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顏正色道:「當初多魚提結盟,你不也在場嗎?你還找他單獨溝通過,怎麼還怨起我來了。」

吳法天怒道:「放肆!怎麼跟副門主說話呢,如今形勢緊迫,黑洞位置至今沒有下落,再拖下去就誤了大事,我們都擔待不起。」

吳顏道:「你們二十年都沒找到,我剛來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

吳法天一巴掌打在吳顏的臉上:「真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別忘了你的命是神風門的,神風門好,你才能有好日子過,否則你別異想天開。」

神風門的一行人依舊在商量對策,吳顏一個人回到了住處。吳顏沉默不語,蠻尼關切的問道:「怎麼了?」

吳顏眼裡擎著淚水:「你我的緣分恐怕要盡了。」

蠻尼拉著吳顏的手:「為什麼這樣說?」

吳顏道:「上次我問你可否願意跟我離開,我是打算退出神風門,不再參與任何爭鬥,只是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神風門沒有同意,而且還派來了高手坐鎮,恐怕我想走也走不了了。」

蠻尼道:「太空山已經與神風門結盟,怎麼還會發生什麼節外生枝的事情嗎?」

吳顏道:「到這個時候我也不瞞你了,神風門之所以與太空山結盟,那是因為要取得你太空山的一樣東西,這是其一,其二是想利用太空山的力量一舉攻下幽冥道國的幽冥洞族,目的還是要奪取一樣東西。」

蠻尼道:「我們太空山有什麼可奪的,要說財富、資源神風門可都不缺。」

吳顏道:「你們太空山上有一處深不見底的黑洞你聽說過嗎?」

蠻尼一頭霧水:「我生活在太空山幾十年,沒聽說山上有什麼黑洞啊?」

吳顏道:「我猜你也不知道,恐怕也就只有你的親生父親知道,連你二叔和其他的長老都不知道,你們的老祖都不是所有人知道。」

蠻尼道:「那神風門怎麼知道我們太空山有黑洞,黑洞里到底有什麼?」

吳顏搖搖頭道:「這個我也不清楚,神風門中的人估計也就門主知道。你都不問我為什麼說只有你的親生父親知道的事兒,看來你已經知道你現在的父親不是你的親生父親了。」

蠻尼點點頭:「你知道我的親生父親在哪嗎?」

吳顏再次搖頭:「這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眼前的父親只不過是個傀儡,我來就是監督他行事的,你二叔早就投靠了神風門,只是一直不是一心歸順,如今龍族海國摻和進來,恐怕他已經起了二心。神風門已經掌控了太空山大部分的力量,依我看他們很快就會動手,奪取太空山,而後再慢慢尋找黑洞。」吳顏看著蠻尼,接著道:「看來你知道了不少事情,怪不得他們要殺你呢。」

蠻尼道:「我們得提前做準備,我馬上去通知葉子,讓她通知龍族海國的人。」

蠻尼話音未落,只聽門外有人哈哈大笑:「果然是個吃裡扒外的東西。」隨後進來三個人,都是神風門的人,其中發笑的人是神風門的一位長老,後面跟著吳法天,還有一個帶著黑斗篷的蒙面人。

吳法天道:「吳顏,念你我父女一場的份上,殺了蠻尼,尚可將功補過,否則絕不輕饒。」

吳顏跪倒在地:「父親,你放了我們吧,我們遠走高飛,找個地方隱居,再也不問世事。」

神風門的長老道:「哼!想的到美,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走漏了一點風聲我們就前功盡棄了,容不得半點差池,所以他必須死。」

吳顏站了起來:「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不求你們了,想要我們的命沒那麼容易!」

神風門長老施展功法,向蠻尼攻來。蠻尼雖說年齡不及,但論功法卻也不俗,能夠進入忍星十傑前一百名,也不是浪得虛名之輩。再加上吳顏也出手了,神風門長老哪裡是對手。急的神風門長老大聲道:「吳法天,你別看熱鬧,還不出手!」

吳顏畢竟是自己的女兒,無奈只好出手去對付蠻尼,把吳顏留給了神風門的長老。神風門的長老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尤其是風言殿的吳法天,他掌管的可是搜集情報的部門,名義上搜集情報,暗地裡卻是個暗殺組織,作為領頭人功法怎麼會差。他一出手,蠻尼根本不是對手。而神風門的長老對付吳顏卻有些吃力,吳顏可是吳法天精心培養調教出來的女兒。

