「我也要。」「我要兩個。」

像巨蟲這種普通玩家沒有作聲,想著自己不花錢,等他們使用道具的時候,再趁機搶BOSS。

挑擔男人拿出手機收了錢,就揭開一個籮筐,裡面還真的疊滿了熱騰騰的豆包,「喏,拿去吧。」轉眼間,一百個豆包全部賣光,當然他們拿著沒吃,要吃都是去美食塔,誰會幫襯這種鄉間小販,不怕拉肚子么。

「好靚的包子啊。」挑擔男人繼續叫著走遠了,「好好吃的包子啊。」

一眾手持豆包的冒險者,以一種新姿態再次走進愛麗舍宮,普通玩家跟在後面。那摩涵人喊道:「貓兒刺屲子公主,我這有豆包!」他晃動手上的豆包。眾人也晃著,「想吃嗎?」「真香。」

「……」那上女孩眼神一變,「給我。」

巨蟲隱隱感覺有點不對勁,怎麼好像危險氣息更重了……

「我們給你包子,你把那隻貓給我們。」 青歌澀舞愛無傷 摩涵人又喊。

「給我。」小女孩的眼神越來越凶。

這道具到底怎麼使用的?有個樹人嘀咕,嘗試地把手中豆包扔向一邊,應該公主會衝過去搶吃,就有了時間差……啪!!!一塊石頭飛來砸中他,頭暈,搖晃,倒下。

「給我,給我,給我!」小女孩驟然奔過來,眾人一片驚訝,「快去搶貓籠!」

可是不管摩涵人還是巨蟲,都發現自己陷在公主的攻擊圈裡脫不了身,她彷彿化身了千萬個,以其恐怖的戰鬥力把任何要忤逆她的存在都一石頭拍倒,同時風捲殘雲般捲走所有豆包。

然而每一個,她都只是咬了口就吐掉,「不是這個味!」

她每多試一個,就每多一份抓狂,「醜八怪,豬,蟲子,丑!」

混亂中,短短一會兒,幾百位冒險者倒地不起,只有不到一百人還能驚慌地抵擋。

「跑啊!」巨蟲轉頭逃向宮殿外面,那些豆包根本不是通關道具,反而把情況弄得更加糟糕。

那個挑擔男人是誰?難道只是個路過的嗎,誰相信啊!

這一百來個倖存者爭相跑出來,太難了!冒險游還是受虐游?

忽然,他們發現那邊有個全息投影裝置放出一個捲軸影像,走過去一看,上面寫著:

【你困在貓兒刺屲子城了嗎?你想知道怎麼才能擊敗公主嗎?

通關提示、神級裝備、貴賓待遇,盡在地球冒險商城,充值即可領取新人大禮包!】

又要充錢……?

一眾玩家面面相覷,已經能確定這裡的手游本質,簡直是三步一道具,五步一收費。可是……他們回頭看看,不甘心啊,怎麼能止步在這裡呢?充值,就可以打敗那丫頭!

我是勤行第一人 「充了!」那六頭摩涵人來了勁,拿手機掃了掃捲軸連接到「地球冒險商城」,一口氣充了10萬銀河幣進去,買了次通關提示,他今天非要通關不可!叮的一聲,立即就有信息發到他手機。

他看了看,恍然大悟,「哦!」

婚內燃情:慕少寵妻甜蜜蜜 「怎麼樣?」「說的什麼?」眾人紛紛問,有人湊過去想看看究竟。

「想知道可以自己買。」摩涵人笑笑沒有說,這時有服務機器人拿著個新人禮包走來給他,卻是些義鳥小商品。

眾人看得羨慕,這就是銀河幣玩家呢,他們的羨慕目光也在那10萬買得的東西列表裡。

「一個兩個豆包包,你要吃就睡覺覺。」摩涵人忽然唱了起來,邊唱邊走向宮殿,「三個四個豆包包,你要吃就睡覺覺……」眾人頓時要捂耳朵,這是什麼鬼?好難聽!

驚人的是,貓兒刺屲子公主像中了咒一樣,圓嘟嘟的臉蛋上湧起困意,她手上的石頭掉落……

心靈攻擊!?

「五個六個豆包包,你要吃就睡覺覺。」摩涵人拉了個完美的尾音。

噗通,小公主伏到了一塊大石頭上,呼呼睡了起來。

眾冒險者驚訝中要歡呼,又連忙噤聲,成功了!!原來不是要真實的豆包,是要幻想中的!當然啦,還有哪裡的豆包比美夢中的還要多,還要好吃呢?

接著,他們躡手躡腳的走向那隻貓,摩涵人走在最前。

「快點!」籠中的肥貓焦急大叫,「她每次只睡很短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快點!」

眾人立即奔去,卻發現這個貓籠鑄死在地上,有一把大鎖,材質非常堅硬,他們用石頭砸了一通絲毫沒用。

「砸什麼呢,這是振金鎖!」肥貓叫著,「沒時間了,沒時間了,你們還不如趕快湊錢充值買鑰匙!」

又要充錢???

巨蟲打開地球冒險商城一瞧,「一把鑰匙」售價500萬銀河幣!這已經不足以用手游來形容了吧。

「大家多少湊點啦,我老牛出50萬!」一個血嘯人嚷嚷道,「快快快,只剩三分鐘了!」

50萬!一眾玩家又驚訝又興奮,壕啊!這下摩涵人不甘人後了:「我出5萬!」像推翻了多米諾骨牌,眾人在緊張而熱烈的氣氛中爭相出錢,幾萬的有,幾千的也有。

巨蟲頭腦一熱也出了1萬,只是總感覺那個血嘯人好像挺面生,在旅遊船上沒怎麼見過……

只剩一分鐘不到!加上爬起身走來的那些還沒「死亡」的冒險者,他們終於湊夠500萬,買下「一把鑰匙」。

還是由服務機器人拿著送來,摩涵人搶過鑰匙就把籠鎖打開,咔嚓!

「喵!!」猛然間,那隻肥貓從籠子里躍出,化作一道厲影,一爪推飛摩涵人,尾巴把其他圍觀的冒險者撂倒,接著瞬間就躍走了,「宛渠人的寶藏才不告訴你們在哪裡呢,喵哈哈!」

眾人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就已經見不到任何貓影了……

忙活半天花掉600多萬為的斬公主救惡貓,就這樣?就這樣?

叮叮!他們的手機收到信息:

【勇敢的冒險者,因為你的英勇與睿智,地球重歸到混亂狀態,地球人民感謝你們!惡貓已經重臨人間,它的行蹤很可能帶有寶藏的線索,為什麼你們不去各大城市尋找它呢?】

看著這條信息,眾人還是有點小激動的,完成第一關,要進入自由探險模式了!

這趟冒險才剛剛開始!

可是錢包……承受得了嗎?巨蟲有種感覺自己掉進了巨坑,轉身回星港不玩了?又有一股力量阻著:都玩到這裡了,怎麼能不玩下去呢,再看看吧。

……

與此同時,神運號上,東墨彤弓看著進賬金額,笑出了聲:「事實證明,冒險游有得搞!」

「我要最多的獎金。」林放說著,「挑得我都肩周炎了。」衛苗嘀咕:「不就那麼一會嗎,我陪了他們半小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