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蒼伊聽到身後彷彿來自遠古的蒼涼吼叫,連聲催促,「只有這一個辦法了!否則咱們都會死的!」

「那…那好吧!」愛娃想起方才蒼伊恐怖的彈跳力,對蒼伊10點的敏捷心裡也是信了八分。她也想不出還有什麼好辦法,只好同意了。

善良的愛娃平時雖然迷迷糊糊的,但關鍵時候還是很有魄力的。她背著赫拉,帶著鮑威快速地爬上了一個十米高的樹梢,這個樹梢布滿寬大的葉片,將三隻小惡魔遮了個嚴嚴實實。

「蒼伊!」愛娃對著樹下正在身上飛速塗狼血的蒼伊,用力大聲呼喊,「一定要活下去!」

蒼伊剛想擺出POSS和他們揮揮手告別,耳邊突然傳來一陣破風聲。

「不好!」蒼伊聽到破空聲,頓感不妙。剛要抬腳跑路,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陰冷感突然出現在蒼伊右側。

想都沒想,蒼伊連忙彈出碧綠毒爪,交叉成十字型,身體一轉便抵在身體右側。

蒼伊右側本來空無一物,現在卻莫名出現一陣破空聲,好像有什麼東西破空閃來,『當』一聲巨響。蒼伊只覺好像自己打在一堵鋼鐵牆上,雙手麻木,腳底輕飄飄的,竟然一下子被打飛了出去。

喉嚨一甜,蒼伊噗的一聲吐出一口綠色鮮血。眼前好像有一個個小星星在閃爍!

「那是什麼?」蒼伊連敵人是什麼樣子都沒看都,便被打翻在地。

「嗷…」一陣空靈蒼涼的嚎叫聲,帶著輕蔑和不屑,從蒼伊身邊傳來。

右方的空氣中,突然泛出一陣波紋,好像把石頭投入平靜的水面一樣!一隻奇異的巨狼突然從波紋中現出身形。

那是一隻透明的巨狼,比剛才蒼伊殺死的那隻要大整整一圈!從頭到尾近五米長!奇怪的是這隻巨狼好像沒有形體一般,只是虛無的一個狼型輪廓內充斥著淡紫色元力,在夜色中詭異而可怕!

要不是蒼伊剛才和它對了一爪,還以為它真是只鬼魂呢!對,這隻狼就像遊盪在森林深處的狼族先祖的魂魄!

「是幽靈狼!」愛娃絕望地喊道,「蒼伊!快跑!快跑呀!」

蒼伊現在哪有力氣呀!剛才自己被那強大的怪狼,一爪打了了人仰馬翻,摔了個七葷八素。現在還沒緩過來呢!

那幽靈狼再次消失不見,蒼伊只覺一股惡寒從頭頂傳來,心頭一陣絕望。

蒼伊的泥丸宮內,一卷古經凌空漂浮,上面書寫著三個未知而神秘的大字,翻開的書頁上。一個虛幻的老人幻影正喃喃自語,「老夫要怎麼救他,才不會被他發現呢?真是的!怎麼會這麼倒霉!碰上了有星級的魔獸!」

這虛影正是山海老人,剛才的大戰他怕影響蒼伊的戰鬥,也相信這位山海經第二個主人的戰鬥力,所以一聲不響。但現在眼看蒼伊快不行了,他再不想辦法,就要去找第三位主人了。這老人也實在淡定不起來了。

「咦!」老人好像發現什麼,虛幻的臉龐竟然顯出了非常真實的人性化的笑容,「看來用不著老夫出手了!」

….

蒼伊現在根本不知道如何從這可怕的巨狼手下逃脫,他正準備引爆藍光能量,想和巨狼同歸於盡!給愛娃他們逃走的機會!

嗖…一道凌厲的破空聲傳來。一點黑色光芒奇快無比地飛向蒼伊頭頂,如同天外飛仙,好像一顆黑色流星,又好似一道黑色閃電在夜空中劃出一道濃黑色元力做成的弧形道路!

