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竟然還有半步三級的存在,真是奇怪!』莫雄嘴上驚嘆,但心裡卻樂開了花,就連其他四位一臉嚴肅的中隊長,此時也輕鬆了許多。

『那不知劉隊長你們北上是有什麼要事嗎,如果你看得起我明暉,需要我們幫忙的儘管開口!』明暉端起一杯酒,送到嘴邊的時候突然問道。

『我們要去帝陵!』秦思宇端起杯子,遙遙敬了明暉一下。

『帝陵!』

明暉遞到嘴邊的酒杯頓住了,心中則掀起了軒然大波,差點沒忍住就要摔了杯子,就連旁邊其他幾位中隊長,眼神也在一瞬間銳利了起來。

『你們要去帝陵,為什麼?那裡可沒啥好東西啊,就是一景區!』柳承寒將杯子頓在了桌子上,眼神疑惑的看著秦思宇。

柳承寒的聲音打住了身邊幾人的胡思亂想,然後幾人共同將眼神看向了秦思宇他們,而且是那種正式詢問的眼神,一時間這張座子上的氣氛變得有點安靜。

『我們之前在外面流浪的時候,曾經有過一場機緣,那就是在擊殺一株變異古樹時,我們得到了一些神奇的東西。

而就是這些東西,幫助我直接晉級了三級,所以這就是我們這次來帝陵的原因,裡面有棵樹年頭不少了!』秦思宇神秘道。

『還有這好事?』明暉震驚,放下酒杯時都灑了許多出來。

『那是肯定,我們之所以稱霸長安城,就是當初得了這好處。

這一次大屍潮被擊退後,我們這幾位隊員也都到了臨門一腳的時候了,我們團長專門吩咐我兩帶隊過來,就是為這事來的。

怎麼樣明隊長有沒有興趣參一手,事後我們按照戰力分配你們三成,你們也可以多幾位三級強者,甚至你再進一層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事成之後,等我回去會建議我們兩家可以互通有無,達成同盟怎麼樣?』秦思宇循循善誘。

『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我們需要商量一下,要不我們先吃飯!』明暉穩了穩心神,勉強笑道。

『先吃飯先吃飯,你明天早上給我們個消息就行,我們今晚養精蓄銳明早再出發!』秦思宇含笑點頭。

接下來雖然眾人還是推杯換盞,而且明暉又招了一批陪酒的女人進來,但明顯身邊幾人的注意力都不在這裡了,明顯有點心神不寧。

秦思宇在發出邀請后,就在對面冷眼旁觀看著面前幾人眼神交流,他相信這件事明暉一定會按捺不住的,哪怕那裡是他們的禁區。 第五百五十六章去還是不去?

晚上在宴會結束后,莫雄帶著秦思宇一行來到為他們安置的落腳點,然後在洗去一身的酒氣后,眾人重新聚在了一起。

『思宇,你是不是對桐城有什麼計劃,要不然你拉上他們做什麼?』劉勝問出了在宴會上自己就有的疑惑。

『是的,我打算安排人接手桐城,桐城自衛隊這樣的勢力,必須連根拔起,因為他們自根子上已經壞了!』秦思宇雙眼中滿是冷酷。

『我知道桐城這邊的殘酷刺激到了你,但我們這一次沒有多餘的力量來控制桐城,相信今天你也看出來了,他們對我們有很深的戒心,要不然也不會在外面埋伏那些重武器!』劉勝不贊成秦思宇倉促的想法。

