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原本雖然已經聽趙老爺子說林飛醫聖十分年輕,不過根據以往對一些中醫的認知,這位醫聖怎麼說也得四五十歲,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對方竟然是一個看起來不過二十齣頭的年輕人,這實在是匪夷所思。

不過他們二人畢竟是經歷過大風浪的人,所以心中雖然驚奇卻並未說些什麼。

褚老上前一步沖林飛拱了拱手道,「林飛醫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實在讓人驚訝,我國粹中醫能有你這等人才出現,想必復興有望啊。」

林飛呵呵一笑道,「褚老謬讚了,學海無涯,在下醫術不過是窺見了冰山一角,不過這復興中醫的確是在下畢生心愿。」

「哈哈林飛醫聖志向遠大,達則兼濟天下,實在讓人佩服。」褚老笑道。

一旁的衛老略顯古板,只是對林飛略微頷首笑了笑,對此林飛也是不在意地回之以笑。

幾人在屋裡談笑風生,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一個多時辰,這時門外響起敲門聲。

接著陳文傑率先進來,身後還跟著一位穿著十分時尚頭上染著紅毛的年輕人。

林飛看去,只見這年輕人正一臉不情願地跟在陳文傑身後,神情萎靡、臉色蒼白,一雙眼窩深陷,覆蓋著重重地黑眼圈,讓其原本英俊的臉龐看起來無精打采。

「呵呵讓林飛醫聖久等了,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侄子蔣文。」陳文傑笑呵呵地指著年輕人說著。

一邊又看向年輕人,臉上有著薄怒道,「蔣文,這就是我請來替你治病的林飛醫聖,還不過來問候?」

路過名為蔣文的男子卻是一臉不情願,哼了聲站在原地愣是沒動。 陳文傑見到這一幕頓時怒不可遏,眼看就要發怒時,蔣文卻是忽然身體一動。

接著身體搖搖晃晃地走到林飛面前,隨意拱了拱手,一臉不耐地說道,「在下蔣文,你就是林飛……醫聖?」

這時他目光停留在林飛身上,滿臉吃驚之色,顯然也發現自己叔叔口中的林飛醫聖竟然是一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這著實讓人吃驚。

對此林飛沒有絲毫意外,只是點頭道,「沒錯,我就是林飛。」

蔣文眉頭微皺,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年輕人不簡單,不過對方卻又如此年輕,怎麼看都不像是醫術高超的樣子,實在讓人費解。

或許是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慮,林飛呵呵笑道,「呵呵判斷一個人醫術高低,絕不僅靠人的外表就能決定,何況閣下初次見我,又怎能知道我的醫術不行呢?」

其實林飛心中也是無奈,這樣的事情他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了,每次都是因為自己太過年輕而讓其他人產生疑惑,因此他也只好主動解釋了。

似乎覺得林飛說的有理,蔣文張了張嘴不在說話。

這時陳文傑充滿歉意地道,「不好意思林飛醫聖,我這不成器的侄子從桀驁不馴,剛才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林飛聞言不在意地搖了搖頭,接著眼中閃爍著銳利光芒,繞著蔣文將其上下打量一眼。

「我觀閣下眼眶深陷,整個人看起來精氣神十分萎靡,看來是染上毒癮不少時間了吧?」

蔣文聞言神色微動,不置可否。

林飛並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習慣,到了此處就不再多說。

他收回目光,略微沉吟道,「在下既然答應陳先生出手相助,自然會儘力幫你。不過若是此次戒掉毒癮,日後還望能夠引以為戒,記住這次的教訓。」

「呵呵,戒掉?我這輩子已經對戒掉這玩意兒不抱任何希望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蔣文忽然自嘲地笑了笑,臉上又多了幾分蒼白。

「林飛醫聖,你可一定得救救我這侄子,不能讓他這一輩子就這麼毀了啊!」陳文傑在一旁擔憂地說道。

此時他身上早已經沒了平時的銳氣,彷彿只是一個擔心孩子走上歧路的長輩。

林飛點點頭,沖蔣文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等蔣文坐下后他略微沉吟,片刻后才從身上取出一個精緻的針盒。

