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達大師,鍊金術都是這樣強烈嗎?」

紅龍自認為見多識廣,可是現在也不淡定了,這個畫面他可以從來沒有見過啊。

「大人,沒人,哪怕是院長大人的附魔,也不會出現如此奇景,實在是……」,芬達想了想,然後繼續說:「太震撼人心了。」

終於,整個魔法陣的光芒散去,孫立成也恢復了神志。

「老師,您這次附魔比上次附魔可是厲害多了。」

巴尼等孫立成睜開眼睛,就走過去小聲說道。

「哦?你說說,你感覺到了什麼?」

孫立成聽候很是好奇,忙問道。穴居人雖然沒有了視力,可是感官卻出奇地靈敏,自己在腦海中的奇特畫面,想來也會影響到現實世界。

「一股奇怪的能量,雖然不是很強大,可是卻極其靈動,有些像鳥類的感覺。」

巴尼想了想后說。海爾馬克裡面有幾隻鳥,這些穴居人十分好奇,可是看,呃,不對,是感應過很多次,所以巴尼的記憶十分深刻。

「原來是這樣。」

孫立成聽后笑了,他站起身,把鐵朔交給巴尼,然後說:「試試新的鐵朔。」

巴尼結果鐵朔,重重地點頭,然後走到了院子中間。

大家雖然沒有弄清楚孫立成剛才在附魔過程中做了什麼事情,可以見到巴尼準備試槍,紛紛躲到了一旁,讓出了大片空地。

「芬達大師,你說這支武器的威力如何?」

紅龍的眼睛很尖,發現鐵朔的表面有紅光劃過,知道孫立成已然成功了,就低聲詢問芬達。

「不知道,不過,赤雞翎羽製作出的魔法裝備,想來沒有多大的威力。」

芬達感應了一下,沒有發現巴尼手中武器具有強大的能量,所以有些猶豫的低聲回答。

而在場中的巴尼,則是另一種感受。他感到手中的鐵朔彷彿是一隻活潑的飛鳥,一團團的熱能不斷湧向自己的身體,在呼喊,在雀躍,似乎讓他立刻與自己表演一番強大的武技。

「怎麼回事,不會是這柄武器有問題了吧。」

巴尼光顧感受鐵朔的感覺了,好長時間沒有動靜,妖怪迪克亞尼有些不耐煩了,開始嘟囔。雖然妖怪是嘟囔,可是他嘟囔的聲音有些大,讓其他人都聽到了,頓時引得一片議論聲。

聽到周圍的議論聲,孫立成的眉頭有些皺,他也有些奇怪,巴尼為什麼不開始動作。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爆鳴突然炸響,頓時吸引著了所有人的視線,等大家再看向院子中間,發行巴尼已經和鐵朔變成了一片火紅。

穴居人自己有一套傳統的槍術,孫立成又教給了巴尼一些其他的武技,所以巴尼開始舞動鐵朔之後,立即引得眾人不住叫好。更讓大家興奮的是,隨著巴尼鐵朔的舞動,鐵朔上開始不住冒出火焰,顯得威力十足。

「不錯的武器,能夠達到高級吧。」

紅龍看著巴尼手上的鐵朔對芬達說道。

芬達點點頭說:「達不到,中級魔法武器,赤雞翎羽的魔法屬性還是太低了,可惜了。不過,孫立成陛下的附魔技術的確不一般。」

就在這時,巴尼已經演示完了整套槍術,就在大家以為他要收手的時候,突然聽見巴尼一聲大喊:「槍魂!」,然後施展出了槍魂絕技。

讓所有人吃驚的是,隨著巴尼槍魂絕技的施展,他手上的鐵朔瞬間爆發齣劇烈的火焰,巴尼和鐵朔化身成一隻巨大的火鳥,向著前方衝去。

「領主大人。」,芬達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液,然後說:「這是一柄魔法武器,起碼達到了高級,不,更強大。巴尼能夠如此調動鐵朔的武力,這柄武器已經有了靈魂。」

紅龍也疑惑地道:「難道孫立成陛下直接製作出了魔法靈魂的靈魂級武器?這也太可怕了吧。」

在這個世界,武器分為普通武器、魔法武器、靈魂武器和神器。普通武器和魔法武器不用說,就是有沒有魔法的能量,而再往上,當魔法武器經過大戰或者其他方法,就有了靈魂,哪怕這種靈魂弱小,也會極大強化使用者的攻擊力,當靈魂強大到一定程度,具有了自我意識,再被神性生物,比如天使甚至神祇加強,那就變成了神器。這四種武器之中具有絕對的代差,那怕上級武器再弱小,也比下級武器強大得多。