蠻尼見對自己不利,他必須要把消息傳出去。當初葉子離家出走,他就與葉子留了一道傳遞消息的秘法,約定的內容就是太空山面臨大危機,而且已經失去了控制。(註:此種信息傳遞方式不同於伽馬人的科技傳輸手段,而是修士之間通過功法凝結的感應,一方發動,另一方就會獲得感應,而信息的內容都是提前已經約定的,類似發的暗號或者信號。但對方能否取的反映也受地理影響,如果距離過遠或者某一方空間被封鎖都是收不到的。一般修士是不用此法的,因為會對身體和修為有影響,最基本的就是會在身體里留下創傷,當面對更高級的功法時就會受到影響。比如人身體上有疤痕,正常情況是沒有任何影響,可當成為飛行員的時候就會成為障礙。)蠻尼利用空隙,將信息印記發出,可卻被在場的黑袍人發現了。黑袍人將蠻尼即將激發的信息印記的手迅速斬斷。蠻尼大吼一聲,手捂著斷臂退在了角落裡。吳顏見蠻尼受傷,而且黑袍人再次出手,一道血光刺向了蠻尼,蠻尼根本躲不開。吳顏衝上前,拼盡全力擋在了蠻尼的前面,一道血光將吳顏身體穿透,吳顏倒在蠻尼的懷裡。

蠻尼單手摟著吳顏,看著吳顏:「你這是幹什麼?怎麼這麼傻!」

吳顏一笑:「為了你我願意去死。」

黑袍人惡狠狠的道:「那就去死吧!」又是一道血光射出,吳法天雙眼一閉,只聽一聲悶哼,睜眼一看,血光穿透了蠻尼的後背。 追妻現場:蜜捕女法醫 蠻尼用身體又將吳顏擋住。

吳顏笑了:「還說我傻,你還不是一樣,不過跟你死在一起我很幸福」

蠻尼笑著看著吳顏:「我也是!」

黑袍人毫不留情,雙手一推,又是兩道巨大的血光噴出,蠻尼和吳顏化作血霧消散在空中,最後消失不見。

太空山上空,三顆大星時隱時現,兩道流星劃出兩道美麗的曲線,最後在天邊消失。空氣變的寒冷,此時正是忍星極夜時分,山中的野獸都慵懶的縮在洞穴里。一隻雄性大黑熊用身體擋住了洞口的冷風,裡面的雌性黑熊嘴唇露出一個弧度,溫暖的熟睡著。

愛情往往不是驚天動地,只不過是一見鍾情;愛情更不是轟轟烈烈,只不過是日久生情。吳顏對蠻尼一見鍾情,見面的那一刻起就認定了這就是自己最愛的人,他是她的人生歸宿;蠻尼對吳顏日久生情,相處后發現這個女人正是自己想要的人,她是他的最美新娘。如今有情人終成眷屬,他們擁有了彼此的身體,擁有了彼此的靈魂,最後合二為一。 神風門的人剛離開蠻尼的住處,就有人趕了過來,其中一人道:「我們來晚了,趕緊按照計劃行事。」

太空山看似平靜,卻有著兩股勢力各自運動著,彼此并行不悖,誰也沒有發現誰。吳仁新帶領著神風門和太空山的人集結完畢后,開始對其他人進行逐一控制,可是每到之處都是人去樓空,整個太空山只剩下了自己的人。

吳仁新看了一眼蠻天下:「這是怎麼回事?」

蠻天下也是丈二和尚也摸不著頭腦:「我也不知道啊!」

吳仁新後面的黑袍人道:「不管他們了,先找黑洞要緊。」說完吳仁新命令神風門的人開始四處尋找,蠻天行則發動太空山的人進入了尋找大軍。這些人四處尋找四處翻騰,最後來到了太空山的禁地藏寶閣,進去后依然是一無所獲。

這時太空山上的一位長老突然道:「藏寶閣的宇宙石怎麼都沒有了?」

這時大家才注意到,藏寶閣中藥材、功法、材料等並無短缺,只是宇宙石都被清空了。吳法天皺眉道:「山上沒找到黑洞,其他人又莫名消失,如今宇宙石也都被帶走,我總感覺不對勁兒。」

