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孜月點了下頭,用手機拍了個照片發了過去。

龐子七很快就回復了,【誰得癌症了?】

周孜月眼角一抽。

癌症?

「龐子七說什麼?」

周孜月愣了半天,「那個,可能是我搞錯了吧。」

穆星辰拿過手機看了一眼龐子七發來的消息,「癌症?」

「肯定是我弄錯了。」

周孜月拿回手機,心裡有點鬱悶,癌症是個什麼鬼,這特么還不如被警察抓呢。

看著一眼穆星辰,周孜月小心翼翼的問:「那,如果是真的,怎麼辦?」

*

南海的夜市開在海邊,一到晚上迎著海風有很多的攤位,季躍穿著弔帶長裙,挽著季芙蓉的胳膊,一會指這個,一會指那個,各式各樣的東西都買來嘗嘗。

季芙蓉這一輩子活的也不見得多舒心,母女倆全都是經歷過磨難的人,如今坦誠相對,拋去了所以隔閡,季芙蓉只想好好補償她的這個孩子。

遇到一群跳舞的當地人,季躍說:「媽,我上學的時候也學過跳舞,你要不要看?」

季芙蓉點頭。

看著季躍歡快的跳躍在人群中,季芙蓉用手機拍下這一幕,心中有些後悔沒有早點把她帶回身邊,如果她早知道季南城會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做這種事,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把這個孩子留下給他成為權力的犧牲品。

跳著跳著,季躍突然摔倒,季芙蓉一驚,連忙跑過去扶她,「你沒事吧?」

季躍搖了下頭,笑了笑,「沒事,就是轉暈了。」

在南海的日子過的很快,一個星期就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

只剩下最後兩天了,季躍帶著季芙蓉來曬日光浴,季芙蓉本來是拒絕的,說這大熱天的會曬死人的。

季躍纏著她要她陪,季芙蓉沒辦法,治好陪她躺在海邊的躺椅上。

太陽傘遮著,季芙蓉笑道:「不是你說要曬嗎,怎麼還遮了把傘?」

季躍看著她,撒嬌似的說:「還不是你怕曬,所以我才讓人拿傘過來的。」

季芙蓉伸手摸了摸她的臉,「就你孝順。」

季芙蓉閉上眼睛享受著海風,卻沒發現季躍臉上的笑容逐漸變的傷感。

「我們後天就要回去了吧,機票訂好了嗎?」

「訂好了,媽,等回到卞城之後我想……」

季芙蓉打斷她的話說:「你什麼都不許想,等卞城的事結束了之後我帶你回平洲,這麼多年把你扔在那讓你受盡了委屈,你爸那邊我會去說,他會同意的。」

「他不會同意的。」

聞言,季芙蓉睜開眼睛看她,「他不同意也得同意,他對你做出這樣的事,我沒告他就算便宜他了。」

季躍看著遠處的海浪,淡淡的笑著說:「他不會同意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什麼結束了,反正不管怎麼說,以後媽媽帶著你,不會再讓你受委屈。」

季躍轉過頭,看著季芙蓉,季芙蓉笑著問:「幹嘛這麼看我?」

「媽。」季躍輕聲叫著,叫出了一種心酸。

「媽,對不起,我想我不能跟你去平洲了。」

季芙蓉臉色僵了僵,「為什麼?」

季躍抿著唇看了她半晌,轉過頭看向海面,「季南城死了。」

「什麼?」季芙蓉愕然的坐起。

「我殺了他。」

季芙蓉張著嘴,半天沒有發出聲音。

「我說過,我的事我自己會解決,季南城教給我的成長方式,如今我全都還給他,值了。」

季芙蓉一把拉住她的手,慌道:「你在開玩笑是不是?這種話怎麼能亂說?」

「我沒有亂說,是真的,就是因為我知道我們以後可能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了,所以我想在這之前跟你一起出來一次,好歹我也是有媽媽的人了。」

