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稟娘娘,芸貴人求見。」

馮芸?

皇後娘娘心想,來的真是時候。 這個快被後宮遺忘的人,到皇後娘娘宮中,是她唯一也是最後的一條出路。

「皇後娘娘,您怎麼還坐的住,明月宮都燒成了那樣。」

馮芸臉上掛著的不是擔憂,而是滿滿的興奮和幸災樂禍。

皇後娘娘白了她一眼,真是一個白痴,這樣大的事情,她怎麼能夠不知道。

「你來這裡,不會就給我說這個吧。」

皇後娘娘不緊不慢的說道,連看都沒看一眼馮芸。

馮芸滿臉堆笑,小心翼翼的湊到皇後娘娘身邊。

「娘娘,這明月宮走水的事情在宮裡頭都傳遍了,最主要的是,據說皇上對明月宮的周曉芙不僅沒有怪罪,而且還讓周曉芙去了迎昭宮住著,這宮裡頭的人現在都紅了眼呢。」

自打從冷宮裡出來,馮芸就像是變了個人一般,活的和空氣一樣,但是對宮裡發生的事,卻格外關注,宮裡發生的事情,她會千方百計打聽到。

「那又能怎樣,這是皇上的意思。 重生嫡妃遮天 你們就是再議論,也改變不了什麼。」

皇後娘娘嘆了口氣,她可是親眼看到皇上對蘇瀅的好姐妹是如何的偏袒,宮裡走水這樣大的事情,他都能抹過去,還有什麼過錯他不能原諒的。

「娘娘,皇上原諒並不代表宮裡其他人滿意,我們不能讓迎昭宮的人,過舒服了。」

談到迎昭宮,馮芸的眼神放出絲絲的寒光來。

「說的容易,現在皇上對迎昭宮,可謂是寵愛有加,就連侍衛都是皇上欽點的人,就是有些人想下手都沒有機會,我看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皇後娘娘冷漠的說道。

「娘娘,明月宮走水,和不趁著這個機會,把明月宮裡裡外外都搜一個遍,說不定能找到什麼讓人驚喜的呢。」

馮芸沒有放棄,還在極力的勸說皇後娘娘。

「驚喜?你是說在明月宮?」

皇後娘娘似乎有些明白馮芸的意思了。

「對啊,這絕對是一個好機會,就看娘娘什麼時間安排。」

馮芸神秘的看了看自己的綉袍,裡面似乎藏著什麼東西。

「娘娘,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周新里之前只是一個縣丞,現在已經是戶部侍郎了,要知道這是皇上對她的聖眷,但是,如果說發現了對皇上不利的證據,那結果可就說不定了。」

馮芸轉動了下狡猾的眼睛,嘴角不自主的揚起一抹微笑。

不用說,這一定是馮芸的奴才雪菊給出的主意,以馮芸的謀略,絕對想不到。

這也是馮芸屢次要殺她,但是又捨不得除掉的原因,雪菊的計劃雖說屢次被證實都是失敗了,但是她每次的初衷和縝密程度,都能很好的說服這些個人。

皇後娘娘慢慢抬起頭,看著剛從冷宮出來不久,就蠢蠢欲動的馮芸,心中閃過絲絲的冷笑。

「好吧,那既然你都想好了,就按照你說的辦,不過只有一條:絕對不能搞砸了,如果搞砸了,這後果也不是你一個人能夠承受的起的。」

馮芸連連點頭,她沒想到這麼快皇後娘娘就給了她一個機會。

「芸貴人,此事一定要做的萬無一失。」

皇後娘娘站起身來,平靜的看著窗外。 「王爺,多謝剛才鼎力相助,要不是你,這火怕一時半會都撲不滅。」

蘇瀅走在回迎昭宮的路上,歐陽弘德和周曉芙在,歐陽弘業說是批改摺子多,就先走一步了。

「這才哪到哪啊,我見過的大火,比這要大的多的多。」

歐陽弘德心裡雖不承認,但是得到蘇瀅和皇兄的認可,他覺得也值了。

「王爺,臣妾今天真是開了眼界,要不是您指揮得當,就怕是這宮裡頭走水就厲害了。」

周曉芙想到這些,對王爺歐陽弘德佩服的五體投地。

「你們可別這麼說,再這麼說我可就輕飄飄了。呵呵。」

歐陽弘德素來爽快,與歐陽弘業的性格大不相同。

「不過,芙貴人,今天要不是皇上給你施恩,估計你現在還指不定在哪的,你說對不。」

「王爺說的極是。」

周曉芙臉色緋紅,看上去有些緊張。

「還有就是,我今天發現皇後娘娘對你好像並不待見,不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這個問題,只要在場的人都能看出來,歐陽弘德只不過是要再次強調一下而已。

