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畢竟是經過大風浪的人了,只見軒轅洛頓時一臉萎靡的說道。

「自從受傷之後,我的腦子是越來越不行了,很多事情都會記錯,你別介意。」

軒轅洛此時是多麼的後悔,自己的腿當時為什麼沒有受傷,害的他現在少了一項借口。

沐靈夕將軒轅洛眼中神色的轉變看的清楚,自是知道那他心裡的那些小心思。

想到這裡,沐靈夕走到床邊的位置上停了下來。

「肚子上背上脖子上都不舒服是吧!」

軒轅洛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只見沐靈夕將自己的針筒直接從乾坤鐲中拿了出來。

手中的藍光一閃,頓時一道水樣的波紋就朝軒轅洛的身體上,覆蓋了過去。

檢查了一遍,沐靈夕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所有的傷口都恢復的不錯。

再次看向軒轅洛,沐靈夕的眼中冷光閃過。

敢騙她,那就要承擔欺騙她的後果。

就在軒轅洛還一臉期待的,等著沐靈夕幫自己扎針的時候,只見沐靈夕直接從針筒中,拿出一排針體最粗的金針來。

手中的金色光芒一閃,一道道細密的金色靈力控制著那一排金針,直接朝軒轅洛的上半身衝去。

軒轅洛見狀,就知道事情似乎和自己想象之中的存在著很大的差距。

眼看著那一根根粗壯的金針朝自己的身體扎了過來,軒轅洛正想出聲說些什麼,但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林軒兒的這句話,著實是讓得此時的葉濤有些反應不過來,良久之後,葉濤方才是收回自己臉龐之上的詫異之色,而後「哈哈」一笑道:「軒兒啊,你們少男少女的這種事情,怎麼想起來跟我這個老古董說了呢?」

雖然葉濤的這句話看起來是一句玩笑話,但是側面也說出了葉濤此時的想法,很顯然,葉濤並不想干涉他們感情上的事。

而林軒兒此時則是非常認真的看著葉濤,當即便是再度說道:「葉叔叔,您知道我的身世,小的時候,對我也很了解,您覺得我和葉天哥哥合適嗎?」

葉濤聞言,也是再度無奈的笑了笑,旋即說道:「關於你,我是完全知道的,不過你和天兒之間的事,我這個做父親的,也不能摻和太深,你說呢?」

葉濤已經聽出了林軒兒話中的意思,很顯然,這是想讓葉濤在其中牽一個紅線啊。

「既然您對我了解,我姓林,葉天哥哥姓葉,我們在一起,也不會有什麼世俗言論,那……軒兒就斗膽懇請葉叔叔,能夠恩准我們在一起!」

林軒兒說到一半,也是遲疑了良久,很顯然,她也是做過一番非常激烈的思想鬥爭的。

畢竟一個女孩子,主動去提親這樣的事,說出來也難免是有些羞澀。

而葉濤聞言,也是有些驚詫的看著面前的林軒兒,葉濤顯然也是沒有想到,林軒兒作為一個十七八歲的花季少女,居然是主動提出了這件事,這的確是讓葉濤有些意外。

在天神大陸上,女子十六歲便成親的事也的確比比皆是,更有甚者也都是家族包辦的,對於這些,葉濤其實也都知道。

不過現在的林軒兒當著自己的面如此主動,葉濤依然是有些迷茫。

「怎麼?你和天兒的事,有人反對嗎?」

葉濤很迷茫,葉天感情上的事,葉濤也沒有多問過,之前關於葉允的那件事,葉濤倒也是一直沒怎麼提過,所以,葉濤對於葉天的感情倒是一直都不怎麼了解。

不過此刻聽林軒兒話中的意思,顯然是她和葉天在一起這件事上中間有著一個癥結所在,所以也是如此問道。

林軒兒聞言,當即也是垂下眼帘,一副哀傷的神色也是絲毫不加掩飾。

「不瞞葉叔叔您,軒兒喜歡葉天哥哥已經很久了,從小的時候就開始了,可是現在,葉天哥哥每天都這麼忙,沒有時間來處理感情上的事,而且還冒出一個葉允,軒兒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才來找您的。」

林軒兒此刻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更像是在對葉濤哭訴。

而葉濤看著這一幕,自然也是知道林軒兒心中所想,當即便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哎,葉允那個丫頭,也的確是和天兒有些那方面的意思,不過我倒是從未過問,至於天兒心中是怎麼想的,我也完全不知道,我還是覺得,你們年輕人的事,還是靠你們自己做主比較好。」

葉濤說著,也是再度笑了笑,葉濤的意思已經很明顯,葉天感情上的事,全憑葉天自己做主!

