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市的夜生活異常豐富,尤其是夜市的美食,而蜀州烤魚則是夜市的招牌。

因為蜀州烤魚擺放在路邊,所以吃客們非常喜歡這種氛圍。

曹帆和張華一天時間下來,都還沒有吃東西。

張華嘴裡啃著剛剛烤上來的羊肉串,對著曹帆道:「你下午說的魂魄就是師父咯,他附身進了衡靜的身體裡面。你大白天也能見到魂魄?」

曹帆啃著一隻大腰子,手裡拿著只烤雞腳,嘴上吐出雞骨頭,邊說道:「嗯,當時看到的就是師父的魂影。大白天的能看見魂魄,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也許是天賦異稟吧。至於還在昏迷的衡靜,只是因為師父吸取了一些她的陰氣而已,明天早上就能醒過來,你放心吧。」當然他不會告訴張華,他是神仙,他不過是在人間歷情劫。

張華搶過一隻剛烤上來的雞腿,狼吞虎咽。「還天賦異稟,怎麼不說擁有透視眼呢。那你接下來準備安置師父的魂魄?」

曹帆吃掉手裡的東西,再拿過來十串烤牛肉,邊吃邊說:「我準備去租一套房,有空調,有陽台,最好背光的一個小區,而且在房間裡面要保持住潮濕陰冷低溫不透光。」明天是周末,不用上課,曹帆張華還有一天的時間去安置王羲之的魂魄。對於現代的大學生來說,只要修夠學分,就不怕畢不了業,拿不到畢業證。而大學生就是整個社會最自由的群體,當然也是人類最高層的精英。到底是學習社會科學的人類,接受魂魄神仙妖魔,需要一個磨合的過程。

「拉上窗帘不就好了。」張華吃完一隻烤雞腿,又拿過來一條烤茄子。

「有道理。」曹帆吃掉烤牛肉,開始吃烤魚,整個一條拿起來開啃。

「你能給我留點嘛。」張華帶著手套搶下半隻烤魚,兩人大快朵頤。

旁邊的人只看得搖腦袋,這兩個年輕人太能吃了,一桌子菜沒一會吃光掉。

張華和曹帆拿起杯子,各飲了一杯啤酒。

「老闆再來一條烤魚,二十串羊肉串,十串烤牛肉……」張華點餐。

旁邊的人,嚇得不敢看他們兩人,這兩個人太能吃了。

一個小時后,時間是晚上十點半。

曹帆和張華吃完燒烤打包回酒店,今晚他們決定居住於這裡,明天租好房間,他們兩個就會從學校裡面搬出去。

而是否告知衡靜,兩人還是覺得這件事情,不能告訴她。

夜市很大,足有七八公里那麼長。兩個人走路回酒店,夜市此時正是最熱鬧的時候。

許多晚上謀生活得人,過著黑白顛倒的日子,每個人都說等賺到了錢,就歇業回家頤養天年,可是有的人一做就是四五十年,甚至更長。

有的人,生活就是真的一輩子都在用盡生命在生活。

而有的人,只來得及生,沒來得及活。

這時曹帆和張華看見一家很熱鬧的麵館,名叫古麵條。 ?夜市第586號,是一家賣古麵條的老字號店鋪,在夜市已經開了五十五年。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古麵條是老字號,麵條勁道十足,麵條口感怡人,作料肉質均為上等材料,所有材料都是最新鮮的食材,在廣華市名氣廣為流傳。

吃客們慕名而來,盡興而歸,可以從頭一天早上七點排到第二天晚上凌晨兩點。

門口排著很長的隊,吃完一撥人又來一撥人。

曹帆和張華站在門口,曹帆嘴又饞了沖張華道:「我要吃古麵條,你吃不吃。」

張華摸著咕嚕嚕的肚子,似要拒絕:「都吃那麼多燒烤了,你還吃得下嗎?好吧,我陪你吃點吧。」

曹帆不由好氣:「明明你也想吃好伐。」

兩人心照不宣,過去排隊,準備嘗一嘗這傳說中的古麵條。

張華看到身前還有二十一個人,而每一桌只能坐三個人。這時候曹帆的身後站了一個灰衣老者,年約七旬。灰衣老卓目光堅毅,悄無聲息的就跟在曹帆的身後。而張華也看到了灰衣老者,沖曹帆身後的老人說道:「這位大爺,你跟我們湊一桌吧。」說罷就讓出他的位置,站到曹帆的身後,老者出聲表示感謝。

