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半坡徑直而下,葉天的目標定在一處院牆之上。

這面院牆看起來似是沒有守衛的把守,而且相對也是較低的一處地方。

很快,葉天便是來到院牆處,而後葉天將耳朵緩緩貼在院牆之上,不久之後,便是聽到裡邊侍衛們經過時候鎧甲碰撞發出來的聲音。

隨著那群侍衛的腳步聲緩緩遠去,葉天腳掌之上的能量驟然一動,腳下便是生出一股不小的催力。

而後,葉天的身形便是「蹭」的一聲蹦了起來!

手掌迅速深處,握住那院牆的頂端,旋即葉天的雙腳在那光滑的院牆上小心的攀登著,片刻之後,終於是翻進了秦家的大院。

院落看似空曠,除了一些木樁,和一座亭子外,便空無一物。

而剛剛進來的葉天,以最快的速度移動到一座木樁后,旋即再度小心翼翼的打探著周圍的情況。

沒過多久,那群巡邏侍衛便是再度走來,經過大院之時,他們紛紛轉頭看了看四周,但是卻並沒有看到躲在木樁後邊的葉天。

看著侍衛們遠去,葉天再度從木樁後走出來,旋即看了看秦家的房舍坐落布局。

葉天發現,在西院處,有著一排整齊的房舍,看起來似是主屋,旋即葉天再度轉頭,在南邊發現了幾座坐落並不整齊的屋子。

當即葉天便是尋思,那裡應該就是客房了。

想到這裡,葉天再度轉頭看了看那剛剛離開不就的侍衛,旋即便是小心翼翼的邁出腳步,對著南邊走了過去。

而剛剛走到院落中央,葉天卻再度聽到兩個人的對話聲,旋即葉天腳掌上的能量頓時一爆,移速瞬間提升兩倍不止!

「嗖」的一聲,葉天便是來到了南邊幾座不整齊的房間處,旋即葉天隔著窗戶,能夠看到那房間之內還有光亮。

而後葉天放慢腳步,小心翼翼的躲在一座房子側邊,而與此同時,那院落中央正是有著兩道人影經過。

儘管有燈籠的光線,但葉天還是沒有看清楚那兩道人影究竟是誰,不過從聲音上辨別,葉天大概能夠猜出,那其中一人,應該就是秦烈。

此時的葉天沒有閑心去聽他們說了什麼,待得他們經過之後,葉天便是再度緩緩動身。

葉天轉過身,繼續隔著窗戶看著那發著光亮的房間,旋即仔細的聽了聽,卻並沒有聽到有什麼聲音傳出。

旋即葉天再度往前移動,來到另外一座房間的側面,這座房間看起來較大,房間裡邊應該有客廳,還有兩個卧房。

然而那客廳看起來卻似乎並沒有光亮,旋即葉天再度緩緩移動腳步,來到了一個看似卧房的窗口。

在這裡,葉天再度看到裡邊發出了一些黃色的光線。

葉天緩緩將手指舉起,對著那窗口緩緩桶去,窗戶上只是粘了一面紙而已,所以葉天很輕易便是將那窗戶捅破。

轉身看了看身後,確定安全之後,葉天小心翼翼的將眼睛湊向那桶出的小洞。

隔著小洞,葉天卻只是看到了一張扯著紋紗的床,而床旁邊,則是有一個梳妝台。

旋即葉天可以確定,這房間的主人,應該是一名女子,至於到底是誰,現在還不清楚,因為葉天並沒有看到人。

再度看了片刻之後,依然沒有看到人的葉天緩緩收回目光,再度轉身看了看,方才緩緩抬腳,繼續前進。

沒走幾步,卻剛好是經過一面牆的拐角,旋即便是再度看到一個房間。

葉天剛才並沒有看到人,所以並沒有打算再度看去,然而正準備抬腳離開的葉天,卻是看見那窗口縫隙中,冒出一絲絲熱騰騰的白煙。

旋即葉天便是確定這房間之中一定有人。

而後,葉天便是緩緩來到窗口,小心翼翼的在窗戶紙上再度桶出一個洞,而後將眼睛湊了過去。

然而這一次,葉天卻的確是看到了人,而且是一個正在洗澡的人!

