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聲音在宇宙中居然是與光、暗等元素同屬第一序列。

看來《十一弦境》中的精神修鍊大可從聲音入手了。

「好,好,好,果然是一表人才,我見尤憐,何況老奴了。」

從峽谷的盡頭緩步走來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形容清癯,氣質儒雅,一副古典中國的書生形象。

「小朋友,能在問心路上連闖降魔境的風狼、厲獅、惡魔三關,已經是驚為天人了。恭喜,恭喜!」那白衣男子言語溫和,讓人油然而生親近之意。

「敢問閣下是?」夏洛奇拱手問道。

「在下釋天,最欣賞有為的青年才俊。」

「原來是釋天前輩,您好!」夏洛奇奇怪這一關怎麼沒見有通關提示呢?

「嗯,別急,這一關還沒有結束,我有幸經過此處,發現小朋友大展神威,不禁心裡喜悅,因而過來結一段因果緣分。」釋天似乎能洞悉夏洛奇的心思。

「原來是這樣,那這一關能就此暫停了?」夏洛奇依然不解。

「我只是插入,無關證道,你不必擔憂,我的出現不佔有這裡的時空。」釋天面帶微笑的說道。

「哦,前輩能耐!」夏洛奇驚訝了。

「走吧,到我府上去小坐一會?」釋天邀請。

「也行,恭敬不如從命。」夏洛奇心下對這個釋天深有好感,於是就答應釋天了。

釋天衣袖一拂,頓時出現一座仙境似的府邸,園林蔥鬱,山石奇巧,府後一條小河,河水清澈瀏亮,時不時能看見龍魚高高躍起落下,濺起一朵朵浪花。

兩岸鮮花遍地,農田平整,一望無際,長滿綠油油的禾苗。

夏洛奇心下一陣輕鬆,這一路考驗下來,心力的確有點疲累了。

兩人在園林高處小亭中入座,釋天隨手一拂,茶具點心奇異瓜果等頓時擺滿亭中桌子。

「請,品嘗品嘗我釋天親手栽培的天香茶。這些瓜果都是綠色食品,純粹環保,沒有任何污染。」釋天津津樂道。

「多謝前輩。」夏洛奇端起茶杯一飲而盡,果然磬香撲鼻,入口回甘。

「來來,吃點瓜果,這些可是能延年益壽的,天河的水,宇宙的泥,三界的光陰與世故,全部濃縮在這些果實中,吃了后洗滌俗塵,清心寡欲,固本培元。」釋天拿起一個天星花果,咬了一口,給夏洛奇也遞過來一個。

夏洛奇一口咬下,果然是韻味清揚,滋味悠長。

「嗯,後面的小河是我常常垂釣的地方,走,咱們去釣兩尾銀魚,再佐以田中的菓菜,咱們中午煲魚湯,如何?」釋天當真是心情悠閑,一派世外無憂的模樣。

花下獠牙:絕寵天價嫡女 「好,晚輩自當作陪。」夏洛奇長身站起,隨釋天穿花徑,繞假山,分花撥柳,踏著點點落紅,踏著玄石點綴的甬道走向小河邊。

兩人隨便找了一處坐下,釋天取出兩副漁具,遞給夏洛奇一根釣竿,甩線拋出,儼然是漁翁了。

「小夏是吧,你看,這宇宙光陰其實隨心意而變,心意閑則萬事定,心意鬧則萬事亂。」

「萬事萬物其實都是宇宙時空的投影,分出是非高下光明黑暗等那都是庸人自擾,你仔細看,這裡的河水與魚有什麼不同?」釋天目光炯炯的看著夏洛奇說道。

夏洛奇仔細定睛看去,只見原本一條小河突然間變得淵默浩瀚了,河水中竟然全是閃爍不定的星辰,再回頭看,發現釋天與自己居然各自坐在兩枚細長彎彎的月亮上,每人一根釣竿,釣著那些游來游去的星辰。