蠻天行也道:「是有些奇怪,我在山上二十年也沒發現什麼,我身邊太空山的人也都不知道,會不會黑洞不在山上,而在山下某處,沒準蠻天下知道所在,他們提前把人集中起來在那裡把守。」

黑袍人道:「山上沒有,那就去山下,我就不信他們能有什麼花招,派人查查他們在哪,省的我們去盲目的找。」

這時神風門的一位長老道:「不用找了,他們在山下已經把我們包圍了。」只見山下燈火通明,人影攢動。太空山的一位長老大喊一聲:「不好!守山大陣被調整了,我們出不去啦。」

蠻天行慌作一團,焦急的看著吳仁新道:「這可怎麼辦?」

吳仁新瞪了蠻天行一眼:「這是你的地盤,你問我怎麼辦,大陣是太空山的,你說怎麼辦?」

蠻天行意識到失態,回頭看著身後太空山的長老們:「我自去域外出事回來,對這大陣一直未關注,你們說說現在怎麼破解?」

一位長老道:「大陣的陣基在後山老祖那裡,我們到那看看。」

一行人來到了後山,原來還沒有人的後山如今也是燈火通明。蠻天下帶著太空山的一群長老跟著龍族海國的一行人站在山腰處,身前坐著重傷的鎮山老祖。

蠻天下高聲道:「吳仁新,你神風門圖謀我太空山,抓了我大哥,派回來個假的濫竽充數,只是這各傀儡演技太差,我早就發現了,這些年我一直隱忍,就等著這一天了。」

蠻天下的話在場的人都聽見了,尤其是太空山的人。蠻天行身後的長老們開始議論紛紛,他們沒想到眼前這個首領怎麼是假的,蠻天下一直想奪權,說的是真的嗎?自從20年前蠻天行回來,受了傷功法盡失,性情大變,從此不理太空山大事,一直想與神風門結盟,神風門是宇宙盟的分支,太空山與之結盟也算是好事,眾人比較支持,而且蠻天行之前為人豪爽,體貼眾人,眾人都心服口服,如今蠻天行失去修為,眾人便更加忠心,以求報答。蠻天下的話讓這些人心裡畫魂,尤其看到剛剛蠻天行的表現,另眾人不知真假。

吳仁新向太空山的一些人使了個眼色。其中幾個太空山長老道:「別聽蠻天下胡言,蠻首領與我等朝夕相處怎麼可能有假,真人就在眼前,倒是蠻天下信口雌黃,顛倒是非,陽奉陰違,如今又將我等圍了起來,無非是想篡位,奪取太空山的控制權。」眾人一聽說的也有理。

蠻天下哈哈大笑:「你們幾個投靠神風門的狗人,擾亂我太空山團結。諸位,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我大哥,你們我們說了不算,如今葉子、夫人在此,他們是我大哥的親人,是與不是他們最清楚。」

葉子上前道:「諸位族老,你們眼前的父親只是神風門的傀儡,他是一個基因人,是用我父親的基因仿造的。20年前我們就懷疑,如今是假的無疑,我母親也能證實。」葉子母親在一旁點點頭。

蠻天行身邊有幾個長老你看我我看你,20年前葉子和蠻尼確實找過他們,懷疑自己的父親是假,當初誰也不信。現在看來,即便蠻天下想篡位,蠻天行自己的女兒和夫人總不至於幫著外人篡位吧。蠻天行身邊的一些人開始騷動起來,黑袍人見大事不妙,這樣下去恐怕不行。

黑袍人道:「大家不要相信,如今鎮山老祖、夫人都已經被蠻天下劫持,大家一起上,解救老祖和夫人。」 契婚 說完帶著神風門的人還有一些太空山的人沖了上去,其餘太空山的人也來不及再細想,只好跟著一起沖了上去。

