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連聖賢都認識還能困在此地嗎?

對眾人的不信任,韓星很有些鄙視,他一邊斜斜的睨藐了眾人一眼,一邊向雪虎走去。

韓星處事穩重,自然不會無矢放失……

五色石散發的荒古氣味讓雪虎一返常態,圍繞祭壇奔跑不安。

剛才雪虎對著祭壇上方凝聚的上古神獸圖騰哀嚎不一時,吠聲中充滿了對故土的思念之情,韓星就有所警覺……他突然想到,這是不是一種返祖尋根現象?

雪虎與神獸窮奇有著莫大的聯繫,弄不好還真是神獸的後裔,看來這神魔之血就非它莫屬了。

當他再次走近雪虎時,臉上隨即露出一個笑容,這一刻,他很像一個騙子在騙小孩,試探的道:「雪虎啊,剛才我說的話你考慮了沒有?其實……也沒多大點事……就是想問你借……一盆血用用!」

「呃,呃……一盆血?你想要你家虎爺的命啊……」雪虎圓瞪著那雙炯炯有神的金色雙眸,似能聽懂人話,當聽說要借它一盆血用,頓時發出一聲慘叫,挾著尾巴就跑。

韓星緊追,邊追邊循循善誘道:「哎……雪虎……別跑,只要你現在肯幫我,出去后,給你烤一頭整牛讓你吃……燒全羊也行……」

嗷嗚,虎爺不幹!……雪虎繞圈跑的更快了……

「不行,這誘惑檔次太低,得重新設個套讓它鑽進去,……」韓星邊追心中邊謀划……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雪虎啊,跑累了沒有?跑累了就過來喝口水吧……不,是喝口赤血龍芝液!」韓星面露狡黠,就像是一個狼外婆,善意下包藏著禍心。

聽說有赤血龍芝靈液喝,雪虎一個急剎,停住了巴掌大的「虎軀」,倒豎的毛髮慢慢又貼到了身上,只是眼中流露出濃濃的不信任!

「靠,站住了就好,老子就不信,還騙不倒你!」韓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只要你肯答應,這一袋赤血龍芝靈液就全賞給你了!」

赤血龍芝靈液的誘惑力對雪虎來說太大了!

雪虎伸出毛茸茸的小爪點了點韓星,意思是:「你說話可要算話哇……」同時,又豎起了中間一隻爪尖。

「天啊……什麼?一滴血要換老子一大袋靈液?賠大了!」韓星欲哭無淚……

雪虎見韓星臉色變了,狀似要發飆了……它轉頭就又要跑!

「卧靠……要點血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啊……」韓星有些天旋地轉。

他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道:「算了,凡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你雖是個獸,我日常也是拿你當兄弟看,罷了罷了,一滴就一滴,便宜你了!」

這一刻,韓星心痛的連死的心都有,無奈之下,伸手摸出一袋豬尿泡裝的靈液拋了過去。

小雪虎一個虎抱接住,咚咚咚一口氣喝了個凈光,最後乾脆連豬尿泡也咀嚼吞了下去,一點也沒捨得浪費。

吃飽喝足了,雪虎用粉紅色的小舌頭舔了舔嘴,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韓星,意思是:為什麼偏偏要用它的血?

韓星靈機一動,道:「因為你是神獸後裔,這個祭壇只有神獸獻祭出血液,才能開啟,你救了大家,就積下了功德,以後可以成為獸中的聖賢……也就是聖獸!」

聖獸等於聖賢?

不會是開玩笑吧?

眾人這才明白韓星口中的神魔聖賢竟會是一隻小獸!

