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角!」眾人異口同聲道。

那裡正是凱爾告訴他們曾經封印了熔火之心的位置。

「弗利薩導師不是在那裡看守嗎?」但丁不解,弗利薩的實力不弱,甚至能與傳奇比肩。

想要突破前面一道道防線混入多柯城,魔族絕不可能派出傳奇級別的人物,那樣絕對會引起很大的注意。

事實上,在凱爾等人奔赴前線的時候也考慮到了這種可能性,所以才讓弗利薩留下來,以備不測。

然而,千防萬防還是沒有防住。

又數分鐘后,萊爾瑪吉斯東北角位置。

一個大坑長在了地上,一縷縷氣息逃出,在天空中編織出那一處漩渦黑洞。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很快,他們就找到了弗利薩。弗利薩就倒在了一塊草坪上,不省人事。

這跟艾克等人所想象的不一樣,沒有大戰,甚至沒有一絲一毫打鬥的痕迹!這可能嗎?

「老師!老師!」阿拉貢搖動著弗利薩的身子。

「勞··勞倫斯!」弗利薩睜開了雙眼,一臉怒容。

「是我,老師!」阿拉貢重複著。

「阿拉貢?」弗利薩清醒過來,瞧見了艾克等人後狠狠一拍腦袋。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弗利薩導師?天空中的漩渦又是什麼東西?」艾克心有憂慮。

「剛剛勞倫斯過來了。」弗利薩冷著臉。

「教務長嗎?」卡西幾人面面相覷,「教務長不是跟院長他們去前線支援了嗎?」

「他回來了,而且帶來了一群魔族!我被他騙了!」弗利薩咬著牙恨恨道。

「什麼?教務長領著一群魔族進來了?」眾人傻眼了,雖然勞倫斯與他們不對付,可他依舊是受人尊敬的存在,怎麼會叛變呢?

「沒有時間多說了,這個漩渦就是奇異空間的入口。」弗利薩壓下怒火。

當初封印熔火之心時,學者們也想到了日後會出現的情況,所以在魔法陣周圍刻錄了驅魔陣法,對於魔族有很大的殺傷力。

即便魔族真的混入學院,甚至擊敗了弗利薩,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破開魔法陣。

但勞倫斯不同,他可是人類,想要破壞驅魔陣法實在太容易不過了。

「進奇異空間!決不能讓他們把熔火之心帶走,後果你們是知曉的。」

弗利薩恢復了冷靜,他們還有希望。

咻!咻!

那漩渦黑洞再一次泛起漣漪,吞沒了他們的身影。

真正的戰鬥從這一刻開始,命運的輪盤果然如同格蘭特所說,旋轉起來。(未完待續。) ?荒漠,無盡的荒漠,單調的讓人發瘋。一陣陣白霧裊裊升起,那是炙烤后大地的淚水。

在這片一望無際的土地上,一團扭曲的黑影向著前方行進。

「還真是有夠熱的。」隊伍的前頭一寬大身影搖搖晃晃的擺動著。

他的軀體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縫合線,一塊塊顏色不一的肉塊堆積在一起,看起來煞是噁心。