蠻天下一皺眉,看了一眼身邊的古力:「多魚軍師,我大哥那邊人多勢重,我們這邊恐怕要吃虧,即便勝了也會傷了我太空山的根基呀。」

古力微微一笑:「放心吧,蠻首領,我會給你一個囫圇的太空山。」

沖在前面的神風門眾人和太空山的人士氣正旺,黑袍人一馬當先,突然感覺不妙,大喊一聲:「不好,快退!」他自己一躍而起,退了回去,可是其他人卻來不及了。只聽見噼里啪啦的爆破聲,沖在前面的人人仰馬翻,灰頭土臉,有的渾身是血,倒在了地上,各個都傷的不輕。後面的人立即停了下來,這才意識到後山已經被陣法覆蓋。要破陣可不是短期就能破,如今行事緊迫,容不得半點耽擱。黑袍人道:「諸位,我方人多勢重,我們四下包抄,一個小小的大陣擋不住我們。」

話雖說的不錯,可是沒人動。黑袍人看了一眼吳仁新和蠻天行。蠻天行道:「都給我上,都給我上!」自己卻在後退。剩下的神風門的人想上,可無奈人太少,也只好待在原地不動。黑袍人冷哼道:「沒用的東西!」

蠻天下又大聲道:「諸位,現如今太空山守山大陣已經變為鎖山大陣,誰也出不去,而且陣法攻擊隨時都可以發出,剛剛的威力你們也看到了。」蠻天下一想起這鎖山大陣就肉疼,一個大陣竟然把太空山儲備的宇宙石都給搬空了,還說不夠用。之前的守山大陣啟動了百年也用不了這麼多的宇宙石。蠻天下接著說道:「我要讓你們死易如反掌,可我們都是同門,你們都被眼前假的蠻天行給騙了,他就是神風門的傀儡。而且剛剛你們也都知道了,神風門到太空山是有目的,而你們幫找的就是他們想要的。」

太空山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再看蠻天行,早就嚇的跑回去了,傻子都能看出問題來。吳仁新道:「真是沒用!」他抬頭看著蠻天下:「蠻天下,你也別得意,最初可是你找上我們神風門的,要我們幫你對付你大哥,如今又在這裡演戲!我們神風門絕不會饒了你,太空山也不會放過你!」

蠻天下哈哈一笑:「我看你是狗急跳牆,沾邊就賴,隨你胡說八道!太空山的兄弟們,大家一齊上,殺了這群亂我太空山的惡人。」說完山上太空山的人一擁而下,山下太空山的人也都戒備著將神風門的人和與神風門站在一起的人圍了起來。

黑袍人見大事不妙,一躍而起,向空中飛去。古力見人要走,立即追了上去。青藤甩出,準備纏繞黑袍人的雙腳,黑袍人一掌劃出一道血光,青藤化為血霧。古力暗道:「好強的功法!」,古力再次甩出黑藤,被黑袍人避開。黑袍人正在向上沖,被鎖山大陣阻擋,一聲爆破聲后,黑袍人退了回來。古力繼續跟進,準備將黑袍人活捉。只是黑袍人功法實在了得,修為不在古力之下。黑袍人從懷中掏出一物,甩向空中,跟著爆炸開來,巨大的爆炸威力將大陣炸開一角,黑袍人從中躍出,消失在了黑夜裡。

吳仁新看見情況不妙,也一躍而起,順著大陣破損處飛了出去。肥見了立即去追趕,被古力攔了下來:「四公子,別追,放他走!」話還沒說完,就聽見空中一聲哀嚎,吳仁新心口一個大洞,從空中墜了下來。

古力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破損的屍體搖了搖頭,從吳仁新身上取下一物揣進了懷裡。 太空山安靜里下來,太空山的老祖坐在大殿正中的位置上,蠻天下站在旁邊很是得意。太空山老祖向古力眾人施禮道:「多謝龍族海國的諸位義士,解了我太空山的困局。神風門的這步棋下的高明,也夠狠毒。不禁把蠻天行抓去,而且還掉了包,想要瞞天過海,若不是葉子和蠻尼有所察覺,恐怕我們都還蒙在鼓裡呢。」說完看了一眼葉子,接著問道:「你六哥呢?」

葉子東看西看也不見六哥,就連六嫂也不見了。葉子盯著跪在大殿中間假的蠻天行問道:「我六哥六嫂呢?」

假蠻天行嚇得如同篩糠:「我,我,我不知道!」

古力道:「蠻尼的事兒我知道,不過眼下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太空山的問題沒那麼簡單。」古力還想再繼續說下去,被蠻天下叉開了話題。

蠻天下道:「如今這個假大哥就在眼前,需從他身上下手,找到大哥的下落要緊。」蠻天下看著這個假的蠻天行,厲聲道:「快說,我大哥在哪?你到底是誰?你們要找什麼?你們到底圖謀什麼?」

