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香豬的速度也不慢。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打包盒裡的食物,就被橫少一空,連丁點渣渣都被舔乾淨,泛著油光。

「行了,現在吃飽喝足,該幹活了吧?」秦旭蹲在路邊,拍了拍小香豬的黑腦袋說道。 被餵飽的小傢伙,很好說話。

微微濕潤的鼻子,在秦旭手機上蹭了幾下,然後就轉身,悠悠然地帶著秦旭,往街心公園更深處走去。

像飯後散步的姿態,完全沒有剛才急吼吼覓食地模樣。

秦旭正琢磨著,錢包會在哪裡被找到的時候,小香豬忽然鑽進一片紅葉石楠灌木叢中。

等它從低矮的灌木叢中鑽出來的時候,嘴裡正叼著一個沾了灰的錢包。

可不就是秦旭當時發生意外,失蹤不見的錢包。

沒想到它的效率這麼驚人,秦旭接過錢包,使勁揉了揉小香豬的黑腦袋,卻被它嫌棄地避開,朝秦旭「嗷嗷哼唧」幾聲。

「真把我丟的錢包找到了!」秦旭覺得這兩天上天入地的折騰,總算沒白費。

現在就算讓這隻小豬仔吃很貴的餃子,秦旭也不心疼了。

倒不是因為錢包失而復得,而是小香豬的能力,對於他們這樣一線民警來說,可真是太有幫助了。

秦旭迫不及待想回警局一趟,希望小香豬能幫助他們找到丟失的孩子。

掀開錢包,毫無意外,現金早就丟了,不記名的公交卡也沒了,但需要密碼的工資卡倒是還在。

估計是那個人撿到他暈倒時不慎掉落的錢包,

「走咧,咱們趕緊出發,找到孩子,我可以再給你買一碗牛油拌飯。」秦旭親昵地揪了揪小香豬豎起來的小黑耳朵,想了想,又說道,「給你取個名字怎麼樣?你這麼喜歡嗷嗷哼唧叫喚,那就叫嗷嗷好了,還是哼唧呢?」

沒有起名廢自覺的主人,還在兩個名字之間猶豫。

小香豬低著腦袋,一點也不想理他,與腦袋同一色系的小黑眼裡,露出一點也不欣賞的目光。

「秦旭小子,找到孩子,我想再吃韭菜餃子,我要自己一個人吃一碗,才不要跟這個小傢伙分呢!」老秦師父在旁邊嘀嘀咕咕提條件。

秦旭默默在心裡吐槽。

這老秦師父,如果在現代修鍊,修為肯定比自己還差。

為啥?

因為光惦記著吃唄!

哪裡還有心思修鍊。

有了嗅覺雷達小香豬的幫助,秦旭特意回警局一趟,找黃正浩申請再去受害人家中複查。

從事這一行業,平日里接觸的形形色色的人太多,見過的悲歡離合也不少,或多或少,秦旭和他的同行們,都需要讓自己對這些案件,有一些鈍感。

否則,心思太重,反倒心生魔障。

就像在醫院見慣了生死,再敏感的醫生,都要試圖讓自己看淡隨時出現在生活中的死亡。

在這方面,比起摸爬滾打了許多年,歷經滄桑的師父黃正浩,剛剛參加工作一年多的秦旭尚未修鍊到家。

黃正浩聽到秦旭主動提出的要求,並未過多指點,而是點了一根煙提神,用過來人的口吻說道:「秦旭,我們在任何一個案子上,都希望獲得圓滿的結果,但這只是奢望,我們就算竭盡所能,但並非每一件事情,都能有好的結果。」

「等你到了我這個年齡,年年月月,遺憾的案子,都數不好。」

「師父,我知道,就是覺得心裡挂念著,總想多努力一下。咱們警力緊張,正好我有假期,就多試試看,指不定就找回來了呢!」秦旭的性格,大約更像母親劉阿妹,簡單直接,有想法,就行動。

「行吧,你去吧!有空多休息,你後天就上班了吧?回來有的忙了。」黃正浩吐了一口煙,擺擺手說道。

告別黃正浩,秦旭帶上設備,直奔受害人的住址。

小香豬被他放在家裡,秦旭準備拿到那個孩子的貼身物品,然後再回去讓小豬辨認。

戴明和張文雲夫妻,租住在河岸小區六棟501號,這是十五年前尚未修建電梯的矮層商品套房,每棟樓層有七層,每一層有四戶居民。

因為小區設施較為陳舊,總體而言環境看起來有些髒亂。

秦旭敲門的時候,順手打開執法記錄儀,開門的是一個矮小的銀髮老太太。

她看到秦旭身穿的警服,通紅蒼老的眼眸,爆發出驚喜的光芒,還不等秦旭出示工作證,下意識地抓住秦旭的衣袖,激動地說道:「警察同志!是不是有牛牛的消息了?是不是牛牛找到了!」