嗷…那巨狼一陣慘叫,地上莫名多了幾滴紫色血液。

「是達拉斯叔叔!」原本絕望的愛娃見到黑色光芒,突然高興地大叫道。

「黑色閃電!」鮑威也激動地大叫,「是達拉斯叔叔,他完成轉職回來了!」

「達拉斯叔叔來了嗎?」赫拉眼睛還在酸痛,並沒有看到剛才的一幕。

在三個小惡魔的期待目光中,一隻黑色巨狼背著一道黑色身影,突然出現在樹下。 木質大門被達拉斯緩緩推開,門內好像盛滿了白色的明亮光芒,那動人的明光透過逐漸變大的門縫溢出,毫不吝惜地傾灑出來!

「這是!」蒼伊獃獃地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幕,不禁一陣神情恍惚,「地球?」

也不怪蒼伊這般失態,因為眼前的一切實在奇怪,好像有回到地球一般,蒼伊心中充滿一種不真實感。

一道兩米多寬的林蔭小道,由青石,黑石和鵝卵石混在一起鋪就。既可以防滑,又美觀大方。下雨後又不易積水泥濘。

光之月(相當於地球的夏季90天)的明媚即將變為過往,即將到來的枯之月的凋零氣息無情吹落了道旁未知大樹上片片巴掌大的葉子,在石頭小路上留下點點枯黃色斑痕。

道旁的每一棵樹榦上離地五米處都掛了盞盞明燈,明明之光如謫落凡塵的月色,柔和的光溫暖地照耀。映著時遠時近,聒噪不止的蟲鳴聲,顯出一副仲夏夜美麗而夢幻的圖景。

「這多像大學時的校園小道呀!」蒼伊收攝恍惚的心神,在心中感嘆道,「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這裡畢竟不是我思念的校園呀!」

塵月剛出,時間相當於地球上的凌晨4點。惡魔們通常迎著太陽升起的光芒起床,所以現在路上一個惡魔都沒有。

蒼伊他們怕打擾居民休息,一個個輕輕抬腳,緩緩邁步,悄悄走在這一段好幾百米的小路上,蒼伊還注意到了路旁的一棟棟木質小樓,都黑著燈,好像一個個黑色神像,顯出一副靜寂的陰森來。

雖然有意放慢腳步,但大家還是很快走完了林蔭小路。

在小路盡頭,出現在蒼伊面前的是一個小小的三米直徑的圓形噴泉,被好像大理石一樣的光滑石料層層鋪就。潔凈的水花四濺,滴滴答答之音不斷,好像大珠小珠落玉盤。沁涼的水色讓蒼伊眼前一亮!

「小伊,這裡是村子的南區中心,這個噴泉還是三百年拜亞祖先建造的呢!另外,北區,東區,西區都有一個同樣的噴泉呦!」愛娃為小聲蒼伊介紹。

「咱們先繼續向北走,再走幾百米就到守護塔了!」

蒼伊抬頭看看半空中那一盞金光明燈,果然,那燈看起來已經十分大了,看起來好像可以伸手摸到,「的確已經十分接近了」蒼伊心想。

繞過噴泉,又走了一段林蔭小路。蒼伊借著明亮燈光終於看到了那座森之守護塔。

這是一座七十米的深棕色高塔,塔身有一圈圈亮金色鏈條鑲嵌。最上方有一盞一人高的金色巨燈,在不停放射出金色光芒,引導著森林裡迷路的惡魔,守護著伊凡村靜謐酣睡的居民。

「小伊,你看!那就是森之守護塔了,塔身上的金鏈來自一株千年金鏈樹,有十分強大的聚魔能力和不俗的防禦力,它足足有七十米高!是一座七星守護塔,如果有足夠能量供應,這座塔的術法戰力可以相當於一位七星惡魔術士呢!同時也是萬不得已時,居民們最後的庇護所!」愛娃抱著已經昏昏欲睡的赫拉,小聲對蒼伊說。

達拉斯帶著蒼伊他們繞過這座守護了伊凡村三百年的巨塔,向東邊走去。

「愛娃家住在東區靠近村中心的地方呦!」鮑威小聲提醒蒼伊。

「鮑威哥哥,你家在哪呢?」蒼伊好奇的問道。

「我家在北區,不過我現在可不敢回去!」鮑威有些害怕,他貼著蒼伊的耳朵小聲說,「我可不想在夜裡被爸媽打一頓,搞得全村都知道!還是先向科多叔叔道歉,他一定會替我求情的!」

「真好!我就是想挨父母的打,也沒機會了!」蒼伊這句話發自真心,從他十歲那年父母雙亡,他不管見同學們的父母對他們生氣,高興,還是打罵。心中都會生氣羨慕,甚至嫉妒的感覺!