『這不是倉促,這是我經過深思熟慮的,而且我有充足的把握,可以順利接過桐城的控制權,這不僅因為桐城倖存者的遭遇,還有就是桐城的地理位置。

因為北上是我們的既定方向,長安城要想進一步發展,我們就必須打通北上的路,而桐城是怎麼也繞不過去的一環。

還有就是就連作為省會城市的長安,重武器也都少的屈指可數,為什麼桐城這邊的武器卻如此之多,而且今天就那些警戒隊員你們發現沒,基本上都是裝備齊全。

所以我懷疑桐城周邊,一定有一座大型軍事倉庫,這也是我們必須要拿到手上的,更何況還有這邊的礦產,我們需要資源!』

『說白了,你就是看上這邊的資源了,摟草打兔子,這才叫上他們一起是吧!』麻籍看著秦思宇直搖頭。

『不錯,我就是這樣想的,出發的時候我就想到了這些,可那時我還沒有下定決心。

因為我不知道桐城這邊的倖存者勢力是個什麼態度,我們對這邊的情報太少了,但今天這一幕,更堅定了我的決心,所以我要消耗掉他們!』

『你小子可真狠,雁過拔毛都比不過你,你這直接是把雁打下來了啊,我現在跟你打交道,怎麼總感覺後背涼嗖嗖的!』老道也被秦思宇的想法驚到了。

全球農王 『如果他們對下面的人但凡好一點,這樣的人我也不介意扶持或者控制,但他們不把下面的人當人看,將進化者與普通人劃成了兩個階級,也就不要怪我出手無情!』

就在秦思宇他們在商議著,對於桐城這邊的計劃時,明暉眾人所在的會議室已經吵翻了天,眾人直接分成了兩派,在去與不去的問題上面徹底陷入了對立。

明暉以及明朝兄弟倆也站在了對立面,明暉不希望眾人前往禁區,因為作為最早的三級進化者,他清楚禁區中存在的恐怖,要不然他們每一次前往,也不會付出那麼大的代價了,更何況他們還是在外圍。

他覺得他們目前的這種方式就可以,固定頻率進去收割,然後得到一部分果實就退出,然後用來讓更多的自己人進化,不能涸澤而漁。

但明朝不認同大哥的意見,他覺得這樣被動的等待效率太慢了,他已經吃過好幾次果實了,卻也只是到二級中期而已,還不知道要再吃多少,才可以突破為三級進化者。

三級進化者,明朝已經想了太久了,因為只有到了三級進化者,他才可以擁有在禁區中自保的實力,才能幫助大哥獲取更大的利益。

『我們沒有這麼多的人手可供消耗了,而且最近獲得果實的機會也大大減少,我們很久都沒有獲得雙手之數的果實了,我覺得我們的進化速度,已經比不過那些變異樹了,與其後面我們被它獵殺,不如我們現在就動手!』明朝瞪著眼睛看著在座的幾人。

『太危險了,我們不能僅憑別人的一句話,就拿我們的生命去開玩笑,禁區的厲害你們是清楚的!』 蠱仙奶爸 明暉忍不住揉了揉揉眉心,感覺一陣頭疼。

『正是因為清楚,我才覺得這是最大的一次機會,讓他們打頭陣我們在後面,這樣他們才是主要攻擊。事後我們獲得分配時,就算少分一點,也比我們這半年來累死累活得到的多!』

『是啊,現在世界變化的太快了,這一次他們真的是將我嚇了個不輕,同時五位三級進化者出現在我們面前,我還以為對方是來搶我們地盤的!』二級後期的陸彬唏噓道。

『就這也不可小覷,兩位三級加上三位半步三級,他們已經可以橫掃關中了。

也不知道他們說的,他們只是長安城其中一家超級勢力,下面的一支分隊這句話是不是真的,如果這是真的,那長安城的實力該有多恐怖!』柳承寒點了一支煙,臉上也是有著一股憂慮。

『怕啥,逼急了大不了我們同歸於盡,只要有那些武器在手,任他實力再高也要抓瞎,長安城都可以給他移平!』明朝不喜歡柳承寒危言聳聽的樣子。

『是啊,你這樣一搞我們在國內就沒有了立足之地,唯一的活路就只能繼續向北,做那喪家之犬了!』明暉瞪了一眼口不擇言的弟弟。

『我們之前就不應該回來,老老實實在西伯利亞多好,只要礦山一封,那就是我們自己的獨立王國!』明朝嘟囔,但也沒有太大的聲音。

『那些武器還是不要隨隨便便動用,那是我們桐城的安身之本,你不用就可以威懾別人,你用了別人就不會怕你了,而且用了之後危害更大!』柳承寒勸阻明朝。

對於這兩兄弟的脾氣秉性,柳承寒幾人也都摸得清清楚楚了,兄弟二人都是高中文化,畢業后就隨在外打工的父親出國去了冰寒地凍的西伯利亞,好像是在其中的一個小邦挖礦。

幾年下來錢沒少賺,但他們的父親卻永遠地留在了那邊,只留下母親一人在國內生活,末世前他們剛好回來看親,卻被這場災難徹底的留在了國內。

這兄弟兩二人,或許是常年跟老毛子待在一起,不僅學得像人家一樣嗜酒,而且同樣的脾氣暴躁,只不過哥哥明暉畢竟成熟一點,所以做事情更多的還是會考慮一下,不像弟弟直接怎麼簡單怎麼來。

