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跟鬼結婚這很正常,但是在鬼新娘出嫁的路上碰到了活人,那麼就麻煩大了。

幾個小孩笑嘻嘻的朝楊風揮手,楊風就當沒有看到。

楊風跟秋生兩個人站在一條不寬的路上,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避,只能站在那裡。

迎親的隊伍朝楊風跟秋生走了過來,秋生聽到奇怪的聲音,他很好奇想要睜開雙眼。

不過一想到之前楊風的叮囑,秋生只能閉著眼睛老實的呆著。

秋生忽然打了一個噴嚏,他后被的雷符動了一下,隨後一股寒意進入到了他的身體。

楊風冷哼了一聲,然後再地上畫了一個八卦。

迎親的隊伍直接從楊風跟秋生的身體穿過,然後很快消失在了路上。

楊風從秋生後背的雷符拿了下來道:「可以了!我們繼續趕路,等回去之後,你用糯米煮粥,連續吃三天就沒事了。」

秋生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好奇的問道:「師伯,剛才我感覺自己一陣冷一陣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我們碰到了什麼髒東西嗎?」

楊風瞪了秋生一眼道:「不要說話,趕緊趕路。」

楊風沒有任何解釋,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秋生一臉的疑惑,然後跟著楊風一起回到了義莊。

楊風對著文才道:「文才,你去給秋生熬點糯米粥吃。」

文才好奇的問道:「為什麼?難道秋生被殭屍咬了嗎?」

一念情深:總裁輕點撩 等到秋生拿出一塊大洋之後,文才立刻道:「我馬上過去!」

秋生好奇的問道:「師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讓我喝糯米粥,我又沒有被殭屍咬?」

「你們在說什麼?大半夜的喝糯米粥!」

就在這個時候,九叔走了出來問道。

楊風對著秋生道:「喝糯米粥驅邪,要不然你會大病一場。」

九叔看著楊風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小子又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說著,九叔看向了秋生。

秋生急忙道:「師父,你幹嘛這樣看我?我真的什麼都沒又做,今天我去杉杉村殺殭屍,然後回來,在路上突然師伯讓我站住不要動,還讓我閉上眼睛放慢呼吸,我還感覺自己身體一陣熱一陣冷,回到義莊之後,師伯就讓文才給我熬糯米粥。」

九叔道:「把手給我!」

九叔抓起秋生的手,然後滿臉震驚的道:「好強的陰氣,你們到底碰到了什麼東西?留下的陰氣這麼強!」

秋生搖頭道:「我不知道!」

此時的秋生一臉的迷茫,直到現在他還沒有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楊風道:「運氣不好,碰到了鬼娶親,秋生差一點就變成了鬼新娘家送親的了。」

大部分人遇到了鬼娶親都會被鬼帶走參加婚禮,不過這個人是沒有意識的,身體被鬼控制,所以秋生才會感覺到身體一陣熱一陣冷。

如果不是楊風在的話,現在秋生不知道去哪裡了。

秋生到時候可能會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夢,參加了一場婚禮。

等到第二天醒來之後,秋生不是在墳地就是在荒郊野外。

最後秋生會生一場大病,能不能活下來還是一個問題。

陰氣入體太重也是會死人的!

此時的秋生才反應了過來,他頓時覺得一陣后怕。

秋生終於明白為什麼楊風不准他說話,不准他睜開眼睛,不管發生任何的事情都不要睜開眼睛。

楊風拍了拍秋生的肩膀幸災樂禍的笑道:「秋生,你是不是被嚇傻了?」

在把一半的報酬給了九叔之後,楊風就回房間睡覺了。

秋生一臉緊張的問道:「師父,有沒有師伯說的那麼嚇人?」

九叔看了秋生一眼道:「你如果一個人碰到的話……」

接下去九叔沒有說話,只是給了秋生一個眼神。

九叔無奈的道:「你實在是太倒霉了,夜裡趕路居然碰到了這種事情,趕緊把糯米粥喝了早點休息。」

……

第二天早上,九叔將嬰靈裝了起來放在籃子里道:「秋生、文才,你們兩個人把東西送到你們師姑的手裡,記得不要調皮搗蛋,不然我抽你們,還有這東西千萬不能打算了,不然我饒不了你們。」

在叮囑之下,楊風跟九叔兩個人將秋生跟文才送走了。

本來九叔有些不放心,但是一想到楊風跟自己師妹的關係,所以只好讓文才跟秋生兩個人過去。

以楊風的性格,如果跟師妹在一起肯定會鬧出什麼亂子。

一想到自己師妹頑皮的性格,九叔就感覺頭疼。

不得不說師妹跟秋生跟文才兩個人挺合得來的,比較他們都是屬於比較鬧騰的那種。

李靈兒泡了一壺茶道:「楊大哥、九叔,喝茶!」

九叔笑著對李靈兒問道:「靈兒,你對楊風師兄怎麼看?」

「什麼?」

聽到九叔的話語,楊風沒有想到九叔突然會這麼問。

楊風實在是沒有明白,九叔到底是什麼意思。

九叔低聲道:「師兄,你當我是傻子嗎?你說一說你打算怎麼處理跟靈兒的關係?」

先是任婷婷,現在是李靈兒,也不知道後面還會有誰。

對於楊風的女人緣,九叔也是非常的無奈。

都市奇門醫聖 不過還好這是民國時期,就算是三妻四妾也沒有人管的。

九叔接著問道:「師兄,這任婷婷跟李靈兒到底誰大誰小?」

楊風一臉無語的道:「不知道!」

聽到楊風的回答,九叔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九叔瞪大眼睛的問道:「你自己搞出來的事情,你跟我說不知道?」