眾人見到這針盒都是眼前一亮,畢竟醫聖施針可不是誰都有機會能夠親眼見到。

他們雖然心中疑惑林飛打算如何做,但醫聖自然有自己的考慮,所以也就識趣地沒有多問。

隨後只見林飛打開針盒取出裡面的閃著毫光的金針,接著雙手如風快速將金針扎在蔣文身前各處,接著手指捻動,一道道微不可查地淡青色氣流順著金針流入蔣文體內。

蔣文眉頭緊鎖,閉著眼睛神情變換不定,片刻后忽然舒展開來。

眾人見到這一幕頓時心中一喜,不過接著就見到蔣文喉嚨滾動,接著哇的一聲猛地吐出一口烏黑的血液。

這團黑血暴露在空氣中頓時散發出一陣讓人聞之欲嘔的惡臭。

眾人皆是忍不住掩上口鼻,眼中露出異色。

對此林飛並未說些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蔣文。

這時蔣文緩緩睜開眼睛,原本蒼白的臉色多了一絲紅潤,眉宇間也多了幾分生氣。

感受到此刻自身的狀態,蔣文臉上露出一抹吃驚之色,長久以來他因為毒癮問題身體技能早已經退化,而如今竟然再次感受到了體內的一些生機和活力。

接著林飛從身上取出一個白色玉瓶,扔到蔣文面前。蔣文有些疑惑地接過,打開后從裡面倒出一粒碧綠色藥丸。

這藥丸一出現屋裡頓時充斥著一股異香,眾人見此皆是目露

異色,他們都不是如同之人,眼光自然毒辣無比,能夠散發如此異香的丹藥,又怎會是普通東西?

這時林飛的聲音響起,淡淡道,「這裡面一共有三顆清心解毒丸,以後每日睡前服用一粒,三日後可徹底祛除你體內殘餘毒素,毒癮自解。」

「這……」

蔣文手裡仍捏著藥丸,愣在原地像是未曾聽到林飛的話。

「蔣文還愣著幹什麼,快謝過林飛醫聖啊!」陳文傑率先反應過來,急忙推了推蔣文提醒道。

蔣文收起臉上的驚訝之色,看向林飛鄭重道,「多謝林飛醫聖!」

不管此前他如何看待林飛,甚至懷疑,現在無法否認的是經過林飛治療,他的身體已經有了明顯好轉,這怎能讓其不高興?

這時林飛像是想起什麼,打量了蔣文幾眼,接著又道,「由於你的身體沾染毒素、虛弱無比,所以這幾日需要注意清淡飲食,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戒煙酒,注意休息,不要太過勞累。」

「多謝林飛醫聖關心!」

這次是陳文傑替蔣文道謝,接著他來到蔣文身邊,上下打量著他說道,「怎麼樣文,感覺如何?」

蔣文面露沉吟之色,像是在感應著體內情況,不一會兒說道,「感覺……卻是好了很多,我似乎能夠感應到新鮮的空氣,和體內蘊含的生機。」

感受到自身情況,蔣文踉蹌不由露出一抹欣喜之色,口中喃喃說道。

隨後林飛替其將金針從身上拔出,蔣文眉頭一皺,不過很快就又舒展開來。

「我已經將你體內毒素清除乾淨,日後不會再犯毒癮,不過切忌不要再沾染,否則下次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了。」

等一切做完之後,林飛冷冷道。

「大恩不言謝,林飛醫聖此等恩情實我們陳、蔣兩家絕不會忘。」陳文傑笑道。

林飛對此擺了擺手不置可否,接著重新收起針具等物品。

此次林飛幫蔣文治病戒毒的整個過程都被屋裡其他人看在眼中,現在見到林飛完成後皆是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驚嘆,皆是嘖嘖讚嘆不已。