「謝謝兩位小夥子,我沒有帶錢,你們請我吃一頓好嗎?」灰衣老者摸摸全身上下衣兜屁股兜,跟曹帆說道。

曹帆覺得老爺爺一定是出門忘記拿錢了,就爽快的答應了:「一碗面而已沒問題的,我請您。」

曹帆回頭還對張華說:「這頓面我請了,你不能跟我搶。」

張華摸著腦袋,回應道:「可以啊,這頓你請,下頓我請。這頓我就要吃垮你。」

曹帆想笑:「加油,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而灰衣老者也回頭說道:「謝謝小夥子。」

曹帆回應了一個微笑。

古麵條這個鋪子只有十張桌子,每張桌子只能做三個人,很快到了曹帆他們。

鋪子裡面總共只有四個工作人員,兩個煮麵的師傅和兩個打雜的女工。

「大爺,你想吃什麼面?」曹帆問灰衣老者的意見。

「我就要一碗古麵條,牛肉味。」灰衣老者回應。

「大爺,可還有其它要求?」曹帆再問一次。

「讓他多加些香菜。」灰衣老者想起了什麼,趕緊補充道。

三人落座,曹帆坐在靠裡面,張華靠右邊,而灰衣老者坐在馬路牙子那一邊。

一個年約四十來歲的中年大姐走了過來,開口問道:「請問兩位客觀要吃點什麼?」

張華沒出聲,曹帆趕緊接過話頭:「三碗古麵條,其中兩碗按照你們最經典的配方來,其中一碗加牛肉和多加點香菜。」

中年大姐十分不解,兩個人點三碗面,這麼能吃的嗎?大姐還以為他們能吃,沖著廚子叫道:「三碗古麵條,其中一碗加牛肉和多加點香菜。」

廚子回:「好勒。」

張華當著曹帆和灰衣老者說道:「這服務員的眼神太不好了吧,我們不是三個人嗎?」曹帆笑著對張華說:「大晚上的,看走眼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而灰衣老者看著中年大姐出神。

張華看著打包的燒烤,心道:明天衡靜肯定吃不下了。他馬上拿出來繼續吃起來,還衝著老者說了一句:「大爺,來點燒烤不?」

「小夥子,你吃吧,大爺歲數大了,不能吃燒烤了。你多吃點吧。」灰衣大爺說著話,眼神卻往古麵條的鋪子裡面看過去。

曹帆出言問道:「大爺你怎麼這麼晚還出來吃面啊?家裡人呢?」

灰衣大爺頓時很失落:「對啊,我的家人呢?」他的眼睛又看向了鋪子裡面。

正在此時,一個青年人走了過來,正要衝著曹帆這一桌說什麼。曹帆站起身後,把青年人拉到一邊,對著青年說道:「兄弟,這個位置有人,擔待一下。」說完手裡拿出百元大鈔,給了他。青年人馬上說道:「好說好說。」說完這句話就走開了。

張華看著曹帆的做法,沒有出聲,繼續吃著手裡的燒烤。

灰衣老者只是看著鋪子裡面怔怔發獃。

三分鐘后,三碗熱騰騰的古麵條上桌了。

張華吃了那麼多的燒烤,對古麵條也是來者不拒。

曹帆一臉苦笑,心道:「張華你也太能吃了。」說完,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古麵條。