在隨後的幾年裡,蒼伊慢慢想把對父母的思念,兒時的點點滴滴都忘掉,想淡化自己的情感。潛意識裡想忘記父母!幾年的自我催眠后,他確實成功了!自以為變作鐵石心腸已然忘記悲傷。

但來到惡魔界后在夕陽下的第一次頓悟,又喚起蒼伊對父母的思念,但這次他不想再逃避了!對父母的思念,兒時美好的回憶,都化作蒼伊變強的動力了!

「對不起!小伊」鮑威聲音又低了幾分,他很不好意思,「我不該…」

「沒事的!」蒼伊已經可以淡然面對了,他不再逃避,自然不會對鮑威有什麼怨恨。

「達拉斯叔叔,咱們先到我家吧。爸爸怕出什麼意外,已經讓茉莉嬸嬸已經搬到我家住了!」愛娃提議道,「鮑威,你也先到我家吧!看剛才卡爾他們的樣子,你要是現在回家一定少不了一頓暴打!」

「好好!」鮑威正中下懷,連忙點頭。

「小伊,你也沒什麼地方去了吧!先和叔叔一起走吧,趕明叔叔帶你逛一下伊凡村」達拉斯對蒼伊可是很看重的,一方面蒼伊對愛娃她們有恩,很有義氣而且頗對達拉斯的胃口;另一方面蒼伊天才的潛力讓達拉斯不願遺憾地錯過。

「當然了!」愛娃強調道,「小伊!你別忘了在篝火旁,咱們可是說好了的!」

「叔叔,姐姐,我沒有地方去了。」蒼伊裝成一副可憐孩子的樣子,假裝哽咽道,「謝謝你們肯收留我!」

達拉斯再怎麼多疑也不會懷疑一個小娃娃,再說了,達拉斯從小在森林裡長大,可不是一個疑神疑鬼的惡魔!他聽到蒼伊的回答,只是非常高興,從鎧甲空間內里掏出一支小木劍,遞給蒼伊。

「小傢伙,拿著,這是叔叔的見面禮!」

蒼伊很懂察言觀色,他早發現達拉斯很直爽,不是一個喜歡繁文縟節的人。他也不猶豫,不客套,連忙伸手接過小劍。

「謝謝叔叔!」

達拉斯看蒼伊這麼爽快,心中更加喜歡這個小惡魔了。

他高興地指著蒼伊手中的小木劍:「這把劍可不一般!它是用幽星木心做的!」

「幽星木心!」山海老人突然出聲,「那可是好東西,幽星木是都瑞卡大陸中央森林裡才有的一種奇木,數量非常稀少,是一種非常珍奇的材料,用它做成的劍不但非常鋒利,而且可以附著非常多的術法!用木心做成的魔器當然效果更好!」

「這麼珍貴的東西!」蒼伊有些受寵若金。

「這是一支長匕首,適合你這樣的敏捷特長者,要不是我已經轉職成擅長弓箭和陷阱的狩獵者,才捨不得給你小子呢!」達拉斯調笑道。

「達拉斯叔叔,這個人情我記住了!」蒼伊心想,他可知道這麼珍貴的東西就算賣也可以賣出天價,達拉斯送給自己一方面是為了報答自己救了愛娃和赫拉,另一方面是一種長期投資。

「到了」愛娃激動著說。 那是一棟兩層木質小樓,第二層上微微閃耀著的燈光,在四周一片昏黑的房屋中顯得非常顯眼。

這大概是這一區唯一還亮著燈的房子了,孩子離家出走,沒有家長會不擔心的!怎麼可能還睡得著覺!

