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前日林玄仲打傷幾名族人,可並不算什麼大錯,畢竟敬畏強者才是北鳴大陸的生存法則。經而且過昨日一場比試,很多年輕子弟已經將林玄仲當成榜樣,過去的一切是非對錯已經不再重要。因為如果林家不能挺過今天,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長嘆一聲,在眾人還未想明白時,林滄海再次開口說道:「如果你們都沒意見,我要即刻與太上長老們去救援二長老他們。」

「家主,為什麼不讓大長老負責我們撤離?」一名林家族人直接出言問道,像是根本不能接受把林玄仲升為家主的提議,所以忽略了林玄仲的存在。

「家主,我看此事不妥,還是由家主帶領我們最好。」更有甚者直接反駁林滄海的命令。的確論資歷、論實力都輪不到林玄仲,所以很多人不明白林滄海為什麼會把重任交給林玄仲。

「不同意林玄仲當新任家主的人都隨我去救二長老等人,其餘人儘快隨新任家主離開幽城。」早就考慮過會有人不同意,但是林滄海沒時間再聽別人的意見,所以直接說出一個剛想到的主意。

那些原本不同意林玄仲當家主的人一個個一臉憤慨之色,其中有人直接站了出來,緊接著又走出來一群人,男男女女年齡大多在四十以上,數目正好有一百來人。當然還有些人沒敢站出來,因為與同意林玄仲當家主相比,要讓他們前去救援更難。到這個時候,林家的男女老幼誰人不知回去救援勢必九死一生。

等到所有人都站出來后,林滄海不想耽誤時間,當即看著那些算是同意林玄仲當家主的族人說道:「從現在開始,所有人服從新任家主指揮,不聽令者就地處決。」本想說家法處置,嘆奈何沒有施行家法的時間,林滄海神色一凜只能如此說道。

大德雲 對於林滄海的吩咐,林家的一干族人只能應「是。」

見不再有人反對,緊接著林滄海又囑託林玄仲兩句,隨後帶著那一百多人去救二長老等人。

林滄海一行人走後,已經停頓很長時間的隊伍再次行動起來,速度很快,生死存亡之際林家的人也都明白時間對於他們來說無比重要,越早離開城內越安全。

只可惜一切都是徒勞,剛走到距城門還有五里處,喊殺聲起,東西南北四個方位都有聲音傳來,正是三大家族的人。

前方的大長老吩咐眾人停下后,林玄仲等人全都走到隊伍前方。

「玄仲,接下來我會與四長老他們引開三家聯盟人員中的主力,剩下的事全都交給你來處理。」只見林方青一臉正色對林玄仲說道,完全把林玄仲當成是家主看。

「玄仲知道,」既然已經擔任家主之位,林玄仲知道接下來自己身上的擔子很重。

現在眾人已經全被包圍,唯一能做的只有禦敵。望著恐慌的人群,沒有多想,林玄仲當即轉身以新任家主的身份對眾人說道:「即刻起所有人準備迎戰準備,不管能不能堅持到離開城內,任何臨陣脫逃者格殺勿論。」說完林玄仲又讓大長老挑選一些實力較好人去其他方位帶隊迎敵。

既然三家聯盟要擋住林家撤離,那麼前方的一定是敵人實力集中的方位,所以林方青與四長老他們一直在隊伍前方。剛才林滄海一干人離開時,林滄海還是讓兩名太上長老留下,以保證眾人的相對安全。

現在時間緊迫,林玄仲已經沒時間注意麵前的兩名太上長老,轉而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接下來的事情上。現在林家千萬不能自亂陣腳,否則族人只會死的更多、更快。

「玄仲哥哥,你打算怎麼辦?」在林玄仲考慮問題時,林飄雨已經擔心地詢問起來。顯而易見,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林家的處境岌岌可危,完全沒有順利突圍的可能。而且在外敵的重重包圍下,林家又有不少老弱病殘需要保護,林飄雨實在不知道林玄仲該怎麼做才好。

話說回來,其實現在的情況還在林玄仲的考慮之內。既然林家的人都已在林府之外,即便已經失去三分之二的戰力,林家的撤離隊伍依舊有逃脫的可能,所以不到最後關頭,林玄仲不會放棄,也不能放棄。

