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閻羅王執意的懇求下,李沖坐著閻羅王的專屬飛機,前往六道輪迴。

原本李沖並不想這麼麻煩,不過他這兩日在地府遊玩之時,對六道輪迴實在頗感興趣。

因為他在獲得系統時,第一個技能便是系統贈送三次的六道輪迴。

他想看看,兩者之間有何不同。

而閻羅王也說,生人若是要離開地府,只有通過六道輪迴才可。

六道即六界,分別是:人間道、畜生道、阿修羅道、天道、地獄道、餓鬼道。

人間道,通往人間,一般來說,人死後被陰差引路來到地府,判官崔鈺通過生死簿查看此人生前種種,若不是大奸大惡之途,基本上走個形式,便可排隊進入人間道再世輪迴為人。

畜生道,自然是通往畜生界,在通過判官崔鈺的審判,那些在陽世為非作歹,大奸大惡之人,大多會被丟入畜生道,來世做牛做馬,甚至豬狗不如。

正如當初被李沖送入畜生道的色鬼李強,便是如此。

至於其他幾道,天道為仙佛,只有生前極善,有大功德之人,且幾世如此,功德無量,方能被送入仙佛兩界,成為仙人。

而地獄道,都是自身業障纏身,幾世為惡,送入此道,將永生受盡萬般劫苦。

至於阿修羅道,所說可享有天人福報,但其心因受種種污染,待得福報結束以後,便會隨惡業墮入人、畜生、惡鬼乃至於地獄道。

根據閻羅王的說法,李沖想要離開地府,只需通往人間道即可。

因為他是肉身進入地府,所以並不會直接轉世投生。

半個小時后。

李沖的飛機已經來到了六道輪迴前。

那是六個巨大無比的光圈,彷彿是虛空黑洞,但每個光圈的顏色都不盡相同。

人間道為白色,天道為金色,地獄道為綠色,修羅道為紫色,畜生道為土黃色,餓鬼道為黑色。

每一道光圈的光芒都極為耀眼,而在光圈的另一頭,則是另一個空間。

李沖站在六道前,不由感嘆,系統中的六道輪迴與眼前的相比,實在有著天壤之差。

六道輪迴,為混沌初開時便生出的規則,擁有無窮力量。

「這才是真正的六道輪迴啊。」李沖的雙眼閃爍著光芒,雖說系統中的六道輪迴也可將鬼怪送入輪迴,但那只是一個媒介,真正擁有輪迴之能的,只有眼前的六道巨大光圈。

只不過,他發覺眼前這六道輪迴似乎有些奇怪,人、天、畜生,這三道並未有什麼奇異之處,但餓鬼道、阿修羅道、地獄道則光芒有些……

帝少的替嫁寶貝 「怎麼會這樣?!」

身後傳來的驚呼,讓李沖有些驚疑,不由問道:「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聞言,崔鈺的反應有些反常,面色變幻幾次,猛然臉色煞白。

「天師爺爺有所不知,六道也分為上三善道和下三惡道,上三道為天、人、阿修羅,下三道為地獄、惡鬼、畜生道。」

「如今這上三善道光芒雖然耀眼,但相比之下,下三惡道的光芒要更盛。」

李沖眉頭一皺,他隱約覺得這件事非同小可,便問道:「如此,會造成什麼影響?」

「怕不就將有更大的災劫將至!」崔鈺臉色異常凝重。 當然,這還是個猜想。

只是有時候,羅陽覺得自己的猜想挺準的。

第十塊木炭和夜傀結合會有什麼後果,又不清楚。

不然就可以確定真正怎樣做。

「花姐,我會努力阻止它的。」羅陽說道。

結果十三姨和花襲伊的嘴角都揚起了不屑的弧度。

「小子,還是不要玩火的比較好!出了大問題,你我都負擔不起!」十三姨叮囑道。

不藉助第十塊木炭,恐怕無法找出夜傀。

「十三姨,聽我說。我有信心阻止它的。」羅陽說道。

可十三姨和花襲伊還是搖頭。

有些事情,羅陽知道很難以短時間內讓十三姨和花襲伊聽進耳朵。

此時沒空跟她們多解釋,羅陽已打定主意要借第十塊木炭找到第三樽夜傀。

「花姐,十三姨,你們放心,我知道該怎樣做。我過去了。」羅陽說道。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也想見羅陽,發了信息又發,羅陽都沒空去看她們。