或許是炎熱的天氣,那些縫合口處流出了濃黃色的漿液,一滴滴往下流淌。

「我倒是挺喜歡這裡的。」一旁的某人露出享受的微笑。

他伸出自己的手,荒漠之下的沙土頓時匯聚在半空中,變化出千奇百怪的形狀。

「到底還有多久呢?這片異度空間還真是有夠神奇的。」一襲青袍覆體,在陽光的照耀下這神秘人伸出一雙金屬大手,似乎摩挲著氣流。

「不會太久了,已經有輕微的反應了。」在人群中的哈里斯冷聲道,垂下的頭顱中閃過一抹不屑。

在他手掌心處靜靜躺著一枚火紅的晶石!晶石懸浮著,不停向著前方躍進。

領路的勞倫斯輕笑一聲,沒錯了,這一支就是混入了異度空間的魔族小隊。

佛系女她只想混吃混喝 「別忘記了答應給我們的報酬。」沙人桀桀笑著。

「當然不會忘記了,我們不會虧待任何與我們合作的人。」哈里斯顯得有些卑微。

勞倫斯心中甚是不舒服,尚未泯滅的良知仍在反抗,可依舊被那魔法狠狠鎮壓下去。

「呵呵,不過前提可是要將熔火之心拿到手!」哈里斯眸子中凝聚著一種銳利。

「不就是一枚熔火之心嘛,很簡單,現在還不是唾手可得?」杜蘭特蒼白的臉頰上咧開那大嘴。

「別忘了外面還有個死頑固!要是他醒了少不得還得大戰一場。」沙人沙啞道,淡漠的目光掃過四周眾人。

「哼!當初我就說要把他幹掉!這樣我們也沒有後顧之憂了。」杜蘭特冷哼一聲,對一旁的勞倫斯很是不滿。

「你們真敢動手?」勞倫斯譏笑道,即便自己偷襲得手,可弗利薩依舊是弗利薩,盾戰士出身的他防禦能力絕對冠絕整個萊爾瑪吉斯,他們真想要動手的話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更有可能被牽制在入口。

一聽這話,杜蘭特撇過腦袋,也不再多說。

「正事要緊!」哈里斯扔下四個字匆匆離去。

···

另一邊剛剛進入異度空間的艾克等人則是犯了難,因為他們找不到方向。

「這地方也太大了吧,望不到邊際!」扎西傻眼道。

「還這麼熱?明明連太陽都沒有。」但丁仰望著天空,那是一片純白。

「導師,你有辦法找到他們嗎?」艾克正色道。

「這··我也沒有辦法。」弗利薩的面孔都扭成一團了,他也是第一次來這個所謂的異度空間,哪裡知曉熔火之心的所在。

「這種異度空間本就是由特殊情況下生成的,根據資料,這種由蘊含著規則的寶物所演化的一方空間會隨著時間的沉澱而不斷擴大,而熔火之心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在最中央的位置,必將那裡是起始地。」愛莉雙眼中流過一堆數據,照本宣科念叨著。

「有資料嗎?」艾克疑惑道。

異度空間本就稀少,即便學者想要研究其中的隱秘也沒有辦法,反正在他的記憶中是沒有關於這一方面的信息。

「有!」愛莉肯定的點點頭。

「叮!封印記憶解鎖中····」

「解鎖成功,已解封百分之三。」

事有緩急,艾克並沒有在這方面糾結太多。

「愛莉,為什麼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呢?」潔西卡抓住了話語中的重點。

「因為,它可能誕生靈智!」愛莉一字一句道。

「它不會是熔火之心吧?」但丁不敢確定。

「對,像是這種奇寶,假若放任多年,就會誕生自我靈智。」

「哦,現在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它不在起始的中央位置了。」愛莉把手搭在了背後的金屬背包上。

「為什麼?」扎西徹底糊塗了。

「因為他已經擁有了創造新物種的力量。」愛莉一邊解釋著一邊準備武器。

「因為這異度空間本就是因為它形成,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它就是這片世界的神!而當他的靈智成長到一定程度,擁有情感之後,自然會生出孤獨感。」

「所以,他就會創造新物種,這些新物種會屈服於規則,只要過上千年、萬年乃至更多,就會誕生靈智!」

說到這裡愛莉就閉口了,事實上,在她的資料庫中還有一句話。

一旦生靈多了,規則開始穩定,異度空間就會轉化為正常的空間,形成一個類似於埃爾洛的新世界!

這就是創世理論!由一位偉大的大先知提出,並完善理論,可惜這驚世駭俗的理論不能在現在說出來。

愛莉面無表情,心中卻是驚駭,就在剛才規則出手警告了。

「就算有新物種,你又是怎麼知道的?」扎西撓撓頭。

「白痴,不會感受嗎?虧你步入四階了!」卡西一如既往的補著刀。

咚咚咚!

