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穿過這樣款式與品種的她,都能想象到女人穿上這一件后,會有多麼嫵媚迷人,令男人無法把持。

除了卿月月,穆夜池與別的女人,還有過哪段情嗎?

穆夜池身邊,有過任何關係親密無間的女伴,或者床伴嗎?除了那些硬湊著自己找人給報社,花錢鬧出與穆夜池緋聞的女明星模特千金姐之外,真正本人於穆夜池親密合影的,幾乎都沒有被曝光出來過?

這樣的穆夜池,真的……金屋藏嬌過嗎?

江緋色眼裡浮出問號,狐疑的咬了咬牙。

她該相信他的,不是嗎?

也許,這只是……

腦海中有些烏雲,江緋色啞言,忽然不知道給自己找什麼借口去理解這件內衣的存在。

呼——

深呼吸,她壓下心頭紛擾,伸手往裡面翻了翻。

嗯?不只是一件?奢侈品牌的狐狸系列都有。

是誰的?

看起來雖然穿過,但都很新。

江緋色很確定不是她買的,也很確定這私密藏在角落裡的,被別的女人穿過,留下了稀薄,卻讓她很敏感的氣息。

腦中不由自主掠過那些高貴優雅的千金大姐,卿月月身邊鶯鶯燕燕的朋友圈,她突生一股不愉快,孩子氣的伸手撕了撕,踢到柜子角落。

眼不見為凈!

煩死了,她以前不會想過有心血來潮,想要穿給穆夜池看,主動與他歡好親密無間,所以根本不會主動來看看,沒想到這心血來潮,果然不是什麼好事。

「寶貝兒?這麼久沒有洗好嗎?」外面傳來穆夜池低沉黯啞的聲音。

江緋色臉僵了僵,沒有應答。

「江緋色?寶貝兒?」

穆夜池聲音壓低三分,聽起來好像是有點兒生氣的樣子。

「我在……你等會兒。」江緋色胡亂將手中的東西塞回去,也沒有了什麼美好之夜的想法腦子裡總是不斷浮現出讓人不安分的想法,擾的他有些心神不寧。

一不心,江緋色動作不有控制。

「寶貝兒?你在做什麼?」聽到裡面的動靜,穆夜池疑惑的叫了聲,卻半晌得不到回應。

襯衫解了一半的穆夜池走進去,伸手打開門,只見女人背對著他,垂首,不知在想什麼。

「怎麼了寶貝兒?」

「沒有。」

穆夜池不放心,走過去,靠近她,「在看什麼?」

「沒有,我在看看,明想穿得好一點跟茉莉出去玩玩。」江緋色微微勾唇,笑眯眯的看著穆夜池,巧笑倩兮應著話。

穆夜池還想問什麼,江緋色已經主動勾住他手臂,把他給帶了出來。

「寶貝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穆夜池有點奇怪,挑起女人下巴,視線直勾勾的盯著她:「有什麼大的事兒,寶貝都跟我,我是你男人,沒有什麼不能問不能的,明白了。」

江緋色噗嗤一笑,嬌嗔的白了他一眼,「我要真有什麼事情,你還以為我會憋著委委屈屈的為難自己啊?你想多了穆大爺。」嫩生生的手,如蛇般纏入他腰間,難得主動的與他四目相似。

穆夜池靠著沙發,環住寶貝兒,「嗯?打算勾!引你家男人?」

「不,不如咱們兩情相悅?」纖細粉嫩的手緩緩從穆夜池鎖骨上點下來,江緋色精緻的笑笑巴掌臉上浮了三分嫵色,媚眼如絲:「或者……?」

穆夜池被撩得心癢,大力握住寶貝兒壞壞的手,聲音嘶啞,「跟誰學的,壞壞會被吃得三三夜下不了床,寶貝兒可別真惹火。」

「你不喜歡嗎?」江緋色手在他心口勾圈圈。

若即若離,她將分寸拿捏得令人慾罷不能。

冷靜如穆夜池,渾身都熱血沸騰。

他的寶貝兒平時可不會這樣,她也不可能會無緣無故這樣。

不過這樣的寶貝兒,他喜歡得緊,大的事情都沒有與寶貝兒心心相印的親密重要。

翻身,將淘氣的女人壓在沙發上,穆夜池咽喉滾動,動作都失控了。

「別著急啊……」江緋色扯住他領帶,嫵媚神色帶著禁慾的女王范兒。

讓人想狠狠把她征服!