季芙蓉現在知道她為什麼連說都不說一聲就把她叫去機場,季芙蓉緊緊的握著她的手,「不行,我不能讓你有事,這樣吧,你離開這,我不跟任何人說,只要你走了就不會有事了。」

季躍笑了一下,「媽,你當警察是傻子嗎?我不怕死,一點都不怕,我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堅強,所以你也別害怕,反正這麼多年沒有我你也過的好好的,再說了,你不是還有穆星辰嗎,他這個人心思雖然有點重,但我覺得他會好好照顧你的。」

「你在說什麼傻話,什麼不怕死,沒人說過你會死,我會幫你證明季南城這些年對你做的事,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自從來到南海的第二天,季躍一直知道有人在跟著她們,她坐起來,回頭看向不遠處的兩個男人。

「你們是警察嗎?」

聞言,季芙蓉嚇了一跳,連忙拉住她的手。

跟著他們的人收到的命令是保護她們,命令並沒有說需要隱蔽保護,所以他們也沒有躲躲藏藏。

季躍一直以為是警察在跟著她,但這麼多天都沒有見他們有所動作,她有點好奇。

一個男人摘掉墨鏡走過來說:「我們不是警察,只是來保護你們的,老闆說了,一個星期內不會讓你被警察找到。」

「保護」季躍詫異,「你老闆是誰?」

「抱歉,我不能說。」

季躍看了一眼季芙蓉,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你不說我也知道。」

季躍撥通電話,電話響了幾聲之後被接起。

「謝謝你叫人保護我。」

穆星辰接到季躍的電話並不意外,她很聰明,相比季南城一家,她是最聰明的那個。

「不用,如果你打算離開,我會幫你。」

電話里,季躍一直沒有說起他的名字,大概是因為她心裡清楚他能隨意驅使別人來保護她,就意味著他的能力不止如此,。

季躍問:「為什麼要幫我,你不是應該討厭我嗎?」

「那你呢,最後關頭為什麼要跟季南城作對?」

季躍沒說話。

穆星辰說:「如果你出事母親一定會很難過,所以不管你是想離開還是回來,我都會幫你。」

「你幫不了我。」季躍的聲音突然低沉。

「你是說你的病情?」

聞言,季躍愕然的問:「你怎麼知道?」

問完她有點後悔,他都知道她在這,又有什麼是不知道的。

穆星辰淡淡的說:「血癌可以治,只要你想活下去。」

*

季躍提前一天回來了,季芙蓉百般勸阻都沒有攔得住她。

她是個拗脾氣,季芙蓉現在才知道自己的女兒一旦認真竟然什麼都不顧,剛下飛機,警察就已經在機場等著了,季芙蓉拉著季躍的手隱隱發抖,季躍朝她笑了笑,安撫道:「我沒事,您放心吧。」

手銬戴在了季躍的手上,抬頭就見穆星辰牽著周孜月走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見到他季躍竟是鬆了口氣,「好好照顧我媽,不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穆星辰若有似無的點了下頭,看著警察把季躍帶走,季芙蓉一把拉住穆星辰的手哀求道:「救救她。」

「母親放心,季躍不會有事。」

季芙蓉聽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她已經被警察帶走了,怎麼會沒事?」

季芙蓉沒發現,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周孜月不見了。

走出機場,早已沒了警察和季躍的身影,季芙蓉一時承受不了,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

季躍從機場出來不是去警察局,而是被帶上了一輛火車。

季躍掙扎道:「你們不是警察,你們是誰,想帶我去哪?」

小小的身影從幾個穿著警服的男人身後冒了出來,周孜月推開他們,看著季躍說:「別嚷嚷,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幹了什麼好事。」

季躍看到是她,愣了愣,「周孜月?」

周孜月小腦袋一歪,笑了笑,「是我,驚喜嗎?」

驚喜?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並不!