噹噹….愛娃小心翼翼地走上三層小台階,輕輕敲了兩下棕色木門。

「是誰呀?這麼晚了!」一個疲憊的中年女性的聲音從門內飄來。

「媽媽..是..是我啦!..」愛娃弱弱地回答。

蹬蹬蹬蹬.一陣急切的腳步聲響起,還伴隨著當的一聲碰撞聲,好像有人是不小心碰到了桌椅產生的聲音,木門一下子霍地一聲開了。

一位身高一米六左右的女性惡魔打開門出現了。

她體型微胖,長了一張普通的圓臉,但那一雙深褐色的眼珠,把她平凡的臉龐襯出一股穩重和幹練。她臉上尚有淚痕沒有抹乾凈,長時間的哭泣顯得面容有些浮腫,她身上也沒有鱗片,赤著腳,只穿了一件褐色連衣長裙遮體。

蒼伊注意到她背後有一片明顯的褐色突起,是一層厚厚的光滑甲背,很像瓢蟲的背部,讓她整個看起來好像大風車裡背著假鞘殼的金龜子。

「愛娃!赫拉!哦!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那中年女性惡魔一看到抱著已經睡著的赫拉就一下子把她們摟到懷裡。失聲痛苦,「你們到那裡去了!你們有沒有受傷呀!嗚嗚…我的孩子,你們要是出了事我該怎麼辦!」

「媽媽。我…」愛娃想說什麼,但聲音一下子哽咽了,什麼也說不出,只是痛哭著。

「瑪麗嫂嫂,您不用擔心了!我已經把她們帶回來了!」達拉斯安慰道。

「你是達拉斯!你怎麼變了這麼多呀!」瑪麗細細打量了一下達拉斯,「你平安回來了就好!茉莉不知道該有多高興!」瑪麗看到達拉斯和女兒們都回來了,激動高興之情溢於言表,她用褐色裙邊抹了一下眼淚,轉頭對著房間大喊道,「茉莉!茉莉!快出來!快!」

「嫂嫂,怎麼了?」一道柔美的女生從二樓傳來,聽聲音這是一位年輕美麗的女性。果然,從樓下蹬蹬蹬地下來一位身高一米七左右的淡黃袍裙女性,好像剛剛變紅的蘋果,散發出淡淡的成熟風韻,她身材曼妙,好似風中楊柳,皮膚細膩柔滑,在白色燈光下反射著健康的光澤。青色的大眼晴純潔靚麗,顧盼生姿,長而彎曲的睫毛美麗多情,風光無限。

她從樓上輕移玉步好像仙女臨凡,背後竟然有蜻蜓一樣的兩對翅膀伏在乳白的肩膀后,晶瑩透明,好似鑽石鑄就。

她帶來一陣香風,蒼伊細聞一下,發現好像茉莉香味,淡淡清雅,絲絲迷人。

「愛娃!你們回來了!」這美麗少婦看到愛娃也十分高興,「看這兩天把我們急的,你媽媽都多了好幾根白頭髮!不過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咦!你是?」茉莉安慰了一下還在啜泣的瑪麗,這才注意到門口的蒼伊,鮑威,達拉斯和黑狼。

「你是…你是..」茉莉仔細看著眼前這個奇怪而陌生的男子,突然她身體激動地一震,一下子撲到了達拉斯寬闊的懷中,「達拉斯,達拉斯…嗚嗚..」

她一邊哭泣,一邊用粉拳輕打著達拉斯黑色的甲胄,「死鬼…你還知道回來…結婚剛一年呀….你就捨得離開我..」

「茉莉!」達拉斯摟著美麗的妻子,心中蕩漾起不絕的高興和愧疚,他心中本來想見到妻子時,說出自己千言萬語的思念,但真到了茉莉面前,他卻多說不出什麼了。只擠出一句,「對不起!」

「達拉斯!」茉莉還在不停地哭泣,「我好想你!」

蒼伊看著這對久別重逢的夫妻,心中感嘆道:「這就是愛情呀!」

「先進來吧!」瑪麗畢竟年紀大些,她先控制住了情緒,招呼大家進來。

「媽媽!爸爸呢?」愛娃不見爸爸出來,緊張地問道。

「還說呢!」瑪麗責怪道,「還不是你們不聽話!跑出去離家出走!爸爸當然出去找你們了!」

「達拉斯!先把你的戰寵放在後院吧!你哥哥科多把他的閃電雲豹也帶走了,後院正好可以安置它!」瑪麗安排到。

「你是?」忙碌而激動的瑪麗這才注意到蒼伊。

蒼伊無語,心想,「我就這麼沒有存在感嗎?」

「好可愛的小傢伙!」瑪麗看著眼前這個只有一米二高的小惡魔,『單純』可愛的丹鳳眼裡,淡綠色的瞳孔像碧幽的湖水一般深邃。完美的臉龐,精緻的五官,小小的身體,長長細細的尾巴,都深深俘獲了這個中年婦女喜愛小孩的心。