欲拒還迎,最叫人刻骨銘心。

「著急。」穆夜池吻住,將寶貝兒抱起來,扔向柔軟的雙人床。

「別……還沒有完……」嗯,演完啊混蛋!!!

江緋色這火,真把自己燒到了火爐里了。

渾身酸痛。

這已經是隔了。

江緋色送走某個精神抖擻的禽獸級別,咬牙切齒扶著腰。

泥煤的!不就是想用美人計,推敲一下裡面那些東西是哪個美人兒的嗎,誰知道某個人壓根才不管你,滿足了再。

呃,滿足了也不給,她要想問事情,人家那體力,別了,腰疼。

穆夜池離開后不久,江緋色也出門去找夏茉莉,晚上可能不會回來這麼快。

*

蘇城,

卿家豪華的宮殿別墅

是夜,此時氣陰沉,呼呼的風還帶著寒峭,颳得好象要把整個世界卷飛一般可怕。

這初春的暴風雨來臨,並不溫柔呢喃。

卿家別墅內燈光柔和,一片暖氣融融。

之間大廳中央的沙發上,坐著或西裝革履,或高貴上流冬季裙裝的貴族人士,兩邊的僕人都是一身黑白高雅,真不愧是大貴人家,連下人都好比爆發戶的子女……

「卿老,這可真迫人,您看看要不要做點什麼,來暖暖身子?這過了一整個冬季,人都變得懶惰了。」一身銀色西裝,頭髮油光發亮,懷裡摟著妙齡少女,五十左右的男人一開口,就是活活躍試的迫不及待,端笑的臉紅光滿面,精神甚是抖擻。

「老紅,你這是回春了,這氣無端端冷得著急,不過,我也很期待。」卿家當家老太爺笑容滿面,英挺的面容輪廓不難看出他當年一定也是個風靡萬千少女的美男子,而卿家老爺身邊的夫人一襲紫色高貴長裙,儀態萬千。

「好。」洪朗大笑。

這人本就發福,這一笑端得更是無比親切,一點陰險奸詐都瞧不出來。

「你看,咱們老朋友也該是時候去西邊旅遊,不如我們好心送他最後一程?」卿家老爺子眉目威冷,笑的令人不寒而慄。

洪朗只笑不語,那洪福齊的模樣下,眼角帶著深意,「這話的在理,畢竟是老朋友,兒子孝順,子孫滿堂,也不枉此生了。」

「那就這麼定了,等你好消息。」卿家老爺子冷笑,而後微抬眼,又道:「至於老朋友栽培的大孫子,也該是時候從堂墜落了。對了,記得,老朋友從養大的那個丫頭,留給我寶貝孫女,欠我家丫頭的怎麼能不還。」

「這……好。」洪朗幾人眼神交流,頗有深度的抿唇應答。

幾人相信,在過不久,有些局勢將會要被改寫了。

洪朗等人很快就告辭離開,幾人前腳離開,卿月月後腳就走進來,臉上帶著乖巧的笑容,甜甜的看著爺爺,撒嬌道:「爺爺,你們剛才在談什麼嗎,好像很正式的樣子。」

卿家老爺子笑呵呵,拉著寶貝孫女的手,「沒有談什麼,對了,我們家的月月寶貝今怎麼心情這麼好,是不是有什麼好事情,讓我們家月月寶貝這麼高興,給爺爺聽聽。」

「爺爺,討厭,哪有什麼好事情,月月就是想爺爺了嘛。爺爺最近都不愛跟月月話,月月還讓人欺負到頭上了呢。」卿月月著,眼睛就紅了起來,委屈得不得了,把卿家老爺子心疼得。