踅進第十塊木炭所在的房間,羅陽說道:「木炭兄,原來十生宮的人用羅盤發現了夜傀,應該就在附近了。」

第十塊木炭興奮道:「走!」

說時,就要衝出去。

羅陽連忙攔住,說道:「木炭兄,莫急。我有一個建議,不知該不該說。」

怔了怔,第十塊木炭問道:「什麼建議?」

現今十大聯盟還沒決定派人來對付第十塊木炭,到了明天早上,第十塊木炭就可能會發現羅陽在胡說。

屆時羅陽再說什麼,恐怕也哄不住第十塊木炭了。

是以,羅陽覺得還是得找人來假扮一下十大聯盟派來的人會好些。

有他在,如果處理恰當,能保那個假冒者不死。

「木炭兄,不如我們先讓十大聯盟的人去捉夜傀,等他們找到了,我們再去搶,不是更省力?」羅陽說道。

結果第十塊木炭不接受。

「我要活的!」

「木炭兄,我們當然是要搶活的。」

「我自己去找!」

再勸下去也不會有好結果。

羅陽說道:「木炭兄,死的不行?」

這次第十塊木炭不應聲。

為什麼一定要活的?羅陽想不通。

第十塊木炭不肯說,這是個謎。

「不要攔我!」第十塊木炭冷道。

宋締 再不讓它出去,那雙方又要火拚了。

羅陽說道:「木炭兄,十大聯盟派來的人也在附近了。我們得小心。不如先對付了十大聯盟的人,再去找夜傀,那不是更好?」

第十塊木炭猶豫了,羅陽連忙趁熱打鐵道:「木炭兄,遲幾個小時去找夜傀,那也行吧?」

哪知第十塊木炭皺了皺眉,冷道:「我不能讓十大聯盟的人先找到夜傀!」

一面說,又要衝出門口。

到了這個時候,只能帶第十塊木炭出去走一趟了。

羅陽也還沒有想好找誰來假扮十大聯盟會派來的人,只好先擱一擱。

「木炭兄,我陪你去。」羅陽熱心道。

二人出了房間,乘電梯下去。

來到酒店外面,也不知該帶第十塊木炭去哪裡。

第十塊木炭卻好像有了尋找的方向,先是閉目靜思了一會子,隨後睜開眼睛,立即毫不猶豫的沿著公路走去。

如果它不是有什麼方法可以感應到夜傀在哪兒,它不會那麼自信的大踏步走下去。

「木炭兄,找到了?」羅陽問。

第十塊木炭沒應聲,倒是加快了腳步,也不知它要去哪。

快步追上去,羅陽繼續問道:「木炭兄,需要我怎樣幫忙?」

第十塊木炭冷道:「我自己就行!你不用跟來!」

聽它的意思,它是要找到夜傀了。

羅陽很好奇,也不知它是怎麼感應到夜傀的。

先前在酒店房間里,第十塊木炭好像還沒有感應到夜傀。

這麼說來,夜傀恐怕也來尋找第十塊木炭!

想到這一點,羅陽嚇了一跳。

若不跟去,萬一第十塊木炭找到了夜傀,那就無法阻止它了。

「木炭兄,請聽我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十大聯盟的人來了。沒我幫忙,你會很麻煩的。」羅陽說道。

第十塊木炭沒有說什麼。

走了幾步,手機鈴聲響了。

拿出來一看,原來是花襲伊發來的信息。

打開信息,上面寫道:呵呵,快點阻止它,不要讓它去找夜傀!

