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點,不專業。」賀豐收回答。

「陪我練一會兒。」這個郝蔓,已經夜裡十點多了,不睡覺,讓陪著鍛煉身體。

來到健身房,打了幾個回合,郝蔓的技術還還可以,只是她穿著睡衣,胸前的兩個大球跳動的比乒乓球還歡,搞的賀豐收幾次就把球打丟了。既然你這樣折騰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賀豐收連發了幾個球,直擊郝蔓的大球,郝蔓剛開始沒有察覺,待到察覺以後,跳起來把幾個球發到賀豐收的下三路,推來檔去,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郝蔓不斷的看牆上的掛鐘。球技慢慢的凌亂起來,賀豐收抓住機會,幾個球都發到了她的上圍。郝蔓突然的把球拍一摔,叫到:『不打了。』

賀豐收一愣,不知道哪裡又得罪了這個大小姐。忙過去撿起球拍。

郝蔓出去,在衛生間里擦了一把臉。賀豐收覺得她要上樓睡覺了,不想郝蔓一屁股又坐到沙發上,手裡擺弄著遙控器。不斷的抬頭看錶,已經凌晨十二點了。

賀豐收還得乖乖的陪著,這大小姐反覆無常,難道就這樣的折騰到天亮?

忽然,桌子上的電話響了,響聲在寂靜的夜格外的刺耳。郝蔓的臉色陡的就是煞白,顫抖著說道:「你去接,不要說話。」 若是此刻有人在天空之中俯視大殿前的廣場。

就會看到,整個廣場都被綠色的物質所填滿,咕咚咕咚的冒著泡。

褚仁軍在用自己有限的毒術,嘗試解決這種毒液帶來的損傷。

可一種兩種……一連嘗試了好幾種之後,還是沒有辦法根除。

只能達到緩解的效果。

「這就是我的宿命嗎?吾命休矣!」

褚仁軍看著手上已經被那種劇毒染成了綠色,已經放棄了對於生的追求。

鬼魅首席的金屋嬌妻 乾脆就靜坐在地上,等待著毒素剝奪生命。

而當褚仁軍坐下的時候,整個魏鐘的手下,已經倒下去了一半。

武官以下的人,已經全都倒下了。

不得不說,這一招實在是比想象中的要厲害太多了。

魏鍾根本沒有想到,甘龍還有這樣能夠一招殺死這麼多人的秘技。

看著手下大規模的倒下,魏鍾也是心痛的厲害。

這都是他這幾十年來辛苦積攢下來的人啊。

要是這些人全死了,即便他成功的奪權。

也沒人來幫他做事,沒有人幫他保護權力了。

而遠處,唐玉看著這裡頭驚恐的景象,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乖乖,這種級別的戰鬥,真的是被稍微觸碰到一下,武師就沒命了!實在嚇人!」

雲嵐卻在一邊說道:「能夠擁有這樣的實力,起碼也是經過數十年的苦修,甚至百年也有可能!」

「你才多大?用不著羨慕!」

唐玉轉過頭嘿嘿一笑。

「我多大?反正不小!」

雲嵐看起來年輕,實際上當唐玉的奶奶的年紀也有了。自然聽的懂唐玉言語中的壞壞玩笑。

隨手一巴掌拍在了唐玉肩膀上,「哼,沒有個正型!」

「對了,估計公主也在裡面呢,不過估計按照這個招數的威力來看,武官以下的人,怕是……」

雲嵐說著,搖搖頭。對於趙思衣表示惋惜。

傾巢之下豈有完卵!

唐玉的心思也繃緊了。

「希望她們皇室有什麼保命的神技吧!」

而此時的趙思衣,正躲在宮殿之中瑟瑟發抖。

原本她身邊的人,都是甘龍手下,雖然穿的五花八門,可人還是正常人。

而現在,他們一個個的都變成了綠油油的屍體。

形態各異的躺在地上。

而趙思衣,則被宮殿中的一團紫氣所護住。

這皇宮大殿之下,有一神奇的陣法,能夠保護宮殿之中,具有西林皇室血脈之人。

這是多年前,某一位皇帝專門設立的。

可後來因為皇帝的修為都極其強大,所以這個秘密,就沒有流傳下去。

而今,趙思衣卻是享受到了其中的好處。

可趙思衣雖然說,還是活著的。

可內心中的恐懼,卻要比死了還大。

滿目望去,全都是凝固了泛著綠色的屍體。

至於外面,趙思衣都不敢去看!此時無助的她,蹲在角落裡,像個沒人要的孩子一般。

終於,過了好一會之後,那綠色的劇毒終於還是散開了。

呂方稍許有些發綠,看看起來狀況還是不錯的。

「甘龍老賊,你招數用盡,下面我就要取你狗命!」魏鍾大吼著。

魏鍾這一聲,讓那些還存活著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可此時,魏鐘的手下,已經折損超過九成!

