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先生,你拿到飛機駕駛資格了么?」克萊爾在停機坪上歡迎自家總裁的到來。

「克萊爾,你要享受生活!放鬆一點!」西蒙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得力幹將,「那個王彬,怎麼樣?」

克萊爾無奈的聳了聳肩,「不大想談合作的事!」

西蒙示意克萊爾上飛機,「這個不能強求,我需要的是星宇的技術,可是我不願意讓他控制這一切,星宇太強大了!」

「西蒙先生,為什麼你想和星宇合作?」克萊爾有些不解的問。

「國際基因公司不在是以前的那個公司了,我擔心有人想對這些恐龍下手。」西蒙自己駕駛著直升機在峽谷中飛行,「星宇的背景很不簡單,我只知道軍方對其極其忌諱。」

西蒙的解釋讓克萊爾難以相信,什麼樣的公司可以軍方忌諱。

「西蒙先生,我們上半年同比增長了三個百分點!同時,為了吸引更多的遊客,我們最新的項目也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和遊客見面。」

「這些恐龍快樂么?」西蒙突然問了一句。

克萊爾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我知道來這裡的遊客都非常快樂,至於恐龍,西蒙先生對不起,我沒辦法知道它們的情緒!」

西蒙搖了搖頭,「克萊爾,戴蒙德把這裡交給我,就是希望我能繼承他的意志,讓這些大傢伙快樂的在這裡生活,至於那些數據,對於我來說,沒有意義。」

克萊爾無奈的笑了一下,對於侏羅紀公園的兩任主人的理想,她十分明白,只是自己作為這裡的主管,不能不考慮懂事會的意見啊! 次日清晨,王彬早早把早餐端到了套房內。

「叔叔!」還懶在床上的蘇莎揉著睡意朦朧的眼睛。

「起床吃早飯啦!」王彬拍了拍蘇莎的小腦袋。

「嗯!」

「王彬,這麼早你就起來了?」曉婷也來到了蘇莎的房間。

王彬輕輕親吻了一下曉婷的額頭,「這是在外面不然我給你做早飯了!」

曉婷幸福的笑了,「今天怎麼安排行程?」

王彬看著起來收拾衛生,準備吃飯的蘇莎,「我們去食草龍景區吧!看看那些性情溫和的大傢伙。」

「叔叔,我可以養一隻恐龍么?我覺得好可愛!」蘇莎刷完牙,走到餐廳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王彬忍不住有些頭疼,這小傢伙怎麼就對這種大型動物感興趣啊!

不過最終兩人還是敗在了蘇莎那萌萌的眼神下,同意了給她找一隻恐龍!

看著高興的跑去換衣服的蘇莎,曉婷忍不住問:「你到哪裡給她找一隻恐龍,紐約可以養么?」

王彬自信的笑了,「別的地方不可以,地獄廚房可以!再說我讓肖恩改造一隻永遠長不大的小恐龍,那樣就沒問題了!」

曉婷無奈的看著王彬,這傢伙以後絕對會把孩子寵壞了。

「曉婷你先吃飯,我給諾斯曼打個電話。」王彬溫聲讓曉婷先吃早飯,「諾斯曼?是我!王彬!」

電話那頭的諾斯曼好像是在進行格鬥訓練,周圍都是打鬥的聲音,「王彬,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你知道西蒙.瑪莎尼么?」王彬吃了一口曉婷喂得一片麵包。

「知道,他的公司我還有一些股份,有什麼問題么?」諾斯曼有些疑惑的問,要知道西蒙可是口碑相當不錯的人。

王彬看著曉婷有些不敢相信的眼神,壞壞的一笑,「他的侏羅紀公園可能有些問題,他下屬的實驗室已經脫離他的控制,搞出來了一些不太友好的東西。」

電話那頭的諾斯曼一愣,「王彬,沒開玩笑吧?你的意思是收購西蒙?」

「掌控大部分股份就可以了,正如你所說,西蒙的為人改錯,我們不能做的太過了!」王彬笑著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諾斯曼想了一下,很快給出了答覆,「沒有問題,我和蘭斯洛特聯繫,我們一起行動,應該一天就可以掌握大部分股份了!」