一尾魚躍上來,那是星雲中迸發的岩漿,超新星誕生如此,白矮星萎縮亦如此,兩人的釣竿猶如穿透整個宇宙星系的亮白色的鐳射電光,呈旋渦狀的星雲圍繞著釣竿垂線緩慢運轉。

「你看,眼中是河流,眼中亦是宇宙,普通的水滴有可能是嶄新的星系,魚兒也有可能是進化的星辰或死去的恆星。這起起落落間,心意如何呢?」

釋天的聲音溫和而疏懶的響起在夏洛奇的耳邊,彷彿在不斷的勸慰他,「放棄吧,何必再努力,我都已經讓你看到了這個世界的起因與結果,難道還不夠么?難道還不能覺悟么?」

夏洛奇眼中的宇宙星系浩瀚的旋轉,頭腦亦開始眩暈,但他潛意識裡覺得這不對,肯定不對,宇宙與世界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夏洛奇在內心深處不斷的掙扎,就如一顆流星一樣墜落到漆黑無邊的星空。

「不!不是這樣的!」夏洛奇瘋狂的吶喊。

釋天看著旁邊的夏洛奇,居然還能盤腿坐在那彎月上而不倒下跌落,內心也是震驚了。

「喝了我的迷靈茶、眩暈果,這麼強大的宇宙級的幻境居然沒能放翻他?」釋天不由臉色一冷,伸手就是一指,直接戳向夏洛奇的眉心,那一指的力量包含天地至理,若被戳中,夏洛奇定無倖存之理。

這時,軒轅神劍忽然閃現在夏洛奇面前,光華大放,將釋天的宇宙幻境給破的乾乾淨淨。

然後就擋住了釋天的一指,只見軒轅神劍忽然變得異常高大,宛如通天神柱一般屹立於天地之間。

釋天的一指硬是被這一劍給生生的擋住了。釋天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幻境消失,夏洛奇依然還是在那峽谷中央,睜開眼,夏洛奇就看見面前那通天高柱的軒轅神劍,劍刃開始出現了裂紋,沿著劍柄往上,一寸一寸,裂開,裡面閃露出一絲一絲的神光。

「夏洛奇,以後要好好為之,釋天乃是此間最大的魔頭,擅長幻境攻心。我中了他的修羅指,元靈大損,必須回劍冢修鍊復原了,多加小心,不要輕信他人,為師去也。」那絲絲縷縷的閃光浮現出軒轅神劍的劍靈軒轅,然後面容搖晃虛化,逐漸化為星星點點的螢火消失在空中了。

那軒轅劍也就此崩塌,化為粉末,隨著軒轅劍靈一起回歸劍冢,修復元靈去了。

「哎,我想幫他躲過這劫,他還是捨不得你,出來替你擋這一指,這又有什麼好處呢?」夏洛奇身旁忽然浮現出佛陀的身影,看著那軒轅神劍歸去,出聲感嘆道。

「是釋天要殺我?」夏洛奇這時才有些明白怎麼回事。

「嗯,釋天看你神采卓絕,悟性過人,起了滅殺你的心,本來是想讓你沉淪,可你心志堅定,未能被他迷惑,儘管暈眩,可一直在反抗他的幻境指令,因此,他才出手想加害於你。」佛陀說。

「可惡的釋天,為什麼要這麼苦心造詣的對付我呢?」夏洛奇問。

「以後你自然明白,這釋天現在越來越不像話了,居然舍下臉對一個後輩下手!」佛陀面色陰沉。 「降魔境就算你通過了,雖然未能破除釋天的幻境,但沒有沉淪已經很了不起了。」佛陀點頭道。

