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燈終於碎成無數齏粉,像青魔的骨灰一般拋撒湖面。

天尊鬆了口氣,仰面望著又大又圓的青月,第一次覺得它不那麼難看。

「雲階,過……」

她轉身之時,說到一半的話堵在了咽喉。

雙目所及,只有一條青光熠熠的龍魚浮在眼前。

身為天尊,她幾乎沒有感覺到這條魚的存在。

永生仙墓 甚至都不知道,這世間還有一條魚能無聲無息地接近自己。

恰在這時。

青色龍魚張開魚嘴,像看見「熟人」一樣口吐人言。

「水仙?你怎麼在這裡?她呢?」

「額……這……」

天尊啞口無言,根本不知從何接起。

她不明白這條魚為何知曉自己名號,也不清楚對方是不是被召喚而來。

僅僅是一個猶豫,青色龍魚一尾巴抽打在天尊臉上。

九丈出頭的身軀瞬間失去平衡,如一尊雕像一般倒在湖裡。

青色龍魚望著被毀去的湖心島,青光中湧現魔氣,幻化成了魚臨淵的樣子。

一頭長發,英俊的臉,玉銀長袍在青紫兩色氣息的環繞下,更顯超然。

若水色此刻還清醒,一定會欣喜若狂。

她耗盡靈力重塑青魔幻境,不曾想還能見到聞魚夢裡的另一個「魚臨淵」。

魚臨淵冷冷地盯著天尊,一語道破天機。

「你不是水仙,為何你身上總有她的氣息?還有,今夕又是何年?水主又在哪裡?」 洪昊自認為自己說得話很得體,尤其是在身後的這些人還跟著點頭贊同的時候。

君凜依舊還是不驕不躁:「不急,不想。」

霍總,養妻已成癮 接連兩個不,同樣是在跟在君凜身後或是身側的,沒一個著急的。

跟著陛下/阿九/大哥,他們有什麼好擔心的?

「做人可不能這麼自私。」

在一旁聽著的其他人可是忍不了。

有的人甚至站出來試圖指責君凜的「不分享」。

有一個人,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就是啊,我們現在都被困在這裡,誰不想早點出去。」

「大夥可不能因為你一個人被耽誤了,趕緊說!」

「……」

自以正義的嘴臉,君凜聽著幾度發笑。

穿越農女要回家 明明修為低下,所以到底是什麼給了他們錯覺讓他們以為可以質問她?

不等君凜開口,連燁淮是最聽不得別人這般說阿九的,當即脾氣生冷,沒有過往看似的柔弱,語氣也變得清冷:「你們算什麼?也敢來質問阿九。知道怎麼樣,不知道又怎麼樣,憑什麼告訴你們這些眼睛長在頭頂的傢伙。自己愚蠢跟著後面跑轉了幾個圈死了幾個人,什麼都不付出就想知道消息,哪有這麼簡單。」

連燁淮一般不動怒。

動怒的大部分情況都是因為牽扯到他所重視的人。

家人,是他的底線。

一向安靜如雞的連燁淮,這會兒說話就跟連環炮一樣驚人,別說對面的人,就連在身後的連家人看到此時的小少爺也深感震驚。

唯獨魯長老表示欣慰阿。

對生死都看淡的小少爺,也只有在親人面前才會有該有的情緒變化。

連燁淮也不怕麻煩,明知道阿九的強大,卻還是忍不住把她護在身後。

她是他的妹妹,說什麼作為哥哥的都要好好保護妹妹才行。

雖然,君凜並不認這個哥哥,但這並不妨礙連燁淮認可她是妹妹。

對面看到連燁淮這個架勢,作勢就要衝過來打一場,但都被阻止了。

「好了,現在的情況大家應該也都了解了,現在不是內亂的時候。」

有人開口總結站出來,「給我姚家一個面子,這件事暫且就這麼放在,等到我們出了這裡再做打算。」

姚家?