匆匆打量一眼後方人群,林玄仲可以看到那些老邁無力的老者、年幼弱小得幼童,還有一些手無寸鐵的僕人,一個個臉上滿是不安的神情。雖說幽城的人都習過武,但正是基於這一點,他們更是需要保護的人。

當林玄仲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時,那些人眼中有的是懷疑和期望的複雜之色。顯而易見,雖然他們還在懷疑林玄仲的能力,但是不知不覺間,有些人還是把希望放在林玄仲身上。

與此同時,整個撤離隊伍四周已經傳來兵器的撞擊聲。沒多久,一些慘叫聲跟著想起,雙方已經正式交戰。而在雙方打起來后,那些聽到動靜的城民每家都緊閉門戶,沒有一人敢出來觀看。 緩緩收回目光,林玄仲望向林飄雨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玄仲,照顧好飄雨,」望著前方的三家聯盟高層人員,一旁的林方青已經先交代林玄仲一句。

「爺爺,你一定要小心。」見林方青要走,林飄雨趕忙說了一句。

緊接著,林玄仲開口說道:「玄仲一定會保護好飄雨的安全,大長老放心。」

「玄仲,接下來的事情全都交給你了,我會與太上長老們盡量引開三家聯盟的強敵。」說完林方青向旁邊兩名老者示意一下,跟著一群十數人直接向三家聯盟的高層攻去。

轉眼,林方青帶著十數人與三家聯盟的二十幾人戰到一起,為了不影響到其他人,林家一群人正在將三家聯盟的人向別處引去。

不管以前對林家的其他是什麼看法,此刻望著大長老等人的背影,林玄仲只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兄長,接下來怎麼辦?」現在的形勢對林家大為不利,林無憂實在想不到林玄仲還有什麼辦法能和三家聯盟的人對抗。

「既然我已經接受家主的傳位,那麼我就有責任保護好族人。如果我猜的沒錯,東城門處應該還有他們的人設下阻攔,所以無憂你先和林光耀兄長還有飄雨殺出包圍,然後用你的人幫助打開阻攔。」沉默半響,林玄仲才語氣平緩的交代一句。

一旁的三人明白林玄仲的意思,在驚嘆林玄仲考慮問題上思維超前的同時,三人同時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玄仲哥哥,我們走了你怎麼辦?」想想林飄雨還是神色擔心的問道。

「你以為我們還有別的選擇,你們只要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笑著望著林飄雨,林玄仲如此說道。不得不說,從昨日起今天還是林玄仲第一次笑。

「飄雨,我們還是儘快走吧,現在把握時間才最重要。」林玄仲說完,已經知道林無憂還有百名部下在城外的林光耀當即接著說道。對於林光耀而言,現在按照林玄仲的指示來做完全沒錯。

等到林光耀說完,林飄雨雖然還很為難,但此刻也明白該怎麼做,只好神色擔心地不再說話。

「你們兩個先到一旁等等,我再和無憂交代兩句。」見林飄雨能理解現在的情況,林玄仲又看向神色平靜的林無憂說道。林光耀看出林玄仲有話要說隨即拉著林飄雨離開,林無憂則神色疑惑地看向林玄仲。

「如果最後我不能活著離開,你要帶青藍他們走。」等到林飄雨和林悠走到一邊,林玄仲當即對林無憂如此說道,只是交代一句,林玄仲便不再多說。

不知道最後到底指的是什麼時間,林無憂也不想多問,對著林玄仲點點頭,當即跟上前面的林悠兩人。

在幾人對話期間,四處喊殺聲與兵器撞擊聲混成一片,慘叫聲此起彼伏。林家隊伍每前進一步都需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在整體實力只有原來三分之一的情況下,林玄仲明白所有人都只能不遺餘力地前進。

與此同時,三家聯盟那邊。「三長老,家主特別交代,林家的天才子弟一個都不能放過,你這就帶人過去圍殺他們。」目光停在林玄仲身上,李家的二長老李念行直接吩咐其身旁站著的李家三長老。