會議到最後,除了副隊長柳承寒態度不明,大隊長明暉反對之外,其他的幾人全都贊同這一次,隨著秦思宇他們進攻禁區。

會議結束后,明暉將弟弟明朝叫到了自己的房間,趕走了在房間內伺候他的幾個女人後,才看著眼前的弟弟語重心長道;『如果這一次的行動你不參加,我就同意他們!』

『為什麼?』明朝撰緊了拳頭,心中只感覺一陣陣憤怒。

他不相信大哥沒有看出來自己的心思,但卻三番四次的阻止他,現在同時覺醒的其他人都已經是二級後期了,就他還在二級中期徘徊,他受不了這份屈辱。

雖然侮辱他的人已經被做了樹肥,但他要告訴別人,他的一切都是自己實打實拼出來的,不是靠著自己的哥哥施捨。

『這一次的行動,我總感覺有點心神不寧,所以你還是別參加了,就我們幾個去就行了,你留在家裡看家怎麼樣?』明暉看著眼前面色漲紅的弟弟道。

『你不要疑神疑鬼,這樣吧這一次去我會讓我的小隊後面跟著,一旦有什麼意外情況,就直接命令他們開火就行!』明朝克制著不向明暉去吼。

『不行,這一次他們的目標是禁區最中心的老樹,而那裡我們誰都沒有進去過,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我不放心讓你跟著我。

再說母親死前我答應她了,一定要照顧好你的,所以算哥求你了,這一次就讓哥安心一點可以嗎?』

『不可能,我這一次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而且我要親手拿到,看到他們我更不想聽你的了,強者都是自己拼出來的,抱歉了哥!』明朝說完,直接摔門離去。

看著那衝出房門的弟弟,明暉除了唉聲嘆氣卻別無他法,只能煩躁的坐在椅子上,點上一根煙在那裡吞吐。

同一時間,在副隊長柳承寒的房間內,其餘幾位中隊長已經與副隊長達成一致,那就是不管大隊長同意與否,他們都會在明早隨秦思宇他們一起出發。

對於他們而言,這恐怕是變強大最直接的一次機會了,而且這一次他們人多勢眾,他們相信一定可以獲得超出預期的戰果。

對於劉勝以及秦思宇他們會不會黑吃黑,畢竟那些人的實力在那裡,可他們這些人也有著自己的準備,那就是他們將自己的核心力量,都會安排在禁區之外,一旦出現意外,那就直接炸掉整個禁區。

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擁有。

一時間桐城上城區開始變得熱鬧起來了,無數的進化者接到了消息,被緊急召喚到了駐地,然後拿到了一件件被放在倉庫的大威力武器。

同一時間在桐城市與長安城的高速上,一支隊伍正在火速駛來,同時在桐城的東邊,一支黑壓壓的蟲軍,也正日夜兼程向這邊趕來。

就在晚上秦思宇他們商議完的時候,他就已經通過車載電台連接到了長安城,然後再通過腦蟲連接到了正在消化中的埃迪卡拉。 第五百五十七章帝陵禁區

第二天秦思宇等人起了個大早,而莫雄早已經等在了樓下,然後引導他們吃過早餐后,就與早就準備好的明暉柳承寒一行混合出發了。

路上秦思宇翻看著明暉他們提供的,關於帝陵那邊的情報,然後目光停留在了他們對於禁區的描述上。

在他們的情報記載中,在帝陵的外圍,也就是原先景區周邊種植的那些樹木,在末世后已經全部變異,而且它們會攻擊一切試圖靠近帝陵的生命。

而且經過末世半年的肆意生長,帝陵所在的縣城已經全部被灌木覆蓋,每一次自衛隊清理這邊時,都會付出慘重的人員傷亡。

這邊的樹木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會從各種你想不到的地方發起攻擊,而倖存者一旦被纏住身體,就會被他們快速拖走,再也找不回來。

至於原先生活在帝陵外圍的普通民眾,在末世開始后不久就已經全部消失,誰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去了哪裡,還是說已經全部遭遇了不測。