起先羅陽以為這只是一句普通的提醒語。

須知羅陽此時就是在阻止第十塊木炭。

沒有回信息,又立刻來了一條信息,還是花襲伊發來的,上面寫道:呵呵,快把它帶回來!它可能就要遇到夜傀了!

刀戈弄影 看完信息,羅陽愣了愣。

花襲伊的意思是指第十塊木炭再按原來的方向走下去,那就可能找到那樽逃走的夜傀。

左右看了看,也不知十大聯盟盯梢的人藏在哪兒。

「木炭兄,不好了!」

羅陽一把拉住第十塊木炭,雙方立在一盞昏黃的路燈下。

「十大聯盟派來的人就在附近!」羅陽大驚小怪道。

這句話還是起到了一點作用。

至少第十塊木炭也轉頭環視一圈,羅陽暗喜。

「木炭兄,現在怎麼辦?你為什麼向這個方向走?」 追愛小甜心 羅陽打探道。

第十塊木炭沒有回答,還在尋找大街上可疑的人。

公路上車水馬龍,人行道上也人來人往。

還有些人坐在路邊的石椅上閑坐,穿著休閑裝,也看不出哪個有問題。

看了片刻,第十塊木炭又要往前走。

羅陽急忙攔住它,說道:「木炭兄,你應該是感應到夜傀了吧?你有沒有想過,這會不會是十大聯盟設的陷阱?故意讓你掉進去。」

第十塊木炭又認真的想了想,它沒有再抬步趕路,這可以看出它也在懷疑。

「木炭兄,我們得小心。要是進了十大聯盟的什麼法陣,那我們都有可能活不了。十大聯盟要是沒有幾分把握幹掉我們,就不會主動出擊。」羅陽說道。

此時想把第十塊木炭勸回酒店,那是萬難的事。

若能把它引向別的方向,那也算成功了。

羅陽再接再厲道:「木炭兄,你再仔細想一想,這事太蹊蹺了。你剛才在酒店為什麼沒有感應到?出到外面,明顯是十大聯盟要對付你和我了。我們要小心。」

只見第十塊木炭愣在那兒不動。

羅陽看到了希望,又繼續道:「木炭兄,我們先在這裡等一等。」 「災劫將至?」李沖眉頭一挑:「此言何意?」

崔鈺嘆了口氣道:「天人六界,分善惡,以此相互制衡,無數年來,善道一直壓制惡道,才會讓六界平衡,禍亂減少,但如今,這惡道明顯有超過善道的趨勢,所謂大勢所趨,一旦讓三惡道的光芒完全壓制三善道,那麼,不光是地府和人間,就連仙佛二屆也要遭此災劫。」

聽此,李沖的面色也不由一變。

「此事可有解決之法?」李沖問道。

崔鈺搖了搖頭道:「暫時還不知道,小神要馬上將此事稟報閻君,此事乃是六界大事,也務必要將此事稟告仙界,為此,接下來小神就無法再送您離開了,只要您穿過人間道,便能回到陽間。」

李沖也知此時非同小可,便不再多說。

「對了。」崔鈺突然轉頭道:「這六道輪迴威能巨大,所以,您除了人間道外,切勿試圖踏進其他通道,否則,肉身盡毀,靈魂湮滅,徹底消失。」

李沖尷尬一笑,點了點頭。

崔鈺微微躬身,道:「那小神就告辭了。」

待得崔鈺離開后,李沖望著眼前閃爍著光芒的六道光圈,心中不由苦笑。

正所謂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以前的他哪裡想過能進入地府?就連鬼怪一說都無從論證其是否存在。

可現在,他隨著實力越加強大,甚至讓閻羅王都主動獻媚般的為他倒洗腳水,這……根本就不敢想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