楊風一臉無奈的道:「我真的不知道!」

九叔輕嘆了一口氣道:「你自己搞出來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我不管了。」

年輕人的事情年輕人自己解決,九叔搖了搖頭繼續喝茶。

其實楊風真的不知道,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最好是順其自然。

楊風看著九叔道:「師弟,師妹對你一直有意思,你是不是考慮一下?」

聽到楊風的話語,九叔急忙道:「你不要胡說八道!」

看到九叔一臉緊張的樣子,楊風不禁想笑。

……

「師父,我們回來了,師姑抱怨說你不去看她,而且還找麻煩給她。」

「對了!師姑說想你了!」

……

等到第二天回來之後,文才跟秋生兩個人大喊道。

楊風跟李靈兒兩個人聽到這話頓時失笑了起來,九叔黑著臉拿著藤條走了過去。

「師父,不要打我!」

「我們錯了!」

……

管不住嘴的秋生跟文才兩個人被九叔狠狠抽了一頓,楊風在一旁免費看戲。

秋生問道:「師父,師姑她生病了,你不去看看嗎?」

荒誕劇場 楊風驚訝的問道:「遮姑生病了?這是不是真的?」

楊風的師妹叫遮姑,這名字還真是奇怪。

九叔冷哼一聲道:「不要管她,我不去!」

被騙的次數太多了,九叔已經有了防備。

恐怕生病是假的,想要自己親自過去才是真的。

看到九叔早就看穿了,秋生跟文才兩個人頓時訕笑一聲。

九叔冷哼道:「我就知道!」

說完這話,九叔就去祠堂了。

楊風看著秋生跟文才兩個人沒好氣道:「你們兩個傢伙,難道不知道你們的師父對於遮姑的怨念很深嗎?還大呼小叫的,不是找抽嗎?」

九叔之所以會生氣,這跟楊風昨天的調侃也有很大的關係。

秋生跟文才兩個人一臉委屈的道:「我們怎麼知道師父會有那麼大的火氣!」

秋生眼珠一轉,然後看了一眼祠堂問道:「師伯,我們一起去鎮子里玩好不好?」

楊風一臉無語的道:「鎮子里有什麼好玩的?」

對於楊風來說,現在不管是鎮子還是縣城都沒有什麼好玩的。

又沒有娛樂場所,又沒有網吧,難道去青樓嗎?

楊風警告道:「我警告你們兩個人,如果被你們師父發現你們去了青樓,我保證你們的腿會被他給打斷。」

秋生跟文才兩個人頓時叫道:「我們是那種人嗎?師伯,你不要污衊我們。」

楊風冷笑道:「呵呵,沒有看出來你們兩個還是正人君子,我看你們兩個人是有賊心沒有賊膽吧?」

秋生紅著臉道:「胡說!我們去鎮子里是為帶靈兒去吃牛排,師伯,你的想法實在是太邪惡了。」

楊風笑著道:「哦!原來是去吃牛排啊!」

說著,楊風朝不遠處的李靈兒叫道:「靈兒,秋生跟文才兩個人請我們去吃牛排。」

李靈兒笑著道:「好啊,我也想知道牛排是什麼滋味。」

以前楊風一直以為李靈兒是吃素的,結果後來發現完全不是這回事。

只不過是李靈兒跟著戒色和尚,戒色和尚一直吃素的而已。 李靈兒早就聽說西餐很有意思,她早就想要嘗試一下了。

只不過她一個人不敢去,叫上楊風又怕不好意思,最重要的是她沒有什麼錢。

在路上,文才傻愣愣的問道:「師伯,不知道婷婷什麼時候回來?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吃你的喜糖啊?」

聽到文才的話語,李靈兒的笑容頓時僵硬了起來。

秋生沒好氣的道:「你胡說什麼?要吃喜糖也是一起吃才對!」

對於李靈兒的表情,楊風一直看在眼裡。

只不過楊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楊風冷哼道:「什麼時候回來我也不知道,不過喜糖的話今年是不可能的了。」

這個時代的女生嫁人很早,一般十五六歲就開始嫁人了。

只是任婷婷今年家裡死了父親,如果紅白喜事最好不要在一年辦理。

……

很快,楊風等人來到了鎮子里的西餐廳。

楊風對著李靈兒道:「這個是咖啡,這個白色的是糖,根據你自己的口味可以放糖。」

李靈兒嘗了一口道:「好苦啊!」

在喝了一口之後,李靈兒就覺得咖啡不好喝。

就算是加了糖,李靈兒也覺得咖啡不好喝。

不過李靈兒還是很喜歡吃牛排的,不過小鎮裡面的牛排就那個味道。

對於楊風來說能吃到牛排就算不錯了,沒有必要挑三揀四。

在吃完西餐之後,楊風順利的敲詐了一下文才跟秋生。

幾個人買了一些菜之後,就回到義莊了。

在回到義莊之後,秋生跟文才兩個人好奇的問道:「師伯,你該不會沒有看出來靈兒對你有意思吧?」

楊風翻了翻白眼道:「我又不是眼瞎!」

秋生問道:「那你準備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