「你將軒轅從我手裡收走,那釋天最後害我,我豈不是要完蛋了?」夏洛奇是有話直說。

「嗯,這的確是我的一念私心,軒轅他不忍心看你受釋天幻境的折磨,出手相救,但這是降魔境中的一關,你應該經歷,既然軒轅替你擋下釋天修羅指,我也只好如此了。」佛陀說。

「福與禍其實兩說,軒轅慈悲關愛,對你憐惜有加,望你不要辜負他。好了,問心路的考驗到此結束,你們隨我來吧。」佛陀說道。

就在這時,峽谷盡頭的崖壁上忽然裂開一道金光,只見釋天拚命從崖壁中往外鑽,可就是難以鑽出來,本來儒雅的面容此時已經變得猙獰可怕。

「放我出去,你這個該死的佛陀,三十三天是我所創,你憑什麼據為己有?你說啊,你這個卑鄙的傢伙!」釋天的口中噴出火焰,眼中噴出火焰,似乎能夠燃燒盡整個宇宙。

「偽君子,假道德,狗屁佛學,全是小人作為,中你們暗算我真是瞎了眼了啊!」釋天的吼聲響徹峽谷,整個峽谷似乎有要崩裂的趨勢。

佛陀豎起金剛降魔掌,一掌拍向釋天,頓時將他給拍進了崖壁,再一掌下去,將那金光閃現、釋天努力掙扎弄出來的裂縫給夯實了。再一掌加固封印,整個峽谷頓時穩定了下來,籠罩在佛陀的無限金光掌影中。

夏洛奇聽了這些對話,覺得這些大神們的關係好複雜啊。也不知誰對誰錯,但釋天對自己下手,無疑是自己的敵人了,這佛陀好歹與師傅軒轅交情不錯,應該是自己的朋友了。

因此,夏洛奇決定先相信佛陀。

佛陀手一抬,整個峽谷隱沒不見,唰的一下,兩人就落到了半空的白雲上,前面一位僧人回頭施禮,合掌微微躬身,向佛陀施禮。

「你去把夏洛奇的朋友們也帶過來吧,今日我開壇說法,讓她們也參加聽講吧。」佛陀吩咐那僧人道。

黛麗斯、平兒、嬋娟、趙欣四人很快就過來與夏洛奇會合了。

「夏大哥,怎麼樣?半天沒你消息,急死我們了。」黛麗斯心直口快問道。

「沒事了,問心路上經歷考驗闖關,現在已經過去了。」夏洛奇說道。

「夏洛奇,你不要聽他的,他才是真正的魔頭!」突然,在夏洛奇的腦海中出現了釋天的聲音。

「我怎麼相信你?你剛才不是要對我下手么?」夏洛奇快速與釋天交流道。

「我被那佛陀釋放出千分之一的實力虛影,按照他的劇本排版,然後我就可以得到一日的自由,誰想到軒轅出手救你,這是出乎佛陀意外的事情。」釋天道。

「現在他敗露后,剝奪了我那一日的自由,反而加重了對我的鎮壓,千萬不要相信他的鬼話。」釋天說。

「哎,你們真是夠亂的,三十三天是怎麼回事啊?」夏洛奇接著問,他也好奇。

「本來我是這佛界的至尊,他是我的師弟,乘我閉關,聯合他人對我下手,封印了我,掌控了三十三天的統治權,你若不信,有機會到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天去就會知道怎麼回事了。」釋天說道。

「還有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天?」夏洛奇是知道三十三天的,但後面居然還有三天,是第一次聽說了。

「嗯,那是眾宇宙最高自由天,所有修鍊者無限嚮往的樂地。」釋天忽然流露出嚮往的語氣。

「我要被你說動了,但現在還是不能分辨你們的好壞。」夏洛奇道。

「反正你要小心那佛陀,他肯定要收你入門,若不肯他將會對你下毒手,一定要小心,最好找機會跑掉。」釋天替夏洛奇著急道。

一頓交流,夏洛奇也不知道這釋天是怎麼與自己聯繫上的,正在想這問題呢,釋天就說:

「我的天賦之一就是通心,見你一面,就可以隨時和你聯繫。」釋天看來是真的能夠知曉夏洛奇的心思。

夏洛奇這回有些擔心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他都會知道呢?