蠻天下一下問了一堆問題,假的蠻天行緊張到了極點:「我,我,我不知道我是誰?」

蠻天下大聲道:「你到底是誰,是誰?快說!」

假的蠻天行聽了問話漲的滿臉通紅,說不出話來。

蠻天下接著幾乎咆哮著大聲問道:「快說,你到底是誰?!」

假的蠻天行憋的滿臉通紅,一聲嚎叫,隨即頭部炸裂,倒在了地上。蠻天下向後一退,躲過了四濺的血肉。然後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個傀儡如此衷心,寧死也不說。」

其他人也都惋惜,最重要的線索就這樣斷了,再查只能去找神風門了。古力看著眼前的場景也有些吃驚,隨即一笑:「諸位,看來蠻大首領的行蹤一時半刻是追查不到了,神風門恐怕也不會承認這件事兒是他們乾的。」

葉子問道:「你怎麼知道?」

古力道:「吳仁新的死就足以證明,這是對方要殺人滅口。如果我猜的不錯,不但神風門不會承認,反而會反咬一口,不出三周,就的有人來太空山要人!」

太空山一位長老道:「都是他們一手策劃的,一手安排的還好意思來找我們,我們還要找他們呢。」

古力哈哈一笑:「這麼大的事兒,如果沒有太空山的人做內應,神風門怎麼可能做的如此順利。我說的沒錯吧二首領。」

所有人都看向了蠻天下,蠻天下一激靈,但依舊沉著的說道:「我想也是,剛剛在後山我看到不少人與神風門的人在一起,而且與神風門配合煽動其他人,發動攻擊時更是沖在前面,這些叛徒實在可恨。」

眾人一聽紛紛點頭。古力看著蠻天下哈哈大笑,笑的蠻天下直發毛。古力道:「光幾個長老恐怕沒那麼大的能量吧,這件事不光局限於太空山內,還涉及到太空山域外的老祖。蠻天行的行蹤整個太空山有幾人知道?即便知道連具體的行動路線都如此清楚。而且域外老祖來信,是誰發出的?又是誰傳達的?太空山之前在蠻首領沒出事之前,幾乎很少與神風門接觸,神風門的姦細是怎麼安排進去的?恐怕是有人主動聯繫的吧?或者者是神風門主動找了一位太空山的大人物,說服了他當了叛徒。可是會是誰呢?什麼樣的誘惑才能讓他答應呢?財富?資源?能夠與蠻首領親密接觸的人哪個缺這些?那還有什麼?永生嗎?那東西看不見摸不著,恐怕也不靠譜,我唯一想到就是權利。而權利誰最在意,誰最有機會得到呢?」

古力一番話讓在場的太空山人把目光再次盯向了二首領蠻天下。蠻天下道:「你說的這些只不過是猜測罷了,要知道我可是救了太空山。」

古力哈哈一笑:「救太空山恐怕是你看到了機會,不甘心給神風門做狗吧。救了太空山你成了功臣,蠻天行不知所蹤,太空山大首領的位置就是你的了。從你逼死這個假的蠻天行開始我就知道你已經在著手擦屁股了,想把自己撇的一乾二淨。如果慢慢審問這個假的蠻天行,勢必會問出一些話來,可是你知道這個基因人的弱點,或者說禁制,你一連串的問題讓他思維出現混亂,然後緊逼著問他他不知道的問題,作為一個基因人他有獨立思維,他怕死,他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他只知道享受當下,只知道要完成的任務,但一旦有人逼迫他問他是誰的時候,他腦海中的禁制就會被觸發,結果頭部炸裂。我們也就再也沒有機會從他口中套出任何信息了,你擔心他會出賣你,他知道你很多事情。」

蠻天下冷哼道:「就憑你主管臆斷,你有什麼證據,我看你是對我太空山有所圖謀吧!」

古力又是一笑,伸手拿出一個細小的金屬球道:「想必這個你熟悉吧?」

蠻天下看了一眼道:「這個我怎麼知道是什麼?」

古力道:「這不是你與神風門吳仁新通話的設備嗎?怎麼這麼快就忘了。」

蠻天下道:「你這是信口開河,誣陷好人!」

古力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不會承認,但是你用他通話的時候我卻知道,因為有人在你身上也留了一個更小的。你還是自己聽聽吧。」說完古力將一個盒子從懷裡掏了出來,盒子播放的聲音正是蠻天下和吳仁新的對話。

