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走,我們先去見見前來入學的頁徒們。」政涵一本正經道。

廷雲笑意不止,這政涵很有趣! 91.服徽申領

在廷雲帶著政涵去看頁徒之時,武仙娘已將侯秋琪和藏芹叫到了她的專室。

這處專室,自然是她在學院處理事情的地方,是她獨有的。不過,它和廷雲的院尊室是同在一園。

「侯朝史,你先來回復吧。」武仙娘一坐專椅,央勢自流。

侯秋琪瞥了一眼旁邊的藏芹,才道:「殿下,可否讓藏朝史先迴避一下?」

武仙娘接道:「不必。她待會兒回復會與你一樣。」

侯秋琪猶豫了一下,道:「殿下,你未來的目標是什麼?」

武仙娘盯來,道:「侯朝史,現在的你還沒資格知道,本宮只給你一句話,你若現在就追隨本宮,本宮會先將本宮在妘頁城經營的所有商業全數交給你打理!」

侯秋琪一震。

一邊藏芹也有些震動。

「侯朝史,回話吧。」武仙娘淡淡又道。

侯秋琪凝來,道:「殿下,可我需要知道殿下的目標!」

武仙娘冷視半晌,才道:「侯朝史,知道了,你就沒有任何選擇了,只能賣命於本宮!如此,你還想知道?」

侯秋琪再次一震,沉默不語。

「好了,本宮沒有太多時間和你磨蹭,抉擇吧!」 烽皇 武仙娘冷聲逼問。

「好,侯秋琪願意追隨仙武殿下!」說完,侯秋琪跪身一禮。

武仙娘淡淡道:「起來吧。」

「謝殿下。」侯秋琪退到了一邊。

「該你了,藏朝史。」武仙娘看向藏芹。

藏芹抬頭,凝來,道:「仙武殿下,你說,大皇師會死,那是何時?」

話落,侯秋琪一顫,有些心驚肉跳。

「殿下,我還是先告退吧。」侯秋琪當即一語。

武仙娘一冷:「侯秋琪!如果你這點膽量都沒有,那你永遠也不可能成為本宮心腹!不能成為本宮心腹的人,留之何用?侯秋琪,本宮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本宮去調教之人,永遠只有兩條路可走,一、徹底蛻變為本宮心腹,二、蛻變失敗,被本宮捨棄,滅殺!」

侯秋琪頓時僵住了身子。

「回答本宮,你侯秋琪怕羈亮否?」武仙娘接著又問。

侯秋琪緩緩回神,眸光一閃,回:「殿下!我錯了!」

「嗯,很好。侯朝史,你記住了,沒有膽量的女人,本宮從來不需要!」武仙娘隨即一揮手,道。

「是,殿下!」侯秋琪微微低頭。

武仙娘不再多看她,盯向藏芹,道:「藏朝史,我若說隨時,你可信?」

藏芹眉目一縮,道:「那請殿下展示一下!」

「可以!」武仙娘話落,就見她眉心的哺身彩蝶頓時活現而出!

一股姮心級的蝶壓頓時籠罩一室。

侯秋琪和藏芹頃刻就跪倒在地,動彈不得!

而這隻哺身彩蝶之所以能從姮眉級晉陞到姮心級,那就是因為武仙娘融噬了姝臻九璀花!

原本這隻彩蝶就是因為喜歡她雙眼的白息而以她身為居,只不過恐怖的黑息也讓它感到無比懼怕!

之前疊疊九眸的第二次覺醒,自然也就給這隻哺身彩蝶帶來了晉陞好處!

看到兩人受不住,武仙娘隨後又令彩蝶回了眉心。

「藏朝史,本宮展示完了,你的回復呢?」

藏芹沒有同侯秋琪起身來,沉默未語。

武仙娘也沒有立刻催,等待。

「仙武殿下,藏芹如今一生所願,就是要讓所有人聞芹色變,盡皆禁口!殿下可能幫藏芹實現?」藏芹抬頭,緩緩開口。

武仙娘接道:「為何要讓人禁口?」

「因為人的嘴就是禍害!因為藏芹已經受夠了污言穢語!」藏芹回。

「好!只要你能徹底蛻變,本宮答應了!」武仙娘隨即道。

「多謝殿下!」藏芹一拜。

「起來吧。」武仙娘一擺手。

「是。」藏芹隨後和侯秋琪站到了一起。

武仙娘凝著兩人,道:「在未徹底成為本宮心腹之前,你倆暫時聽命於本宮的宮史榮紅魚,先去向她報到吧!」

「是。」

「是。」

侯秋琪和藏芹領命而去。

——————

服徽申領園。

剛入學的頁徒和剛入職的院師都要來此申領院服、院徽。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頁徒院服,整套都是青色的。

院師院服,整套都是藍色的。

兩者看上去都十分儒雅。

只有院尊之服,才是光彩閃耀的。

而院徽呢?就是印有締贊二字的圓形徽章!