季躍不肯上車,看著她問:「你要帶我去哪,他們這些人是誰?」

周孜月自己上了車,說:「難不成你真相被警察帶走啊,伯母還不得傷心死,傻了吧唧的,快點上來,別在門口晃蕩,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季躍不懂她的意思,但是聽起來好像並不是要害她。

跟著周孜月進了卧鋪車廂,周孜月熟門熟路的坐在床上,「坐吧,這趟火車我來來回回都坐了好多次了,真是沒一點新意。」

季躍皺著眉走到她對面的床上坐在看她,「是穆星辰叫你這麼做的?」

「不然呢?」

「他為什麼這麼做,他知不知道我做了什麼?」

我有一個可成長的世界 周孜月懶洋洋的睨了她一眼,「不就是殺了季南城嗎。」

殺了季南城難道不算大事嗎?季躍可笑的看著她,「那他為什麼還要幫我?」

周孜月被她問煩了,不耐煩的說:「為什麼不能幫你?你殺的是你自己的老子,又不是他爸,關他什麼事?你不是挺聰明的嗎,抓我小辮子的時候一抓一個準,現在怎麼廢話這麼多,你得的不是血癌,是腦瘤吧?腦子都不好使了。」

季躍無語的笑道:「小鬼,你是不是覺得你救了我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了?」

周孜月理所當然的端了下肩,「不然呢,你想去跟誰說?季浩昇?還是你后媽?」

「我……」

季躍不化濃妝,不披頭散髮,不張牙舞爪,也不在滿含心計的樣子看起來比以前順眼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了她是季芙蓉的女兒的關係,周孜月懟她的時候都沒了那股狠勁。

小嘴努了努,她哼道:「本來我是挺討厭你的,不過現在回頭想想,你也沒那麼討厭。」

季躍不屑的冷笑,「謝謝,不過我還是一樣的討厭你。」

「不客氣,你可千萬別喜歡上我,我只喜歡我們家哥哥,對你沒興趣。」

季躍也不是個會服軟的人,小丫頭口口聲聲都不肯吃虧,季躍來氣,居然被她給糊弄了。

周孜月隨手扔來一個小瓶子,季躍打開看了看問:「什麼東西?」

「吃了就行了,問那麼多,就像說了你能聽懂似的。」

「不明不白的東西我憑什麼要吃?」

周孜月呲了呲牙,「不明不白?你要是不吃就還我,這東西多少人想買都買不到呢,不識貨!」

小瓶子看起來倒是精緻,季躍到處裡面的兩個小藥丸,皺了皺眉頭,「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這鬼東西能救你的命,你愛吃不吃,不吃就還我。」

事到如今季躍也不怕什麼毒藥了,醫生說她的命最多還有三個月,就算這是毒藥,也不過是讓她早點解脫而已,她並不在怕的。

吃了兩顆藥丸,周孜月嗤道:「不怕我毒死你啊?」

季躍白了她一眼,「小屁孩,諒你也沒這個能耐。」

「呵呵,那你還真說錯了,我從小就是從藥罐子里泡大的,從小就跟毒蠍蛇蟲打交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毒行者』的人?不好意思,正是在下。」

瞧瞧她那小不點的身子,季躍笑道:「毒行者?你?你今年幾歲?我聽說毒行者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

「你不信?」

「我為什麼要信一個小屁孩說的話?」

周孜月無所謂的點了點頭,「現在說我是小屁孩了,當初懷疑我的時候可一點都沒把我當成小孩。」

季躍默了默,沒說話。

她差點忘了眼前這個小鬼之前做的那些事,那確實不像是一個孩子的作為,但如果她背後有人指點,那就不一樣了。

「確實,你跟穆星辰都不簡單,我不應該小看你。」

周孜月喜歡聽這樣的話,她眯著眼睛笑了笑說:「這就對了,你確實不該小看我。」

重生之大明鷹犬 火車要開了,周孜月伸出手,「把你的電話給我。」

季躍沒問原因,拿出電話遞給她。

周孜月拆掉她的手機,電話順著窗戶扔到了鐵道下面。

季躍一怔,「你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