一路上自衛隊的車隊保持著高度警戒,兩邊的行道樹有個風吹草動,他們的槍口都會第一時間扭轉過去,然後直到他們安全經過了那邊。

風聲鶴唳的,搞得席偉與婁震幾人也緊張了起來,車速度放慢了許多。

因為自衛隊經常過來周邊掃蕩,所以車隊開了能有一個小時,就到了帝陵所在的縣城邊上,然後放眼望去,就好像是到了原始森林一般,整個縣城都鬱鬱蔥蔥的一片翠綠。

下車後秦思宇站在了車隊邊上,感受著空氣中的那股淡淡的異能威壓,以及四周磅礴的能量潮汐,一雙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

很強,這就是秦思宇的直觀感受,截至到現在,這應該是目前自己遇到的最強大的變異體了,而且還是一個族群性質的。

實力超群的秦思宇,已經看出來遠處的這些植物,全部都是一個類屬,也就是說它們應該是一個共同的根系成長起來的。

能量潮汐帶動空氣流動,股股臭味瀰漫開來,而且微風中,遠處的樹林開始樹葉搖晃,沙沙的婆娑聲不斷響起,就像是蠶吃桑葉一樣,且慢慢的開始加劇。

顯然是對方發現了他們這些陌生來客!

『感覺有點難搞!』劉勝靠到了秦思宇旁邊,語氣有點嚴肅。

『發現了,老道給我們找了一個大活啊!』秦思宇微微皺眉,然後將視線投到了老道的背後。

『這棵樹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一紀的末期,那時候天地法則已經大變,末法時代的前兆已經開始出現,這顆星球的靈氣大範圍枯竭,也就在那個時候,一株樹妖突然出現在了世間,禍亂四方生靈!

後來經過多方圍剿,我們在北方追上了他,那一戰我宗門前輩們死傷慘重,付出了三人死亡的代價,才將那株樹妖徹底打殘。

而其他的宗派人士,更是喋血無數,甚至北方的一個宗門,因為參與了圍剿,竟然被它直接破入空間福地,屠戮了那個宗門。

最強萬界大穿越 最後一戰中,樹妖的身體被打爆,但它的本體根系卻逃遁了出去。這數千年來我們九華宗每一代的行走,都會致力於尋找那顆妖樹的蹤跡。

我當初之所以與梅山的那株老柳相識,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老道站在路邊,話語中微風掀起了它的衣角。

『這麼說帝陵裡面的那株老樹就是它?』秦思宇臉色難看道。

『不錯,就是它,怎麼有精神負擔,在裡面下不去手!』老道似笑非笑的看著秦思宇。

『這倒不是,只是沒想到它倒會挑地方,竟然挑了帝陵的身側!』

『所以它才可以恢復的這麼快,短短數千年,竟然被它重新凝練出了媲美四級巔峰的身體,要是再晚一點,恐怕我們這些人還拿不住他了!』

說著話老道向秦思宇拋過來一個瓶子,道;『將這些東西給隊員分下去,含在舌頭下面,它會慢慢地補充你們因為戰鬥所消耗的能量,持續時間半小時,如果遇到危機,還可以咬破吞下去!』