韓星連哄帶騙,對小獸進行耐心細仔的解釋教肩,聽的雪虎頭都大了,一臉的痛苦,嗷嗷直叫,最後乾脆用二隻小爪將耳朵掩上,被逼無奈,只好點了點頭。

見雪虎同意,韓星又怕它臨陣反悔,信誓旦旦的又許了諸多好處,小雪虎這才不嗷嗷嚎叫了。

「嗖!」

這一次,竟然是小雪虎主動,縱身一跳,身上噴薄出一片熾盛白光,,令祭壇轟隆作響,飛沙走石,煙塵衝天。 「好強大的赤血龍芝靈液!這小獸喝了明顯起了變化,發生了返祖現象,這片白光是神獸印記的再現!」來自妖族、天皇宮、火雲宗等地僅存的幾位強者都驚異不已。

重生之凰鬥 只見雪虎用一隻小爪掩面,擋住眼睛,將後腿彎曲到了前面,前爪握住后蹄,放在嘴邊輕輕一咬……

頓時,從雪虎口中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尖銳的吠叫聲,慘叫音調之高,足以穿金裂石。

雪虎眼見后蹄小爪滲出了血跡,這才萬分不情願的將一滴金色血珠滴入到了凹型血槽之中。

「轟!」

血槽之中頓時紫氣衝天,那滴金色的血珠向一輪鮮紅的太陽飛濺而出,迅速放大,烈焰騰騰,祭壇上所刻的道紋全部被激活了!

「轟」的一聲,血珠入槽,紅光閃耀,所有乾涸的血跡全部復活再生,隱隱傳來神魔的嘶吼聲,凹槽內血液沸騰,流向陣眼……

猝然間,所有血液開始燃燒,火光中道痕顯現,一道道符文在凹槽之中崩出,金色漣漪潮水般浮現,漸漸聚集成一隻栩栩如生的金趐大鵬鳥。

「金趐大鵬鳥,傳說中的神獸!」韓星吃驚,脫口而出!

這金趐大鵬鳥又叫妙翅鳥,相傳為混沌鯤鵬所生,以龍為食,雙翅拍動,瞬息萬里,與韓星所練「鯤鵬虛空術」有曲異工同之妙。

金翹大鵬鳥通體金光閃閃,在祭壇上空盤旋。

驟聞人言,金翹大鵬鳥那對金色的雙眸中射出了兩道凌厲無匹的神光……

「啾……」一聲長鳴叫如穿金裂石般的響徹九霄,只見它雙翹一震,根根金羽如金芒亮閃,一股颶風般的狂暴殺氣形成,它要展開攻擊,只待一撲,便要將韓星鎮壓!

「鯤鵬虛空術!」韓星大喝,想要躲閃,頓時,他身上冒出了一股至強的鵬族氣息,強大的波動開始擴散,在他身後匯聚成了一隻數十丈大小的混沌鯤鵬虛影。

饒是虛影,無盡的威壓也席捲了整個天地,讓祭壇都一陣搖動。

「啾……!」金翅大鵬不斷地大叫著,突然出現的鯤鵬虛影,產生出餉莫大威壓,彷彿如潮水一般,令它陷入到了驚慌失措之中。

「啾……啾……」金翹大鵬鳥霎時收起了凶像,雖然祭壇只召喚了它本體的一絲神念降臨,但強大的鯤鵬氣息卻讓它的本體在億萬裡外都能感到……

從韓星身上產生的一重重精神威壓,在這片天地間洶湧澎湃,讓它有一種既顫慄又親切的感覺!

為什麼在一個人族身上會有這種感覺?這讓它十分疑惑……

驀然,從韓星身後顯化的混沌鯤鵬虛影中看到了一片金羽,讓金翹大鵬鳥心神巨震……

它本是鯤鵬留下的血脈存世,荒古巫妖大戰後,曾秉承主人旨意將「鯤鵬虛空術」繁雜的奧義烙印在自己的一片羽毛上,以留有緣人,應對末來的大劫……

今日「鯤鵬虛空術」出現在這少年身上,釋放的鯤鵬力量如颶風一般逆天而上,正是鵬族大道,而自己那片羽毛附在這少年身上,顯然是他已接受了自己的傳承。

金翹大鵬鳥從金色瞳孔中射出一道神識,直入韓是腦海:「我乃金翅鵬王,鯤鵬虛空術之主,你即傳承了我的道,這一縷分神就留下供你驅使……」

啊……還有這等好事?