「那你就準備!我和曉婷繼續度假了!」王彬笑著掛斷了電話。

曉婷早在王彬說要收購侏羅紀公園的時候,就已經吃不下飯了,「你真的要收購這裡?」

「是的,這裡確實不錯,而且他們的做法已經帶來了隱患。」王彬解釋著。「走吧,我們去看看未來我們的產業吧!」

食草龍園區,是一片廣闊的丘陵,植被茂盛,眾多的食草龍悠閑的生活在這裡。

王彬三人坐著觀光遊覽球,眾多的遊客一起,觀看著悠閑地躺在草地休息的恐龍。

侏羅紀公園的主角,那兩個小孩,王彬也已經發現了,也在一個觀光球里。

「曉婷,我們先回休息區吧!」王彬突然說道,「那邊有人到了。」

曉婷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早上說的意外發生了。

「皇,我們來了。」在休息區等王彬的,是星宇安保部隊的指揮官張平。

曉婷牽著蘇莎的手,「我先帶蘇莎去玩了,你忙吧!」

王彬笑了,因為曉婷的善解人意還有支持。

「帶來了多少人?」等曉婷帶著蘇莎走遠,王彬收起了笑容。

「兩個戰鬥小隊,目前都隱藏岸邊的叢林區域。」張平利落的回答。

「隨時做好戰鬥準備!」王彬點了點頭,對於張平的辦事能力十分欣賞。

「是!」

正如王彬所猜測的那樣,意外還是發生了,暴虐霸王龍跑了出來,一路屠殺。

當情況失控之後,侏羅紀公園開始讓所有遊客回到休息區。

王彬為了曉婷的安全,把兩人送回了房間,同時安排一隊人留下,保護曉婷和蘇莎的安全。

「王彬,注意安全!」在王彬要離開時候,曉婷突然叫住了王彬。

「放心吧!」王彬自信的笑了笑。

「皇,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媚行天下:妖妃蠱君心 直接去把那隻恐龍殺了么?」張平一直在一樓等著,看到王彬下來,馬上迎了過去。

王彬搖了搖頭,「你們保護休息區的遊客,取得民眾的信任。我先去救西蒙,那傢伙人不錯,不應該死。」

「遵命!」張平行了一喝禮,馬上就安排防守去了。

王彬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換上了自己的鎧甲,緩緩升到空中,「我記得西蒙是在翼龍區出的事,那直接去哪裡等他吧!」

召喚出一隻獅鷲坐了上去,快速的飛向翼龍館。

沒錯,是召喚出了一隻獅鷲,王彬可以飛行,速度還不慢,可王彬有些恐高,戰鬥的時候還好,平時就有些丟人了。所以選擇了乘坐飛行坐騎,這樣也好一些。

西蒙駕駛著直升機跟蹤著暴虐霸王龍,操控機槍的人不時的掃射目標,一開始都還算順利。

只是翼龍館的圓頂破了一個大洞,無數的翼龍飛了出來。

西蒙的飛機首先遭到了攻擊,機槍手很倒霉的第一個掉下了飛機。

「懸浮術!」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II 獅鷲的飛行速度很快,王彬從遠處發現了那個倒霉的孩子,就對他施展了懸浮術。

獅鷲一聲鳴叫,王彬連續扔出多個奧術飛彈,把圍著直升機的翼龍全部擊落。

王彬看著數百隻翼龍想四周飛去,忍不住罵了一句自作自受。

「把兩架女妖戰機調過來。給我把這些翼龍全打下來!」

王彬隨手又殺死幾隻翼龍后,聯絡上坐鎮休息區的張平,自己一個人的速度有限,根本追不上這麼多的翼龍,除非不在隱藏實力。 暴虐霸王龍的蹤影很快就被王彬發現了,看到變色隱藏后的這個怪物,王彬再次忍不住開始吐槽了,也不知道誰出的注意,把那麼多的動物DNA融合到了這麼一個怪物身體中。