君凜看過去,不是之前差點在榮天拍賣會上小鬧的姚孿晨,入眼的那人和姚孿晨倒是有幾分相似,只是比姚孿晨看上去要順眼的多。

為人也沒有姚孿晨給人看上去那麼陰鷙。

姚家人也來了啊。

京城拍下的十家當中,有些不記名,應該也到場了。

可玄皇墓只有一個……若說好處眾多,但若有傳承可只有一個,那到底是歸誰呢。

君凜倒是蠻好奇,最後能夠花落誰家。

「你是風滄姚家人?」

「正是。」

連燁淮看著這差不多年紀的姚家人,他心中有數。和阿九對視一眼,他才點頭。

「阿九,你是認識嗎?」

連燁淮湊過去小聲問。

「沒見過,只是姚家主為人倒是不錯。」。

君凜和姚家主有過接觸,對於風滄下的這些家族,她多少都有所耳聞和接觸。 此時的魚臨淵,只是這青魔幻境里的情魔分身。

他的時間和記憶,都還停留在聞魚的那個夢裡。

白蛇傳 這時。

天尊雙掌猛然拍向水面,借勢暴怒而起。

她重新召回銹跡斑斑的鐵劍,身形恢復到常人大小,拿劍指著情魔分身質問道。

「你又是誰?為何這張可惡的臉,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本座面前?」

「這張臉的確不是用來討你喜歡的,那你又憑什麼以水仙的身份出現在幻境中!」

一個劍拔,一個弩張,顯然都沒有退步的意思。

情魔分身畢竟不是魚臨淵,骨子裡完全沒有龍魚血脈里的宅心仁厚。

哪怕對方是一位跟水仙「一模一樣」的女子,他也生出不半點憐香惜玉的心思。

見天尊不說話,情魔分身嘴角泛起邪笑。作為青魔幻境的半個主人,總要略盡地主之誼。

「來到別人的地方,難道不應該先回答主人的問題么……難不成我會相信你就是水仙?」

情魔分身的口氣咄咄逼人,大有一言不合立馬將「客人」掃地出門的架勢。

只是眼下,他不會輕易放這位假「水仙」離開。

天尊不怒反笑,身為尊者的威嚴容不得分毫褻瀆。

只見她冷哼一聲,懶得再與情魔分身廢話,以掌心仙血再次祭劍。

鐵劍發出一陣響徹夜空的嗡鳴,懸浮在青色夜空中的青燈瞬間熄滅三成。

下一刻。

密密麻麻的劍雨,剎那間把情魔分身斬成無數碎片。

雲階飛到天尊身側,用鹿角蹭著她仙血未乾的左手。

她得意地轉身,就要向水色消失的方向追去。

忽然。

一隻白皙的手搭在她肩上,回眸時又看到了「魚臨淵」那張邪笑的臉。

而情魔分身的另一隻手,正扼著靈鹿雲階的咽喉,將其緩緩提起。

「不論你在外面有多強,在這裡,都無法擊敗我!說吧,告訴我想知道,我可以讓你少受些折磨。」

情魔分身抬眼望著緣月,這才看到遠處有一塊晶瑩剔透的冰,在青色的月光下折射出華彩。

六株桃花在其周圍盛開,猶如僕從一樣忠實。

再看水色那冰封的笑容,情魔分身心頭一陣抽痛。

也難怪,他之前並未感覺到水主的氣息。

「哼!」

情魔分身怒哼一聲,掐著雲階的手往下方甩去。

靈鹿雲階毫無反抗之力,重重摔在慕魚年面前的地上,試圖掙扎著爬起。

周圍的青魔看也沒看雲階一眼,任由雲階的皮毛染上青色的塵埃。

終於。

雲階再嘗試幾次之後,四肢癱軟,倒地之後沉沉的閉上眼睛。

目睹這一幕的天尊就要衝下去,卻發現按在她肩頭的那一隻手,堪比天的分量。

「你對雲階做了什麼?」

「那你又對她做了什麼?」

天尊順著情魔分身所指的方向,看到沉眠在冰里的水色。

「本座就算想對她做什麼,也得有那個機會吧!」

「是么!那你身體里這股屬於水仙的氣息,又怎麼說?」

「……」

天尊似被看穿了隱藏起來的秘密,身子不由一顫。

情魔分身緩緩抬起手,天尊立即轉身一劍,趁機就要拉開距離。

然而。

接下來的一切,令天尊猝不及防,又出乎預料。

仍是那隻修長白皙的手,從背後洞穿了她的胸口。

未等仙血流出,緣月中飛來一根青色的鎖鏈,隨著那隻手貫穿而過。

心口驟然一緊,鑽心的疼痛麻痹全身。

恰在此時。

情魔分身貼在天尊耳邊,如清風吹拂般說出一句話。

「水仙,水仙!如果你能聽到,盡你所能回應我……」

情魔細微的聲音仿若魔咒,天尊那張屬於水仙的面孔上,竟有淚水滑落。

見狀。

情魔分身沒有任何猶豫,一掌拍在天尊後腦。

「亂情鎖心,分!」

隨著這句話說出,青色的緣月變成了血色。

緣月的光芒匯聚成一線,只照耀在天尊眉心。遠遠看去,就像一根紅色的姻緣線。

天尊身體不受控制地左右搖擺,兩個擁有不同面孔的女子在同一個身體里拉鋸。

情魔分身一眼認出,其中一個正是水仙,而另一個卻十分陌生。

他伸出一根手指,青色的指甲像利刃一樣變長,順勢從兩個虛影中間劃過。

天尊的身體突然靜止,足有掌心大小的一滴水,從其後心飛出。

情魔分身一把接過水球,感受著其上傳來的弱水波動,以及水仙的氣息。

再看天尊時,甚至身形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情魔分身五指虛握,頓時緣月返青。天尊被那一根鎖心的情鏈帶著,懸在了夜空中。

之前不可一世的氣勢蕩然無存,露出一副病殃殃的姿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