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蕭逸晗,我只是……只是想你了。」顧言馨掩蓋住自己要哽咽的聲音,然後說的很輕鬆。

為了不讓蕭逸晗擔心。

「正好,我也想你了,看來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那頭的蕭逸晗笑了笑。

顧言馨更加的難過了,雖然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蕭逸晗……你……」

「言馨,你來我公司吧,我現在有些忙,走不開,我想看看你,最近都沒時間陪你。」蕭逸晗忽然說道。

「好。」顧言馨立馬答應了。

她好些天沒看見她了,實在是不想打擾他,其實她每天都在想念他。

想念他的溫柔,想念他的好,想念他的不正經,想念他的調侃和下流……

顧言馨立馬打了一個車,便直接朝蕭氏大樓去了。

然後經過一家店的時候,還停車去買了一些東西給蕭逸晗帶過去。

很快,車子到達蕭氏大樓了。

下面的人都認識顧言馨,所以並沒有阻攔。

顧言馨直接上去了二十層樓。

她輕輕地靠近辦公室,想要看看蕭逸晗在忙什麼。

但這時候,她聽到了他和朱彬說話的聲音。

「總裁,這是您讓我查的資料,前幾天就已經拿到了,最近一直忙著忘記了。」朱彬將手上的資料遞給了蕭逸晗。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就按照剛才我說的去執行。」蕭逸晗一邊拆著密封袋,一邊說道。

隨後,朱彬便出來了。

在門口的時候,看到了顧言馨,然後吃了一驚,「言馨小姐。」

顧言馨從他點了點頭,然後便進去了。

蕭逸晗依然是專註手裡的資料,根本沒有抬頭去看顧言馨。

這時候,顧言馨跑到蕭逸晗的背後,然後蒙住了他的眼睛,俏皮地說道:「猜猜我是誰?」

「呵呵!這麼笨拙的遊戲,也只能你玩的出來。」蕭逸晗說完,然後將顧言馨的手拿了下來。

「蕭逸晗,你最近是不是挺忙的啊?」顧言馨問道,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恩,寶貝兒,我是挺忙的,所以沒多少時間陪你,等過段時間就好了,你相信我。」蕭逸晗一把將顧言馨拉到懷裡面,想要好好蹂躪一番。

「蕭逸晗,我給你帶了一點吃的,你餓了嗎?」顧言馨問道。

「餓了,我想吃,想吃你。」

「好了。這裡是辦公室,我去拿給你。」顧言馨說著,將帶子拿了上來。

是一個很大的披薩,上面還有牛肉,非常的香。

蕭逸晗美滋滋地吃起來了,對他來說,顧言馨給他買的任何東西,都是美味。

趁著蕭逸晗吃東西,顧言馨閑著無聊,然後拿起了他桌子上的文件看了看。

只是不經意的一瞥,居然看見了宋驍的名字。

愛情原來那麼傷 「蕭逸晗,你……你查宋驍幹嘛啊?」顧言馨吃驚地問道。

「沒什麼,就是好奇。」蕭逸晗一邊吃著一邊說道。

「好奇?」顧言馨疑惑了一下。

他這幾天已經忙得不可開交,怎麼還會有心情去好奇這種事情。

蕭逸晗看出了顧言馨的不解,然後說道:「之前,顧珊珊的事情,連我都來不及去做的事情,他居然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將顧珊珊幾年前的事情給翻出來了,證明他這個人還是有點能力,一個小明星能夠做到這麼快的手速嗎?所以我懷疑宋驍。」

顧言馨看了看這上面的資料,但是除了顯示宋驍的父母是個生意人,然後開了一家小公司,他從小就喜歡錶演,所以就進了娛樂圈。

因為自身的熱愛,再加上他長得非常帥氣的外表,很快在娛樂圈走紅了,年紀輕輕就拿過無數的獎項。

這資料上面很詳細,包括他近年來所發生的一些特別的事情等等。

「可是,並沒有什麼特比的啊?他就是一個小明星,不過家底子有些厚了罷了,他父母這小公司和你的比起來,簡直差遠了。」

「是啊,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蕭逸晗說完,他已經吃完了。

然後抽了一下桌子上的抽紙給自己擦了擦嘴。

「蕭逸晗。」顧言馨喊道,心裡想說什麼,可是卻無法說出來。

「怎麼了?你今天怎麼看上去有些奇怪啊?」蕭逸晗問道。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抱抱你。」顧言馨說著,然後雙手勾住蕭逸晗的脖子,坐在了他身上。

靠著這個男人,聞著他身上的味道總是心安的。

他的手撐起了一切,就是為了讓她無憂無慮的。

禁慾總裁,撩一送二! 「是不是最近我沒陪你,所以就更加的想我的。」

「恩。」顧言馨點了點頭。

隨後,蕭逸晗輕輕吻住了她的嘴唇。

顧言馨慢慢地回應他,非常的認真。

似乎好久沒有和他親吻了,內心的悸動還是如初戀一般。

蕭逸晗輕輕地淺嘗,然後慢慢地滑入顧言馨的嘴裡,佔據了一切。 直到顧言馨快喘不過氣來了,蕭逸晗才鬆開了她。

看著憋得滿臉通紅的顧言馨,蕭逸晗低低地笑出了聲音。

叩叩叩!!

這時候,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顧言馨立馬從蕭逸晗的懷裡起來。

隨後,朱彬從外面進來了,假裝沒看到裡面的情況。

「總裁。」

「又有什麼事情?」蕭逸晗不耐煩地問道。

好不容易才和顧言馨在一起溫存一會兒,然後這煩人的朱彬又進來了。

「總裁,老太太讓您回家吃晚飯,然後讓您把顧小姐也帶上。」朱彬在說這話的時候,還順便望了一眼顧言馨。

「好了,我知道了。」蕭逸晗說道。

顧言馨看看時間,現在也快到下班時間了,難怪老太太要蕭逸晗回去吃飯,這是吃晚飯啊!