「王彬,聽說你那裡已經出意外了?」諾斯曼電話突然打了進來,語氣中有一絲幸災樂禍。

王彬臉色一黑,「你那邊怎麼樣了?」

諾斯曼聽出王彬語氣不對,馬上不在調侃王彬每次出門都會遇到事了,「我聯繫了蘭斯洛特還有托尼,現在我們已經把大部分的股票收購到手上了,不過國際基因公司也在行動,只是被我們壓制住了。」

「國際基因公司?這次的意外就是他們一手導致的!」王彬冷笑一聲,這個世界作死的人,可不止那一兩個人。

「你好!我是西蒙,謝謝你的幫助,黑暗騎士先生。」西蒙穩定好飛機后,停在半空中,利用飛機上的外放器感謝王彬的救助。

黑暗騎士,這就是給王彬起的稱號,因為穿了一身黑色鎧甲,又說了一句騎士,就得了一個這樣的稱號。

王彬見狀關閉了通訊器,「西蒙先生,你的公司過度的干涉了大自然的規律,這就是懲罰!希望你能夠吸取教訓!」

西蒙聽了王彬的話,苦澀的笑了笑,這是侏羅紀公園第二次出現這樣的事故,第一次是哈蒙德掌管的時候。

「放心吧!我已經暫停了實驗室的所有工作!」西蒙語氣十分誠懇的保證,「之後我會徹查內部一切實驗。」

王彬點了點頭,拔出唐劍,直接沖向了暴虐霸王龍。

「劍舞!」

王彬的身影從暴虐霸王龍的身體閃過,直接在樹尖上一點,躍到了停在空中的獅鷲背上。

暴虐霸王龍停住了奔跑中的身軀,無數鮮血噴射而出,肆虐侏羅紀公園的暴虐霸王龍就這樣,被分屍了。

這一幕被西蒙還有總控制室的看到了,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要知道重機槍掃射,都沒有太大損傷的暴虐霸王龍,就被一把劍,一個人,直接分屍了!

「克萊爾,你現在在控制室么??」西蒙通過電台聯繫克萊爾。

「西蒙先生,我現在快到翼龍展覽館了!我的外甥走失了,我再找他們!」克萊爾焦急的解釋著。

西蒙一聽,也有些急了,畢竟這是自己的公園,在這裡出事,必然會有很大的影響,「克萊爾,你在翼龍館等我,我駕駛直升機,幫你找。」

西蒙對一旁的歐文說道,「去翼龍館!」然後才有些疑惑的問,「西蒙先生,我剛才看到你的直升機不是在攻擊暴虐霸王龍么?」

西蒙沉默了一下,「不用擔心那個怪物了,有人已經消滅了。」

同時聽到這個消息的西懞直接一個急剎車,不敢置信的問道,「是軍隊來了么?」

「一個人,幾劍就把這個怪物殺了!」西蒙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更何況歐文。

至於這些人的震驚,王彬沒有時間理會,調來的女妖戰機已經趕到,開始射殺逃脫的翼龍,不過還有很多都飛向了休息區。

王彬擔心那裡出事,沒有停留直接飛向了休息區,自己辛苦一場,如果在傷亡太多人,就沒有意義了。

休息區的遊客根本不知道侏羅紀公園已經發生意外,災難馬上就要降臨到這裡,都還在疑惑為什麼突然把所有召集回這裡。

格雷和扎克也剛剛回到這裡,正好碰到了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克萊爾的保姆。

克萊爾接到自己助理的電話,馬上乘坐直升機飛向了休息區。

休息區聚集了數萬人,如此之多的獵物,把大部分逃離的翼龍都吸引到了這裡。

當這些翼龍出現在休息區的上空時,所有人都慌亂了,四處逃避翼龍的攻擊,這裡警衛隊也開始了還擊,只是了了數十人,更何況沒有任何重火力的他們,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張平帶著一隊十二人直接到了休息區的中心,人員最為集中的位置,直接把對外公開的作戰機甲,穿戴完畢,開始了收割模式。