可是對於這一點,林軒兒顯然是絕對不同意的,別說讓葉天表一個態了,現在的葉天每天忙得死去活來的,和她見一面的時間都沒有!

果不其然,林軒兒當即便是嘟起小嘴,再度說道:「葉叔叔,葉氏家族這麼多年來家風嚴謹,如果葉允真的和葉天哥哥在一起,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輿論,到那個時候,葉家的名聲也一定會受到牽連的。」

方才,林軒兒其實是想一個人進入葉天的房間之中,和葉天討論這件事的,不過剛好遇到了葉濤,也就直接說了出來,畢竟葉濤現在雖然不是葉氏家族的族長,可依然是前族長,在葉家說起話來,那也是有分量的。

而葉濤此刻聞言,卻是再度笑了笑,而後也是沒有絲毫掩飾的說道:「軒兒啊,這種事,你葉叔叔我實在是做不了主,你也知道天兒的性子,他自己認準的事情,別人的話是改變不了的,所以,你們的事,還是要靠你們自己喲!」

葉濤已經聽懂了軒兒此次找自己的目的,而葉濤自然不想捲入他們這種感情漩渦當中了,畢竟葉濤也是過來人,對於感情這種事自然也是了解。

更何況,現在面對是別人的感情,讓自己來做一個中間人,那自己一不小心,豈不是就會得罪人了嗎?

不說遠的,單單是那個葉允,如果葉濤真的答應了林軒兒,不就已經得罪了葉允嗎?

葉濤畢竟是一個老江湖,自然不會掉進林軒兒的圈套,而此時葉濤的話,也的確是讓得林軒兒很是苦惱的黛眉微蹙,不過也是沒有任何辦法。

「哈哈,好啦!軒兒,你這麼漂亮,這麼聰明,天賦又這麼好,天兒怎麼會不喜歡你呢?只不過,你們現在還小,或許是時機未到罷了,所以你也不要著急嘛!」

葉濤看著林軒兒那有些不開心的樣子,當即便是再度一笑,而後如此安慰道。

林軒兒聞言,自然也只能是點了點頭,既然葉濤不願意摻和進來,那林軒兒自然也不能強求,當即便是對著葉濤抱了抱拳道:「打擾葉叔叔了。」

說完之後,林軒兒便是面帶一抹失落的轉身離去。

而葉濤看著林軒兒離去的背影,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自語道:「這臭小子,太華雲還挺旺的!這一點,怎麼一點都不像你爹我呢?」

說完之後,葉濤也是再度漏出一抹笑容,旋即便是大搖大擺的轉身離去。

而林軒兒此時則是漫無目的的四處踱步,不經意間,也是再度來到了葉天的房門之外。

不過遲疑了良久之後,林軒兒依然是選擇了離開,方才她也親眼看到了,葉天正在修鍊,所以此時的她自然是不能打擾葉天。

房間之內,葉天此刻已經是打通了陽維脈的三分之一,不過修鍊依然進行的如火如荼,沒有片刻的歇息和停留。 眼看著那一根根粗壯的金針朝自己的身體扎了過來,軒轅洛正想出聲說些什麼,但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那些金針被沐靈夕的金色靈力操縱著,直接朝軒轅洛身上的幾處痛穴扎去。