『還有這好東西,你怎麼不早點拿出來!』秦思宇雖然嘴上埋怨,但還是動作利索的接了過來,然後交給席偉讓他發下去。

『秦副隊長?』邊上明暉目瞪口呆,先是看了看老道,然後就貪婪的看向了席偉手上的那個瓶子。

『我們這邊也準備了一點,雖然沒有前輩的多,但也是一點誠意!』老道後面,跟秦思宇站在同一水平線的徐超,也向他扔過來一個瓶子。

『婁震,先分給明隊長等幾位二級以上的進化者,剩下的你們再分下去!』

『明白秦哥!』婁震點頭,然後滿臉肉痛的向明暉走去。

『謝謝秦隊長,謝謝!』明暉感謝,但在心裡卻對秦思宇一行人全部起了戒心,並不著痕迹的給了柳承寒一個眼神。

他早就感覺這個叫秦宇的青年不對勁了,雖然他是副隊長,可是他卻發現,總是在不經意間,那所謂的隊長劉盛,以及一些其他的隊員,都會將目光不自覺的看向他。

而隊伍中的另外三人,也感覺跟這支隊伍的氛圍格格不入,就像是他們是兩支隊伍一樣。

而這一切都是明暉在社會中鍛鍊出來的識人本能,也正是靠著這一點,不管是在西伯利亞的礦山,還是在桐城自衛隊,他總能抓住人心。

再加上剛才那中年人講的那則離奇的故事,明暉突然發現,自己作為土生土長的桐城人,好像還沒有這些外地人對自己家鄉熟悉,而今天跟過來的舉動,衝動了。

他們的情報太缺乏了,眼前這些人一定用的是化名,而且這麼強大的一股力量,他們所在的勢力以及他們自己肯定是分出名,這一刻明暉由衷後悔之前沒有注重對長安城那邊的情報搜集。

貴女相師:裴神,請克制! 『休息五分鐘,準備一下我們進去,這一戰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否則北地千里將徹底成為它的獵場!』老道說完這句話,直接盤腿坐了下來。

秦思宇等人聞言,立刻開始向自己嘴裡塞各種食物,同時各種平時珍貴的捨不得使用的功能型礦物質飲料,就像是不要錢一樣向嘴裡面倒。

大戰一旦開始,誰也不知道什麼時間會結束,而且眼前這一片『樹林』這麼的廣闊,誰也不知道他們可以堅持到什麼時間。

『明隊長,讓你們的人開始吧,有什麼武器就使出來,盡量先打亂它的部署!』秦思宇看著一邊的明暉道。

明暉向著旁邊一揮手,跟隨而來的莫雄立刻抓起身上的對講機,然後對著對講機吼道;『先遣隊上來,開始進攻!』

隨著聲音喊出,秦思宇他們身後響起了轟隆隆的聲音,然後幾台改裝推土機就噴著青煙的駛了上來,在路過秦思宇他們之後,氣勢洶洶的向著前方的縣城衝去。

同行的還有十幾輛改裝車,而在這些改裝車上,無一例外的都是放著兩隻大油桶,然後在車頂天窗處,一名噴火槍操作員,鑽出了半個身體。

還有一些人來到了縣城邊緣的幾百米處,然後自一輛蒙著雨布的軍車上,開始搬下一個個炮架,然後快速的組裝在了一起。

『砰,砰!』連續幾聲沉悶的響聲之後,幾道黑影就衝上了天空,然後變成一個黑點,呈拋物線的樣子,向著推土機的前進路線落下。

『轟,轟,轟!』

隨著一聲聲爆炸響起,遠處的樹林一陣陣火光衝天,而在火光中無數的枝葉飛舞,捲起的氣流裹帶著濃煙,形成一道道衝天的龍捲。

『嗡!』一道無聲的能量波動突然自縣城的後方傳出,然後轉眼間跨越空間就覆蓋到了秦思宇他們的位置。

『嗯!』在場的眾多三級進化者同時悶哼出聲,至於二級進化者們,只感覺自己突然呼吸困難了許多,而且心跳的厲害。

『都小心,這就是帝陵禁區的範圍攻擊,它會壓制我們的攻擊威力,還會持續不斷的消耗我們的能量,但這種軌跡不會持續很久,所以不用太擔心,感覺難受就張大嘴呼吸就行!』明暉第一時間出聲提醒眾人。

『是挺難受的,這應該就是意識攻擊了吧,我感覺有股意識夾雜在這攻擊裡面,但卻無法理解!』

後面的柏樹晃了晃自己的腦袋,他嘗試感知這玩意,結果就像被人敲了一棒子一樣,感覺有點暈暈的。

『它跟我們不是一個生命形態,你當然不會理解,應該是超聲攻擊!』秦思宇解釋了一句。

此時前面的推土機終於到了縣城的邊緣,然後在他們面前的土地上,突然出現無數裂痕,然後一根根黝黑的樹根突然彈了出來,並狠狠的抽在了推土機上。

另一邊炮彈開始向縱深延伸,然後直接枝木橫飛,生生為推土機炸出了一條路出來。

後面跟著的改裝皮卡們,一桿桿黝黑的槍口處,突然噴出無數粘稠的黑色油脂,然後隨著幾個火機落地,大火開始在樹林中蔓延。

『嗡!』又一道來自於帝陵的精神攻擊傳出,但這一次眾人早有準備,誰都沒有出現不適的癥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