「哎呀,你還有什麼破事啊?就那幾個糾纏不清的女娃子,還有一個什麼狗屁半死不活的元靈,整得跟真的是的,你能不能放眼看看這宇宙啊?我給你看的可不都是幻境啊,那是真實的宇宙圖景。」釋天說。

「宇宙再大與我何干?我只在乎身邊的親人、愛人、朋友。」夏洛奇脫口說出了心裡話。

「真是太幼稚了,算了,算了,跟你沒法聊了,自己保重吧,有空替我查明真相,若有實力,搬倒那些偽善的傢伙,把我解救出來啊!」釋天叫道。

「我勒個去,怎麼跟莫邪大哥有的一拼啊!」

不管怎麼說,看來這地界自己要小心了,釋天說得對,找個機會溜掉最好。

降下雲頭,佛陀先進戒壇,準備開講,夏洛奇用眼神示意四女,跟那接引僧說:「出去有點事,等會回來。」然後就劃開次元,隨便找了一個經緯交叉點竄了出去。

這一破空剛發動,那邊佛陀就感應到了,立刻就是金剛神掌拍了過來,將夏洛奇剛才所在的空域給拍碎了。

幸好,夏洛奇的這次元破空是無敵的,早就閃現出了那接引佛殿世界時空了。

聽到後面發出的轟隆隆的聲音,夏洛奇也暗暗有點相信釋天的話了。

「我說的沒錯吧,你看,你再遲一點,就要被他拍死在那了。」釋天又跳出來說話了。

「你別德比德比的,剛有點信你,你又來說,小心我不信你。」夏洛奇煩這幫人了。

新的時空,夏洛奇還沒來得及細看,只是覺得很熱,陽光十分耀眼,定睛看時,發現也是一個不錯的星球,植被很茂盛,五個人所在的地方剛好是一個山坡,下面是紅土鋪成的草原,河流遠遠的閃著亮光,一條恐龍伸著長脖子慢悠悠的在河邊踱步,時不時的咬高樹上的葉子。

「居然有恐龍?」黛麗斯也看見了,大家都興奮了起來。

然而不高興的是那刀鋒和無花果,他們兩人剛繞了很遠的星際長途,眼看就要接近夏洛奇了,忽然間倫琴追蹤儀上的能量光點一下消失不見了。

「這個該死的小東西,肯定又穿越到異位面去了,哎呀,煩死我了!」刀鋒一刀揮出,一顆荒涼的行星頓時被劈碎了,隕石弄得滿天都是。 「走,一個一個異位面查,我倒不信找不到他,挖地三尺也要抓住他,這回定不輕饒!」刀鋒急了。

「恐龍時代?我靠,這穿越簡直了!」夏洛奇也興奮了。

「那是什麼龍啊?有人認識么?」夏洛奇問。

「這好像是汝陽龍吧,植物系恐龍。」嬋娟文縐縐的說道。

「嬋娟姐姐肯定沒錯,我就知道她最有學問了。」黛麗斯摟住嬋娟的左胳膊道。

嬋娟秀面一紅,連忙謙虛道:

「我也是小時候聽爸爸給我講過恐龍時代。」 我師父林正英是僵尸 說道這,她的眼眶又紅了,眼淚要忍不住流下了。

「你看,又一條恐龍哎!」趙欣也嗲聲嗲氣的喊了起來。

「嗯,那條恐龍怎麼個子那麼小呢?」夏洛奇好奇的問,看向嬋娟,這裡數嬋娟最有學問了。

「那應該是劍龍,肉食系恐龍,看來它要攻擊那汝陽龍了。」

「這裡的天地元力好充沛啊!」平兒說。

「嗯,我覺得吸一口氣比在京城吸半年都強啊。」夏洛奇說。

「咦,天空飛過一隻長尾巴的龍鳥,真好看!」黛莉斯說。

天空有點發紅了,明顯是太陽西下,燒紅了這遠古大陸的天幕。

「快看,那劍龍開始攻擊那汝陽龍了!」嬋娟高聲說。

只見劍龍從汝陽龍的背後撲了過去,一口咬住汝陽龍的右腿根部,撕扯下一塊血淋林的肉,汝陽龍一聲蒙吼,聲音震得大樹都在顫抖。

汝陽龍一轉身,前腳去踩那劍龍,劍龍轉身很快,立即跑開幾步,汝陽龍用長脖子去掃那劍龍,劍龍一個低伏,躲開了汝陽龍的怒掃。

然後高高竄起,撲向汝陽龍,一口就咬住了它細長的脖頸。汝陽龍高高揚起脖子,將那劍龍帶到很高的地方,然後用力往下狠甩,劍龍重重的摔在地上,脊背骨頭明顯斷掉了,咔嚓咔嚓的聲音傳出很遠。