林玄仲的一頭白髮極其惹眼,李念行旁邊的三長老李念仁很容易發現林玄仲等人的存在。見林家的幾名天才似乎都在,李家三長老李念仁一臉冷笑,當即吩咐身後聚集的幾十名四階武修盯住林玄仲等人。

那些四階武修中有三個家族的人,正是負責誅殺林家天才子弟的人員,一共五十人。此刻在李念仁的指示下,已經向林玄仲等人殺過來。

望著林無憂三人已經殺入人群中的身影,林玄仲打量一眼身後的林悠等人。「所有人準備迎敵。」簡單交代一句,林玄仲才陡然發現已經有人向自己這邊殺過來。

前方的敵人隊列整齊,可以看出應該都是挑選出來的精英。作為阻擋林家族人的重要方位,林玄仲明白那些人的實力不會太差。沒想太多,林玄仲已經拔劍率先殺入人群中。

八荒步動,一步一殺,昨日經過林光耀的磨鍊,殺入陣營后的林玄仲在八荒步運用越發隨意自如,憑藉鬥氣五階實力更是如同虎入羊群。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些專門對付林家天才子弟的人員已經死去數名。

緊隨其後,林悠等人全部殺入陣營。十幾名優秀的林家子弟迎戰數十名四階武修,每個人的壓力可想而知。不過當林玄仲在人群中殺個來回后,一干優秀子弟受到激勵般,毫無畏懼地迎上比他們實力強大的對手。

很快,林玄仲帶著十幾名優秀子弟與那四十多人混戰起來。十幾名優秀子弟實力都在四階,所以雙方在人數上差距很大。不過緊接著又有林家子弟過來幫忙,現在只要再讓林玄仲多殺幾人,林悠他們暫時還能堅持下去。

在林玄仲他們旁邊,林家其他人同樣在與三家聯盟的人混戰。雖然已經盡量把林家的主力調到隊伍前方,但是對戰情況依舊旗鼓相當。如此一來,另外三處的情況必然比前方更糟。現在要想保護中間的族人,必須擴大防禦範圍。不過在繼續下令之前,林玄仲要做的是為眾人做好榜樣。

繼續斬殺幾名外敵後,林玄仲已經在考慮對策。與此同時,林悠和其他人因為林玄仲的關係,一個個都能感覺到壓力減弱。畢竟當他們的氣勢增強時,三家聯盟的人士氣勢必會因為林玄仲的存在減弱。現在林悠只希望三家聯盟的人不會太早注意到林玄仲,否則一旦讓他們盯上林玄仲,那林玄仲會第一個有危險。

只可惜林悠的擔心還是成為事實,林玄仲的出現會已經引起李家高層的注意,在林玄仲堪堪斬殺十數人後,李家的兩名五階武者直接圍了過來。一左一右,想要聯手擊殺林玄仲。

見兩人提槍過來,暗嘆一聲可惜,林玄仲皺起眉頭準備迎戰。現在的對手不再是三階、四階武者,林玄仲知道自己不能再掉以輕心。只不過不管對手有多強大,林玄仲要做的事依舊沒變。

八荒步出,林玄仲的身影不停地在兩名李家人周圍移動起來。在連續走出四步的情況下,儘管以一敵二,林玄仲還是壓的對手喘不過起來。若不是對敵經驗不足,第一次交手,林玄仲就有機會將兩人打傷。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只要再打幾個回合,林玄仲還是有打傷對方的機會。

當然在這段時間裡,林玄仲要做的考慮不僅是將兩名對手打傷而已。另一方面,李家的兩名高手在同林玄仲交手的第一個回合便意識到林玄仲的厲害,雖然是二打一,兩人依舊不敢大意。 一品孤女 互相示意之下,二人更是不約而同地用出碎石槍法。

與李碩相比,二人在碎石槍法的造詣上自然更高一些,只不過看的出來,兩人同樣沒有練成第三式,如此一來,即便兩人的槍法有多熟練,與林玄仲交手依舊毫無勝算。

幾個回合之後,林玄仲已經從兩人的動作中看出兩人的招式特點。暗暗蓄勢之後,林玄仲不再猶豫,身形如離弦之箭般,直朝其中一人攻去。連連兩次擊中對方手中槍身,跟著在那名武者還沒反應過來時一劍刺中對方胸口。隨後一刻不停,拔出長劍轉而迎上另一名李家族人,緊接著,幾乎用同樣的方式取走另外一人的性命。