「我擦!如此美味,不虧是老字號招牌。」曹帆不由叫出了聲。

灰衣老者也動起筷子,吃了起來。

婚色交易,豪門隱婚妻 張華很快吃完自己碗里的,又看著曹帆和灰衣老者碗里的面。

「阿帆,再給奴家來一碗吧,沒吃夠。」張華扯著曹帆的衣角。

曹帆沒好氣道:「收起你的奴嚴,再這樣,我以師兄的身份來鎮壓你了。」

張華繼續沒羞沒臊的說道:「再請奴家吃一碗面,人家就都聽你的。」手裡就要動手摸曹帆的臉。

曹帆服氣,再不給他一碗面,他要懟天了,趕緊對店家說道:「再給我來一碗古麵條,經典版。」

中年大姐走過來看了一眼桌號,看到邊角上放了一碗沒人吃,正要出聲提醒下曹帆,曹帆趕緊站起來。對著她說:「再來一碗,這是一百塊,不用找了。」

中年大姐看著百元大鈔趕緊說道:「謝謝小兄弟,馬上就來。」

很快灰衣老者吃完麵條,起身沖著曹帆說道:「謝謝兩位小哥的招待了,再見。」

曹帆回應了一句:「再見,慢走啊……」

灰衣老者也對張華笑了笑,張華也回應了一個笑容。他又看了看古麵條這間鋪子還有裡面的人,特別是那個中年大姐。

灰衣老者走向隔壁的一條小道消失於黑夜。

「這老頭子,我喜歡。」張華說道。

「我也是。」曹帆道,心裡卻說道:「大爺您走好」。

張華很快也吃完麵條,曹帆叫來中年大姐算賬。

中年大姐走到這邊桌子上看了一眼,還有一碗麵條沒吃,正要詢問是否飯菜不合口味,「小兄弟這碗牛肉麵還沒吃呢?味道不合適嗎?」她以為曹帆要退這碗面的錢,曹帆卻拉著她走到一邊,對她說了一句話:「並不是面的味道不好,而是非常好。我想問一下,您有多長時間沒回家鄉了?」

中年大姐想了一下,回頭對曹帆說道:「有六個月了吧。」

曹帆神神道道的說道:「那麼久沒回去,我勸你最近帶著這邊的親人回家看一次,有一個家人在等你回家。」

中年大姐似乎想到了什麼,沖曹帆說道:「謝謝小兄弟,我明天就回家看一次。」中年大姐叫樊琴,今年四十五歲,家中還有一個老父親,今年七十七歲,她在家中排老三,有一個大姐和一個哥哥。平時她父親跟她哥哥樊兵一起生活,他們家距離廣華市七十多公里,廣華市的郊縣東祥縣東新鎮賀家坪村,樊琴距離上一次回家鄉看父親已經有大半年了。

曹帆回應:「大姐請照顧好自己。」

「謝謝。」樊琴回道。「敢問小兄弟貴姓?」樊琴問,他也只是隨便問了一句,畢竟曹帆那麼關心她。

「廣華大學大三學生,曹帆。我們要回了,再見大姐。」曹帆如實相告,然後拉起一臉吃飽喝足的張華離開了這裡,漸漸消失於人流之中。

「再見。」

樊琴看著他們三人離去的桌子發獃,特別是那一碗沒有動過的古麵條。

牛肉麵加香菜。

父親最愛的口味。

這時電話突然響起來,樊琴接起電話。

電話還沒掛斷,樊琴聲淚俱下的跪在地上,不顧周圍所有人異樣的眼神,悲傷的說道:「爸啊,你怎麼就這麼走了,女兒還沒見到你最後一面。」然後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牛肉麵加香菜,似乎了懂了什麼。