秦旭不忍心打破這位老太太的希望。

「額,」秦旭想了想,說道,「你別著急,目前我們從監控里發現了一點線索,今天我來,就是調查一些情況。」

老太太的眼睛,瞬時之間暗淡下來,一抿嘴,淚花就流了出來。

「謝謝你,警察同志,進來坐吧,」這位老太太側身,讓秦旭進屋,她有些控制不住傷心的情緒,說話的時候,嘴唇都有些哆嗦,「我是牛牛的奶奶,他爸爸媽媽還在託人找他,所以家裡就我一個人。」

孩子出現了意外,家中也無心收拾,凌亂非常。

老太太抹著眼淚,給秦旭搬了一條塑料椅,還想給他泡茶。

「唉,婆婆,別客氣,我不喝茶,問完事情,馬上就走。」秦旭阻止了老太太的行為,開始拿出紙筆,例行問話。

其實這些內容,代替秦旭接管這個案件的小周,也就是秦旭的同事周宇翔已經詢問過一次。

這只是秦旭來此的遮掩。

所以,簡要詢問之後,秦旭緊接著說道:「婆婆,我們目前只能通過一些最基本的手段,去排查孩子的情況,我有一個建議,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嘗試一下?」

老太太一愣,有些緊張,她內心飛快地閃過一些想法,立刻跳了起來,衝進屋子裡。

秦旭被老太太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心裡暗自嘀咕:「自己這還沒說出口呢!這位老太太難道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不到半分鐘,老太太小跑出來,眼中含著淚花,把一疊紅鈔票塞進秦旭手中:「警察同志,求求您,幫幫我們,我們是無權無勢的小老百姓,一點辦法都沒有,請您幫忙找一找牛牛,他是我的命啊!如果他丟了,我們一家就毀了!!」

老太太撕心裂肺地說道。

我勒個去!

秦旭嚇得手抖,這個誤會可大了。

這老太太手裡拿著的,哪裡是鈔票,簡直就是紅色大炸彈。

一個不小心,就把他工作給炸沒了,那可真要去跟老秦師父吸風飲露,修鍊成仙了。

秦旭趕緊把手裡的錢給塞回去,大聲說道:「老太太,您理解錯了,你可別讓我犯錯誤,這錢您老收好,我這錄像都錄著呢!您再這樣,我估計就要被開除了!」 堅定地拒絕老太太的紅包后,秦旭將他尚未說完的話,向老太太解釋:「你誤解了,我剛才想說的是,我正好認識一位朋友,他養了一隻動物,有比較優秀的尋找人的能力,我在想要不要試一下,用孩子經常接觸的物品,讓他幫忙搜尋一下。」

老太太聽完,才知道自己真誤會了這位年輕的警察。

她回想自己剛才的行為,覺得很不好意思,將手中鈔票塞到衣袋裡,感激地看著秦旭,只是連連點頭,不斷說著:「好!好好!」「謝謝!謝謝!」

「不過,我這位朋友算是義務幫忙,而且也並不能確定是否就能找到孩子,如果他沒幫上忙,你們別怪罪。」秦旭先打了預防針。

「不會不會,謝謝謝謝!」對於毫無頭緒,茫然失措的孩子奶奶而言,就算是一絲最微小的希望,也不願意放棄。

在秦旭的指點下,老太太跑到孩子的睡床上,找出一條長勁鹿外形的毛絨玩偶。

「這是牛牛最喜歡的玩具,每天晚上都要抱著他睡覺。」老太太看著這個玩偶,想到孩子如今的處境,眼淚一下子又流下來了。

「行,婆婆,如果有消息,我到時候會直接通知孩子的父母,你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我先走了。」

秦旭向老太太道別,走了一小段路,轉頭一看,老太太還倚著鐵門,不斷拭擦眼淚,含著期待,目送他離開。

「唉!」

坐在秦旭肩膀的老秦師父,從進門之後,就沒有說話。

等到秦旭離開受害人的家,老秦師父才輕輕嘆了口氣,說道:「在我們那裡的凡人,孩子出生,父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他戴上一條母子蛙的項鏈。」

「母子蛙項鏈?」秦旭從老秦師父口中,知道很多奇異生物的存在。

可惜,這些生物只生活在老秦師父修真界老家,地球上從未聽聞。

是以,秦旭也只能聽書一樣,當趣聞來聽。

老秦師父好為人師,秦旭一問,就積極地回答。

「母子蛙喜愛生長在炎熱潮濕的窪地,它們將幼蟲生長在靠近熱泉的水窪,而自己則生活在溫度較低的地方。幼蟲長大之後,無論母蛙身在何處,它們都能迅速找到母蛙的位置。所以,我們那裡的凡人,就喜歡捕捉母子蛙幼蟲,然後找到母蛙。母子蛙的體型很小,養在小瓶中,製作成項鏈,可以讓父母隨時知道自己孩子的位置。」

老秦師父講著講著,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不出聲了。

秦旭偷偷瞥了一眼,發現老秦師父圓嘟嘟的小臉此時很嚴肅,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識趣沒有出聲,帶著從丟失孩童家裡找到的玩偶,直奔回家。

