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兄請住手!」雲層中,混血小天帝大聲喝道。

但洪錚絲毫不理睬,那一掌轟在了混血小天帝的身上!

噗嗤!

一聲炸裂聲響起,混血小天帝慘叫一聲,半邊身軀被打的炸裂!一具殘軀從雲層中墜落,砸在了洪家的演武場上,渾身都是鮮血,半邊的身軀已經消失不見,將演武場砸裂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混血小天帝還未死去,奄奄一息,恐懼到了極致,瞳孔中盡都是難以置信之色。心中泛起了滔天大浪,眼前這個人,怎麼可能這麼強?

當你轉身,我已別戀 他才多大,只有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居然已經能夠比擬他們這些曾經迷失在次元空間中的強者了!

洪家圍觀的眾人徹底的驚呆了。

現在的洪錚,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混血小天帝,居然連洪錚一掌都接不下來?被他從雲層中生生擊落在地!

洪九郎愣住了,洪家的第四子也愣住了,驚懼的看著洪錚,見到洪錚的目光向他們掃來,蹬蹬的後退著。

洪不破與大茶壺亦是驚呆了,這可是混血小天帝啊,迷失在次元空間中的天才啊,連洪錚一掌都扛不住?

洪錚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混血小天帝:「有點本事,在我一掌下,居然還能活。」

混血小天帝心中苦澀到了極致,儘管他知曉洪錚這句話乃是正正經經的大實話,但是他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他回到洪家,就是準備大展拳腳的。但是沒有想到,卻是輕輕鬆鬆,被此人一掌擊敗。雖然自己沒死,但是要想回到巔峰,沒天材地寶,以及幾個月的調息是不可能了。

「剛才是你打的他?」洪錚看向洪家第四子,聲音無比的冰冷。

第四子臉色一片的煞白,驚恐的退後:「我……我……」

「向他道歉。」洪錚盯著他。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第四子沒有絲毫的風度,跪在了地上,不斷的向洪不破磕頭。

洪不破絕對不是個好貨色,走上前去,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剛才你不是很囂張嗎?」

啪的一聲,他再次一個巴掌扇了上去,幾個呼吸間,就打了十幾個耳光,皆是用上了全力。

「我去你大爺的。」大茶壺也按捺不住,衝上前去,一腳將第四子踹在了地上,然後狠狠的在他的頭上跺著。不斷的罵罵咧咧:「叫你仗勢欺人,叫你派人截殺我!」

洪九郎站立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還有你,繼續囂張啊,繼續啊!」洪不破沒有絲毫的風度,沖向了洪九郎,一拳砸在了洪九郎的臉蹚上,將他砸的眼冒金星,鼻血混合著口水,不斷的流下。

他眼中出現了屈辱之色,卻絲毫不敢反抗。

洪錚簡直太強大了,如果惹怒了洪錚,簡直不敢設想。只期待自己的父親與爺爺儘快的趕來。

「在等人嗎?」洪錚臉上出現了譏諷之色,看向遠方。

兩股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升上了天空!

那是通天大境的氣息! 第五百二十一章按我小哥哥說的

虛空中,一道身影迅速的出現,浮現在穹頂之下。他身穿一身黑衣小褂,老態龍鍾,眼神陰鷙。盯著下方的洪錚,瞳孔冰冷:「小崽子,還敢來到洪家作威作福,誰給你的膽子?」

他掃了一眼混血小天帝以及洪九郎等人,雙眸中像是點亮了兩盞蓋世神燈。兩束眸光打穿虛空,足有幾百丈長,將地面都打的震蕩不堪。

「交出初生帝器與長生秘力,饒你不死!」洪哲眸子發出光束,聲音如雷霆,震蕩的虛空都是在顫抖。他的氣息實在太可怕了,他已經跨入到了通天大境第一重天太皇黃曾天的修為。

洪哲屹立在那裡,背負著雙手,有一種睥睨六合八荒的氣息。周天星辰隨著他的心思在沉浮,萬般諸天世界在他掌中在幻生幻滅。

「交出洪不破,不然我今日不介意大鬧洪家!」洪錚毫不畏懼的與洪哲對視。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二人算是老對頭了,早就已經撕破了臉皮,所以此刻誰都不會顧忌面子。

混血小天帝與洪九郎等人見到洪哲到來,皆是鬆了一口氣。老祖出來的,他們的性命現在看來算是保住了。

洪哲看著洪錚,雖然面無表情,但心中亦是非常的震驚。混血小天帝的實力他是知曉的,絕對能夠與中域三王,中域小天帝,狀元衡言測那樣的妖孽相提並論。

但是沒有想到,卻依舊敗在了洪錚的手下。想起外界沸沸揚揚的傳言,他越來越覺得洪錚是個威脅。

若是任由洪錚成長下去,以後將沒有他們這些老輩修士的容身之處。

所以洪哲決定了,今日一定要趁著洪錚沒有成長起來,將他給徹底抹去。他不允許有這樣一個潛在的危險存在。

不管洪錚交不交出長生秘力與初生帝器,他都決定了,要將洪錚斬殺,以絕後患。

「好大的膽子!」洪哲冷哼,右手一翻,掌指化為星辰一般大小,從九天上沉墜而下,像是探囊取物一般,向洪錚探了過去!