這些對話正是當初蠻天下拜訪完古力,回去找吳仁新的談話。談話內容大概是說蠻天下要求修改條件,要神風門把這個傀儡除掉,自己當首領,而且只要對方找到想要的東西,就立即離開,太空山與神風門再無瓜葛。可是吳仁新卻未答應,因為當初已經說好,神風門幫著蠻天下把蠻天行除掉,蠻天下做首領后投靠神風門,為神風門效力。只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怕蠻天下出爾反爾,所以弄來個假的。通話內容沒有當初蠻天下具體投靠神風門的細節和謀害蠻天行的具體陰謀,但足以證明蠻天下賣主求榮投靠神風門的事實。

古力道:「蠻天下與神風門各揣心思,神風門完全不信任你,他們要徹底掌控太空山,所以做了這麼個傀儡,一旦將太空山徹底掌握,你恐怕也就沒有價值了,而你也深知這點,所以你表面服從,暗地裡拉攏自己的人,只是力量懸殊,沒辦法你只能打算做一條忠實的狗,博取神風門的重用,所以你極力協助假蠻天行推動結盟和合併。我的到來讓你看到了希望,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局面,這可不是你好心,而是你的貪婪促成的。」

蠻天下悶不做聲,太空山老祖道:「當初你說域外老祖讓天行去域外,結果出去就出事了,而後你又說域外老祖叫我,我出去后就遭了暗算,看來都是你搞的鬼。快說你們把天行怎麼樣了?你的目的是當太空山的首領,那神風門呢,他們要什麼?快說!」

老祖嚴厲的喝聲嚇的蠻天下連忙跪了下來:「老祖,我當時只是一時糊塗,當初大哥當首領我一直不服,可是沒辦法,只能認了。可有一天,在山下遇到一個黑袍人,他說他可以幫我。而後介紹了神風門的吳仁新給我,讓我們商議具體辦法。我與吳仁新商定,他們幫我除掉大哥,雙方聯姻結盟,神風門派代表進駐太空山,然後再幫著他們尋找太空山上的一處黑洞。我一想只要我能當首領,與神風門結盟也不算是壞事,畢竟神風門也是個大勢力,而且隸屬於宇宙盟,我就答應了。於是我讓域外老祖身邊的一個嫡系下屬,傳遞虛假消息,說讓我大哥去趟域外,為了防止漏出破綻,消息是我親自接收的,把消息告訴了我大哥。而後大哥就出了域外,神風門的人早就在域外等著埋伏了。只是沒想到,他們不但未殺他,還把重傷的大哥送了回來,說是自己救了大哥。我當時就找吳仁新理論,他說我大哥已經答應與他們合作了,他們的承諾也不會變,到時候我大哥會主動讓位於我。當時我十分懷疑他們的話,可大哥好轉以後,我發現大哥什麼都聽我的,與神風門說的一樣,只是讓位需要時機讓我等待。因為大哥經常與我接觸,老人一概不理,時間久了我發現了大哥有問題,後來神風門不得已才承認這個是假的,只不過是個傀儡,完全聽命於我。後來神風門派來的代表包括我和大哥的一些心腹之人,都在暗中尋找所謂的黑洞,可是一直沒有著落。不想二十年過去了,神風門依舊沒有把首領位置讓給我的意圖,相反他們通過自己的代表,再加上利用這個假的大哥,在不斷的拉攏太空山的人,明顯是要兔死狗烹,控制一個傀儡遠比我要容易,他們想全面掌控太空山,把太空山變成他們自己的。而且提出要合併的要求,我自知如今的實力不足以與假大哥和神風門的人抗衡,只能答應。合併是大事兒,我想太空山的人一定有反對的,而且老祖們一定不會同意,可萬萬沒想到,老祖們對這件事似乎不太關注,只是說先結盟,三年後再合併。一旦結盟神風門就會徹底掌控太空山,但太空山上有坐鎮老祖在,於是就讓我騙老祖去域外,我也是沒辦法啊,老祖在與不在根據忍星規矩其實意義不大,而且承諾只要我做完這次就讓大哥讓位於我,只是要求我必須服從神風門。其實我也知道他們就是想調開老祖,好方便行事。我才把老祖騙出去,結果沒想到他們會對老祖下死手,老祖重傷而歸,太空山也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我也無奈,如今的局面也只能服從神風門。而就在這時葉子回來了,緊跟著龍族海國的多魚軍師到了,多魚軍師一提結盟我覺得我還有有機會扭轉局面。太空山有一些我的嫡系,再加上龍族海國就可以與神風門和這個假大哥爭上一爭,畢竟不能讓太空山落入外人之手。」 太空山老祖聽完蠻天下的講述道:「糊塗,你這是引虎吞狼後患無窮!」