名偵探柯南之MARTINI 剩下的也都是精兵強將。

於是,又是一番激斗,可甘龍維持這麼大的空間,消耗還是太大太大。

遠不是他目前這個境界能夠駕馭的了的。

終於,血霧空間,開始消散。

而那些空中的紅色能量,也都逐漸的四散在空中。

甘龍的境界也終於掉回到了武王,而且還是一個靈氣消耗了大半的武王。

「斬殺甘龍者!封王!」

魏鍾開出了令人無比狂熱的價碼。

又有些人不畏生死的沖了上去。

看著這些重整旗鼓衝上來的武官們。

甘龍仰天長嘯一聲。

「你們這些螻蟻,接下來就讓你們見識見識真正的力量吧!」

「以我血肉!開啟異世界的大門!偉大的焚天聖主!以及您的僕人們!出來吧!」

唐玉聽到這裡,一驚。

「偉大的焚天聖主!這麼惡俗的名字,果然像是出自老黑的手筆!」

唐玉知道,自己登場的時間快要來了。

「雲嵐姐,接下來,你就看好戲吧!我表演的時候來了!」

而甘龍的咒語結束之後。

在甘龍面前就出現了一個直徑為十仗的圓形門洞。

門洞閃爍著黑色的光,像是無盡的黑暗能夠將世界吞沒一般。

霎那間,一條體型巨大的餓狼沖了出來。

那狼身子足有七八米長,獠牙就有二尺長。

站在一個人面前,那人就像是食物一般。

「武將級的妖獸!」

魏鍾看著那召喚門,大驚失色!

「快攻擊那個門,讓它停下!」

魏鍾驚慌中,大喊褚仁軍的名字,可褚仁軍此時已經陷入昏迷,雖然還沒有死,也已經交出去大半條命了。

有人包圍上去,攻擊那條餓狼,而有人則是開始攻擊那座召喚門。

可無論是靈器的直接碰撞,還是靈氣的遠程攻擊。對那個門都好像米有任何的作用。

可緊接著,第二隻體型比剛剛那隻狼還要大的餓虎,出現了!

黑白相間的條紋,額頭上那個王字,就跟一般的孩子大小相當。

一條虎尾,足有五六米。

簡直駭人!

這妖獸,不僅是生力軍,而且實力極其強勁!

但畢竟魏鍾手下人還是不少的,再厲害的凶獸,面對上同樣實力的幾個人包圍起來。也是發揮不出應有的水平。

見到情況有所被控制,魏鐘的心又穩了下來。

甘龍卻孤注一擲的大聲喊道。

「出來吧,焚天聖主!」

「讓這窮無知的人,見識您的聖火!燃燒掉這一切阻礙您的生物!」

甘龍說著,雙眼已經全部變成了紅色!雖然依舊看不清臉頰,但是能夠從語氣中,聽出來,他已經將全省都繃緊了!

突然間,整個皇宮之中,都震顫了一下。

不少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給嚇了一跳。

而緊接著,從哪個漆黑一片的召喚之門中。緩緩爬出了一個極其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頭趴著身高就有七八仗的黑熊! 賀豐收拿起話筒。裡面吱吱啦啦的一陣,他沒有說話,對方像是和他較勁一樣,也沒有說話。忽然,話筒里傳來一聲凄厲的嚎叫,像是地獄發出的聲音,鬼哭狼嚎,然後冒出兩個字:冤啊,冤啊!