李家的碎石槍法雖然威力很強,攻擊範圍和鎖定能力都很出色,但是遇到林家的八荒步像是遇到剋星般毫無作用,而且因為槍身的長度導致本身躲閃困難,更是讓林家的步法優勢顯得突出。連續解決掉兩名李家高手后,林玄仲動作不停地再次殺入人群中。

周圍那幾十名四階武修剛才清楚地看到林玄仲擊殺五階武修的情景,一干人等不由得心驚膽顫,見林玄仲襲來紛紛退避。只可惜還在混戰中,他們可以躲避的區域太小,離的近的幾人反應不及,直接被林玄仲斬殺。

幾聲慘叫過後,只見林玄仲的身影如利劍般在人群中穿梭不停。

林家的族人再次受到鼓舞,原本因為人數劣勢太大被壓下去的氣勢又提升起來,只見林悠他們紛紛加快攻擊速度向各自對手施加壓力。

隨著林玄仲的加入,儘管對方的人數要比林家的人多,林家整個隊伍還是可以保持繼續前進。

與此同時,林無憂三人本想趁亂突圍出去,卻發現他們已經被三家聯盟的人盯住。僵持了一段時間后,還是由林無憂帶來的兩名部下拖住三家聯盟的高階武修,三人才得以順利突圍。至於路上三人會不會再遇到外敵,以及要多久才能回來,林玄仲無從知曉。 在林玄仲再次殺入人群中后,李家站在外圍的幾名高層已經忍耐不住。

「二長老,再這樣下去,我們的人會被那小子殺乾淨。」說話的男子年齡大概四十歲左右,渾身氣勢異常強大,給人的感覺完全不是一般的武者可比。

「本以為李宇和李武兩人聯手足矣試探出那小子的實力,沒想到一轉眼,那小子已經把他倆人擊殺,看來還是低估這林家的新任家主。」只見李念行眼中厲芒直閃,有些評判意思地說道。

沉吟片刻,李家的二長老又繼續說道:「那小子既然可以在短時間內連續擊殺兩名五階武者,實力最少應該接近六階武者。既然如此,這次李虎你去。」說完李家二長老眉頭一松,對著剛才說話的中年男子吩咐道。

那叫李虎的中年男子見此,似乎很願意出手,當即笑著應道:「是,李虎一定不會讓二長老失望。」說完直接提著一把長槍過去,目標正是林玄仲。

「二長老,林玄仲最多比一般的五階武者強些,要不是他們林家的八荒步正好克制我們李家的碎石槍,怎麼可能擊殺我李家兩名族人。但是李虎可是真正的六階武者,你派他去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李虎走後,李家三長老李念仁不由出聲說道。

「三長老可不要小瞧林玄仲,此子既然能以如此年紀將八荒步學到那個程度,恐怕實力連一般的長老都無法與之相比,所以派李虎去最好。李虎已經成為六階武者多年,以其實力要斬殺此子應該不難,否則唯有你我親自出手。」只見李家二長老語氣平緩的說出自己的看法,言語間顯然又對林玄仲的評價高了幾分。

此處正打的火熱,而在林滄海那邊,在救援的路上不出意外地遇到堵截,李,周,吳三家主力齊聚,現在已經重重將李家的一百多人包圍起來。面對數倍於己的敵人林滄海等人臉色難看異常。現在被三家聯盟的人圍住,別說前去救援連突圍都難。