空間一下子就崩裂了,毀壞的不像樣子。他背後的虛空,更是塌陷處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足有十幾里,覆蓋了大半個洪家。他鬚髮皆張,無風自動,雙眸像是有兩顆太陽在炸裂,迸發出璀璨而刺目的光芒!

大手覆蓋而下,眾人都不由自主的跪伏在了地面上,難以承受這一擊。

「快走,快走啊!」大茶壺驚悚的說道,通天大境的老怪物一擊,何其可怕。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七彩天雞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動著,躁動不安。

唯獨洪錚,一動不動,屹立在原地,眯著眼睛看著蒼穹,道:「蘇慕婉,你準備隱藏到什麼時候?」

追愛99天:教授大人,惹不起 話剛剛落音,眾人只感覺天地間出現了金光,驅逐了黑暗。

「老東西,你動我的小哥哥試試!」緊接著,嬌媚而柔嫩的聲音出現了。眾人還沒看到此人長什麼樣子,就感覺到了骨頭都酥了。

大茶壺打了個激靈:「有妖孽出世了!」

七彩天雞身上的七彩光芒已經內斂,露出了它那土黃色的翎羽。全身的翎羽全部的炸開了:「媽呀,有真凰出世,是個妖孽,洪錚,你趕快去收了她。龍鳳交媾,絕對能夠誕生出一枚龍鳳神胎!」

洪哲只感覺頭皮瞬間的發麻,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洪錚的身前出現了一道窈窕而又嬌媚的身影。她身穿一身赤金戰甲,雙腿渾圓筆直,修長纖細,沒有絲毫的贅肉。赤著雙足,玉足發光,腳踝間還系有一根紅繩,看上去很是妖異。

她柳眉鳳眼,唇紅齒白,臉上沒有絲毫的瑕疵,嫩的都快滴出水來。

不過她的氣息更加的可怕,背負一對鳳凰翅,金燦燦的,翼展開來,足有十幾丈,手持一桿重器——青帝偃月刀,遙指著洪哲。

她已經跨入到了通天大境,第四衝天,玄胎平育天的修為,淡淡釋放出氣息,就壓制的洪哲喘不過氣來!

所有人看著蘇慕婉,都獃滯了。

一些人痴痴的看著蘇慕婉,只感覺心中有原始才衝動不斷的衝擊著自己的心神。

太勾引人了!

看她一眼,都感覺像是陷入到了戀愛中。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卻是抱在了一起,瑟瑟發抖:「越美的女人越危險,我們要遠離。」

「我同意。」大茶壺面色凝重的點頭。

洪不破道:「看樣子應該是洪錚的女人。」

大茶壺眼珠子轉了轉,靠近了洪不破,低聲說道:「給我一百晶石,我能在十天內,就將她送到洪錚的床上去,你信還是不信?」

「如果你再給我一百晶石的話,我們能將這個時期縮短到八天。」七彩天雞轉動著猥瑣的眸子,口水都流了下來。

「成交,拿去花,給你們八天時間!」洪不破也是個滾刀肉,這三個人在一起就是個禍害,在瞬息之間,就達成了一個協議。

洪哲面色凝重的看著蘇慕婉,他在蘇慕婉的身上,感應到了一種危機感,就如同在面對自己的老祖洪望天一般。

洪望天巔峰時期有多強,眾人都不知道。但就算是罹患了道症之後,也無人敢侵犯洪家,可見一斑。

忽然,洪哲感覺這個妖艷的不像樣子的女人有些熟悉,再聯想到最近的傳言,他瞪大了眸子,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蘇慕婉先是回頭對洪錚拋了個媚眼,抬手就是一斬。

頓時,天地被剖開,洪哲一擊,被蘇慕婉輕易的破去,天地間恢復了清明!

「玄胎平育天的修為……你是青帝宮的小祖,蘇慕婉!」洪哲難以置信,失聲開口。

誰能告訴我這一切到底什麼情況?

青帝宮的小祖,居然願意跟在洪錚的身後?

甚至……為洪錚出手?

「有點眼力勁啊。」蘇慕婉撩撩貼在雪白腮邊的長發,風情萬種。

頓時,洪家一大片的弟子全部倒在了地上,口水嘩嘩的流。

就連心智過人的混血小天帝,眼中亦是露出了痴迷之色。

「蘇仙子意欲何為?」洪哲還是不信蘇慕婉會為洪錚出手,沉聲問道。

蘇慕婉笑道:「按我小哥哥說的去做,就可以了,我聽我小哥哥的。」 第五百二十二章答對了有賞

大茶壺的反射弧很慢,聽到蘇慕婉的話,愣了一下:「你家小哥哥是誰?」

洪不破滿臉的黑線,一巴掌打在大茶壺的頭上:「當然是洪錚了!」

眾人聞言,均是無比的驚悚起來。

蘇慕婉稱洪錚為小哥哥?