韓星感覺如夢如幻……

「不行……不行……這太貴重了……」他嘴唇顫抖,語無倫次,口中說著貴重,心中卻恨不得金翹大鵬鳥現在就變成一隻小雞,讓自己拎著就走。

「我送你這縷分神自有用意,日後可助你尋找鴻元老祖的鎮封之地,將鯤鵬極致神通的封印揭開,學會駕御鯤鵬的法訣,這樣您才能操控鯤鵬真身,『鯤鵬虛空術』才能真正發場光大!」金翹大鵬甩了甩鳥頭,嚴肅地道。

韓星萬萬沒想到自己今日竟遇到了「鯤鵬虛空術」的正主,而且還給自已留下與鯤魚、混沌並稱太古三大凶獸之首的金翅鵬王的一縷分神!

特別是將來能以從末在世間顯化的鯤鵬真身為坐騎,更讓他眼中一片炙熱。

「鴻元老祖是誰?」韓星渾身一顫,從激動中醒來,靜靜地問了一句。

「待你步入神級領域自然便知!現在沒有時間了……」金翹大鵬鳥掃了韓星一眼,便閉口了。

「嗷!」金翅大鵬終於動了……

它根根羽毛閃爍著冷冽的金屬寒光,像青銅鑄造的雙翅張開,遮天蔽日,整個祭壇都被金趐大鵬鳥的陰影遮住了,一陣陣氣旋直撲地面,凹型槽的火焰燒的更高了。

「快到祭壇中間來!」韓星一邊呼喊,一邊從懷中掏出土圭,眼晴微微睨著,將土圭輕輕放入青色磨盤中間的似鑰匙孔般的黑洞中。

眾人聽到呼喊聲,快速的集聚到了中央,因為大家知道,這是逃出生天的唯一機會。

韓星的眼眸突然瞪大,大喊一聲「合上了!」

隨著土圭與鑰匙孔的合二為一,整個祭壇發出了發出了越來越耀眼的光華。

青色大磨盤在眩目的華光中無需催動,瞬間衝天懸浮而起……

金翹大鵬鳥目光如電,高亢的鳴叫聲響起,剎那間就如狂暴的颶風俯衝下來,巨爪探出,只一抓就將青色大磨盤抓住,傲立其上。

大鵬振翅,磨盤旋轉,混沌氣息翻騰,二者光芒同源。

隨著傳送陣轉動的越來越快,整個祭壇被籠罩在一片刺眼奪目的五彩光芒之中……

轟隆隆!

金翹大鵬鳥怒吼飛揚,地動山搖,整個須彌山掀起了十二級颱風,祭壇緩緩而動,傳送陣開啟了。

嘩!

韓星將青衣人留給自己的那張刻有荒古秘地出口座標的殘圖印在了陣眼上!

鄉間輕曲 霎時間,傳送陣光芒極盛,金翅大鵬鳥銅翅擊天與整個祭壇化為一道白光,按照座標,瞬間破開空間壁壘,穿透了虛空。

轟然一聲,眾人只覺的磅礴的氣息猛然爆發,身子己如鷹擊長空般漂浮在空中了。

這一刻,所有人的大腦都出現了短暫的空白,全都消失在了傳送陣上面。

傳送陣里,所有人的瞳孔都劇烈擴張,流露出難認置信之意,無盡的恐慌與驚懼更讓眾人身軀僵直,一動也不敢動。

韓星只覺得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帶動向前飛速移動,感覺身體在一個空間里,卻又摸不到看不見,四周電閃雷嗚,亂流充斥。

