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

為什麼要解釋?

也許連田七葵自己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會在意關心他的感受。

「同事?」雖然向禕辰對於她急於解釋的樣子取悅了,但是卻依舊想知道更多的內容。

「嗯…新部門我們小組的同事。」

「哦…」

向禕辰大概是想到了來電話的人,應該是昨天晚上那個和田七葵一起去吃火鍋的姓陸的一家人。

看來把小妮收入囊中的計劃,要加緊進行了。

「這是我準備的結婚協議,你看一看有什麼問題。」向禕辰趁熱打鐵,將結婚協議遞到了田七葵的面前。

田七葵再次萌萌噠…

她還什麼都沒答應,怎麼協議就出來了?

她一臉懵懂的望向眼前的男人,眼眸流轉,似乎有著說不清的情緒。

「我們的婚姻協議為一年。」向禕辰解釋道,他心知如果時間久了怕是綁不住這個小妮子。

一年挺好,一年的時間,他足夠有信心讓她愛上自己。

即使一年之內,他做不到…那麼…

向禕辰想到這裡,便隱藏了笑容。

田七葵認真的看這合同上的內容。

甲方:向禕辰。

乙方:田七葵。

甲乙雙方在自願的條件下籤訂結婚協議。

協議期限一年。

協議期間,甲乙雙方的權利和義務。

1、乙方需無條件配合甲方在家人和朋友面前維護夫妻關係,履行夫妻義務。

2、甲方需照顧乙方的生活及寵物。

3、甲方承擔乙方的所有生活支出及額外支付乙方每個月不少於3萬的生活費。

4、考慮到雙方的利益,協議續存期間,甲乙雙方不得與除雙方外第三者,發生戀愛關係,違約者需支付違約金500萬。

協議結束后,甲方需支付乙方100萬的贍養費作為協議期間的補償。

100萬???

田七葵大概看完了協議的內容,沒有什麼過分的要求,並且在協議的期間內,向禕辰還會照顧她和七喵。

不過100萬這個數字,真的是驚呆了她。

作家這麼有錢嗎?

田七葵似乎看到了一大串的金幣在眼睛里轉來轉去。

也不知道田七葵的腦袋是怎麼長得,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這100萬上,違約需要賠500萬的事情,她似乎看看就算了。

向禕辰看著女孩盯著協議,表情變化莫測,不知道心裡想的是什麼。

他拿過一份合同的副本,在甲方的位置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將筆和協議遞了過去。

田七葵遲疑了…

雖然她一直覺得假結婚這種事情是不對的…

但是向禕辰給的條件確實很吸引,她除了可以得到錢之外…還幫助了別人…

「就當是幫我,也為了七喵…」

向禕辰看著她有些遲疑的模樣,又開始了賣慘。

向禕辰將協議放到桌上,鋼筆遞到了田七葵的手裡,而七喵也在一旁,一臉賣萌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死就死吧!」田七葵說了一句,便在協議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 田七葵如慷慨就義一般的簽下了兩份協議,向禕辰便急忙的拿起來,收好,放進了黑色的文件袋中。

「我找律師公正後再給你一份。」向禕辰拍了拍文件袋,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向禕辰說的正經,田七葵也沒多做懷疑。

「換件衣服,我們去領證。」

「領證?」

「是啊,難道你要後悔嗎?」

向禕辰看著田七葵糾結的小臉,故作委屈的說道。

「不是,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從這裡到民政局還有一段路,你可以慢慢的準備。」

向禕辰想到這裡,覺得讓田七葵衣服有些太耽誤時間了,便拉著她的手朝著門口走去。

「不是說要換衣服嗎?」田七葵的沒有注意到被拉著的小手上,而是不解的問道。

「不用換了,這身就挺合適。」向禕辰掃了一眼田七葵的穿著…是一件白色的連衣裙,下擺帶有一些碎花,如果是拍證件照和白襯衫也很搭。

而自己早就做好了準備,選擇了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小西服外搭。

田七葵就這樣不知所謂的坐上了向禕辰的車。

田七葵坐在副駕駛上,雙手緊緊攢著,第一次去結婚…和人認識不到一個月的男人…說不緊張是假的。

她打開手機,想要找一些消息分散一些注意力,卻收到了文斯童發來的消息。

文斯童自從上次和她在火鍋店見過一面之後,就沒有再聯繫。

田七葵有意無意的避開了他。

雖然他的心思沒有明說,但是那熾熱的眼光卻騙不了人。

田七葵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但是電視劇和小說總是看過吧…

她想到這裡,不由得有些後悔。

和文斯童認識這麼多年,一直是當作男閨蜜去相處,從不避嫌,卻忽略了他對兩個人之間感情的變化。

石頭:七葵,最近在忙什麼,出來浪啊!

文斯童一如既往的語氣,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

向日葵:最近工作很忙!

石頭:實習還好這麼忙?辭職吧,大不了我養你!

