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在不同的狀態下,身體的溫度也會有不同的變化。

「雲言君,你的光劍能刺進海里不。」洛茵利用水元素去感應對方的位置。

「作為你姐姐的另一半,你覺得我的實力會弱?」雲言君自信的說道。

洛茵神色不明的看了雲言君一眼,接著冷笑一聲,「呵,你知道就好。」

實力弱的人,沒有資格配得上姐姐。

「位置。」

雲言君在手上凝聚出了一柄光劍,眼睛死死地盯著海面。

「就在你十二點鐘的方向,三十米,水深一百三十二米,一直沒有動過。」

就在洛茵話音一落,雲言君手中的光劍突然射出,沒有一絲預兆,瞬間就消失在了視線里,就連海面上也沒有濺起一滴波瀾。

「中了嗎?」 一更上牆,二更爬房 雲言君看向洛茵,一百三十二米的水深,他雖然能計算出光劍射出的軌跡和角度,但是在光無法無法觸及的地方,他根本什麼也感覺不到。

雲言君的異能雖然很強勁,但有時卻非常雞肋。

洛茵眉頭緊鎖,「好像……沒有,」洛茵咬了咬牙,繼續用異能探知,然而在下一刻卻突然驚呼,「那個異能者上來了!」

「哇哈哈哈!!」一陣刺耳的笑聲鑽入兩人的耳中。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兩個人站在輪船上,周圍都是美人魚的屍體。

就在前方十幾米處,海水開始向上凸起,有東西要從海底一點一點冒出。

當雲言君看到出來的異能者臉時,金色的瞳孔中閃過一絲瞭然。

之前在撿到洛熙的時候,蕭奕其實還發現了一具屍體,就是王婷婷,雖然那個時候屍體被炸的面目全非,但他們依舊通過DNA排查出了屍體的主人。

這件事除了雲言君和蕭奕就再也沒有告訴過其他人,自然,洛熙也不知道這件事。 自從知道了這具屍體是王婷婷的之後,他就有一個疑問。

王鵬寵溺王婷婷這個女兒是商界眾所周知的。

但是,王婷婷之前被他們當做「餌料」,用來引誘諸神,但是沒想到王婷婷很快就消失了,而王鵬卻還好好的。

並且在出事的時候,相比那個一點也不關心女兒死活的王夫人每天想盡辦法尋找女兒的下落,王鵬卻只是最初兩天找過,然後就直接撒手不管了。

雲言君沒有懷疑過兩個人是在做戲,王夫人雖然是王婷婷的生母,但那個女人的眼裡只有權勢。

本來,一開始王鵬是喜歡過王夫人的,但是當他們生下王婷婷之後一切都變了。

王鵬的心裡一直有個白月光,但是在很久以前那個白月光就已經出意外死去了,為此心灰意冷。

而就是這個時候王夫人開始接近王鵬,王夫人的長相就是那種溫婉柔美的女人,看起來讓人感覺很舒服。

一開始王鵬是拒絕的,然而王夫人卻一直都沒有放棄,三四年的時間過去,王鵬漸漸被感動了,決定開始接受王夫人,但就是這個時候,王夫人做了一件最錯誤的事。

眼看著王鵬一直拒絕自己,王夫人擔心自己多年來的努力會毀於一旦,於是接受她母親的建議,只要生米煮成熟飯,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

王夫人的母親為王夫人策劃了一切,而她只需要準時躺在床上就足夠了。

可以說王夫人的母親也是個有手段的,不僅給王鵬下藥,而且還讓王夫人服下了微量的助興藥物,就算是解釋起來也不容易遭人懷疑。

本來王鵬就有接受王夫人的意思,現在又因為自己而……王鵬決定對王夫人負責,於是,第二個月兩個人就結婚了。

婚後兩個人相處也一直非常和睦,婚後一個月內被查出懷孕,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和諧,周圍人羨慕王夫人的好運氣,直到八個月後王婷婷的降生。

王夫人一心想要個兒子,保住自己的地位,就算王鵬死後也可以得到所有財產。

但是,最後王夫人生下了個女兒。

王鵬知道自己有了個女兒之後,那笑容就一直沒有散過。

唯獨王夫人厭惡極了王婷婷,因為她是個女兒而非兒子。

王夫人的母親也暗恨她不爭氣,沒有生下兒子。

王夫人一直都想要個兒子,但是她不知道,她母親給她的那個葯在使用過一次后,可以讓女人百分百懷孕,同時也會讓男人徹底喪失生育功能。

直到王夫人意外發現了王鵬的體檢報告。

從這以後,王夫人就開始變得焦慮起來,與此同時,王鵬一直在找那個給他下藥的人。

王夫人本身就是個貪婪自私的女人,雖然有這溫婉柔美的外貌做掩護,但時間久了還是會露出一些馬腳的。

王鵬因為工作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也變得越來越忙,年幼的王婷婷有傭人照顧,於是這就給了王夫人一個很好的機會,有充足的時間掩藏自己的「罪證」。