「林滄海,沒想到吧?今日我們會以這種方式見面。」站在前方的李念塵一臉笑容,緩緩說著。

「是沒想到,不過事已至此,李家主也不必和我客套,我們還是手頭上見分曉。」只見林滄海淡漠回應一句,連另外兩家家主都沒去看一眼。

現在雙方都心知肚明,的確沒有必要啰嗦。對於林滄海的回應,李念塵並無太多意外,吩咐左右一番,隨後直接拿著長槍迎上林滄海。

在李念塵和林滄海打起來后,由於人數差距,除了林滄海外,林家的每個人都要面對最少兩名實力相近的對手,情況可想而知。

在雙方交戰期間,周家和吳家那邊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林家派出去的兩百人,現在剩下的連二十都不到,活著的大部分還都是林家的高層。周家這邊兩名隨行的太上長老,身上衣衫破爛多處,全身上下更是有不少血跡存在。在一個人要面對兩名實力相近的對手的情況下,勝負只是時間問題。而一旦分出勝負便意味著分出生死。剩下的林家幾名高階武修,基本上都是身受重傷,若不是林家的八荒步有一定的優勢那幾人早就戰死。只可惜這些人的生死都只是時間問題。

之前遭遇埋伏時,第一時間林家的人已經損傷過半,完全註定了此次任務的失敗,林家會有現在的結果也並不意外。只是在周家這邊,活著的幾名林家族人中並沒有二長老林輝煌的身影。而林輝煌在之前與周家家主會面后也再沒出現過。

與此同時,林家撤離隊伍這邊,林玄仲已經和李虎交起手來。李虎不愧是六階武者,一身勁力遠勝之前二人,而且在槍法的運用上更是爐火純青,一招一式,沒有半點拖泥帶水,盡顯大家風範。面對李虎這樣的對手,林玄仲沒有任何把握儘快取勝,只能盡量先與對方周旋。憑藉林家的八荒吧步,眼下林玄仲抵擋對方的攻擊沒有問題。

由於對五步八荒的運用並不能做到隨意自如,在李虎面前,林玄仲最多只敢走連續出四步,當然最多也只能走出四步。如果強行走出五步,或許林玄仲可以僥倖取得一定優勢,但是一旦讓李虎抓住破綻,以對方的個人經驗,恐怕林玄仲將萬劫不復,所以暫時林玄仲不會輕易在李虎面前連續走出五步。

話說回來,林家的八荒步無論是單打獨鬥,還是以一敵群時都有很大優勢,而且境界越高優勢越大,現在林玄仲以五階實力對敵李虎絲毫不落下風,反而憑藉靈活的身法讓對方有種無處下力的感覺。

在僵持期間,林玄仲開始思考問題來。之前林家的具體計劃只有林家高層知道,若無意外,林家的計劃會有很大可能成功。除非是有人泄密,那些派出去的人才會遇到埋伏。只是到底誰泄密,一念至此,林玄仲的思緒迅速轉動起來。在腦海中將對一干長老的印象都回憶一遍后,林玄仲已經隱隱有所猜測。

也許是昨日打傷林千木的關係,林玄仲的注意很快停在二長老身上,想想從出發到現在一直沒有看到林千木,林玄仲不由回頭四處看看。林家隊伍中人很多,但是明顯沒有林千木的存在。即便昨日用最好的藥膏給林千木治傷,今天林千木也無法獨自行走,更別說參與戰鬥,所以按理說林千木此時應該被人扶著,那麼應該很容易發現林千木才對。但是將那兩三百人都看個遍,林玄仲也沒發現林千木的存在,只是在發現林立時覺得有些慚愧。若不是昨日下手過重,今天林立等人也可以為林家出力。當然若是昨日的事重新發生一遍,林立等人的狀況或許會比現在還差。

理清思緒,林玄仲不再去想昨日打傷林立的事,思緒飛轉又開始考慮眼前的問題來。現在雖不知道那些負責夜襲的人是什麼情況,但林玄仲可以想到如果派出去的人只有二長老完好無損的回來,那叛徒顯然是二長老,只可惜即便堅持到二長老出現,到時候自己也未必能做些什麼。

無奈之下,抽空打量後方的情況一眼,林玄仲發現隊伍中央不停地有林家子弟拿著兵器出去應戰,但是整條戰線都在最外圍,所以裡面的人依舊比較安全。雙方都有人不停倒下,林家因為人數上的劣勢損傷更大。令林玄仲奇怪的是包圍眾人的外敵並沒有多少,除了自己附近的一些人實力還算好外,似乎圍殺林家的敵人實力都不算多強,而且人數上並沒有超出太多,要不然林家的情況會比現在糟糕的多。在疑惑的同時,一身利器劃破空氣的聲響,林玄仲陡然驚覺對方的槍頭逼近臉面,身體陡然向後傾斜,一個側步躲開攻擊后,瞬間,林玄仲的注意全都回到李虎身上。