「哈哈今日總算見識了何為醫聖手段,真是讓人嘆為觀止。」趙老爺子哈哈笑道。

他身旁無論是龍空還是褚、衛二老,同樣是眼中異彩閃動,不知在想些什麼。 「趙老爺子謬讚了,在下這不過是班門弄斧罷了。」林飛擺了擺手,不在意道。

其他人也是呵呵一笑,接著又討論起其他話題。

幾人正談論到高興之處,林飛忽然沉吟一會,臉上笑意減緩,看向趙老爺子道,「趙老爺子實不相瞞,今日在下前來事情是為了想要弄清楚一件事。」

其他人面面相覷,這時龍空卻是無奈笑道,「林飛醫聖還真是執著啊,不過想來也只有心性如此之堅之人才能有現在這樣的成就。

林飛也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靜靜看著趙老爺子。

一旁趙老爺子和褚、衛二老互望一眼,似乎知道林飛想問什麼。

「林飛醫聖,我又如何不知你此次來我青元縣的目的,只是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可未必是好事。」趙老爺子看著林飛,忽然意味深長地說道。

林飛聞言神色一動,聽他這麼說看來真是對魯中茂的事情知曉一二。

其實想想也不奇怪,畢竟他這等身份的人在青元縣肯定勢力遠超自己想象,其影響力和自己孤身一個人相比也肯定是天差地別,因此知道魯中茂的事情倒也在意料之中。

「在下要做的是是為國為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還請趙老爺子成全!」林飛略微有些激動地說著。

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自己在東三省、青元縣找了這麼久也沒有絲毫線索,現在竟然又有所突破,實在是讓人喜出望外。

「這……」趙老爺子略微沉吟片刻,最後像是下定了決心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把這其中的事情告訴你一二,其實不光是魯中茂的事,就連這些時日東三省名醫失蹤的事情我都略有耳聞,只不過等我知道這些事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趙老爺子嘆了口氣,神情頗為無奈。

「趙老你為何這麼說,何謂為時已晚?」林飛不解地看向老爺子問道。

這時趙老爺子莫名地看了林飛一眼,接著自顧道,「此事暫且不提,你有沒有發現但凡名醫失蹤的地區,很快就會有新的醫館頂替,而這些醫館的主人卻又無不是和島國人有些許聯繫?」

「這……」

林飛聞言沉默良久,最後點頭道,「其實這件事我心中也隱隱有些猜測,不過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所以也一直不太肯定。趙老爺子既然這麼說,恐怕也早已經和在下想到同樣的地方去了。」

趙老爺子微微點頭,接著道,「其實讓我真正確信這件事的還是魯中茂,近三個月前,他忽然前來拜訪說是有要事商討,我想他畢竟是青元縣針王,所以就單獨接見了他。」

林飛聞言神情卻是頗為震驚,下意識地問道,「趙老,你說魯中茂三個月前曾來拜訪你?」

「沒錯。」

趙老爺子意味深長地點點頭,接著道,「我聽龍空說一個月前魯中茂到京城大學去找你一起前往東三省調查名醫失蹤案件,後來一路你們去了雷火神醫所在的馬家村,不過整個馬家村卻因你們發生了火災,最後毀於一旦,對嗎?」

林飛深吸了一口氣,重重點頭。

「哎,其實我一聽說魯中茂前去找你時就知道絕不會有好事發生。」

「為什麼?」林飛問道。

「因為三個月前他前來見我之時就有意無意地算我投靠島國人,還許諾我想用不盡的榮華富貴。不過我趙國榮是何許人也,怎會同他狼狽為奸,做那豬狗不如的事情?」趙老爺子冷笑道。

林飛聞言卻是心中瞭然,集合趙老爺子的話他心中原本的一些猜測總算是浮出水面,得到證實。

看來魯中茂之所以在失蹤一段時間后還能出現行走外界,恐怕早已經成了島國人的一個棋子。

想到這裡林飛怒不可遏,拳頭也是緊緊

握起。

趙老爺子見他如此嘆了口氣,不再提及這個話題,只是算說道,「林飛醫聖,老頭子我雖然看不破島國人的真正目的,不過卻也能瞧出這些人所圖非。你既然醫道天資卓絕,又有醫聖實力,肯定是他們瞄準的目標,你可得一定要保重自己的安全。」

