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個女人真是奇怪。在這個用拳頭說話的大背景之下,難道她以為自己憑著那點戰鬥經驗就能站穩腳跟了嗎?在異能者面前屁都不是。主人身為系統的宿主,怎麼能就這麼被甩了,要甩也是主人把她甩了啊。」

「閉嘴。」

霍林心情不好,聲音也很沉悶。小聲地磨著牙齒讓系統之靈不要摻合以後,他看著葉靜徐離開的背影大喊:

「葉靜徐,是我甩了你!」

葉靜徐笑笑,對於霍林這種死要面子的行為沒有半點爭辯的慾望。

「該死的!」霍林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彷彿末世里所有的不順利都積壓在這一處,他的目光陰沉的盯著這個遠去的背影,心中暗暗起誓:

有朝一日,他必定要讓這個女人感到後悔,跪下來向他認錯!

若非阿元因為只對這個隊伍中唯一同性葉靜徐有親近之意,霍林也許就不會這麼輕易把葉靜徐放走了。

儘管這個女人也是他所喜歡的類型,可是這個女人的不識好歹,也的確惹怒了他。

葉靜徐一個人從被霍林拉走的地方回來,神色之間並沒有什麼異樣,鹿茗看見了她,首先迎上去,帶著溫軟的淡淡笑容,好似鄰家妹妹乖巧。

「靜徐姐你回來啦。」

「嗯。」

葉靜徐這次離開,裴雋以又趁機在鹿茗面前刷了好感。經過他的不懈努力,鹿茗終於主動在葉靜徐的面前開口說起關於裴雋以的話題來:

「剛剛裴先生把他留著的晶核給了我,我要了。」

葉靜徐有點驚訝裴雋以的做法和阿元的反應,再聯繫到她跟霍林分手時才知道他的那些心思,順勢點頭。

阿元就算跟裴雋以在一起,也好過跟霍林。

「你為什麼會同意要他的東西?」葉靜徐問她。

鹿茗總不可能直接說自己是為了升級異能吧?真要只靠著葉靜徐打的喪屍,她的實力還怎麼跟男主保持同一個水平線。

「他看著太可憐了,說是如果我不收他心都碎了。」

葉靜徐默默看了一眼高興瘋了正在和保鏢們弄出巨大動靜吸引更多喪屍的風騷大少爺。

「……」她完全感覺不到有哪裡心碎。

況且,阿元一直聰明又冷靜,不可能因為這麼個扯淡的理由就會答應對方的示好,除非阿元對他也是有好感的。

葉靜徐覺得自己明白了什麼,她笑起來,摸摸阿元的臉蛋,「你是不是覺得這個裴先生還挺好的?」

她這麼問,鹿茗也就只好順勢回答下去。

「嗯,是挺不錯的啦。」她的語氣淡淡,卻讓鹿茗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也覺得裴先生很好,比霍林好太多了。」她鄭重的提醒阿元,「如果霍林要追求你,千萬不可以答應他,明白嗎?」

小姑娘一臉單純的看她,好像並不知道她和霍林之間的事。「霍林哥為什麼會追求我,他不是靜徐姐的男朋友嗎?」

「我剛剛跟他分手了。」葉靜徐平靜地說,也沒有特意去黑他,「因為他與我三觀不合。」

「哦。」鹿茗點點頭,對於葉靜徐剛才說的那句話耿耿於懷,「可是你們分手了霍林哥為什麼要追求我,我又不喜歡他。」

葉靜徐頓時哭笑不得,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跟阿元開口,畢竟才做過男女朋友,現在又是一個隊伍,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她不想弄得大家都尷尬。

不過似乎這個小姑娘也真沒打算讓她解釋,就雙手抱住她,親了親葉靜徐的臉頰,「算了,靜徐姐跟我好就可以了,別的都不重要。」

「我不會答應霍林哥追求的,靜徐姐放心吧。」

「好。」

兩個姑娘親親密密,裴雋以那邊打的熱火朝天,霍林陰沉了一張臉回來就看到這麼一副場景,他心裡咯噔一下,向葉靜徐投去殺人的目光。

剛才是他氣的糊塗了,竟然忘記葉靜徐跟阿元無話不談。要是葉靜徐說自己的一點壞話,阿元豈不是就更難追了?