只見李虎一臉怒意,似乎看倒林玄仲應戰時的心不在焉,憤怒之下,正要取林玄仲性命。

另一邊,林玄仲陡然驚覺,下意識地想到對手恐怕是急著斬殺自己。不過話說回來,已經同對方周旋一段時間,林玄仲也不想再拖下去,儘快斬殺對方最好不過。可是越是關鍵時候,越容易出岔子,不知是不是因為被林玄仲徹底激怒,李虎像換了個人般,整個人氣勢陡然一變,雖然臉上的表情顯得怒不可遏,但是一招一式又給人一種剛柔並濟,極其協調之感。

只要略微觀察,林玄仲便可發現李虎此時的表現已經不是單單給人一種剛猛極盡的感覺。

一種無形壓力逼來,剛要反擊的林玄仲突然冷靜下來,不敢輕舉妄動。沒過多久,李虎像是看穿八荒步的一切特點般,突然長槍橫掃直取林玄仲雙腿。槍身帶著的勁氣,即便林玄仲及時退後三步都未必能躲開,無奈之下,林玄仲只能高高躍起。結果就在這個時候,傳來李虎兇狠的聲音:「黃毛小子受死。」

一聲怒吼,緊接著,李虎突然收槍,槍頭幾個變化,直接將碎石槍法的前面三式演繹出來,最後以第三式碎空攻向林玄仲。只見在長長的槍頭面前,一團類似槍頭的氣影攜著無可匹敵的威勢攻向林玄仲。

剛躍起到最高點的林玄仲在看到李虎收回長槍時心裡已經陡然一沉,現在望著李虎攻來的長槍更是驚出一身冷汗。偏偏身體還停在空中無法任意移動,林玄仲頓時有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果然,在李虎這樣真正的高手面前,林玄仲的八荒步還是會有破綻,之前李虎沒能佔據優勢,有一部分原因是李虎對八荒步不太熟悉,現在看出林玄仲在身法使用上的缺點,李虎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先是用碎石槍法將林玄仲逼離地面,隨後一舉把林玄仲逼到現在的境地。

情急之下,無可奈何的林玄仲在往下落的時候還是做出反應,長劍一揮直接迎上前方的勁氣。

一聲沉重的撞擊聲響起,緊接著,一股巨力襲來。在手臂傳來一陣震痛的時,林玄仲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倒飛出去。足足撞倒幾個人才停下,等到落在地上時,氣血上涌,林玄仲直接突出一口瘀血。結果還沒等林玄仲反應過來,李家幾名族人立刻拿著兵器過來,想要把林玄仲制住。 當然林玄仲倒還不會現在就放棄,長劍擊地,直接起身,隨後身形連連移動,以最簡單地方式了結幾名李家族人的性命后,林玄仲立在那裡一動不動。

瞬間擊殺五人,效果立竿見影,附近慢一點圍過來的幾名三家聯盟人員滿眼恐懼地望著林玄仲不敢上前。

相反他們身後的林家子弟倒趁這個機會,先下手擊殺其中幾人。緊接著三家聯盟的人反應過來,再次把注意放在他們的對手身上。一轉眼的功夫,原本混戰的人短暫停頓後繼續交戰。

遠遠望著李虎高大的身軀,強行出手后的林玄仲氣息喘喘。痛苦之餘,林玄仲眼中一道精茫閃現,隨即一躍上前。既然以現在表現出的實力毫無取勝的可能,那就只有主動出擊,心中如此想著,林玄仲不想再有任何保留。

隨著林玄仲幾步上前,雙方距離不過兩米,長劍一動兩人再次交戰起來。鏗鏘幾聲震響,面色蒼白的林玄仲與李虎的交手比剛才激烈幾倍。

沒有任何保留之下,林玄仲即便不依靠八荒步依舊能與李虎打個不相上下。若不是確定林玄仲最多只有五階武修的實力,眾人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果然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竟然能以五階實力硬撼六階武者。」語氣已經再像之前那樣平靜,李家二長老言語間已經殺意盡現。