「是。」

周曉芙因為緊張和忌憚,也是從嘴裡蹦出來一個字。

「噗嗤。」

蘇瀅笑了,她看到周曉芙嚇的臉色都發白了,實在是忍不住發笑。

「曉芙,不必驚慌,今天皇上沒有怪罪你,就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可見,你在他眼裡,還是有分量的。」

周曉芙單純,但是並不傻,她知道為何皇上不懲罰自己,而只是象徵性的說說,歸根到底,還是因為自己和蘇瀅的關係好。

「姐姐,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我現在還心跳的厲害。」

周曉芙說的都是實話,到現在臉色還沒有變過來,說話似乎還有顫顫的緊張感。

「好了,好了,不說了,王爺,你和我們一起去,還是您回去?」

到了迎昭宮的門口,蘇瀅毫不客氣的給王爺歐陽弘業一個現炒現賣的逐客令。

蘇瀅不想讓王爺單獨來迎昭宮,現在各宮裡已經開始對他們展開了積極的議論,要是再鬧出點事來,自己受罰不要緊,估計還要牽連到周曉芙,那可就大大的划不來了。

歐陽弘德愣了愣,沒想到蘇瀅拒絕的如此堅決,根本不給自己留後路,他是明白人,知道蘇瀅為啥這麼做。

「好吧,芙貴人既然已經安然無恙的到達迎昭宮,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我現在告辭,如果有什麼緊急情況,記得第一時間叫我,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明白么?」

「王爺向來是嫉惡如仇、賞罰分明的人,不論是瀅貴人還是芙貴人,我們都記清楚了。」

蘇瀅在門口站定,一副大義凌然的樣子。

這門,歐陽弘德就別想過去了。

「記得,有什麼事,第一時間通知我,我會立刻趕來,到時候讓瀅貴人請吃酒,如何?」

歐陽弘德一邊走,一邊回頭說話,似乎是在說給旁邊宮裡的人聽的。

蘇瀅莞爾淺笑,這個歐陽弘德真是口無遮攔,在後宮皇上是一國之君,哪個妃嬪不得聽他的。

「王爺走好,恕不遠送。」

蘇瀅回過頭,牽著周曉芙的手,抬步走進宮裡。 來到宮中,蘇瀅讓準備了一桌子酒菜,好好給周曉芙壓壓驚。

周曉芙真是嚇壞了,今天要不是蘇瀅在,還指不定給定什麼罪呢。

「姐姐,今天真是謝謝你。」

周曉芙面色微紅,眼神中滿滿的感激。

「你我情同姐妹,你還跟我客氣什麼,只是我有一點不明。」

蘇瀅淺笑,看著眼前驚魂未定的曉芙,說不出的有一種愛憐。

「姐姐儘管問就是,我一定把我所有知道的都告訴你。」

「你一向極為小心,即便是在宮裡焚香我也信你會小心謹慎,怎麼會走了水?」

蘇瀅問道。

「姐姐說的極是,我焚香祈禱也再三叮囑過香雲,一定要注意香火,這宮裡不比其他地方,走水的時候,我正在休息,朦朧中就聽見香雲大聲喊叫,等我發現的時候,廂房已經起了很大的火。」

說到這裡,周曉芙想起當時的情景,還是很驚恐。

「難道是香雲不小心弄的?」

蘇瀅追問。

「不是,香雲當時也不在那,是一個宮裡的丫頭值守的,來宮裡也很長時間了,我問她,她說是自己打瞌睡,香灰碰到了旁邊的幔帳,我也沒再多問。」

看得出,周曉芙極為誠懇,沒有半句謊言。

蘇瀅微微點了點頭。

「好了,好了,弄清楚就好,以後可別在宮裡做傻事了。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我根本就沒有懷龍嗣。」