在荒漠的東北方,塵土漫天揚起,一群火紅的不知名生物狂奔著,由於距離太遠,艾克等人只能瞧個模糊。

「那它又會在什麼地方?」弗利薩低聲問道。

「他可能會在任何地方!」愛莉搖搖頭,「在這個世界尚未完成成型的時候,它的力量註定會很弱小,同時它也會更加的警惕。」

卡擦!

舉起兩把魔導槍,愛莉接著道,「從現在起,最好把他當做一個智慧生物,它只會更加狡猾!」

吼吼!

近了!

那一群生物終於顯露出了自己的模樣。

他們形體如牛,頭上卻生有三隻角,一對就在腦袋兩旁,還有一個在額頭。長角晶瑩如玉,微微彎出一個美麗的弧度。

他們的身上長著一種深紅色的鬃毛,在四周光亮的襯托下猶如披著一件琉璃衣,煞是華美。

可他們眼中的血紅包裹著一種殺意,那是極致的破壞慾望!

「還有一點,這個異度空間雖然誕生了生物,可是因為在初期,所以他們不會有任何的智慧,空有一美麗的皮囊!意志只有一個————殺!」

愛莉魅惑一笑,抬起細嫩的雙手,一對魔導槍黑黝黝的洞口朝著遠方。

「開始嘍。」

砰!砰!

兩枚魔法彈劃出兩道滑軌,墜落在地上爆裂開來。

轟!

「孩子們,速戰速決,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這裡!」弗利薩深吸一口氣。

「那就開始吧!」

咻!咻!

一群憋著火氣的少年終於找到可以肆意的宣洩出來了。(未完待續。) ?荒漠世界某處。

「停下!就在這附近了!」哈里斯興奮道,手中那塊火紅的晶石砰然碎裂。

呼啦啦!

粉末形成了一條深紅之帶,蜿蜒崎嶇,引入大地之下。

轟!

塵煙滾滾,一頭冒著火焰的惡獸竄了出來,滿臉怒容。

它狀若駿馬,渾身被血紅的鱗片包裹,額頭生有兩隻大角,健壯的四蹄踩踏著流淌的熔炎。

「出來了!準備!」勞倫斯急忙下令。

「交給我了!」沙人碰的一下炸裂,融入眼前的莽莽黃沙當中。

頃刻后,惡獸四周的大地震動起來,一顆顆沙粒漫天飛舞,從四面八方襲來,形成一片曼舞朦朧!

風沙之舞·沙之幔帳!

「吼!」

面對著突如其來的進攻,惡獸兇悍的咆哮著,身上騰起股股爆裂的火焰。那對紅瑪瑙似的眸子流露出點點不屑,大嘴一張,熔炎瞬間佔據了四方之地。

轟!

啪!

金黃色的沙粒被烤至焦黑,一股股難聞的惡臭瀰漫開來,惡獸想要破開這層封鎖線卻被腳下的細沙死死纏住。

風沙之舞·流沙之握!

「吼!吼!」惡獸掙扎著,可越是掙扎,腳下的牽引力越是巨大,只消半會功夫,流沙便侵蝕了他小半的身子。

「幹得好!」哈里斯用眼神示意著一旁靜待的八個大妖精。

大妖精們會意,馬上掏出腰間的繩索,齊齊沖了上去。

大妖精是小妖精正常成長的成年體,也是魔族最基礎的兵種。

咻!咻!

八個大妖精分別佔據了一個方位,從天空俯視正好圍成了四面八方。

啪!

下一刻,它們紛紛擲出了那繩索,金色的繩索在天空中交錯前行。頓時,一個魔法陣浮現出來,紋路刻印在繩子的主體上。數息之後,一張大網從天而降,正好蓋住了惡獸。

「鬆開吧。」勞倫斯淡淡道。

噗噗。

沙人重新從大地之上站起,那一顆顆沙粒匯聚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