「二長老說的沒錯,此子的表現的確不太尋常,若是任其成長下去,恐怕以後李家上下無人可擋其鋒芒。」李家三長老言語里也是驚訝無比,林玄仲的表現著實讓二人感到非同一般。

見三長老如此接話,二長老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再給李虎一些時間,如果還不能結束,老夫親自去擊殺此子,決不能讓此子逃走。」二人這樣說著,林玄仲那邊依舊打的火熱。

一桿長槍在李虎手中揮來揮去,一次次挑開林玄仲的攻擊。另一邊,正在用八荒步的林玄仲每次想拉近雙方距離時,便會再次被對方震開。如此反覆,一道道勁氣不停地在二者攻擊間出現消失,場面極其震撼。

另一邊,林家隊伍其他位置,身處包圍之下,林家的損失自然極大,男男女女已經戰死百人。不過令人奇怪的是,中間隊伍依舊沒有傷亡,似乎那些李家的人只想擊殺反抗的人。

與林家不同,三家聯盟加在一起損失比林家反而多些,至於多出來的人數正好是林玄仲擊殺的人。隨著雙方人數的減少,戰線已經縮短很多,林家隊伍的前進勢頭已經停下很久,如果沒有救援,雙方交戰會一直持續到結束。

與此同時,在林無憂那邊,原本突圍的三人在林悠的帶領下,想盡辦法來到城外。城外的百人部下嚴陣以待,正好被林無憂直接帶走。

東門處將上百人都是三家聯盟用來絞殺林家脫逃之人的最後布局,其中高階武者並不多,四階以上不足二十人,唯有領頭的三人像是三家的長老,實力都有六階。林無憂的部下四階武者七十二人,五階武修二十五人。在林無憂的帶領下,一群人各個一身勁裝已經向東門攻去。幾米高的城牆難不倒武修,在城內人措不及防下,所有人全都越上城牆入城與三家聯盟的交戰。

經過專門訓練的百人隊伍與三家聯盟的烏合之眾相比自然大不相同。如虎入羊群般的屠殺開始,一聲聲慘叫響徹整個東城門處,驚的城外的那些難民紛紛逃竄,直到一起躲在護城橋下。

在混戰開始沒多久,林無憂三人則各自帶著五名五階武修迎上那三名長老般的人物,果然都是六階武者。

眼下林無憂三人要做的是困住三位高階武修,只有等到部下交戰結束,他們才有可能再集合其他人一起將三名六階武修圍殺。屠殺的速度很快,三家聯盟的百人轉眼還剩下三十不到,活著的自然都是原本眾人中的佼佼者。

與之相反,林無憂的部下沒有任何損失,最多只是受了一點輕傷。因為專門的訓練現在又有極大的人數優勢,相互配合之下,敵方剩下的人數依舊在快速的減少著,短短半刻鐘的時間,剩下的三十人還活著的不過十人,除了那三名長老外,其他都是五階武者,在十幾名四階武者的圍攻下,十人多次意欲逃走,但都沒能成功。現在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他們的生死已經註定。

另外的三名六階武者各自被六名五階武修圍攻下同樣不太好受。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敢屠殺我們三大家族的人,等援兵過來,本長老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說話的是一位中年人,臉色陰沉無比,不過從其話語中倒可以看出他們完全不知道林無憂等人的身份。

面對中年男子的質問,林無憂等人什麼話都沒說,只是不約而同地加大攻擊力量。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周、吳兩家內部的戰鬥已經結束,林家派出去的兩百人除了二長老外,連同太上長老全軍覆沒。相較於林家的損失而言,周吳二家加在一起傷亡不過五十,對比一下,可想而知林家的損失有多大。而且在周吳兩家結束戰鬥后,各自已經帶人向圍聚林滄海的地方趕去。如果有他們的加入,林滄海一行百人情況會比現在要糟的多,經過剛才的對戰,林滄海這邊又損失三分之一數,剩下的人只能苦苦堅持。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你在上 若是沒有援兵,林滄海那邊的情況只會變得更加糕。