一個觸摸到准帝本源的通天大境四重天的高手,居然稱呼一個後輩為小哥哥?

有沒有搞錯?

洪哲亦是非常的震驚,瞪大了眸子。

「蘇仙子,你這有點太霸道了一點吧?」洪哲面色很不好看,被人欺負到頭上來,這還是頭一次。

魔女嘻嘻一笑,推到洪錚的旁邊,抱住了洪錚的手臂:「我聽我小哥哥的,他說了,今天要將你們洪家給掀翻,所以我也贊成。」

「我什麼時候說過?」 豪門誘情:老公請溫柔 洪錚忍不住了。

這一幕在二人看來,極為的親昵。

洪不破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的兄弟,實在是太猛,又拿下一名准帝。」

大茶壺一臉的正經:「不,你錯了,沒有我大茶壺大人的幫忙,洪錚離拿下她還有很遠的距離。」

洪不破不解:「此話何解?」

大茶壺手一指:「你看那仙子,雖然長的跟魔女一樣,一顰一笑都勾魂奪魄。但是她離洪錚依舊有一定的距離。這個距離乃是最好的防禦距離,也就是說,誰也占不到她的便宜。而且,你看她的面相,眉心陰元緊鎖,很明顯還是處子身!這種面相的人,外表不羈,但內心卻是極其的貞潔,不會輕易的把自己交出去。」

洪不破與七彩天雞聽的一愣一愣的。

「所以關鍵時刻,還是需要靠大茶壺大人的!」大茶壺搖頭晃腦,頭頭是道的分析著,還真像那麼回事。

三人在旁邊旁若無人的插科打諢,讓洪家眾人憤怒了。

洪哲大吼一聲:「放肆,我洪家屹立在東荒大地上這麼久,誰敢對我洪家不敬?『

蘇慕婉的鳳目漸漸的眯起,寒光展現:「老東西,別給你臉不要臉!」

蘇慕婉一步踏上前去,玄胎平育天的修為完美爆發。她髮絲狂舞,全身金燦燦的,雙翅一斬,整個洪家都是在動蕩起來!

「呀!」蘇慕婉喜怒無常,此刻真的怒了,她毫不猶豫的將修為再次推向一個絕巔。

轟!

轟!

轟!

接連三聲恐怖的爆炸聲響起,洪家祖地居然在震蕩著,要被撕裂了!

蘇慕婉氣血衝天,赤金神光筆直,打穿了雲霄,鏈接了整個蒼穹。她手持青帝偃月刀,猛然一斬,向洪哲斬了過去!

噗嗤!

洪哲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蘇慕婉剖成了兩半!

洪哲元神憤怒的咆哮一聲,衝上了虛空。

洪家徹地的繁複了,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在蘇醒。

「大鬧洪家,斬!」祖地深處,升起一道煙霧,化為一片霧海。在霧海中,一道人影頂天立地,雙眸如同太陽,看向蘇慕婉。

另外一個方向,天羅傘漸漸從祖地中飛出,帶起了莫大的威壓。

「青帝宮的小祖,還請速速退走,否則不要怪我出手無情!」天羅傘發出了宏大的意念。

又是一道氣息升起,乃是一名老嫗,自蒼穹上的黑洞中浮現,冷冷的掃視著蘇慕婉與洪錚:「欺負我洪家無人嗎?」

蘇慕婉冷笑一聲:「洪家?好大的勢力,我好怕!」

只要洪望天不出,蘇慕婉在此地就是無敵的。這幾個老怪物,都處於通天大境二重天左右的境界。

通天大境之後,每跨越一個自在天,都需要耗費巨大的代價!沒有足夠的天資與大機緣,難以跨入。

「塔給我。」蘇慕婉對洪錚說道。

洪錚毫不猶豫的將神塔遞給了蘇慕婉。

蘇慕婉抬起了手中的神塔,猛然催動。這尊神塔,在蘇慕婉的手中發揮出的威力比在洪錚的手中要強大許多。

她托塔擊天,神塔上神輝浩蕩,如同潮水一般,衝上了虛空,將虛空打的出現了無數的褶皺。一縷准帝本源融入到了神塔中,頓時轉化成了極顛神威!

「你瘋了,要在此地打出極顛神威,就不怕把洪家給打沉?」老嫗喝道。

以蘇慕婉的修為,催動出的極顛神威一旦與天羅傘,翻天印的極顛神威撞擊在一起,絕對能夠將洪家給打裂!

「請入虛空戰場一戰!」老嫗手一撕,將虛空了撕裂了一角,可以看到裡面有一處古戰場。

魔女一步步向蒼穹上走去,踏空而上,如同在登臨九階天梯:「我才不要入什麼虛空戰場。我只問你們一句話,交不交我小哥哥的兄長!」

洪錚走上前來:「把洪不破放出來,我們就離去!」

洪哲元神浮現在虛空中,眼中滿是驚懼之色。蘇慕婉的修為太強大了,尤其是手持初生帝器,若是打出一縷極顛神威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