不過,這個徽章可是娉底級頁器,裡面會存儲頁徒的身份信息,同時也是頁徒進入學院的通行證!

此時,領到這兩樣的男男女女,可是高興壞了!彷彿這就是榮耀、是地位、是資源、是前途無量!

說來,也的確如此。

學院剛招收的這一萬人,本就是按照廷雲的意思去招收的。他們大都是沒有妘頁皇朝朝籍的流浪人。

這些人當中,就有不少大美人和大帥人,只是都無法獲得九級試成績。

「院尊傲安!大師兄原安!」

「院尊傲安!大師兄原安」

……

「院尊傲安!大師兄原安!」

看到廷雲和政涵到來,頁徒紛紛撫心行禮。

政涵是廷雲第一個弟子,已是眾所周知了。

「大家不必多禮!繼續申領自己的院服院徽吧!」廷雲抬手道來。

政涵嬉笑附和:「大家不必多禮!繼續申領自己的院服院徽吧!」有樣學樣,跟著抬手。

眾徒皆愕,有忍不住的,則輕笑起來。

「你們大師兄頑皮,不要管他。」廷雲隨即笑道。

政涵跟著向眾徒,笑道:「師尊頑皮,你們不要管他。」

眾徒目瞪口呆。

廷雲忽然有點頭大了。

「乖徒兒,算了,為師收回那句話。你自己去玩吧。」廷雲朝政涵微微一笑。

政涵眼睛骨碌一轉,恭敬有禮道:「師尊忒好!」

廷雲摸摸他的小腦袋,嘆道:「徒兒忒愛貪玩!」

政涵吐吐舌頭,隨即就朝幾個年紀和他相仿的小女孩轉悠去了。

廷雲隨即便打算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院尊大人!」傳來陳七媛的聲音。

廷雲回頭,只見一身正裝的陳七媛領著數十個身貌非常出眾的大美人走來。

這數十個大美人,一看就是頁徒,手裡都捧著院服。

看到這個女人,廷雲不由自主地保持一段距離,問:「陳院師,何事找本院?」

陳七媛嬌笑道:「院尊大人,小師以後能不能只教美人頁禁徒?」

廷雲有點傻眼。

「院尊大人,你看這些個大美人放在一起多養眼啊!」陳七媛又道。

廷雲有點無奈,但道:「陳院師,你這樣可是有點挑三揀四啊!傳道授業,應當平等對待嘛!」

誰知,陳七媛卻道:「院尊大人,挑三揀四才能選出學院精英嘛!為了培養學院精英,小師這點要求應該不過分啊!」

廷雲一嘆,道:「罷了,往後若她們願意,就都跟著你吧。」

「多謝院尊大人許可!你們還不趕快謝謝院尊!」陳七媛謝完,便轉身對身後千嬌百媚的數十人道來。

「謝謝院尊!」

「謝謝院尊!」.

……

「謝謝院尊!」

廷雲尷尬了一絲,雙眼確實有點眼花繚亂了,接道:「大家不必多禮,以後你們就先跟著陳院師學習頁禁吧,若有任何不懂,皆可來本院授堂找本院解惑。」

「院尊傲安!」

「院尊傲安!」

……

「院尊傲安!」

眾美再行禮。

行完,陳七媛則笑道:「院尊大人,那我們先去了。」

廷雲點點頭。

眾女離開后,廷雲便也準備邁身離開,找小姑奶奶去。

「院尊!」一個廷雲沒聽過的女聲傳來。

廷雲回頭,愣住了,這是那度鸞。度鸞的資料,他是有看過的,資料里有她的身像。

「度院師,何事?」

度鸞遲疑了一絲,才道:「院尊,小師以後能不能只授男頁徒?」

廷雲呆住,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個只要女的,一個只要男的!

「度院師,為何只想傳授男頁徒?」

度鸞道:「回院尊,因為小師就想讓男的來尊敬於我。」

廷雲心頭一嘆,看來這個女人是被拆婚拆出了怨恨!她要得到一種強勢!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罷了,只要你用心教授,那我就答應你。

「度院師,此事有個條件,那就是你傳授頁器學時,必須用心傳授,不可厚此薄彼。」

「好!小師謹遵!」度鸞接道。

廷雲接道:「嗯,去吧。」

「是,院尊傲安。」度鸞禮罷,離開。

廷雲則出了服徽申領園,找小姑奶奶來。 92.四史糾葛

不多時,廷雲便在那塊長形大風屏處,找到了小姑奶奶。

「雲哥哥,那政涵呢?」武仙娘問來。

廷雲目注風屏上的人兒,回:「讓他玩去了。」

噗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