金針入體,只聽軒轅洛頓時不可抑制的哼了一聲,那臉上的表情別提有多精彩了。

那一臉期待被落空后的失望還沒緩和,就已經被一臉的痛楚所取代,但是在看到沐靈夕那注視過來的目光之後,還硬是強忍著不想叫痛。

沐靈夕心中暗笑不已,但是還是裝出一副驚慌的表情。

「哎呀!好像扎錯了呢!我的腦子也是越來越不好了呢!上次被你受傷的事情下過之後,總是會扎錯呢!你別急,我再試試,這次保證不會再錯了。」

軒轅洛忍著一身的疼痛,勉強擠出一抹笑容,一臉安慰的說道。

「沒…沒事!這麼幾針,我還受的了。」

沐靈夕見狀,卻是勾唇一笑。

直接從針筒中將所有的金針都拿了出來,然後對著軒轅洛說道。

「那這些應該夠多了吧!洛少還想再試試嗎?」

看著沐靈夕手中那整整一簇的金針,軒轅洛再也忍受不了了。

直接怪叫一聲,甩掉身上的金針從床上跳了起來。

「小包子!你學壞了,我就知道那個你跟那個腹黑的在一起准沒好事。」

影琦在看到自己少主人那出神入化的整人手法之後,心中簡直快要樂開花了。

不過對於軒轅洛最後所說的那一句,他卻表示深感認同。

櫻空之雪2(終結版) 想想早上少主人對他的恐嚇,直到現在他那脆弱的小心靈還在隱隱作痛。

重生之小資生活 鬼夫欺上癮 沐靈夕好笑的看著,軒轅洛從床上跳起來時,那生龍活虎的樣子。

「是誰專程來找我扎針的?現在怎麼又說我壞了?」

讓你以後再敢說謊,要知道金針在古代的時候,不僅能治病救人,還是一門刑具呢!

軒轅洛揉著自己身上那各處仍舊疼痛不已的穴位,苦著臉說道。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上一次我就不疼。」

沐靈夕沒好氣的白了軒轅洛一眼,然後說道。

「上一次你也是真傷啊!要是下次還敢騙我,我就把你身上全都用針扎滿!」

軒轅洛還想再反駁些什麼,然而在聽到沐靈夕那最後的話后,看著那一根根金燦燦的金針,瞬間膽寒。

口中原本反駁的話頓時變成了諂笑。

「嘿嘿!!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小包子別生氣了,你笑起來才最好看!」

看著軒轅洛那一臉嬉皮笑臉的樣子,沐靈夕無奈的搖了搖頭。

跟這貨生氣簡直就是自己氣自己。

想到這裡,沐靈夕將散落的金針收了起來,這才說道。

「好啦!我不生氣就是了,你還是快點回去好好養傷吧!若是在外面不小心把傷口裂開了,那就麻煩了,要是想找我,等到你傷好了再來。否則,你若是有個什麼意外,我豈不是成了你們軒轅殿的罪人。」

然而軒轅洛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卻是開口說道。 房間之內,此時的涅槃尊者依然懸浮在虛空之中,他那透明的藍色人體看起來也是極為玄妙。

某一刻,涅槃尊者突然對著葉天說道:「嘖嘖,沒想到啊,你居然這麼快就能打通陽維脈!」

聞言,葉天也是有些詫異,當即也是感受著自己的體內,的確是和之前有些不一樣了,靈力能量不夠用的感覺更加明顯了。

不過對於涅槃尊者所說的「陽維脈」,葉天依然是沒有什麼概念。

「好了,退出來吧。」

此時的涅槃尊者也是嘆息了一聲,而後繼續說道。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睜開了自己的眼眸,而後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那團透明的藍色人體,當即便是說道:「怎麼樣?這就算是成功了嗎?」

「嗯,不過只是打通了始終兩個點而已,中間的那些穴位,也是需要後續打開的。」

涅槃尊者沉聲說道。

「啊?那豈不是還不能解決我靈巢的問題?」

葉天聞言,當即便是有些失落的如此說道。

而涅槃尊者聞言,也是再度無奈的一笑,旋即說道:「你以為打通陽維脈有什麼簡單嗎?若真的是那麼簡單,那豈不是人人都可以打通自己的七經八脈了?」

葉天點了點頭,似乎覺得涅槃尊者說的很有道理,不管怎麼說,至少葉天現在感覺自己的體內很是空曠,這種感覺,是自己之前從未有過的,也正是這種感覺,讓葉天產生了一種更想修鍊的慾望!