「阿元,你們在聊什麼?」霍林咳嗽一聲,掩去了自己異樣的臉色,如同往常一樣跟阿元攀談。 硬生生的插入兩個女人之間,讓她們的好心情被打斷,兩個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種微妙的表情。

「再聊我跟靜徐姐在一起的事情啊。」鹿茗乖乖巧巧的回答,她說話的時候,手臂還圈著葉靜徐,這個「好姐妹」的畫面讓霍林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他用一種長者的語氣開口,態度溫和,像是真打算為她好。

「阿元,靜徐不可能永遠都跟你在一起的,她以後會有丈夫,孩子。你也一樣,難道你以後交了男朋友,也要天天粘著你靜徐姐嗎?」

鹿茗聽了話以後順勢想了想,天真回答,「那就不交男朋友好啦。」

葉靜徐噗嗤一笑,微微轉頭捏住阿元的小鼻子,她的天真好像不該就這麼被霍林破壞掉,葉靜徐及時出來打亂霍林企圖拐跑小姑娘的計劃。

「阿元還小,用不著現在就找男朋友,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鹿茗點頭,她這個身份的確是還小,才剛剛成年不久來著。

「對,」她說,「我的想法是到二十五歲以後再談戀愛的。」

「……」可是現在根本不是末世以前,由不得你們選擇。

霍林臉色驀然冷下來,看著葉靜徐有種埋怨她摻合了一腳的不爽,所以他企圖分裂兩個姑娘的友誼。

「葉靜徐,阿元有她自己的想法,用不著你橫加干涉吧?」

葉靜徐看他一眼,跟霍林分手以後,有了阿元的鼓勵和保證,她還是那個高貴冷艷的大美人,原本是想要給彼此薄面,也算是為過去的關係留下一點交情,可是現在看來,霍林似乎並不想跟她和平共處。

「我干涉了嗎?」她悠悠然撇去一眼,輕笑著,「你聾了沒聽見阿元自己說的話?」

「霍林,不要以為每個女孩都是白痴,你也不是救世主,沒有誰離開你就不行的。」

「哎呀——」葉靜徐跟霍林吵架的聲音不知怎麼的把這位風騷大少爺吸引過來,他手裡捧了不少灰撲撲的晶核,那邊的保鏢們還在廝殺,他就已經走過來往阿元手裡塞東西了。

「怎樣?多不多?」少爺先是對著鹿茗說話,再抬頭好像是剛看見了霍林似的,「剛剛我在那邊可聽見了什麼,霍先生怎麼能跟自己的女朋友吵架呢?女人是用哄的,不能這麼凶。」

「你說對不對,阿元?」

這個男人果然很強,過來寥寥數語,就把霍林的仇恨值吸引過去。

鹿茗微微低頭收下裴雋以的晶核,露出淺淺的笑容,暫且看在這個傢伙給了她這麼多晶核的份上就不折他的面子了。

她點頭,「嗯。」

裴雋以一高興,向霍林遞去一個得意的眼神,然後對著鹿茗道:「我再去多給你弄一些來!」

鹿茗火上澆油再加了一句:「謝謝。」

裴雋以就捂著心口,越看小姑娘越可愛,為了自己日漸進步的交情而努力,拚命朝鹿茗拋媚眼:「不謝不謝,你以身相許就好了。」

「……」想得美。

鹿茗沒再說話,不過這麼一點點態度的改觀就已經足夠裴雋以開心了。

尤其是在霍林面前秀了一段,他的心情更加美妙。「霍先生,你們繼續,我就不打擾了。我還得給阿元弄晶核呢。」

霍林:……

槽!

鹿茗覺得,男主要是再這麼陰沉下去遲早會心理變態,她在糾結自己是不是要開口小聲的提醒一下葉靜徐,霍林轉身就走。

沒有停留的那種離開,直到夜幕降臨,也沒有看到霍林返回來的身影。

這就讓鹿茗微微驚訝了。

男主還真的能夠割捨她這個空間系的大寶貝?看來也是個魄力很大的人。

裴雋以見此也只是奇怪一聲,在聽聞了葉靜徐跟霍林分手之後,他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高興是肯定的,還有點對這個男人的不認同。

「葉小姐以後找男朋友可不能找這樣的,太不負責了。」

這可是末世誒!

能夠撇下往日的女友和想要追求的小姑娘轉身就走,這心腸不是一般的硬,他萬一要是個壞人,前女友和小姑娘落在他的隊伍里可不就遭殃了?