當然,這是蒼伊的學徒級魅力學技能『可愛』,又在發揮作用了。有了這個技能,蒼伊和愛娃幾個才會這麼快熟悉。畢竟大家對可愛的事物都是有喜愛之心的。

「姐姐,我叫蒼伊.魅」蒼伊連忙回答,順帶拍了一個隱形馬屁。

「什麼姐姐呀!」瑪麗捂著嘴笑道,「我都五十歲了,是愛娃的媽媽,你該叫我阿姨才對!」

「可是您看起來很年輕呀!」蒼伊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假裝無辜,無比純潔道,「您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五十歲呀!」

這句話要是讓一隻成年惡魔說,效果肯定大打折扣。但這句話是從小孩子蒼伊口中說出,再配合蒼伊精湛的演技,裝出了一副純潔樣子,頓時說得瑪麗心花怒放,恨不得馬上抱起來親一口。

「媽媽,蒼伊可是救了我們呀!」愛娃對媽媽說。

「怎麼回事?」

嘰里咕嚕一番交談后。

「哦,小伊,你要阿姨怎麼謝你呢!」瑪麗看著坐在對面的蒼伊,是越看越喜歡,「這樣吧!你先睡在這裡,明天阿姨和科多叔叔商量一下,給你一個驚喜!」

蒼伊剛一坐在客廳里這個木質沙發上,便覺得疲憊潮水一樣湧來。是呀,他今天是在太累了!

恍恍惚惚地聽到瑪麗的講話,他只是機械的點點頭,下意識地說,」謝謝瑪麗阿姨!」

「小伊,看把你累的!都快睜不開眼了」瑪麗心痛地對蒼伊說,「先去睡覺,不管有什麼事天亮再說!」

「達拉斯!你就乾脆住在茉莉的房間!鮑威,一會你帶這瓶『小回復藥劑』給蒼伊,他的尾巴都傷成這樣了,真讓人心痛!」瑪麗有條不紊地安排到。顯出這個主婦不俗的持家能力。

蒼伊累了一天,迷迷糊糊地跟著瑪麗到了一樓東部的一件客房。

道了聲晚安,他頭一挨著綿軟的枕頭,便進入了沉沉的夢鄉。

泥丸宮裡,小珠子一般的元魂不再飛快轉動,只是隨著心跳的節奏,緩緩流轉。

一切又歸於沉寂。

塵月將逝的夜色下,兩天沒有熄滅的,伊凡雷斯家的小燈,在瑪麗歡快的歌聲中,歸於黑暗。

迷離的塵月將要逝去,紫色太陽將帶著新的一天到來!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也是蒼伊來到惡魔界的第五天! 一頓好覺之後,蒼伊疲憊的身體和元魂都慢慢恢復了活力。

日上三竿,蒼伊才緩緩睜開淡綠雙眼。

「啊…」蒼伊打了一個大哈欠。伸一伸懶腰,活動活動關節。

絲絲淡淡陽光從一扇百葉木窗散入房間,房間里有了一絲早晨慵懶的味道。

這是一個大概有30坪的房間,擺著一張兩米長一米五寬的單人木床,床上還鋪著一層薄薄的印花紫色毯子,枕頭上也印著紫色未知小花。床邊是一隻小小的乳白色床頭櫃,上面竟然還有一盞檯燈。正對著床是一個一人高的黑色書櫃,上面密密麻麻擺滿了各種顏色的書籍。顯出這戶惡魔家的家學淵源。

「單看起來好像住到了地球上的一戶小康人家!」蒼伊感嘆到。

他拿起床頭柜上那盞檯燈,疑惑地問山海老人道:「難道惡魔界也有

電力不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