再說林玄仲,經過一段時間的嘗試,一連串的失敗已經讓林玄仲完全明白,如果自己不能有所突破,只會和對方繼續僵持下去。望著林家族人一個接著一個倒下,林玄仲實在無法再平靜地同對方交手。情非得已,即便還沒準備好,林玄仲也要再用八荒步嘗試。

一招盪開對方的攻擊,隨即身形一動,林玄仲一揮長劍陡然攻向李虎。見事李虎自然出槍抵擋,兩人的兵器交撞。林玄仲沒有後退,利用八荒步的套路,借著反震之力身體斜著向前,隨後反手一揮長劍,再次攻向李虎。

一看劍身攻來,李虎當即揮槍去擋,只是李虎沒想到林玄仲的攻擊不止於此。在雙方的兵器接觸時,林玄仲的陡然旋轉劍身,轉而使劍身平貼著槍身划向李虎,順勢走出八荒步拉近雙方的距離。

沒想到林玄仲是別有用心,李虎心下一驚,剛想揮動槍身震開長劍,林玄仲卻順勢移開長劍,身體已經借勢向前,一瞬間極大地拉近兩人間的距離。跟著在李虎無法揮動長槍時,長劍直接劈向李虎天靈。

情急之下,李虎顧不得其他,立刻將手中長槍橫著向上,欲做抵擋。

眼看著兩人的兵器快要接觸,遠在一邊的李家二長老當即驚呼一聲,「不好。」跟著在李家二長老的驚呼下,林玄仲陡然收劍,在李虎使勁全力向上抵擋時,一劍直刺李虎胸口。

看著插入胸口的劍身,李虎震驚地瞪大眼睛,卻無法做出任何反應,最後只能愣愣地望著那順著劍身流下的鮮血,到死李虎都沒能想明白,自己怎麼會被一個五階武修打敗。

另一邊,雖然學著對手臨時用了一點計策,不過總歸將對手擊殺。現在解決李虎,林玄仲也總算能鬆一口氣。不得不說,與李虎交手時間雖然不長,但在氣力消耗上卻巨大無比,抽回長劍后,林玄仲甚至有種氣喘吁吁的感覺。 簡單打量一眼四周的情況后,林玄仲正好看到李家的二長老提槍奔來,那陰沉的臉色像是要將自己碎屍萬段般。 寶貝計劃:囂張媽咪壞爹地 陡然驚覺,林玄仲突然想到還沒到可以放鬆的時候,即便自己解決李虎可並不能改變林家現在的劣勢,原本參戰的將近兩百林家族人已經戰死一半,雖然對方的損失同樣不小,可要是打到最後還是林家全軍覆沒,只是不知飄雨他們那邊的情況如何。苦嘆一聲,林玄仲拿起還在滴血的長劍迎上李家的二長老。

與此同時,林無憂那邊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可以看到三家的三名長老全部身受重傷,在重重包圍之下,三人已經有放棄抵抗的打算。相反林無憂三人因為急著去搭救林玄仲,每個人都在不停地發動攻擊,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對手。

可惜雖然他們人多,但是六階武者終究是六階武修,還不是他們僅憑人多就可以輕易解決。正是因為認識到這一點,現在林無憂的參戰部下全都是五階武修。

「不能再等了,所有人全力攻擊。」如下達命令般,林無憂對周圍的所有人喊道。而林飄雨和林光耀比林無憂還要著急,雖然氣力消耗太多,兩人還是不顧一切向對手發動攻擊。

幾分鐘后,在林無憂部下的默契配合下,儘管那三名長老用盡手段,還是被相繼斬殺。

一連斬殺三名強敵後,三人終於可以稍作休息。而在圍殺三名強敵時,林無憂的五名部下也被打傷,好在傷勢不重還可以繼續作戰。在確認部下的狀態都還不錯后,沒有猶豫,林無憂立刻招呼眾人向林玄仲被困的位置趕去。以他們的行進速度,很快便可抵達。

在林無憂一行人趕過去增援期間,林玄仲已經和李念行已經交手。做為一個實力接近七階的武修,李念行的一招一式都不再是只有大家風範那麼簡單。現在李念行的每一道攻擊都是剛猛異常卻又收放自如,動作更是十分連續,根本不給林玄仲反擊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