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人心不古呀殲那什麼屍體的行為居然都有人要模仿?你們要臉不了?還要祖宗不了?不過話說回來了,怎麼也不見人送我幾百個這樣死去的屍體呢?」

「……」

「繼續說呀都是一幫子看葡萄吃不著葡萄還說葡萄酸的人繼續唱大戲哥我看著呢」

「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的看你xxxxxxxxxxxxxx的戲」

「聽說吸血鬼算是亡靈的一種,亡靈都基本上是活力無限的,那豈不是在床上也是不知道什麼叫疲倦的?就那癆病鬼受的了不?」

「我們可以去幫忙呀」

「就是就是,同去」

「想瞎你們的氪金狗眼你們都沒機會就像蓮花妹妹一樣」

「我看到一條地下世界的瘋狗又出來了兄弟們棍棒伺候」

「還蓮花妹妹那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就你們那些躲在黑暗裡不敢露頭的傢伙們你們以為蓮花妹妹真的會去找那癆病鬼呀?下輩子」

「你們等著蓮花妹妹找到了我的一位也是地下世界的朋友問了怎麼聯繫電影里那人了這還有假雖然我那朋友也不知道但現在蓮花妹妹都說了已經問出來怎麼聯繫那人了,之前蓮花妹妹也證明是行動了的,這自然是真的,你們等著」

「我去這不是真的」

「……貌似是真的,蓮花妹妹問了幾乎所有她在遊戲里認識的人了,包括我,為了討好蓮花妹妹,能和她在遊戲里說上幾句話,蓮花妹妹只要想知道那人的聯繫方式就一定會有人搶著趕著告訴她知道,只是早晚的事情,蓮花妹妹說已經問出來自然很有可能是真的」

「這……這不是真的蓮花妹妹呢還在看論壇嗎? 總裁的七日索情 你可千萬別呀那個癆病鬼連女屍都不放過,那裡配的上你這麼做了?」

「地下世界全是豬狗不如的東西蓮花妹妹,你要自重呀?」

「我去別人說的你們都信呀?學前班沒畢業?還有,我就不去查資料了,誰說下蓮花妹妹多大了?」

「問這個幹什麼?蓮花妹妹現在……現在年齡十六歲七個月零八天十二個小時九分鐘四十二秒鐘大」

「我去……」

「知道的這麼清楚?」

「蓮花妹妹粉絲不少」

「國寶級的美女嗎自然的,蓮花妹妹人如其名,一朵蓮花出污泥而不染,早就有導演看上她要請她去拍攝電影電視劇什麼的了,可蓮花妹妹拒絕潛規則不接戲,是個好女孩子」

「不會蓮花妹妹還沒成年?看著不像呀身材那麼豐滿個頭也不低了那胸脯怎麼看都不是十六歲小姑娘的」

「現在女孩子育的都早,我們學校有個十四歲的,才初二,看起來已經是大女孩子了,男朋友好幾個了都」

「那個問蓮花妹妹年紀的傢伙呢?你什麼意思?現在也給你說了」

「意思?正要說呢,那個癆病鬼你給我聽好了,蓮花妹妹還沒成年呢你要是敢對蓮花妹妹胡來我叫警察抓你告你性侵未成年女孩子聽到了沒?」

「我去你不是不信蓮花妹妹會這麼做嗎?」

「萬一呢?」

「說的也是不過都是白說,蓮花妹妹要是自願的誰還能去那裡說理去?再說了,民不告官不究的你以為警察都吃飽了沒事幹呀」

「看起來一朵純潔的蓮花要被癆病鬼給拱掉了長嘆中」

「嘆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看你們說的好像真的似的,那可能嗎?」

「蓮花妹妹這麼做……,能說的出這話來,我懷疑她還是不是處女了?有真相帝沒」

「這樣的女孩子還怎麼可能是處女?」

「不會才十六歲」

「現在的女孩子,小小年紀早就不是處女的了海了去了哥們,別小白了」

「處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蓮花妹妹自然是純潔的,你們這些xxxxxxxxxxxxxxxxxxx的什麼東西」

「這個……,我說句公道話,我學中醫的,目前在理論階段,理論結合蓮花妹妹的照片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蓮花妹妹還是純潔的處女,眉緊頸細的,大腿也都喜歡緊繃閉攏著,從這裡可以確定,蓮花妹妹還是處女」

「真相帝」

「那完了這下癆病鬼佔大便宜了」

「你還說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弄死你」

「我也想去地下世界了,當叛徒我也認了」

「就你也想吃到蓮花妹妹?省省騷年」

「沒影子的事情,大家就別說了,反正我是不信的」

「不管你們信不信,我是信了」

「就是,坐等照片」

「我很矛盾不想蓮花妹妹干出傻事來,可是還想看蓮花妹妹的艷照唉傍徨中求妹子安慰」

「傍徨你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大家別說了,那個癆病鬼裝的弱不勝衣的,居然要拒絕秀秀妹妹的採訪什麼東西就他也配拒絕秀秀妹妹嗎?」

「就是,秀秀妹妹想把他怎麼樣他都只有配合賣力氣的份」

「這話說的,我去」

「就是剛才還和蓮花妹妹糾纏不清的,現在怎麼又和秀秀妹妹幹上了」

「這人艷福不淺呀我也想去當叛徒了」

「你們都在說些什麼?秀秀又怎麼了?誰在說秀秀妹妹的壞話我砸你們家玻璃去」

「秀秀成年了?」

「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還說」

「別吵了我還沒看到那裡,那位大哥劇透下?怎麼採訪被那個男孩子拒絕了嗎?難道這就完了?」

「那倒是沒有,秀秀要求癆病鬼堅持住她還要……採訪下去」

「省略號是經典」

「我入你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去秀秀還要請人家吃飯不是秀秀妹妹也看上人家了?要勾勾搭搭的?」