在無盡的狂暴氣流中,傳送陣移動的極快,在風速的撕扯中,眾人身如刀割、耳膜鼓漲、刺痛,只能痛苦的閉上了眼晴。

荒古秘地,億萬年來,除每五百年開啟一次外,從沒有提前解禁過,有天道大陣封護,任你是大羅金仙陷入其中也休想破陣而出。

而此時,卻從中傳出「轟隆」一聲巨響,終年鎖定秘地上空的洶湧雲海像被天刀劃開了一般,驟然分開。

一道金光猛然撕裂、撞開了秘地天道禁制的防護,金光裹著一個磨盤般的傳送陣如同流星,直接投向了外面的世界。

瞬時間,荒古秘地天道禁制防護大陣又自我修復如初。

傳送陣如天外流星陷落大地,接近地面時,在空中劃了個優美的弧線,穩穩的降落在一團濃霧中。

金光一閃,金翹大鵬鳥化為一縷神念進入到了土圭連著的青色大磨盤中不見了。

韓星神識一動,佛仿身體里多了樣什麼東西,丹田中,豁然多了一個縮小版的傳送陣,一面印有土圭,一面印有金翹大鵬鳥的烙印。

陡然間丹田中央高懸著的《道經》金光一閃,直接將傳送陣壓在丹田的右下角,擱置在那裡。

眾人也不知是過了一瞬間還是過了幾個世紀,漸漸覺得耳不嗚、身不痛了。

睜眼一看,眼前金光盡失,一個熟悉的世界出現在眼前。

「我怎麼覺的身體如同在天空飄移,怎麼瞬間就落地了?」

「傳送陣那去了?又飛走了嗎?」

「這是在什麼地方?……」

「怎麼會有這樣的地方……前方根本看不清楚……」

「不管在那裡,肯定是脫離了荒古秘地,終於與那令人膽寒的苦海般的地方說再見了!」

眾人百感交集!

他們知道,若不是靠雪虎獻祭啟動傳送陣,可能一輩子都走不出荒古秘地的禁地範圍,只能被歲月磨滅!

如今終於遠離了荒古秘地,只是身在何處還是不得而知!

韓星定了定神,突然目瞪口呆,大吃一驚!

因為他看到了難以相信的一幕……

一個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赤炎村!

眾人站立之處,正是自己的家!只是己被王梟龍帶人燒毀,變成了一片廢墟!

韓星腳下踩的那塊被燒的龜裂的青石板下面,豁然就是爺爺告訴他能通往大荒仙域方向的暗洞!

「原來如此……」他喃喃自語。

荒古仙域與荒古秘地本就是同一個地方!

暗洞也與九曲天河下的羅浮古洞一樣,為禁地的封印結界入口!

韓海雲,便是在這阻仙山斬天峰下,發現了暗洞,才進入了秘地之中!

由此看來,荒古秘地中的青衣人,無異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荒古秘地……想再打開,恐怕不知道需要多少年了,唯有誕生出一位能洞穿虛空的天級戰神才有可能進去!

韓星站起身來,遙望荒古仙域,咬著牙,含淚而道:「父親……等我有了足夠的實力,一定要救你出來!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 天道,你給我記住,用不了多久,我會打進去!」

眾人四散,直接遠遁而去……

(第一卷完,從明天起更新第二卷,求支持!) 三個月後,龍淵宗天龍殿一派喜氣洋洋的景象。

當宗主古向天邁著四方步,慢條斯理的邁進大殿時,關於荒古秘地的玉簡傳報,早在三個月前,人在途中的南宮衡就已傳報給了他,針對韓星,他己經悄然作出了按排。

剛剛才得知荒古秘地消息的副宗主黃嘯天與其它各峰長老,已經在大殿等候多時了。

見宗主走進大殿,所有的長老同時站起身來:「宗主!」

長老王慶山快步走到他面前,喜悅之情流露在臉上,道:「恭喜宗主、賀喜宗主,消息傳來,原以為被封印在荒古秘地中己無生路的弟子們回來了!因路途遙遠,在歸宗時耽誤了一些時日,今日才遲遲歸來!」

王慶山興奮的直搓手,連嗓音都有些變了調,因為其中就有他的一位弟子。

活著回來,就有可能是接受了「仙人」的傳承!

古向天沒有接話,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他見眾位長老一個個興高彩烈,輕咳了一聲,道:「何喜之有?得意忘形,乃我輩修真人士大忌!」他苦笑一聲,道:「消息突然,本座也是猝不及防……只是……這些弟子的歸宗,將給宗門帶來一場天大的禍亂!」

啊……

愕然加震驚! 醉愛小逃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