汝陽龍的脖子也被那劍龍給咬掉一塊肉,血淅瀝淅瀝的往下流,受傷嚴重。看見那劍龍上當,摔在地上,汝陽龍側身抬腳,狠狠的踩了下去,將劍龍給踩碎了。

劍龍的眼睛被體內的高壓給擠得暴了出來,眼眶空蕩蕩的,甚是恐怖。

「這些龍很有智慧啊!」夏洛奇說。

「是啊,兩隻龍都很有策略,劍龍著急了些,要是能不斷游斗,那汝陽龍肯定鬥不過它,但它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太過著急了,上了汝陽龍的當。汝陽龍故意將自己的脖子暴露出來,讓劍龍去咬,順勢將它甩到高空,然後利用重力摔斷了劍龍的脊背,取得了這場戰鬥的勝利。」嬋娟細細分析道。

「分析得非常透徹!」夏洛奇帶頭鼓掌。

趙欣、黛莉斯、平兒也紛紛鼓掌,表示讚揚。嬋娟臉一紅,也不知為什麼一下子變得這麼愛說話。

「看,天空中一群龍鳥發現了這頭汝陽龍了,開始攻擊了,先是一頭試探性的飛掠,從汝陽龍頭頂飛了過去,汝陽龍發出陣陣怒吼,表示警告,可沒有用,你看,這次是兩隻龍鳥分左右飛掠而過。」嬋娟繼續講解。

「它們在激怒這汝陽龍,四隻,四隻下來了,兩隻吸引汝陽龍的視線,另兩隻落到它的背上,狠狠的咬下兩塊肉。」

「啊,汝陽龍將頭高高的揚起,似乎想夠到那飛在半空中的龍鳥,可惜差太多了。」嬋娟實時播報。

夏洛奇等人跟聽恐龍故事一樣身臨其境了。

汝陽龍見攻擊無效,就開始朝樹林密集的地方跑去,越跑越快,還有十來里就可以到達森林了。汝陽龍那巨大的體形居然能夠加速奔跑,地動山搖,每一步落下都是地震啊!

龍鳥識破了汝陽龍的意圖,開始進行狙擊,一半龍鳥飛到森林與汝陽龍之間,不斷飛掠攻擊,專門攻擊汝陽龍的眼睛,汝陽龍身體儘管笨重,但他的頭顱卻是靈動異常,躲過了十幾隻龍鳥的輪番攻擊,速度加起來就很難停下來。

龍鳥的另外一半紛紛從汝陽龍的背後飛撲而下,不斷的撕咬它背上的肉,一塊一塊的,汝陽龍被咬得傷痕纍纍。 帝少的重生毒妻 不斷發出震天的吼聲。

還有一半路程就要到達森林了,只要到了森林,有了樹木的遮擋,這些龍鳥就失去了空中的優勢,再也不能發動像現在這樣的攻擊了。

汝陽龍奮力奔跑著,那些龍鳥也全力進攻,爭取在樹林之前放翻它。

一步一步越來越近,汝陽龍都已經聞到那森林的香味了,血紅色的晚霞映紅了天空。

汝陽龍永遠會記得這樣一個黃昏與夜晚。

夏洛奇看見這麼多龍鳥欺負一隻汝陽龍,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抓起趙欣一把抱過來,火焰呼的一下就籠罩住了她,趙欣也明白夏洛奇的意思,立刻與他合體,變成火鳳雙翅,唰的一下展翅而出,夏洛奇迎空一個旋轉,直接撲向那群龍鳥,方天畫戟九根直接立體攻擊,蝴蝶紛紛揚揚的從天而降,一團一團的圍住那些龍鳥吸吮它們的精神與靈魂。

逗逼,別那麼激動 龍鳥從沒見過這些蝴蝶,嚇壞了,又看見夏洛奇張開雙翅飛過來,身上還冒著火光,頓時飛散而去。

那汝陽龍已經是精疲力盡了,看見龍鳥飛離,這才停下腳步,一頭栽倒在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