古力道:「現在太空山總算是保住了,但神風門的陰謀是什麼還不知道。太空山的黑洞到底是什麼?神風門對它如此重視?」

太空山老祖道:「黑洞一事很少有人知道,就是我都是在300歲的時候才聽老祖說起過,具體位置也只有歷任太空山首領知道。」

古力點點頭:「看來神風門在域外伏擊蠻天行首領,沒有從首領口中問出黑洞所在,所以派來個假的,一方面尋找黑洞,另一方面吞併太空山,蠻天下是他們一步棋子,他們需要一步一步的來。只是拖了20年才開始結盟合併這有些不正常啊,尤其最近過於急迫,一定又發生了什麼事,讓他們不得已不加快速度。」

太空山老祖道:「前些日子,我與域外老祖通信,請示合併事宜,老祖無暇顧及,但合併之事過大,需要審慎對待,所以提出暫時結盟。 步步錯 老祖交代且不可拒絕,對方既然蓄謀已,久否則會對太空山不利。這時我才知道域外老祖自二十年前開始,也一直沒消停,被一股神秘力量纏著,老祖們一直忙著處理,根本沒時間管太空山的事兒。」

古力大驚:「看來這件事沒想的那麼簡單!這恐怕不光是一個神風門了,現在推測事情應該是這樣:黑袍人找到蠻天下,然後與神風門合作,抓了蠻天行,詢問黑洞,蠻首領定是寧死不屈,無奈做了一個假的過來,通過假的和蠻天下配合慢慢尋找,同時也有了吞併太空山的陰謀,而這些要想順利,就不能再有他人干預,而能干預此事的就是太空山老祖。所以域外的不明勢力同時布局,將太空山老祖們糾纏住,無暇東顧,而最近這段時間一定是域外老祖最脫不開身,焦頭爛額的時候,對於吞併的時機已經成熟,所以才加快了合併的腳步。合併畢竟是大事,太空山的一部分人不會同意,若要硬來勢必得不償失,域外老祖為了拖延時間,所以只是答應結盟,三年後再合併。而結盟合併此時對於神風門已經不重要,他們一定計劃在這三年內達到他們的目的,而這個目的需要藉助太空山的力量。」

古力接著道:「如今看來,神風門打太空山的主意徹底失敗了,但也會把自己摘的很乾凈,如今參與這件事的神風門的人沒有一個活著口。」說到這古力看了一眼蠻天下,「蠻天下為了不暴露自己,對這些人殺人滅口,估計對方也想到了這一層,即便我們知道就是神風門乾的,但卻沒有證據,神風門完全可以一推六二五,說完全是吳仁新等少數人被不明勢力誘惑,純屬他們的個人行為,神風門也是受害者。而且我之前說過,神風門會主動先找上門來,向太空山發難,若不是我有蠻天下和吳仁新的通話錄音,恐怕太空山就要給人家落下口實了!」

葉子道:「多魚軍師說的不錯,事情應該就是這樣了,可是神風門的的意圖到底是什麼除了黑洞之事,我們依然不知道。而且黑洞里有什麼也是迷,只能等我父親回來或者哪位知情的老祖回來才能知道。」

古力道:「等到那個時候恐怕就已經晚了,黑洞只要還在太空山上,加強守衛就丟不了。我已經讓陣公子調整了守山大陣,再想有人進來沒那麼容易。眼前需要查明他們要藉助太空山下一步要幹什麼?」