還好他是個風度翩翩的大少爺,得誇誇自己,嗯。

「找男朋友就得像我這樣的看齊嘛,就算沒有我帥,沒有我財大氣粗,起碼也得負責任你說是不是?看我對阿元多好。」

鹿茗:……

葉靜徐:……

「咳……是,霍先生的確很好。」沒有了霍林在一旁壓制的裴雋以格外高興,徹底放飛自我變得越來越不要臉,葉靜徐甚至因為他不要臉的自誇弄得哭笑不得。

得到了葉靜徐的承認還不算,這個男人還想得到阿元的肯定,三句話不離「阿元,你說對不對。」

鹿茗抿著唇往葉靜徐身後靠近一點,就連拒絕人都是這麼沒氣勢。「裴先生,你送我再多晶核,我現在也不想談戀愛。」

「沒事,我不著急。」

他的沉默保鏢團今天忽然不沉默了,「少爺,你都被逼婚三年了。」

裴雋以:……

「你們不說話能死?能死嗎!那是我媽著急抱孫子我能怎麼辦!我才是個十八歲的美男子啊!」

保鏢團里又幽幽冒出一句:「末世前夕您剛過24歲生日。」

裴雋以:……

鹿茗沒忍住樂出來,看著裴雋以黑著臉想發怒又鬱悶的表情,還覺得挺好玩。認識了這幾日,她頭一次知道為什麼霍林在時,裴雋以的保鏢團就跟啞了似的。

還不是為了在外人面前給裴雋以面子讓他耍耍威風!

主要的威脅人物離開了,他們索性露出了本來面目。

鹿茗這一笑,裴雋以就更加鬱悶了。在自己想要追求的小姑娘面前落了面子什麼的,他咬咬牙豁出老臉去,「我其實不老,也就大了六歲左右,阿元你不會因為年紀問題拒絕我吧!」

那倒不至於。

可問題是,她不需要談戀愛啊。

「裴先生不要多想了,我是真的不打算這麼早就談戀愛,跟你的年紀沒有關係。」

葉靜徐也在一旁幫腔,「今天霍林在時阿元就說過,她心裡的想法是二十五歲以後再考慮感情問題,裴先生不用擔心。」 裴雋以愣了愣,對於阿元的想法抱著一種「立flag肯定會被打臉」的愉悅,明擺著不相信的表情,「沒關係,反正我也不著急。」

保鏢團:「少爺,你不著急夫人著急啊。」

裴雋以:……

這保鏢不能要了!

霍林走的第一天,沒有了搜物資的分歧,加上男主不在場,鹿茗也就懶得偽裝了,一大早起來就開始自曝自己不僅是空間系異能者,還是水系異能。

雖然兩個異能的級別她都說低了一級,但是雙系異能的事情還是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雖然他們一路上沒遇到真正有雙系異能的人,但是也都聽到偶爾還能使用的廣播里傳來基地廣受多系異能。

異能者凌駕於普通人之上,而多系異能者更是珍寶,凌駕於其它單系異能者之上。

而現在,他們面前就出現一個貨真價實的雙系異能者!哪怕都只是一級,也很讓人震驚全家了好嗎!

就連葉靜徐都感受到了來自仙女小姑娘的欺騙,鬱悶了,「阿元,你……你當初為什麼不說?」

鹿茗眨著眼睛用擁抱安慰她,柔柔軟軟的:「因為霍林哥一開始看我的目光就不單純,所以我不想告訴他。又怕靜徐姐是他的女朋友,所以也沒告訴靜徐姐。」

葉靜徐:……

原來,是這樣么?

怪不得阿元一開始就跟霍林不怎麼親近。

而大少爺裴雋以則是眼睛發亮,好像看見了珍寶似的,可他的目光里卻沒有帶著貪念。

這個傢伙的興奮只是源於——

「哎呀!阿元你也是水系異能,我們果然是有緣啊,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啊,我還可以指導你怎麼用水系異能!」

鹿茗:……

「不用了,」鹿茗偏過頭,往葉靜徐懷裡拱,「平時看你用我已經學會了。」

裴雋以:……

所以,他是被阿元偷師學藝了?

雖然有點失落,但是阿元能力這麼強還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他們小隊的攻擊力不僅沒有落下去,反而因為鹿茗帶了空間系,搜集物資的速度更快了。

幾乎是雁過拔毛那般風捲殘雲,只要是還完整的,看起來有用的二話不說都塞進去。算了算,一天下來的成果竟然頂的上他們一周的速度了。

加快了不少進程。

之外此處停留三天,就能立馬前往基地。

裴雋以的速度很快,加上他們還有車,從城市到達基地那邊也只是用了兩天,一路上還遇到了喪屍就打,最激烈的一次是來了兩百多個喪屍,打了整整一晚上。

每個人都精疲力盡,但是讓人喜悅的是,這兩百個喪屍里還有十多個二級喪屍,幾本每個人都能分到一個二級晶核。

葉靜徐沒有異能,就把自己分到的二級晶核給了鹿茗。

然後,鹿茗就說她的空間系升級了,二級空間,擁有一千立方米。

不過,這只是鹿茗選擇告訴他們的,實際上,她的每個異能都有所提升。

頭一次服用二級晶核就感覺跟一級晶核相差的太多,那個力量之濃郁,似乎一個二級晶核就能夠抵得過100個一級晶核的能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