本來一切都很順利,但是上天彷彿在和她作對一般,大概因為她把痕迹掩飾的太好了,所以上天就給了王鵬一個尋找真相的渠道——黃雀。

這也是王鵬接觸雲言君的一個契機,但是王鵬並不知道和他交易的人是誰,他不過只是想要知道一個真相。

之後,黃雀給了他王夫人算計他的所有資料以及證據。

黃雀是地下數一數二的情報勢力,給出的資料準確度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王鵬對此沒有絲毫的懷疑。

王鵬看完資料之後,第一個反應就是找王夫人算賬,沒想到自己的枕邊人盡然是個披著美人皮的蛇蠍。

但是,當王鵬觸及王婷婷那孩子所特有的純真的眼睛時,他遲疑了,就算是為了這個孩子,他唯一的骨肉血親。

最終,這個家表面上維持著相親相愛,但實際上,不過是面和心不和,同床異夢罷了。

白月光的死亡,以及妻子的欺騙,讓王鵬的心理產生了巨大變化,那個看起來忠厚老實、腳踏實地的男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老奸巨猾、不擇手段的黑心商人。

王鵬在黃雀買消息的時候,正好雲言君也有見到,見對方是商界一個地產大亨的繼承人,雲言君作為一個合格的商人自然是要了解一番。

當雲言君看完王鵬的所有資料以後,意味不明的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有趣的故事。」

這是雲言君對王鵬的人生評價。

「哈哈哈,把菲菲還給我,還給我!」王鵬站在水柱上,瞳孔緊縮,看起來極度不正常,嘴裡一直在念叨「把菲菲還給我」。

洛茵眯著眼,「雲言君,這個男人……被洗腦了。」

洛茵因為有過一次洗腦的經歷,所以對這種情況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嗯。」雲言君點頭。

而且還洗腦……可以說是失敗了。

據他所知,王夫人的名字里可沒有「菲」字,也沒有「菲菲」這個小名。

能讓王鵬這麼在意又可以直呼對方名字的,除了兄弟姐妹朋友,恐怕就只有那個白月光了。

「菲菲?什麼菲菲?」洛茵對王鵬問道,「你問的難道不應該是婷婷?」

對於那些覬覦雲言君的女人,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的,洛茵基本上都了解了一遍。

「婷婷?」王鵬一愣,迷茫的看著洛茵。

「對啊,你的女兒。」

「女兒?什麼女兒?」突然,王鵬的反應變得劇烈了起來。

「不,不對,是你們,是你們害死了菲菲!我要殺了你們!我要為菲菲報仇!」王鵬充滿恨意的瞪著雲言君。

雲言君對此聳了聳肩,「得,這下我知道他為什麼不去找王婷婷了。」

「現在還說什麼廢話!」洛茵橫了雲言君一眼。

因為王鵬情緒變化劇烈,所以周圍的水元素也開始變得暴躁起來,一道道水柱從海底噴射而出。

「嘖,諸神這記憶篡改的真好。」

把王鵬的記憶定格在忠厚老實的那個年齡,而將雲言君設定為害死他心中白月光的兇手。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恨他,估計是雲言君用了一種極具羞辱性的方式將她殺害。