「你愛吃我做的牛肉麵,我再也不能做給您吃了。」

…… ?廣華市六區十二個縣,而廣華市中心區域就在廣華大學附近。

廣華市最出名的就是府天廣場,熙春路,夜市以及廣華大學校園商區。

而廣華大學是一所世界知名的高等學府,上一次全球大學排名,排第四位。

大華國所有人以考進廣華大學為榮,考進裡面出來的人,必是社會精英,人中呂布,呸,筆誤,是人中龍鳳。

而作為天之驕子的曹帆和張華,按照正常的邏輯,也算是社會精英那類人。

至少,現在兩個人討論的話題也是正常人聽不懂的,回酒店的路上。

「你看到了。」曹帆突然問。

「看到什麼了?」張華不解。

「那個灰衣老者。」曹帆說。

「剛一起吃面的老頭嗎?」張華回應。

「對,你能看到他。」曹帆很是不解,按道理來說,他開通了仙術,才能看到鬼怪,而張華直接就看到了之前的那個老者。

「他不是一個普通的老頭子嗎?你沒看到嗎?」張華想起那個老者,難以理解,「曹帆你咋那麼奇怪!你還請了人家吃面,轉眼都說沒看到。」

「他不是人。」曹帆開口說道。

超級交易師 「你他瞄的才不是人。」張華覺得曹帆一定是瘋掉了,出口罵人了。

「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他不是人。」曹帆想解釋下去的。

張華打斷曹帆,罵曹帆到:「曹帆你是不是要瘋掉了,怎麼罵一個老大爺啊。」

曹帆也是怕張華聽不懂,解釋道:「他真的不是人,他是鬼!」

張華更生氣了,回罵道:「你真的是很有問題,他是鬼?你他瞄的才是鬼好吧。」

曹帆氣不到一處來,壓下即將爆發的大情緒,沖張華說道:「華子,你好好想想今晚上的事情。你就會發現端倪:第一件事情就是明明我們是三個人,為什麼服務員只說我們兩位吃點什麼。第二件事情就是中途為什麼有個青年過來要坐我們的桌子,因為我們只有兩個人,卻佔了三個位置。」

張華聽曹帆講完,整個人呆若木雞,大腦里出現灰衣老者的樣子,曹帆說對了,剛剛一起吃飯的或許真的是鬼,種種跡象表面,又回想起兩個人剛和他一起吃了面。

更令張華不解的是,他的眼睛能看見鬼了,什麼時候的事情,他為何之前不知道?

張華沖曹帆說:「你他喵的怎麼不早點跟我講。」

曹帆說道:「早點跟你說,你還能吃得下麵條。」

張華很難相信,今晚上發生的一切,第一件是見到了王羲之的魂魄,順便拜了個師;第二件事是他的眼睛也能看見鬼了。而且之前他看見王羲之的魂魄,雖然只是個案,但一頓飯功夫遇見了另一隻鬼。他是難以接受的。

「我們剛才跟鬼一起吃了面。」張華才想起來這個,他又安慰自己道:「可能是我喝醉了吧」。曹帆聽完,在旁邊補刀:「你就喝了一瓶啤酒,哪裡喝醉了。」

張華覺得剛剛的灰衣大爺,和平時的那些大爺也沒啥區別,不由問曹帆道:「那個大爺精神狀態看著還蠻好的,你怎麼看出來的?」

曹帆心道:「我總不能告訴他,卧龍真君剛給我開通了「靈瞳」,我現在可以看清人間一切妖魔鬼怪。況且我還有一項識辨真假物的技能。」曹帆能見鬼是因為龍華巷的機緣巧合,還有轉世太白金星的緣故,而張華為什麼突然間也能見鬼了呢?

靈瞳,是天庭最基礎的技能,神仙都能識辨鬼怪妖魔,全都是因為身具靈瞳的神通的緣故。而靈瞳修鍊到精深,可以殺傷妖魔。靈瞳和斗戰勝佛火眼金睛相比,沒有可比性。

而識辨真假事物的能力,是太白金星獨有的天賦,他可以透過現象看本質。比如說一件書法作品,他可以透過書法作品看到這件書法作品完成的源頭,也是最初形成的那個畫面。但是這項獨創的技能也有弱點,只能看死物,不能看活物。

「我跟你說實話吧,我是神。」曹帆一本正經的說道。

「如果這麼說,那我也是神了。」張華也覺得他說得有理,你見鬼就是神,那剛剛我也都見到了。

「其實,每個人都是神,而我是真神。」曹帆不吹牛。

「真神經病還差不多!哈哈哈。」張華開口笑罵道。

「你才神經病。」曹帆回擊。

……

當夜,回到房間后,曹帆和張華睡在酒店房間的沙發上,甚疲倦,一夜無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