「啪!」看到我養你幾個字,田七葵驚了一下,手機掉到了座位下面。

向禕辰雖然在專心開車,但是依舊會關注身邊小妮子的一舉一動。

從她打開手機后的躊躇表情,便猜到了些許。

「怎麼了?」 刻在心尖的你 向禕辰輕聲問道。

「沒事,沒拿穩。」田七葵側了側身子,一隻手摸著椅座的縫隙,找著自己的手機。

「一會停車我幫你找吧!」向禕辰看到田七葵有些艱難的模樣,提醒道。

「哦,好吧!」田七葵收起了手,沒有手機,總覺得有些奇怪,兩隻手便始終是不安的攢來攢去。

向禕辰的車速很快,可能是怕有變故,心裡總是擔心著有變故,便想著快些趕到民政局。

民政局門口,向禕辰車子停穩,顧不上什麼手機,便拉著她進到了進入到了裡面。

今天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領證的小情侶大概十幾二十對的樣子。

向禕辰拉著田七葵,拍照,填寫填單子,一氣呵成的來到了辦證的窗口。 「你們是自願結為夫妻嗎?」工作人員照例問了問看上去猴急的男人和身邊嬌羞的女孩。

「是自願的。」向禕辰搶先回答道。

工作人員沒有說話,而是看向田七葵,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嗯。」田七葵羞紅著臉,點了點頭。

「砰」的一聲,鋼印蓋在了紅本本上。

向禕辰快速接過了兩個本子,緊緊的抓在手裡,笑容洋在臉上。

他拿著兩個本子,分別在封面和內頁拍了幾張照片,隨後才紅本本放到了口袋裡。

「哎?不是有一本是我的嗎?」田七葵看著他把兩本本子都拿走了,不理解的問了一句。

「我幫你收著。」

「哦。」

田七葵沒有多說什麼,畢竟結婚證雖然是真的,但是這段關係卻是假的…她也不想過多張揚。

向禕辰將結婚證收好,然後便發了一張照片給倪秋軒炫耀一番。

已經在雜誌社努力工作的倪秋軒看到照片,整個人從凳子上跳了起來,連續三個感嘆詞,都沒有辦法抒發內心的激動。

他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機撥打了向禕辰的電話。

向禕辰這便剛剛炫耀完,那邊就收到了倪秋軒的電話,他揚了揚眉,接起了電話。

「可以啊,向少,這麼快就拿下了我們的小葵花了。」倪秋軒依靠在辦公椅上,手中不停玩轉著筆桿,興奮的說道。

「倪少請注意用詞,她是我的小葵花,以後有機會見面,還是要叫一聲向太太。」向禕辰背對著田七葵,聲音雖然不大,但是臉上得意的神情,通過電話毫無保留的傳達給了倪秋軒。

「切…」戀愛的酸臭味,倪秋軒在心裡默默的鄙視了一陣,他也是有女神的人。

向禕辰發照片的目的,只是想炫耀一番…

不過現在有機會再聽聽倪秋軒檸檬精的言語,他的心裡則更加滿足。

確認了那傢伙已經被酸到了之後,向禕辰便掛了電話。

今天可是領證的第一天,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和老婆做,向禕辰想到這裡,心情更加愉悅。

「那個…魚神。」向禕辰一直在打電話,田七葵也不好意思打擾,直到看到他掛斷了電話,才開始說道,「我的手機,還在你的車上…」

剛剛下車的時候沒來得及拿手機,便被他拉著跑了,過了快一個小時了…

「好…」

向禕辰收起了剛剛得意的樣子,轉而淡淡的笑了笑,便拉著她的手去到了車子的旁邊。

愛她入骨:二嫁婚妻不要逃 這次再被拉手的田七葵,反應了過來,想要掙脫開,但是卻被向禕辰警告了一句。

「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要習慣這種觸碰…」向禕辰說完,不由得在心裡為自己點了個贊。

「為什麼?」田七葵不明白,一臉懵懂的樣子,著實可愛。

「因為有很長一段的時間,你可能會面對我的家人,如果還是這麼生疏的話,會被他們懷疑的。」向禕辰說的頭頭是道,田七葵不得不配合的點頭。

「還有,不要叫我魚神,可以叫我禕辰…或者…」

「或者什麼?」

「或者…老公。」

「老…」田七葵說了一個字,便面紅耳赤。 這種話,她怎麼能說出口,不行不行。

「所以,你還是叫我禕辰吧!」雖然向禕辰很希望從小妮子口中聽到這兩個字,但是他看的出她心裡的抵觸,也是現在並不是不是最好的時機。

「禕…辰….」田七葵的聲音本來就軟糯糯的,聽到愛慕的女生叫著自己的名字,向禕辰的心裡不由得柔軟了幾分。

這似乎是她第一次這麼叫著他的名字,好像格外的好聽。

禕辰,美好的時刻。

他願意把生命中每一個美好的時刻都與之分享,直到盡頭。

「禕辰?」田七葵看著向禕辰發獃望著自己的模樣,不由得再次開口喚了一聲。

好聽,真好聽。

向禕辰心思著,如果不回應的話,她會不會就這樣一直叫下去。

不過田七葵沒有他想的那麼傻,叫了兩聲沒有反應后,她便住了聲。

兩個人就這樣傻傻獃獃的對視了片刻,直到彼此的耳根都紅的不忍直視,方才罷休。

「接下來還有其他的事情嗎?」田七葵試探的開口。

「你今天不是請假了嗎?」

「是啊,但是七喵現在沒什麼問題了,我想回去上班。」

雖然樂陽給了她假期,但是新部門伊始,還是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