聲音戛然而止,賀豐收的手抖動了一下,看看郝蔓,郝蔓愣愣的看著他。過了幾秒鐘,確認對方沒有聲音了,他才把話筒合上。

「誰打來的?」郝蔓明知故問到,她一定聽清楚了話筒里傳出的聲音。

「沒有人說話。是有人搞惡作劇,鬼哭狼嚎的聲音。」

「你確定是有人搞惡作劇?」

「半夜三更的,可能是哪個傢伙喝多了,打錯電話了。」賀豐收說道。

「這個聲音已經響了幾天了,每天午夜就會準時的打過來。一個酒暈子會每天這個時候不睡覺,只為干著這無聊的事情?」

「等天亮了,去電信部門查一查,看是哪裡打過來的。」

「已經查了,查不出來,電信記錄這個時候沒有來電信息。」

「那就怪了。難道會是鬧鬼?」賀豐收話音沒有落,一個茶杯就向他飛來。「你家才會鬧鬼?你是鬼,你是魔鬼,我要掐死你。」郝蔓說著就向賀豐收撲來。

賀豐收猝不及防,郝蔓一下子撲到她的懷裡,又抓又咬,他連忙抓住她的手臂,看她猙獰的面容,彷彿是瘋了,或者是鬼上身了。

郝蔓撕扯一陣,已經是頭髮蓬亂,衣衫散開。賀豐收力氣大,郝蔓一直不得手。折騰夠了,郝蔓大口的喘著氣,停下手目光獃滯的望著賀豐收。他幫她整理一下頭髮,把衣衫整理好,手指不斷觸及的到凝脂似的皮膚。

「郝總,你怎麼啦?」賀豐收輕聲的問。怪不得張璐說郝蔓半夜唱歌跳舞胡折騰,看來是真的。

「剛才我怎麼啦?」郝蔓獃滯著目光反問道。

「我是不是那裡說錯了,讓你生氣了?」

「你沒有錯,這裡就是鬧鬼,已經幾天了,每天夜裡十二點就會有電話打來,不說話,就是鬼哭狼嚎的聲音。」郝蔓喃喃的說。

「是有人惡作劇,把電話線拔了就行了。」賀豐收說。

「拔了電話線,手機會響起來,沒有來電顯示,不知道是哪裡來的。」

「把手機也關了。」

「手機關了我睡不著,覺得房樑上有人一直在看著我。」

這寂靜黑暗方圓幾公里沒有人煙的地方,賀豐收聽了也是頭皮發炸。「都是這個該死的電話,你是被嚇得產生了幻覺。沒事的,上去睡覺吧,我不走,一直在這裡陪著你。」面對一個長頭髮的女人,賀豐收說話的聲音溫柔起來,他自己都懷疑這聲音是不是自己嘴裡發出來,這個郝蔓,要是她瘋了才好,賀豐收從第一天來紅溝就恨她。

郝蔓木獃獃的上樓睡了,賀豐收躺在床上,好久沒有入睡,房樑上有人,那不就是在建別墅的時候從上面摔下來的那個鏟車司機嗎?司機就是從房樑上掉下來的,難道真的有鬼?這個鬼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了。

電話上的聲音好熟悉,儘管那個聲音那麼恐怖難聽。那不就是有一天晚上金彪的手機號碼上響起的那個聲音嗎?也是午夜,一句話都沒有說,喊了兩聲冤,對,就是這個聲音,看來聲音來自一個地方,或者是來自一個人,這個人不但知道金彪的電話號碼,也知道郝蔓家的號碼,以及郝蔓的手機號碼。會是誰?

他又想起來金彪電話上的那幾個字母;THD3,這不就是桃花島三個字的第一個拼音字母?3是什麼?是三號別墅?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自己現在的位置就是三號別墅,有人在把賀豐收往這裡領,剛好郝蔓受到驚嚇,要賀豐收來保鏢,不謀而合。看來這座桃花島上最高的建築,最好的位置上的房子里真的有秘密?

早晨,賀豐收早早的起來,不是因為睡不著,是他昨天晚上記掛的一件事,就是昨天晚上張璐回來了沒有?昨晚郝蔓一直折騰到凌晨一點,他不能往隔壁的別墅里看看張璐到底回來了沒有,就只有早起。

來到齊妍的別墅,見大門上著鎖,房門口的地面上一層濕漉漉的露水。張璐要是回來了,一定沒有起床。於是就圍著桃花島跑步,跑了一個多小時,太陽已經升起老高,隔壁的別墅不見動靜,看來張璐昨天晚上沒有回來。

正要回到3號別墅,一回頭看見郝蔓站在那裡。

「你是不是想去4號別墅?」郝蔓冷冰冰的說。

「哪裡,我就是往那裡看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