靈魂武器,海爾馬克城中有幾個?海拉山姆暗中心想。

「巴尼,你對這支武器感覺如何?」

孫立成已經走到了施展完槍魂的巴尼身邊,笑著問道。

「太好了,老師,我感覺這支鐵朔與我融為了一體,甚至在戰鬥中對我進行輔助,讓我感覺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巴尼高興地大喊,滿臉興奮。

「那你給這隻武器起個名字吧,相信你們會是極其出色的一對,未來可以創造出無比的輝煌。」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孫立成拍了拍巴尼的肩膀,笑著說。

總統大人,離婚吧! 巴尼想了想,然後對孫立成大聲道:「我舞動這支鐵朔的時候感覺像在飛翔,這支鐵朔又有靈力,所以我決定,管它叫作飛靈之槍。」 海拉山姆此時也不淡定了,他緊走兩步,來到了孫立成的身邊問道:「陛下,這就是您的附魔法術?」

孫立成點點頭,笑著問道:「如何,城主大人,我的法術還能入得了你的眼睛吧?」

「當然入得了。呃,不是,這就對可以稱為神跡啊。」

海拉山姆興奮地搓著手,有些語無倫次地說道。所謂幸福來得太過突然,估計就是這個樣子。本來,面對氣勢洶洶的地牢生物大軍,這隻紅龍已經絕望了,自己最可靠的將軍失陷敵手,三分之一最強悍的軍隊潰散,海拉山姆怎麼看,自己的海爾馬克城都守不住了。 總裁的專寵棄婦 可是現在,這個幾乎是光桿司令的地精王國國王,竟然是一個煉金天才,剛從芬達那裡學了幾手鍊金術,竟然製作出了靈魂武器,實在是太爽了。

「呵呵,可惜我這裡只有普通的魔法材料,我本想買一些高級貨,可算把城內的魔法商店都搬空了,也就是這些貨色。」

孫立成見到海拉山姆幾人一臉狂喜的模樣,立刻拿捏了起來,語氣中充滿了無奈,真是有些有心殺敵、無力回天的模樣。

紅龍多聰明,立刻明白了孫立成的意思,這是早就等著自己當冤大頭啊。聯想到剛才進來時候孫立成那貪婪的眼神,他不由得一哆嗦。

「城主大人,孫立成不但願意幫助咱們守衛地下城,還是個鍊金術天才,我們給他弄些好的魔法材料吧。」

就在紅龍心中猶豫的時候,芬達的聲音傳來,語氣中透露著興奮。

看著滿眼熱切看著自己的魔法師,海拉山姆嘆了一口氣,對孫立成說:「陛下,我那裡存了一些魔法材料和武器,如果您有精力的話,不知道能否可以幫我們的軍隊製作一些魔法武器。當然,報酬方面您絕對放心。」

天知道,在紅龍說到這裡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對於一個巨龍來說,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丟掉自己的寶藏,而現在,他卻要主動將寶貝拱手送人,那個痛苦真是刻骨銘心啊。

看著興奮的芬達,面龐有些扭曲的海拉山姆以及熱切地盯著巴尼手中飛靈之槍的迪克亞尼,孫立成心中有些無奈。都到這個時候了,紅龍還是揪著自己的小利益不放,估計海爾馬克的前途堪憂啊。芬達作為一個外來人保衛地下城的決心都要超過這裡的城主,而城防軍的軍官還是大腦缺根弦的傢伙,孫立成只能夠呵呵了。

「既然海拉山姆城主如此慷慨,那我就卻之不恭了。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去你的私人寶庫?」

孫立成既然已經明白了海爾馬克已經不可守,便不再猶豫,這時候,盡量爭取自己最大的利益才是。

「現在就可以,我馬上讓迪克亞尼帶您過去,希望您能跟我們準備出一批魔法武器。」

海拉山姆的話讓孫立成有些意外,他沒想到紅龍會如此痛快,不過一想,孫立成也理解了,作為一名掌管地下城上百年的城主,海拉山姆的決斷力還是有的。

不一會兒,與手下們交代完畢,孫立成便跟著妖怪去城主府了。

見到孫立成走了,海拉山姆拉住芬達的胳膊,嚴肅地說道:「芬達大師,您也看到了,海爾馬克已經是軍心渙散,人心惶惶,如果不能讓孫立成陛下製作出大批優良的魔法武器,我的地下城絕對守不住。還希望看著海爾馬克抵擋地牢生物數百年的情分上,讓冷風暴魔法學院多傳送過來一些好的魔法材料。」