林飛目光閃動,只是點頭不語。

隨後趙老爺子又主動避開話題,談起其他一些趣事,不過經過剛才的話題,屋裡氣氛始終有些沉悶。

不知不覺又是數個時辰過去,林飛看了看時間發現天色已晚,隨後沖趙老爺子以及眾人拱了拱手道,「諸位,時間已經不早,在下就此離去了。」

其他人聞言頓時一陣挽留,不過林飛去意已決,因此也都不再多說什麼。

臨行之時趙老爺子看向林飛鄭重地說道,「林飛醫聖這次救了老頭子我,你就是我們趙家永遠的恩人和朋友,日後若是有什麼難處只管說出來,我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林飛聞言也是有些受寵若驚,急忙說道,「老爺子這番承諾實在太過貴重,在下何德何能得以承受?而且我原本就對你等英雄敬重,所以才會出手相助,本不是為了回報。」

不過趙老爺子卻是固執地說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趙國榮說到做到!」

林飛見此也是好苦笑一聲,不再多說什麼。

此次龍空原本打算親自送林飛會酒店,卻被林飛拒絕,最後只能還是讓之前接林飛過來的那人再跑一趟。

第二日,林飛醒來之時已經是天色大亮,洗漱完畢后算算時間也已經到了和上官無敵約定的時間。

果然片刻之後電話聲響起,林飛低頭一看正是上官無敵的號碼,接通後上官無敵讓林飛去青元縣一家名為『老地方』酒館,其他人都在那裡等等候。

林飛並沒有遲疑,直接打車去了約定地點,等他到了之後發現這家酒館內竟然客流涌動,生意爆滿,這不由讓林飛眉頭微皺。

然而等他掃了一眼屋裡之人,似乎沒有發現約定之人後,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桀桀怪笑聲。

「嘿嘿,你就是龍五?」 林飛聞言轉身看去,只見來人是一個身形矮小、頭髮花白,滿臉皺紋的老者。

此刻這人正用一對小眼睛滴溜溜轉打量著自己,再加上他這麼突然出現著實讓人有些反感。

「沒錯,我是龍五,你是?」

林飛點點頭,面不改色地說道。

此行執行的任務屬於S級機密,所以每個人都用的是自己的代號,而『龍五』便是林飛此行的代號。

「嘿嘿小子記住了,老夫便是龍三,其他人都在裡面,跟我走吧。」

老者再次桀桀怪笑幾聲,接著率先向著酒館里走去,林飛緊跟其上。

酒館內客人似乎並未注意到老者和林飛二人,不一會兒林飛跟在老者身後進入酒館內部一個房間之中。

其實林飛在來此之前對這次執行任務的人員也有些猜測,不過他一進去見到屋裡的一人後忍不住神情愕然,愣在那裡。

「洪俊?」

林飛出聲問道,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馬洪俊顯然也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見到林飛,同樣是一臉吃驚之色。

屋裡其他人見二人竟然一見面就叫出了名字,臉上皆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林飛快步來到馬洪俊身邊,向其詢問為何會在此處。

對此馬洪俊也是苦笑一聲說道,「說來話長飛哥,其實我因為爺爺的緣故被破格錄入國家第七調查科,此次協同尋找東三省名醫失蹤案件。」

說到這裡他看向林飛,臉上露出一抹喜色,說道,沒想到在這裡竟然能夠遇到飛哥你,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

林飛也是無奈苦笑,說道,「我也是接到上級任務前往調查這件事,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你,看來真是造化弄人。對了之前我讓你去查的事怎麼樣了?」

林飛忽然神色一動,看向馬洪俊。

馬洪俊聞言臉色忽然難看起來,氣憤地說道,「自從飛哥你讓我繼續調查魯中茂后,我終於發現了此人以前的一些蹤跡,原來這人早就投靠了島國人,我們一直被他牽著鼻子走!」

林飛點了點頭,沒有表現出過於吃驚,畢竟這事他已經知道。

「這些事我已經從其他地方知道了,眼下當務之急我們還是抓緊時間救出你爺爺等名醫,日後再和那人算賬。」林飛拍了拍馬洪俊的肩膀說道。

馬洪俊聞言重重點頭,目光變得無比堅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