葉天知道,自己的體內現在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時刻都在渴求著靈力能量的湧入。

而涅槃尊者看到葉天點頭的樣子,當即也是再度一笑道:「呵呵,好了,接下來,你便尋找新的修鍊地點吧,以後的修鍊,會一次比一次艱難,一次比一次兇險!」

「兇險?修鍊這種事情……還有風險嗎?」

葉天對於涅槃尊者此時所說的話也是聞所未聞,當即也是極為好奇的如此問道。

「修鍊自然沒有風險,但是打通八脈,便是有一定的風險了,不過,風險越大,回報就越大,有我的幫助,你大可放心!」

涅槃尊者說道最後,也是極為自豪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儘管他那透明的藍色身體看起來有些滑稽,但是這個拍胸口的動作,也是將涅槃尊者那抹自豪展現的淋漓盡致。

當即,葉天也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行!不過,可能得等一段時間,最近我得處理一下各路前來報道的強者。」

「好吧,反正實力是你自己的,你不著急,我自然也不著急。」

聞言,涅槃尊者似乎是有些不悅的伸了一個懶腰,說話的同時,身形也是再度鑽進了葉天的納寶之中。

葉天見狀,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涅槃尊者看起來這麼大歲數了,沒想到還挺任性的,說消失就消失。

當即,葉天也是從床榻之上站了起來,而後活動了一下全身的筋骨,當即也是感覺自己體內的經脈似乎是更加順暢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而後便是從床榻之上一躍而下,雖然體內靈力能量不夠用的感覺很不爽,但葉天知道,想要更強,這些困難都不足為慮!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葉天便是打開了房門,而後對著門外行去。

看了看外邊的天色,已經是正午時分,不過葉天也是沒有過多停留,直接是對著葉濤的房間行去。

現在葉家所有政務在葉濤那裡都是無所不知的,所以,葉天想要了解什麼,去找葉濤,顯然是最簡單最省力的辦法。

進入葉濤房間之後,葉天也毫不廢話,當即便是問道:「三長老那件事,處理的怎麼樣了?」

聞言,葉濤也是一臉凝重的說道:「雖然是有些瑕疵,不過整體還是很不錯的,選擇的地方也沒有任何問題,我覺得,三長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而葉天卻是面不改色,當即便是再度追問道:「我問的不是這個,那蒼皓,有沒有動作?」

很顯然,葉天對於三長老從來都沒有懷疑過,這一次派出霍都監視,也只是為了做給大長老看看而已,至於三長老到底有沒有問題這一點,葉天根本就不擔心。

葉天擔心的,是蒼皓那個老狐狸,究竟有沒有什麼發現。

而葉濤聞言,也是微微皺起眉頭,思索了片刻之後便是說道:「據我的觀察,他的確是有所懷疑,只不過,在我的阻撓下,他也沒查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那就好,只要不被他發覺,這件事就算是消除了不確定性因素了!」

葉天當即也是鬆了一口氣,如此說道。

「不過,我看得出來,蒼皓顯然是有備而來,他對於一切都有著應有的戒心和懷疑,對於每一件事的處理,也都相當小心,而且從這件事情上,我已經感覺出來,他的目的似乎已經完成的一大半了!不知何時,他就會和我們徹底撕破臉皮!」

變身成仙 葉濤看到葉天鬆一口氣的樣子,卻是再度一臉凝重的如此說道。

葉濤知道,葉家這一次面對的不是一個一般的傢伙,而是一個化天境中期的強者!所以,葉家所有人都必須要有足夠的警惕心理,以及防範心理!

而葉濤此時的話,也正是為了提醒葉天,萬萬不可大意!

聞言,葉天也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我也看出來了,就從那四個侍衛那件事起,蒼皓便有些展露鋒芒了,對於我們葉家,他似乎完全不忌憚!」

「是啊!或許,他的確是有恃無恐吧!畢竟化天境中期的實力,也的確可以讓我們葉氏家族覆滅了。」

葉濤嘆息道。

「覆滅?不存在的!父親放心,他蒼皓如果真的到了撕破臉皮那一日,咱們也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