芬達聽到紅龍的話,面色也鄭重起來,他用力地點點頭保證道:「放心吧,我這就回去向老師彙報,相信學院的支持馬上就會到。」

就在海爾馬克因為孫立成製作出強大的魔法武器而士氣開始恢復的時候,地下的坑道中,無邊無沿的黑影在地洞中不斷穿梭,向著海爾馬克滾動而去。

「大人,我們襲擊了海爾馬克的巡防軍,為什麼不極速行軍,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呢」

一名騎著怪獸背上的暗精靈騎兵軍官正在詢問自己的長官,而他的長官,正是打敗史琳娜吉拉的那名強大暗精靈。

「如果只是海爾馬克的話,我們其實很容易就可以攻陷他們。要知道,我們已經消滅了他們三分之一的兵力,還抓獲了他們最優秀的將軍。可是,軍部的命令是讓我們吸引住各方面的注意力。」

這名強大的暗精靈面無表情地看著身旁滾動前進的地下生物大軍,緩緩地說道。

「可惜啊,不知道軍部為什麼要下達如此奇怪的命令,我還是想大戰一場啊。我們暗精靈憋屈的時間實在是有些長了,要讓整個世界聽到我們的呼喊聲,讓黑暗與陰影之神陛下的光輝布滿整個位面。」

聽到長官的解釋,這個半精靈軍官長嘆了一口氣,悠悠地說道,語氣中滿是不甘。

「好了,軍部的命令就是軍部的命令,哪怕是讓我們去死,我們也要執行。」

強大的暗精靈冷冷地說了一句,便一催胯下的坐騎,向著隊伍的前方跑去。

不一會兒,整支軍隊到處傳出了軍官的吆喝聲,隊伍行進的速度明顯加快了起來。

海爾馬克,城主府的寶庫中,孫立成正在饒有興緻地翻揀著海拉山姆的收藏。

「不愧是強大的紅龍,這裡的好寶貝可真是不少啊。」

孫立成一邊繪製著魔法陣,一邊拿著一個某種野獸的頭骨看著。

從進入了這個寶庫,孫立成就把妖怪轟走了,名義就是自己煉金的時候容易受到干擾。對於這個極為不靠譜的說辭,海拉山姆沒有任何異議,把迪克亞尼調走了,只不過來了一趟,希望孫立成能夠儘可能製作出更多更強大的魔法武器,至於寶庫裡面的魔法材料,這條紅龍在心裡已經將它們都當作被人打劫了。

於是,孫立成就放開了手腳,只要是見到不錯的魔法材料和武器,就研究一番,真正喜歡的,扔進儲物戒指,剩下的才製作魔法裝備。以孫立成現在的煉金能力,就是中檔的魔法材料,也可以製作出很強大的魔法裝備。跟讓孫立成高興的是,在這個寶庫中,還有不少魔法武器和道具,海拉山姆沒有任何錶示,那個意思就是孫立成想怎麼弄就怎麼弄了。當然,這裡的魔法武器和物品在孫立成看來都不怎麼樣,可是卻讓他對魔法物品的組成有了一個極為直觀的理解,可以說,孫立成此時能夠製作的魔法物品種類和效果都有了質的飛躍。 見羅陽依然呵呵笑著,蘇雲含笑道:「你比肖大牛要老實。你們都答應了我,說要好好學習的。怎麼開學第一天就想逃課呢?不要逃課。好好學習。加油。」

羅陽說道:「我沒想過要逃課。」

蘇雲鼓勵道:「你們野慣了,一時收斂不了貪玩的心性。慢慢來,加油。」

已推單車出來的肖大牛都不好意思了,只好把單車推回車棚。

「你們今晚會按時上晚讀嗎?」蘇雲柔聲問。

「會。」羅陽點點頭。

「加油,我相信你們不會讓我失望的。你們能做到的。」蘇雲期待道。

隨後,她戴上安全頭盔,騎上女裝摩托出了校門。

羅陽一直目送她開車走遠了,才收回視線,腦海里掠過一抹念頭:「她的臀部好圓!」

戴寶健跨上了單車,按了幾下車鈴,叮伶伶猛響了幾下,揚了揚下巴。

「走啰,不用管她的。」

「我答應了她,算了,不去了。你去吧。」

「水牛,我倆去。」

「牛仔不去,老子也不去了。」

「你們都不去,老子去了也沒意思。牛仔,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啊。你居然肯聽老師的話了。真要做學霸了?」