洞內,有一個大大的木製浴盆,葉天此刻正好看到那浴盆中有一道背影。

那道背影有很長的烏黑秀髮,沿著秀髮往下看,葉天看到了肩膀,只是那肩膀光滑如水,且白皙如需,一看便是女人的香肩。

葉天心中有些著急,因為那女人就是不轉頭,導致自己根本看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今天見到的那個周珊。

然而就在此時,房間之內那女子竟是突然轉頭,側臉頓時出現在葉天的視線當中。

作者刀徒說:首章vip章節,感謝您的訂閱! 葉天仔細的看著那女子的側臉,頓時有些熟悉的感覺。

但是還不待葉天仔細端詳,卻是看到那女子一隻兇狠惡煞的眼神。

葉天心想,這麼遠的距離,那女子應該不能發現自己,但是眼看著那女子的眼神越來越兇狠,葉天當即也不得不收回目光,就欲開溜。

小心抬腳,葉天努力讓自己不發出一點聲音,以免打擾到那正在洗澡的女子。

然而剛剛走出沒幾步,葉天卻是清晰的聽到房間內那女子的腳步聲。

旋即葉天心頭便是一驚,沒想到那女子的感應能力竟這般強,這麼遠就能感應到有人存在。

但是讓葉天不解的卻是,一個正在洗澡的女子感覺房外有人,第一反應應該是大喊不叫,可那女子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其實葉天也不是有意要看她洗澡,只是正巧碰到了而已。

片刻之後,那房間的房門隨著「吱」的一聲被人打開,而後葉天便是問道一股清新的體香味道。

這抹味道特別是在那女子剛剛洗完澡之後,尤為明顯,以至於讓得葉天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夾雜著冰涼之氣的味道。

房門口,出現了女子的身形,那女子已經是披上了衣衫,此刻,她的目光有些好奇的盯著夜色之中的一道黑影。

這道黑影,自然就是身著黑袍的葉天,葉天感受著那女子好奇的目光,也是有些不自然的往後退了一步。

然而那女子卻是往前緩緩走來,而且還說道:「讓我看看是誰這麼大膽,竟然敢偷看本小姐洗澡!」

那女子的聲音並不大,就像尋常說話一樣,所以也沒有驚動到其他人,然而葉天卻是知道,一旦被她揪去,保准沒什麼好下場。

當即,葉天便是腳下生風,以最快的速度往後倒去。

可是,怎奈那女子身法更是快人一步,頓時將葉天的去路擋住。

要說她也算是乾脆利落,擋在葉天面前,依然沒有大喊大叫,而是直接掀開了葉天頭上的斗篷。

當她看到面前的人竟是葉天的時候,她的小嘴不由得便是大張了起來。

葉天看著她將要叫出聲的樣子,頓時用手捂住她的小嘴,旋即故意擺出一副兇狠模樣沉聲道:「別出聲!不然要你好看!」

然而面對葉天這看似兇狠的模樣,那女子卻是不由眼眸一彎,竟是漏出一抹笑容。

葉天不解的看著她,旋即說道:「你笑什麼?」

而與此同時,葉天也終於是近距離的看清了女子的模樣,這女子,正是周珊!

而周珊也是有些無奈的用手指了指葉天那捂著她嘴的手掌。

見狀,葉天再度說道:「我鬆開你不準大叫啊!」

說完之後,葉天方才緩緩鬆開了手掌。

話說葉天也的確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做起這樣的事情他自己心中就虛的不行,剛才作出的一副兇狠模樣看起來其實更像是滑稽。

鬆開了手掌,那周珊當即便是笑的前俯後仰。

葉天見狀,再度疑惑的皺眉道:「你到底在笑什麼?」

「哈哈……偷窺賊這個職業……真的不適合讓你做……哈哈……」

周珊前俯後仰,自己笑的倒是張狂,以至於說話都是有些吞吐起來。

「什麼偷窺賊?我可不是!」

而對於周珊的話,葉天卻是無奈的咧了咧嘴,旋即說道,一邊說著,葉天還夾著膀子,儼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哈哈……你現在這個樣子,要是讓你的同行見到了,一定會以你為恥的!哈哈!」

周珊依然笑的合不攏嘴,看到葉天夾著膀子,她笑的更歡道。

旋即葉天也是有些無奈,雙手也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好,只好垂在大腿兩側。

「我……我就是閑逛的,碰巧看到你在洗澡而已,我可沒偷窺你!」

吞吐了一下,葉天說道。

而就在此時,院落之中那群巡邏侍衛再度傳來一陣腳步聲,旋即周珊終於是強行收回了笑容。

葉天也是不由自主的找了一個昏暗的角落躲了進去。

「你,想不想我救你?」

周珊強行控制著笑容,旋即盯著葉天,小臉上一陣似笑非笑的表情說道。

「怎麼救?」

葉天聞言,也是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不過旋即便是再度說道。

「給你三秒鐘,給我一個救你的理由!」

而周珊則是雙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得意的樣子說道。

聞言,葉天目光掃了掃身後的巷道,心中已經擬定好了逃跑的路線,加上速影的效果,葉天知道,自己想要逃脫完全沒有壓力,而且,就算被那群侍衛看到,他們也辨別不出自己的身份。