「秀秀只是那麼一說,只不過想採訪下去罷了否則你們還看個屁呀就這你們也能想到別的,我就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了」

「那癆病鬼想來是拒絕不了秀秀的魅力的雖然我沒看到那裡但倒是不擔心電影就此結束了」

「那癆病鬼居然在對秀秀笑?這個畜生豬狗不如的東西?秀秀妹妹是他能看的嗎?我去居然還說什麼沒學會怎麼拒絕女孩子真是畜生一個」

「就是他在勾搭秀秀妹妹這個路倒屍的痞子怎麼還沒病死?」

「至於這樣說人家嗎?我認為這個男孩子說的很好呀一看就是個溫柔的好男孩子」

「不至於妹子你可千萬不能上當受騙呀那個癆病鬼一看就是個金魚佬專門勾搭欺騙你這樣的無知少女」

「唉現在的女孩子呀都沒心沒肺的,男孩子幾句好聽話就跟著走了」

「暈死你感嘆個毛女孩子們不白痴你那來的性福可言?」

「說的也是頂」

「這傢伙滿嘴的謊言還說什麼大洋馬都是美女間諜什麼的?還教皇的備選侍女侍從什麼的那怎麼可能?」

「這你就不懂了小白了」

「我小白什麼了?」

「求解」

「同求」

「說是美女間諜了才好處罰呀晚上時在床上狠狠的處罰她沒見都充作侍女了嗎?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到了晚上在床上或者地毯上皮鞭滴蠟捆綁什麼的一起上也有了借口懂不說你們沒情趣都是些小白你們服氣了沒?」

「樓上真知帝」

「佩服」

「哥五體投地的跪拜」

「說起這個了我還想到了別的,吸血鬼聽說恢復能力驚人有沒有這事?」

「有怎麼了?我見過光明教會處罰吸血鬼的事情,一些小傷吸血鬼一會就重恢復好了,這怎麼了?」

「那你說那兩個美女吸血鬼下面那層膜是不是被破了后也算是小傷豈不是辦完了事情沒一會就重恢復好了?」

「樓上牛叉不解釋」

「跪拜」

「這可能嗎?那癆病鬼豈不是天天晚上陪著的都是處女了?能破了一次又一次的?」

「想想都讓人受不了,天天被破了處想來女孩子在床上也叫的**」

「我去被你們說的受不了了哥廁所下」

「我要去地下世界當領主」

「叫上我」

「地下世界就算了,誰賜個吸血鬼妹妹給我就行了」

「群眾們的智慧真是無情無盡呀拜服這都想的出來哥快佩服死了」

「都別瞎想了想也白想,凈給自己找不自在,有本事自己捉個吸血鬼試試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樓上正解」

「頂」

「不說這事了,那癆病鬼說的戰爭中他占著天時地利人和我認為他說的有些道理」

「有個毛的道理」

「就是,天和他有個屁聯盟聯軍不弄死他」

「他說的聯盟聯軍選擇進攻他,讓部落有了時間和準備崛起了似乎是對的」

「對你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叛徒賣國賊漢奸」

「我去說一句話就要被戴上高帽了?」

「你說的就是廢話罵你怎麼了還部落崛起?崛起他xxxxxxxxxxxxxxx的」

「頂就算部落有了時間準備又能如何?聯盟聯軍可是連大炮都有了轟不死呀的部落先幹了癆病鬼在乾死部落看他們還敢不敢牛叉了」

「頂我也認為這癆病鬼其實是在安慰他自己還地利呢城牆都要塌了」

「人和癆病鬼也不行看他城牆上的士兵有的都是些小毛孩子,甚至在抖那裡比的上聯盟聯軍的軍心士氣了」

「就是我沒看到聯盟聯軍士兵里有一個是孬種的」

「頂那癆病鬼居然還敢說他的士兵都是勇士要臉不了」

「我說一句,你們想罵就罵,那男孩說的雙方士兵的作戰目地和動力我認為還是有道理的,為了保護自己的親人和摯愛,守城的士兵們無路可退只有拚命了」

「你他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的就是下賤知道要挨罵還說」

「就是我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你全家叛徒」

「為什麼這樣?我認為人家說的很好呀也很感人為了摯愛的人我們不能後退說的多好呀我就很喜歡人家願意為了保護自己摯愛的人而勇敢的作戰就是好人跟著這樣的人也很有安全感」

「這妹子不想說你了別癆病鬼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好不好?拜託了」

「我也奇怪人家說的真情流露的,眼圈都紅了看起來不像假話呀多可憐呀我都想抱著安慰他了」

「這……mm們都怎麼了怎麼不見有mm給我些同情心」

「同求」

「頂」

「求摟抱求安慰當然,要美女這樣做我才接受」

「去你的姐姐我說什麼都不去抱你人家是被聯盟逼的無路可走奮起抵抗為了不被滅亡為了自己的理想而英勇奮戰這樣的人才是英雄也只有這樣的人才值得姐姐來喜歡、來愛」

「這人可是和獸人族的那幫畜生要結盟的現在的mm們都怎麼了?不分善惡的就亂喜歡亂愛的?」

「女孩子們向來就喜歡壞蛋我對此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這話說的怎麼我們女孩子就只配壞蛋嗎?人家那是為了自保才不惜一切的說起來可憐我都看的快哭了」

「我要瘋了」

「我要當壞蛋」

「我要去地下世界」

「都別吵了大戰開始了」

「我也看到了,聯盟威武」

「殺光那些懦弱的傢伙們」

「人家才不懦弱姐妹們,我們為火山城加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