「星期天去,玩個痛快。」羅陽岔開話題。

3人便到飯堂去吃飯,充值窗口的工作人員又下班了,羅陽與肖大牛便借戴寶健的飯卡吃飯。

吃完飯,回宿舍等洗澡。

重生空間之忠犬的誘惑 洗完澡出來,晚讀時間過一半了。宿舍里只剩下羅陽與肖大牛二人。其他舍友去上課了。

羅陽光著身子,只穿一條衩,拿起掃帚當吉他,兩手虛彈著,嘴裡哼著張宇的《月亮惹的禍》,肖大牛則雙拳捶床板當敲鼓。

「都是你的錯輕易愛上我讓我不知不覺滿足被愛的虛榮……」

扯開喉嚨正要高歌一曲,忽地瞥見宿舍門口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羅陽動作凝住不動,歌聲戛然而止。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蘇雲。

她瀑布般的漆黑長發隨風而動,根根輕靈,白襯衫束在牛仔褲里,胸是胸,腰是腰,身段曲線起伏有致,大腿滾圓修長,似乎要撐破牛仔褲,蓬勃的青春活力裹也裹不住,知性之中不乏性感嫵媚,端的教人想要抱一抱。

「牛仔,怎麼不唱了?」肖大牛奇道。

羅陽以最快的速度丟掉掃帚,將床上的衣服拿起,三下五除二穿上,才轉身面對門口。

「蘇老師,你怎麼來了?」羅陽訕笑道。

「誒,你們的課餘生活還是挺豐富多彩的嘛。只是時間有點不恰當。」蘇雲含笑道。

「蘇老師,剛才停水,現在剛沖完涼。」羅陽撓著頭。

「現在是上晚修的時間,你們就別顧著玩了,快去上課吧。我相信你們能改掉懶惰的。加油。」蘇雲柔聲道。

羅陽與肖大牛急急出了宿舍,一溜煙奔向教室。

做在教室,索然無味。

下了第一節晚自習課,洪佳欣轉頭說道:「羅陽,周日早上來學校,我給輔導你學習。」

周日是玩耍的好時光,羅陽猶豫道:「周日啊……」

洪佳欣雙手叉腰,嬌嗔道:「居然還不願意?姐想著幫你複習,你倒想著去玩?」

心思被看穿了,羅陽呵呵笑而不語。

洪佳欣輕輕白了羅陽一眼,想道:「他雖是個學渣,只要肯向學,應該也能考個好成績。姐只好全力輔導他,也好讓別人看看姐的本事。」

想畢,又說道:「就這麼定了,別跟姐討價還價了。」

旁邊的同學聽說女學霸要輔導男學渣,都笑了,無不懷疑羅陽是爛泥扶不上壁。

這時,教室前門出現了一個男生的身影,正立在那裡朝教室裡面張望。

那男生穿著光鮮,兩手食指各戴一個金戒指。

羅陽認識他,姓韋,名家隆,綽號韋小寶,只因金庸名下的韋小寶有七個老婆,故韋家隆別號七次郎,簡稱七郎。

這韋家隆也是初三年級的十大學渣之一,而且是爆發戶的兒子。

「佳欣,韋家隆肯定是在看你坐在哪裡。」曾小妹低聲道。

「煩死了,姐最討厭那種人了。整天炫耀他家有錢。」洪佳欣鄙夷道。

韋家隆暗戀洪佳欣,這是公開的秘密,無人不知。

「牛仔!」韋家隆在招手。

羅陽離座,向前門走去,心道:「耶,韋小寶肯定認為老子追求洪佳欣。」 孫立成沉浸在製作魔法道具的世界中,呃,當然,他也「收藏」了不少紅龍的收藏,對於這些小東西,孫立成認為,家大業大的海拉山姆絕對不會在意的。

就在孫立成有製作出一面具有土系魔法熟悉的盾牌后,很長時間被關閉的大門一下子被從外邊打開了。

孫立成抬眼看去,發現是城主府的那位美杜莎和妖怪迪克亞尼聯袂走了進來。

孫立成的臉色一下子沉靜了下來,他知道,有事情發生了。

「陛下,最新的情報,地牢生物的大軍已經來到了海爾馬克最後一個哨站,馬上就到了城們前了。」

果然,一見到孫立成,美杜莎就說道,完全沒有被旁邊一地的魔法裝備所吸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