翼龍的嗜血的一面,在這一刻徹底的展現在世人眼中,數百隻翼龍對這裡發起了俯衝攻擊,大部分在第一次俯衝之後,就在也沒有飛上天空。

剩餘的翼龍沒有退縮,而是不斷的在空中盤旋,時不時的就俯衝攻擊行動隊。

王彬乘坐獅鷲,來到了休息區的上空,看到集中在中心區的翼龍,知道自己安排的行動隊,起到了作用,減少了休息區遊客的損失。

王彬直接站在獅鷲的背上,開始念動咒語,很快天色開始變暗。數百枚流星直接從空中墜落,把剩餘的翼龍全部擊殺了。

地面上的人看到這一切,不少人都開始祈禱上帝,一些知道黑暗騎士的人直接大聲呼喊「黑暗騎士!」

王彬找了一個地方,把獅鷲和鎧甲都收了起來,才散著步回到了酒店。

總裁霸愛:獨寵傲嬌萌妻 張平此時也收起了裝備,守護在酒店外面。

「王彬,外面怎麼樣了?」曉婷看到進來的王彬,馬上詢問。

王彬輕輕抱了一下曉婷,「沒事啦!我你還不放心啊!」

曉婷笑了一下,「我把這裡發生的事,通過紐約的同事,已經發布出去了,應該會對你有所幫助。」

曉婷很聰敏,這麼大的一家公司,要是想收購,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除了一些意外就不一樣了。

「老闆,西蒙要來拜訪,你見么?」樓下的張平給王彬打了一個電話。

「西蒙,讓他上來吧!」王彬大概猜到西蒙的來意。

「你好,王先生,很抱歉,現在打擾你!」西蒙有些疲憊的握了一下王彬的手。

「沒有關係,請坐!」王彬笑著讓西蒙坐下,給他倒了一杯酒,算是壓驚。

西蒙喝了一口,才有些苦澀的問:「據我所知,你們三大財團,已經收購了我的集團大部分股份了?」

王彬笑了一下,「是的,當我來到這裡的時候,就發現了你的弊端,還有你竟然被你的實驗室架空!真是失策啊!」

西蒙苦笑,也只有苦笑,自己的大意,讓自己陷入絕地,而且自己已經知道國際基因公司的雇傭兵來到了島上,如果不是顧忌王彬的手下,還有自己還活著,有最大的許可權,估計這座島就已經改名換姓了。

「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保留這裡!」西蒙滿臉祈求的看著王彬。

王彬思考了一下,這座島環境很不錯,廢棄了有些可惜,至於恐龍,有著強大實力的他,可不擔心出現這樣的意外。

「我答應你!不過我要絕對控股!」王彬提出了自己的底線。

西蒙無奈的點了點頭,自己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王彬笑著打了一個電話,「諾斯曼,警告國際基因公司,把他們的手縮回去,不然就不要拿回去了!」

西蒙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他知道最起碼侏羅紀公園是保住了。 掌控侏羅紀公園的事,王彬沒有插手,而是交給了蘭斯洛特派遣過來的專業的談判專家,這都是這些年收養的孤兒,培養出來的人才。

大道朝天 「曉婷,這次度假,又要暫定了。」王彬有些抱歉抱著曉婷,語氣中有一絲愧疚。

曉婷笑著搖了搖頭,「沒事啊!已經很好了!再說這裡已經可以經常來啊!」

蘇莎則抱著一隻幼體的甲龍,高興的不停的親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