雖然經過開光,小香豬身上天賦能力開啟,但是,天變地變,本性難變,比起在外閑逛溜達,小豬顯然更喜歡秦旭家院子里的小豬圈。

秦旭回家的時候,它身上蓋著一片被太陽曬得焉了的大荷葉,咕嚕嚕睡得正香。

顯然,它沉入夢想的酣甜表情,無法打動秦旭急切想要尋人的心。

隨手從牆角撿起劉阿妹掃小院的掃帚,在小香豬身上戳了戳。

一次叫不醒,秦旭多戳了幾次。

終於,不堪其擾的小香豬從大荷葉底下鑽出來。

秦旭的行為,似乎惹火了它。

小豬身上粉紅色表皮的都氣得變得更紅,圓鼻孔惱火地噴氣,一呼一吸,比之前找食時候,撐得還大。

秦旭乘機把那隻卡通長頸鹿放到小香豬的鼻孔前,小香豬氣呼呼地將卡通長頸鹿所帶的氣息,一下子吸進鼻孔,接連打了好幾個小噴嚏。

「老秦師父,你趕緊問問看,它有什麼發現?」秦旭聽不懂這個小傢伙的話,立刻詢問身邊的獸語翻譯機——老秦師父。

「……它很生氣。」

「然後呢!」

「就是很生氣。」

老秦師父看著一臉懵逼的秦旭,無奈地搖搖頭,說道:「你這小子,它又不是你家客廳那個叫做電視機的玩意,戳一下按鈕,就迅速打開,按一下那個叫遙控器的東西,就會馬上換台。」

老秦師父的意思,秦旭琢磨了一會兒,才算明白了。

敢情是小香豬也有自己的小脾氣,被秦旭這麼猛地戳醒,然後就爆發了。

從來沒有養過寵物的秦旭,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受老秦師父一番話提醒,秦旭也認真反思自己剛才的行為。

如果對象不是一隻小香豬,而是一個人,他會不會這樣猛戳別人,把人叫醒呢?

貌似……

額,應該說,肯定不會。

無論是父母親人,還是同學死黨,或者是同事朋友,甚至是一個陌生人,秦旭都不會對別人做這樣被人「呸」的行為。

「好吧,我剛才確實做的不對。」秦旭反思之後,沒有遮掩,乾脆地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那師父,你說怎麼辦?要不我跟它道歉怎麼樣?」秦旭撓了撓頭,看著用粉紅屁屁對著秦旭,小尾巴甩來甩去的小香豬,誠心誠意地說道。

「跟我學,咕嚕哈魯哼唧魯……」

「咕嚕哈魯哼唧魯……」

「重複三遍。」

秦旭老實照做。

老秦師父讓秦旭說的話,果然起了效果,小香豬扭了扭脖子,豎著耳朵,轉過來的時候,鼻孔也恢復正常。

「老秦師父,剛才你讓我說什麼呢?」

「哦,告訴這個小傢伙,今晚的午餐兩碗香菇豬肉水餃,還有老朽看那家店有一桌點的烏賊燒很不錯,就順便也點了兩份。」老秦師父笑得一臉無辜地說道。

「……」

「對了對了,老朽還順便答應小傢伙,如果它幫忙找到那個小孩,你就帶它去小菜家的手造餃,盡情吃一頓飯,不限制飯量,吃到撐為止。」

「……」

劉阿妹抱了三棵白菜出來,正準備放在太陽底下曬一曬,就看到兒子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順口問了一句:「這是怎麼了?」

「媽,你的餃子被人PK掉了。」秦旭想想可憐的錢口袋,喃喃說道。

「你說的什麼呀?」劉阿妹完全沒理解兒子的話,乾脆忽略,看了一眼忽然活潑起來,彷彿很高興的小香豬說道,「誒,它剛才在太陽底下睡覺,我怕它中暑,拿了一張晚上做荷葉包飯的葉子給它當被子,它好像挺喜歡的。」

秦旭驚詫地望著老娘,沒想到他老娘的思想,比他先進多了。

劉阿妹沒注意到秦旭的表情,撕了一片白菜葉,遞給小香豬,有點兒憂慮地說道:「就是今天不知怎麼的,胃口不好了,前幾天喂啥吃啥,剛才好像一點胃口都沒有,不知道是不是不適應環境,生病了。」

其實劉阿妹心裡有話沒說。

她覺得是秦旭之前架個大鍋煮小豬,把這個小傢伙嚇到了。

小香豬看到遞過來的白菜葉,勉為其難地湊上去啃了一小口白菜絲,然後一點也不動了。

「……沒事,你別擔心了,」秦旭只能解釋,「估計是最近吃太好了,挑食了,你想喂他,就拿我之前拿回來的芋頭仔,蒸一些給它吃就可以了。它會吃那個。」

「不是吧?」

「你試試就知道了。」

「哦。」

既然有東西吃,劉阿妹就不擔心了。

正想離開的時候,她忽然又想起什麼,笑了起來,對秦旭說道:「你這寵物豬的品種吧?肯定要取個名字唄?我剛才叫它香香,它挺高興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