雲言君眼睛死死的盯著王鵬,雖然在環境上他佔有優勢,但是在實力和戰鬥經驗上,他和洛茵更佔上風。

深藍的海域之上,一場激烈的戰鬥即將展開。

……

洛熙神色平靜的漂浮在一片虛無之中,湛藍色的眼睛淡淡的看著眼前通體漆黑的長劍。

洛熙伸出自己的手,想要觸碰黑劍,但是下一刻就會被一陣紅芒反彈回來。

洛熙掃了眼被灼傷的手指,白嫩的指尖上一片焦黑,與白皙的手指成了鮮明的對比,看起來觸目驚心。

「既然不相信我,為什麼又要給我看你的記憶?驍將軍。」

洛熙話音一落,眼前包圍著黑劍的紅芒開始漸漸凝聚,直到出現一張人臉,赫然就是之前洛熙在記憶里看到的少年將軍。

原來,驍將軍死後,因為對這把黑劍有著極強的念力,所以在死後並沒有進入輪迴,而是進入了劍里。

他通過自己的愛劍,看到了他死後世間幾十年來的變化,也感受到了來自愛劍的孤寂與期盼,就像一個時刻在等在丈夫歸來的妻子。

每一想到這些,他都心痛地不能自己,但是他什麼也做不了,就這樣被困在這一片黑暗與虛無之中。

再後來,他跟隨愛劍一起進入了契約空間,這一待就是幾百年。

黑劍上的靈有開始向惡靈的方向發展,然而,雖然劍靈散發著肅殺血腥的氣息,但是卻從未有過歹念,神智清明,只是那眼中時不時閃過的寂寞與迷茫讓人心疼。

隨著劍靈的實力越來越強,驍將軍的靈魂消弱的也越來越厲害。

就在驍將軍以為自己快要魂飛魄散的時候,洛熙來了。

洛熙的出現,不僅給驍將軍帶來了續命的機會,並且將他們帶離了那個困了他們幾百年的地方。

但是,出來之後,驍將軍還沒有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因為靈魂損耗嚴重而陷入沉睡,一直到現在才醒過來。

醒過來之後,他沒有看到原本存在於虛空中的劍靈,反而看到完全昏迷的洛熙,斟酌再三,他決定將自己的記憶展現給洛熙。

「我的遭遇你都已經知道了,」驍將軍沉默了半晌,緩緩開口,「你對她,是怎麼看?」

「這個對於你來說很重要嗎?」

「是。」

虛空中巨大的紅色腦袋認真的點了一下,看起來著實有些嚇人,要不是洛熙見過各種奇事怪象,走過槍林彈雨,恐怕要被嚇死。

「對於她,開始我不過是把她當作一個工具,」洛熙淡淡的說道,驍將軍的臉色此時有些不好看,「但是,她是一個有生命的存在,雖然她對於我來說不是家人,但卻是我最好的搭檔。」

洛熙的臉上漸漸浮現出溫柔的笑容,如同春暖花開,冰雪消融,就如同當初的那個孩子。 洛允心站在一灘噁心的液體旁,平靜無波的眸子有些迷茫。

蒼葉靈三人看著洛允心的樣子有些擔憂,但誰也沒有上去打擾。

重生異能女 洛允心作為一個心理有障礙的女孩,他們一直都是盡量給予更多的關愛,現在洛允心的感情開始復甦,處於一種朦朦朧朧的狀態,這種情況不知是好還是壞。

齊顏之前就說過,在感情懵懵懂懂的狀態下,不同的境遇會造成不同的影響。

葉卿被蜈蚣吞食入腹之後,洛允心就一劍刺穿了蜈蚣巨大的腦袋,蜈蚣因為疼痛身體反射性的在地上掙扎了兩下就沒了聲息,然後,在她們的目光之下,蜈蚣的屍體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一灘綠色的液體。

蒼葉靈站在洛允心身後,抬起手,遲疑了一下,還是將手放下。

就在蒼葉靈思考著怎樣安慰洛允心的時候,後者的聲音突然傳入耳中,聲音很輕,但是不妨礙她們聽清。

「剛才,他對我說,謝謝。」

蒼葉靈本就是個感性的人,聽到這話鼻頭不由得一酸。

「嗯,你救了他。」蒼葉靈笑著說道。

「嗯。」洛允心點點頭。

蒼葉靈轉頭看向金字塔,「現在,我們該繼續向前了。」

葉卿從金字塔出來之後,尖頂上的出口一直都沒有關閉,彷彿就像在邀請她們一般。

蒼葉靈握著劍的手緊了緊,對未知危險所帶來的恐懼沒有能做到完全無視。

「走吧。」

蒼葉靈第一個向入口走去,卻發現洛允心小小的步伐卻比她更快更堅定。

環苓和緋紅來到蒼葉靈身邊,不管什麼時候,她們的第一任務就是保護蒼葉靈,肯定要在第一時間站在她的身邊。

緋紅:「我怎麼感覺……允心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

環苓點點頭,「我也是。」

蒼葉靈看著那個小小的肩膀,小小的背影,天邊的火紅如同燒了半邊藍天,迎著夕陽如同一個勇赴戰場的戰士。

蒼葉靈緊皺的眉頭漸漸舒緩開,臉上是這些日子來第一個輕鬆的笑容,「她的鬥志,被燃起來了。」

「鬥志……被燃起來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即一笑,「鬥志啊……我們作為大人怎麼能輸給一個小孩子呢。」

緋紅舉著自己的拳頭,「我的鬥志也燃起來了!」

重生空間之完美軍嫂 環苓笑道:「我也是。」

「那我們就走吧。」蒼葉靈抬步向洛允心走去。

洛允心站在入口處,淡淡的看著四周。

「怎麼了?」蒼葉靈看了眼入口,沒有一個人,通道的牆壁上也沒有設計機關的樣子。

「這裡,沒有生命氣息。」

「生命氣息?」

「這個基地是空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