「別哭啊,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欺負我們家月月寶貝。來,給爺爺聽聽,爺爺一定幫我們家月月報仇!」老爺子哄著寶貝孫女,心疼得恨不得將欺負寶貝孫女的那個賤人五馬分屍。

「爺爺……嗚嗚。」卿月月撲到爺爺懷裡,哇的,委屈的哭了。

「別哭,哎呀,我的寶貝孫女,別哭,爺爺心疼。告訴爺爺,是誰欺負了你,乖,別哭,爺爺答應月月,一定讓欺負月月的那個人生不如死——」

卿家老爺子一生氣,那氣勢,雖然還在哄著寶貝孫女,看在別人嚴重,大氣都不敢出了。

「爺爺,爺爺……就是江緋色,都是她,從到大,嫉妒羨慕月月,暗中總是算計陷害月月。她還不要臉的在背後裝成無辜受害者,一而再再而三的顛倒是非黑白,讓月月變成別人眼中惡毒的女人,月月好難過好傷心,爺爺你要幫月月做主,嗚嗚……」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什麼,又是這個江緋色!好大的膽子,敢招惹到我們月月寶貝的人都該碎屍萬段——」一聽到寶貝孫女的哭訴,卿家老爺子那是憤怒,聲音沉甸甸的,好似窗外面陡峭的陰冷氣。

「嗚嗚……爺爺,爺爺,月月沒事。都怪月月沒用,月月鬥不過江緋色這個心機婊,月月太善良。媽咪過月月代表著我們卿家,月月要做個有教養有素質有氣度的人,不能給爺爺和卿家丟人現眼,所以才讓江緋色這個賤人肆無忌憚,嗚嗚……」

卿月月哭得可憐兮兮,一邊哭一邊委屈地向疼愛自己的爺爺控訴江緋色該死的罪行。

「爺爺……月月知道,江緋色這個心機婊仗著有穆爺爺和夜池哥哥護住,才敢如此不要臉,敢這麼欺負月月。如果……如果爺爺太為難,念著跟穆家爺爺奶奶的交情,那月月……月月,月月就只能咬牙忍氣吞聲,讓江緋色……」

卿月月抽抽噎噎,到最後實在是委屈得不下去,咬住紅唇,大眼睛哭得紅腫一片,別提有多麼的難過。

況且她還是因為要做個為卿家著想,是個優雅善良的大姐,才被江緋色這個十惡不赦的賤人得意洋洋。

經過卿月月口中一番對比,江緋色簡直是惡毒得碎屍萬段,也不足以令人心頭解恨的****。

「沒事,月月寶貝別難過,爺爺一定不會讓江緋色好過!不過是一個被人收養,不知高地厚的螻蟻,還妄想當上公主,她連我們家月月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卿家老爺子臉色陰狠,眼睛里光芒閃爍。

「爺爺……爺爺對月月真好,謝謝爺爺。」卿月月依偎在月月懷裡,那哭得格外傷心的臉上,露出可怕的笑。

「乖,誰都不能讓爺爺的寶貝孫女受委屈。」

「爺爺,月月不難過了,月月知道,就算江緋色在怎麼欺負到月月的頭上,月月還有疼愛月月的月月奶奶,還有爹地媽咪。月月很幸福的,不能因為某個不要臉的賤人就不開心,讓爺爺你們擔心。」卿月月認真的眨著眼睛,乖乖的,善解人意的聲著。

「好,真不愧是爺爺的寶貝孫女,多麼識大體,多麼讓人疼惜的好女孩。」

卿月月垂下眼帘,害羞的撒嬌,「爺爺笑人家,爺爺最討厭了。」

卿家老爺子哈哈大笑。

「爺爺,月月要去準備一下明的大禮堂演奏了哦,晚上月月在來陪爺爺。」卿月月擦乾眼淚,笑容又回到美麗的臉上,做個知書達理,優雅大方,還是個努力堅強,不靠家族不靠臉蛋靠才氣向上的好女孩。