「姐姐是在騙妹妹么,宮裡的人都說你懷了龍嗣,我聽到以後可是高興的不得了,難道說這都是假的?」

聽到這個消息,周曉芙的臉上寫了大大的驚嘆號,還有一個問號。

「這還能有假,這宮裡的傳言可信不可信的,聽聽就好。」

蘇瀅說著笑了起來。

「姐姐你還笑得出來,這麼大的事哪能當兒戲,剛才我明明看到皇上提到龍嗣的事情后,看你的眼神都有些異樣,姐姐難道連皇上都敢騙?」

周曉芙說完有些後悔,自覺失言,欺君大罪怎敢亂言。

蘇瀅當然不能說自己不想懷龍嗣,這宮裡頭做夢都想乾的事,如果說出來還不被罵的狗血淋頭。

「欺君之罪誰敢,懷龍嗣不是你我說懷就有的,必須由太醫說了才算,她們捕風捉影,真是好笑。」

聽了這話,周曉芙也跟著笑了起來。

「曉芙,這西廂房的兩間房子你先住著,有什麼住不慣的就說出來,這修繕房子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可長呢。」

錯愛皇妃:錦瑟 蘇瀅吩咐晴雲,把西廂房的屋子給收拾出來,吃穿用度和她的一樣。

周曉芙算是因禍得福,平日里在明月宮也沒什麼人氣,皇上更不必奢望。

現如今住在迎昭宮,不僅可以和蘇瀅聊天解悶,還有很多機會接近皇上。

她雖然不敢奢求皇上的寵愛,就算是見上一面,在這後宮已經算是厚愛了。

所以,她從心裡很感激蘇瀅。

至於那場大火為啥莫名其妙的燒起來,她也就不關心了。

可是,蘇瀅聽得出來,這場大火當時周曉芙和香雲都不在場,只有一個小宮女在,而這個小宮女就成了這場大火最關鍵的人物。

「必須得查清楚。」

蘇瀅心裡暗下決心。 把周曉芙安頓好后,蘇瀅把晴雲叫到一邊。

「你去問下香雲,當時走水的時候,是誰在值守,私下裡打聽,不要讓曉芙知道。」

晴雲領了任務,不動聲色的出去了,自然是找香雲。

蘇瀅之所以不讓周曉芙知曉,只是因為她太過單純,查不出來事情還好,如果真查出來有什麼貓膩,怕她一時接受不了,也保守不好秘密。

很快,晴雲就回來稟告。

「是一個叫玲兒的宮女,當時在當值。」

「帶過來沒有?」

「就在外邊聽命。」

「叫她到偏殿,不要驚擾曉芙。」

不多時,一個身著淺綠衣服的宮女來到偏殿,眼神中帶著些許的驚恐。

「奴才給貴人請安。」

小宮女見到蘇瀅過來,慌忙跪下。

「起來吧,知道今天為何喚你過來吧。」

蘇瀅緩緩的坐到椅子上,眼睛並沒有看著她,而是落在了別處。

小宮女強作鎮定的說道:「奴才猜想,主子一定是想了解我們主子的起居習慣吧。」

蘇瀅輕呵了一聲。

「說的不錯,不過我今天讓你來更是想知道今天發生的大火,到底是怎麼引起來的,當時沒有人在屋裡,只有你自己,你不覺得應該解釋一下么?」

蘇瀅移過眼神,直盯盯的看著她。

小宮女嚇的緊緊低下了頭。

「當時是奴才一不小心,打了個瞌睡,哪知道當我醒了的時候,旁邊的帳曼就被點著了,奴才該死,奴才該死。」

「這麼說來,真是你一時疏忽點著了帳曼?」

蘇瀅把目光收回來,看著旁邊的一張桌子。

「是,奴才不敢有半句謊言。」

小宮女戰戰兢兢的趴在地上。

「晴雲,去拿一爐香來。」

在這之前,蘇瀅早已給晴雲安排好,這些個物什早已備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