不過這頓飯可不是那麼好吃的,尤其是最近的非常時期。

「蕭逸晗,為什麼你奶奶讓你回去吃飯,還特別叮囑,讓你帶上我?」顧言馨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這老太婆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按道理說,現在這個情況,蕭老太太應該不想見到顧言馨才是,可是她偏偏還特別交代蕭逸晗將她也帶過去。

實在是有些奇怪。

這聽起來,似乎好像鴻門宴一樣。

「言馨,你不要著急了,有我在你身邊,我是你的男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在的,我頂著,沒人敢對你怎樣的,更何況是個連走路都不利索的老太婆,都半隻腳踏進泥土裡了。」

「噗!」顧言馨一下子便笑出來了。

蕭逸晗很有說笑話的潛質。

「她是你奶奶,你這麼在背後說她,若是被她聽見了,估計臉色都黑了吧!」

「不,不是臉色發黑,而是兩隻腳踏進泥土了。」

顧言馨:「……」

「走吧,估計那群老傢伙都在等著了。」蕭逸晗摟著顧言馨的腰說道。

「蕭逸晗,你真壞。」 萬界鎖妖塔 顧言馨嗔嗲地說了一聲。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不就喜歡我這樣壞壞的男人么?」

「我不跟你說了。」 媽咪有毒:爹地吃上癮 顧言馨說道。

她發現,自己真的不能和蕭逸晗鬥嘴,否則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如果是在某個地方的話,被吃抹乾凈的也是自己。

「哈哈哈……」蕭逸晗爽朗地笑了。

估計這幾天,現在是他最開心的時候吧!

看到蕭逸晗笑的這麼開心,顧言馨的心情也好多了。

氣氛都被蕭逸晗給調解了。

不管明天將要面對什麼,但是在這一刻,他們是開心的。

兩人走出辦公室的時候,準備去按電梯,恰好,這時候蕭逸楓也來了。

他身後跟著阿九。

看樣子他也是得到消息了,今天晚上,蕭家又是一場大戰吧!

經過上次蕭逸楓對她表白的事情,顧言馨現在看到蕭逸楓,有些那麼的不自然,然後她把目光望著別處。

但是蕭逸楓的目光,始終炙熱地投射在顧言馨的身上。

蕭逸晗自然是發現了,心裡有些不爽。

自己的女人,居然被別的男人惦記,換做是誰都會不高興的吧!

「還真是巧啊!」蕭逸晗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恩,是挺巧的。」蕭逸楓冷淡地回答。

阿九始終在他身後,沒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就好像個木頭人一樣。

隨後,電梯來了。

「阿九,帶你家主人先走吧!」蕭逸晗對阿九說道。

阿九沒有吭聲,然後便推著蕭逸楓進去了,隨後顧言馨和蕭逸晗也進了電梯。

本來坐個電梯沒什麼的,但是現在有蕭逸楓在,這氣氛突然間像是下降了好幾度一樣,有些冰冷的感覺。

這時候,蕭逸晗的手放在了顧言馨的腰間,然後將她攬入自己的懷裡,想讓她離得和自己近一些。

顧言馨知道,蕭逸晗這是在故意做給蕭逸楓看的,似乎在向他宣布,這是我的女人!

蕭逸楓假裝沒看到,淡淡地注視著前面。

總之,在電梯裡面,誰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空氣好像下降到了零點一樣。

很快,電梯到了一樓,然後大家相繼出去了。

蕭逸晗拉著顧言馨的手,往一邊去,然後阿九推著蕭逸楓往另一邊去。

總之,兩人就好像是對立的,整個過程中,一句交流的話也沒有,虧他們還是一家人,都是姓蕭,而且一個是公司的總裁,一個是公司的副總。

「蕭逸晗……」

「怎麼了?」蕭逸晗問道。

「你和蕭逸楓之間,真的……真的到了如同陌生人一樣的地步嗎?」

「其實也沒那麼誇張,只是剛才他看你的眼神,我一直不舒服,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他看你的眼神是那麼的溫柔,而且充滿了無限的柔情和渴望,他的目光讓我很不舒服,你是我的女人,他怎麼能用那種眼光來看你,我和蕭逸楓從小一起長大,雖然之前的十多年,我們分開了,可是我對他還是非常了解的,他這個人冷漠、嗜血、甚至性格有些變態和極端,這樣的眼神,我從來沒有見過。」

「……」

顧言馨愣怔了。

她沒想到,蕭逸晗晶晶憑一個眼神,就看出這麼多門道來,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

「怎麼?你不相信嗎?直覺告訴我,他喜歡你,可是我不允許,你以後離他遠一些,可別忘記了你是我的女人,不能對其他男人動心的。」蕭逸晗霸道地說道。

隨後,屬下已經將車給開過來了。

蕭逸晗接過了鑰匙,然後打開車門讓顧言馨進去。

顧言馨不得不承認,蕭逸晗的直覺很准,因為蕭逸楓就在前幾天對她表白過。

一會兒,蕭逸晗從另一邊上了駕駛座,然後輕聲地對顧言馨說道:「言馨,我希望你一輩子都只是我蕭逸晗的女人,一輩子做的蕭逸晗的女人,如果你喜歡其他男人的話,我會發瘋的。」

「蕭逸晗……」顧言馨很感動,同時也很苦澀。

「好了,我們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