「好,我們家的月月最厲害,好好準備,明爺爺會去給我們家厲害的月月捧場,月月你就是爺爺的驕傲。」卿家老爺子很滿意。

「真的嗎,耶,爺爺真是太好了,月月下去準備了哦,有爺爺去看,月月一定會很開心演奏。」畢竟這可是她引以為傲,十個江緋色也比不上一分半點的才華,她自然要好好利用,讓江緋色多了一個被她秒成渣的榮耀。

明演奏結束,她還要召開記者招待會,讓人刻意把一無是處,只會躲在穆家背後的江緋色拉出來跟她對比。

她卿月月就是公主,江緋色不過是個給她當洗腳婢她都嫌棄的低賤貧民,不要臉的東西。

*

被某些人心心惦記,想弄死的江緋色,此刻正與好姐妹夏茉莉擼竄。

沒有穆夜池在身邊,也不在豪華別墅內,更沒有誰規定什麼,還要提防著賤人暗中射箭。

這時候的江緋色眉開眼笑,跟夏茉莉擼竄擼得特別開心,精緻的臉上笑容純真無邪。

無需去顧慮什麼,吃吃吃,******,搶搶搶,喝喝喝,這一刻不需要那些賤人紛紛擾擾。

「卧槽!穆總裁是不是把你給餓了三兩夜啊,瞧你這德行,你丟不丟人,艹,搶我的牛肉竄,找死——」夏茉莉竭斯底里的怒罵聲不斷,對某個吃得心滿意足還拍拍肚子的女人特別無語。

「好吃!」江緋色咂咂嘴巴,扶著肚子,笑得沒心沒肺。

夏茉莉一臉吃到翔的吐血表情。

「還喝不?」江緋色笑臉粉紅,喝了三聽純生,她現在有點兒醉意。

「喝你妹,走了走了,免得你家穆總裁扛著菜刀殺到我家門口。」夏茉莉好笑的拽起江緋色,付了錢,兩人迎著有點兒涼意的夜風離開吃店。

「對了緋色。」夏茉莉看著身邊笑得顛顛的好姐妹,扯了扯她,正兒八經的問她:「上次我跟你的事情,你真沒有同穆總裁嗎?」

「事情?你上次都跟我了什麼事兒啊,你被卿上邪強制扣留,把我引過去的那個事嗎?」

夏茉莉捏捏好姐妹笑臉,哭笑不得:「你還得這麼輕鬆,那我真是要被你給嚇死,要不是我出來的時候,看到殺氣騰騰的穆總裁正在大門外一人單挑幾十個人,我才不會真離開,找斧頭我也要趕回去砍人。」

問的是穆總裁身份的事情,不過江緋色不想回應,夏茉莉也就識相的沒有繼續。

江緋色撲哧一笑,笑容有點甜甜的,看得夏茉莉嘖嘖嘴角,好笑的看著她。

「那,我覺得他真的好帥哦。」

夏茉莉撇嘴,「你江緋色也有犯花痴的時候啊,真是見鬼了,唔唔……你幹什麼。」

被捂住嘴巴的夏茉莉,看到好姐妹兇巴巴瞪她,認真唧的警告:「不要亂話哦,心半路碰見鬼。」

「醉了……」酒量也沒有這麼差勁啊,在l城那幾年,她們又沒有少喝酒。

有時候江緋色覺得難過,或者有事情的時候,把她都灌醉了還自己喝上幾瓶也沒見醉的。

「不讓就不讓,我們家穆大爺最近要跟鬼打交道呢。」江緋色放開手,一臉笑得賊兮兮的。

「嘖嘖,怪不得你這麼開心,難道你們是把握了卿家什麼秘密?」雖然有穆夜池坐鎮,但穆家畢竟還有背叛穆家的二叔。

「我相信我的男人他會……」

「駕著七彩祥雲來娶你啊。」

夏茉莉才完又被江緋色瞪。

真活潑喲,像個被愛情沖昏頭的傻瓜。

只不過這樣有點傻裡傻氣的江緋色,眉眼之間都是幸福甜蜜。

Leave a comment