葉子問道:「怎麼查?」

古力道:「派人盯著神風門!太空山和龍族海國各自派出心腹精英駐紮在神風城各個角落,神風門內魚龍混雜,可以聯絡各自的舊識隨時打探神風門動靜,如果能混進去的話更好。」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當后,葉子問古力道:「我六哥呢?」

古力一想起蠻尼就感到惋惜,當時吳顏去找吳仁新等人攤牌,想退出,結果不被允許。待吳顏回去后,吳仁新通過吳顏身上的監聽設備,聽到了蠻尼和吳顏二人的對話,於是準備殺人滅口。而他們在監聽吳顏的同時,古力也在監聽著他們。古力連忙趕過去救蠻尼夫婦,可是沒想到對方有高手在,古力還是晚了一步。當他到達那裡的時候,用龍目只看到了慢慢散去的血霧。古力看著葉子微微一笑:「你六哥六嫂離開太空山了,你六嫂主動退出了神風門,帶著你六哥兩個人一齊走了,不再參與宇宙紛爭,此時二人恐怕已經在一處沒人知道的地方生活呢。」

葉子一聽點點頭:「這樣也好,逍遙自在。」接著深情的看著古力,心想:「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像哥哥一樣,與心上人擺脫紛爭,也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黎明的黑暗總是讓人難熬,太空山上一片寂靜,山中的凶獸飢腸轆轆,食草的動物開始焦躁不安。人們開始徹底的梳洗,整理農具;店鋪的夥計開始擺脫慵懶,提起了精神。曜日的光輝還沒有出現,朦朧的魚肚白還十分模糊,太空山的一家客棧迎來了黎明開始的第一撥客人。一位中年書生打扮的人帶著一行人住進了客棧,店夥計熱情的接待了他們,隨口問道:「幾位客官,你們這是打哪來啊?」

其中一人頭也未台回到:「渤海國神風城!」

店夥計一聽一激靈,連忙轉到了後堂去準備飯食。

太空山上龍族海國的人走了,卻來了一位大人物–忍星十傑之首,葉子的朋友古力一行人。蠻天下被關了起來,等著蠻天行回來再發落。蠻尼走了,古力的到來讓葉子的地位凸顯出來,葉子被推舉為代首領,暫時管理太空山。

葉子與古力等人正在用餐,突然山下來報,說是神風城來人了,剛剛住進客棧。古力對葉子道:「他們來的倒是不著急不著慌啊!」

葉子也道:「是啊,我以為他們很快就會到呢,沒想到天快亮了才來,還住在了客棧。」

鹿有角嘴裡嚼著食物烏拉烏拉不清楚的道:「來就來吧,也不當誤吃飯,有忍星十傑主持公道,讓他們吃個癟屁回去。」

古力道:「既然他們來了,也符合我的猜測,他們的所圖還需要太空山配合,我們靜觀其變好了,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吃過飯,葉子收到了神風門的拜帖,神風門門主吳仁狄親自拜訪蠻天行首領。古力看著拜帖道:「神風門是真會演戲啊!乾脆咱也演他一出。既然他們裝不知道,那我們也裝不知道。」然後對著葉子的耳朵低語,葉子點了點頭。

吳仁狄等一上大殿就開始東張西望:「怎麼不見蠻首領?」

葉子道:「家父受域外老祖召喚,去了域外,如今太空山暫時由我管理。」

吳仁狄道:「原來如此,太空山與我神風門聯姻我有事在身,也沒有親自來,這次來就是來看看,怎麼不見新婚夫婦?」

葉子道:「多謝吳門主,我六哥和六嫂出去遊玩了,一時半刻的不會回來。」

吳仁狄微微一笑:「奧,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浪漫啊,出去玩玩也好。不過我們送親的親友團怎麼不見?」

葉子裝作十分驚奇的樣子道:「怎麼吳門主路上沒遇見嗎?他們早在20周前就已經回去了。」

吳仁狄道:「那按理說應該早就到了神風門了,我們是7周前才出發的。會不會出了什麼問題啊?我在太空山下聽了一些謠言,說是神風門勾結太空山的人造反,被發現都給殺了。」

葉子呵呵一笑:「吳門主都說是謠言了,謠言怎麼可信呢?」

吳仁狄哈哈一笑:「說的也是,只不過我三弟吳仁新一行人突然消失,的確是有些意外,恐怕是遭了不測了。」

葉子道:「吳門主怎麼會覺得他們遭遇不測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