不過看著面前這個有意思的丫頭,葉天當即也是來了興緻,旋即便是盯著那丫頭得意的側臉,心中暗自思索著什麼。

「還剩下一秒!」

而周珊此刻卻是再度揚了揚臉,旋即漫不經心的說道。

就在此時,葉天當即便是對著那周珊的側臉湊了過去,電光火石之間,葉天一下子便是吻在那少女的側臉之上。

周珊頓時感覺到一陣柔軟以及溫熱的感覺,反應過來之後,竟是發現葉天親了她一下。

而當她將目光轉向葉天的時候,葉天已經是轉身就欲離去。

然而周珊卻是一把抓住了葉天的衣角,頓時狠狠一拉,竟是將葉天的身形直接拉了回來。

與此同時,那群巡邏侍衛正好經過這裡,他們似乎是聽到了什麼聲音,當即便是將目光轉向了周珊這邊。

「周小姐,什麼事?」

那侍衛中,其中一人對著周珊喊道。

聞言,周珊卻是緊緊拽著葉天的衣角,旋即沖那侍衛喊道:「沒事!」

聞言,那侍衛微微怔了怔,而後便是離去。

然而剛剛走了幾步,那侍衛卻是感覺總有什麼不對勁,旋即便是抽出腰間的佩劍,對著周珊的房間緩緩走來。

而周珊見狀,緊拽衣角的小手卻還是不松,直到那侍衛離她越來越近時,她才開口道:「你想幹嘛?我說了沒事你還過來幹嘛?」

而那侍衛卻是禮貌性的笑了笑道:「周小姐,為確保您的安全,我們必須不放過任何可疑!」

說完之後,侍衛繼續走了過來!

作者刀徒說:一點整,請期待準時的爆更! 眼看著侍衛距離周珊越來越近,然而周珊卻還是沒有鬆開手中緊握的衣角。

葉天當下也是一陣著急,但是看著周珊那就是不鬆手的樣子,葉天也是沒有絲毫辦法。

而就在此時,周珊卻突然對著那侍衛伸出一隻手,旋即說道:「你等等!既然你非要來,我也不攔你,但是你得容我進去換身衣服!」

周珊對那侍衛說著,看了看自己身上單薄的衣衫。

聞言,那侍衛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一臉不解的看著周珊,顯然是搞不明白,周珊為什麼要換衣服。

而周珊自然也是明白那侍衛的意思,當即便是說道:「難道你要讓我告訴你們族長,你偷窺我洗澡嗎?」

周珊此話一出,那侍衛當即便是迅速對著周珊抱拳躬腰,而後便是有些尷尬的轉過身去。

見狀,周珊方才再度轉身,旋即拉著自己外邊的一層紗衣,將葉天的身體擋在紗衣後邊,旋即對著房間緩緩走去。

而葉天看著周珊那被撩起來的紗衣,當即便是大吃一驚,只見周珊裡邊竟然只穿了一個褻衣,此刻看上去,周珊胸前一片春光外泄,甚至就連肚臍也是漏出出來。

葉天頓時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見到的一切。

「看什麼看!」

周珊低頭怒瞪著葉天,用冷厲的語氣說道。

語氣雖然冷厲,但聲音卻被周珊壓得很低,所以聽起來也是有些怪異。

葉天看了看周珊那張生著氣的俏臉,旋即也是無奈的抿了抿嘴唇,心想著:分明是你自己掀開讓我看的……

不過葉天心中還是非常疑惑,自己和這少女並沒有多大瓜葛,並且今天還出了點矛盾,這少女為什麼非要這般救自己?甚至不惜在大冬天露著自己的身體?

帶著這個疑問,兩個人此刻也是已經來到了門口,沒有片刻停留,兩個人便是進入房間。

而周珊將葉天領到她剛才洗澡的那個房間,而後指了指木製浴盆,示意讓葉天跳進去。

見狀,葉天不由大張著嘴巴,一臉不可置通道:「怎麼?讓我跳進去?」

周珊有些著急的點了點頭,旋即說道:「難不成你還真想被他們抓去不成?」

葉天再度看了看那撒著玫瑰花瓣,而且冒著熱氣的浴盆,然而卻依然是搖了搖頭。

葉天可不像周珊那樣想得開,他還是一個未經男女之事的少男,而且從小到大都始終貫徹男女授受不親的規則,如今面對少女剛剛洗過澡的浴盆,葉天自然不願意跳。

周珊見葉天無論如何都不願跳,當即也是無奈的黛眉微蹙,旋即拉著葉天再度來到另一個房間,而後將葉天塞進了床底。

處理好葉天後,周珊再度來到先前的房間,換了一身衣服,然後便是再度出去,對那侍衛說道:「來吧!」

侍衛轉身,再度對周珊躬腰抱拳,一副極為尊敬的樣子,而後便是緩緩走了過來。

在周珊房外觀望一圈,並未發現人影后,侍衛顯出一副想要進入周珊房間的表情。

見狀,周珊頓時一臉怒容,旋即雙手交叉於胸前道:「怎麼?難不成你是想圖謀不軌?」

聞言,那侍衛再度躬身抱拳道:「不敢不敢,既然周小姐無恙,小的便打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